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274 丧家之犬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74 丧家之犬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严嗣俨然是败者为寇刚被赶出家门的姿态,这一点单看他现在造型就知道。

    腿上打着石膏,胳膊吊着绷带,眼眶还有青紫淤黑,嘴角破了一块……跟昨天的完好无损比起来,现在的严嗣简直就像丧家之犬。

    虽然知道不应该,但看着严嗣脸上醒目喜感的黑眼圈神似家有贱狗,叶霜……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个讨打的笑脸。

    也不知道是孽缘深厚还是因为严嗣对别人情绪特别敏感。本来正在和朋友小声说着什么,叶霜刚一笑,严嗣目光就刚好扫了过来,而且一眼看见叶霜幸灾乐祸笑容。

    严嗣脸瞬间黑了,没绑绷带的那只胳膊拄着根拐杖就颠了过来,大马金刀一坐,粗着嗓子没好气道:“你很高兴?”

    “咳!”叶霜对一脸好奇的严嗣朋友笑笑,再看严嗣:“我们就萍水相逢而已,我笑笑也犯不着让你特意过来问句吧。”

    严嗣磨牙,感觉简直难以抑制心中郁气。

    确实,嘲笑他的人多了,严嗣根本计较不过来。但这个女人却不大一样,她见过自己在另外一种意义上最狼狈的时刻。

    不是被媒体追堵,不是被人指指点点的蔑视……那些日子里他即使再狼狈,也依然坚持梗着脖子表示出尖锐的理直气壮和骄傲……而叶霜看到的,却是严嗣刚刚好卸下这些武装的时候——他曾经有懦弱到想要放弃的瞬间,而这最不想被人看到的软弱却被人闯破了。

    所以严嗣对叶霜的态度也就比对其他人更在意。别人的嘲笑他可以嗤之以鼻,她的嘲笑却能让他感觉心虚,好像一再被人提醒自己曾经有过丢脸的想法一样。

    跟着严嗣一起过来的青年大是稀奇看着叶霜,但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曾在交际场合遇见过对方的印象,于是捅捅严嗣戏谑:“不容易啊,现在还有敢和咱们说话的女生?”

    “不是我想和你们说话。是你们自己坐过来的。”叶霜笑眯眯应声。

    正好包子摊老板也看见两人坐下,过来招呼:“几位还要再来点什么?”

    “不必了。”叶霜摇头。

    包子摊老板“哦”了一声,转头对严嗣两人笑:“五笼包子加一杯豆浆共四十五元。”

    “吃这么多?”青年再稀奇个。

    严嗣则是黑线瞪老板:“……你看我做什么?”

    他就是路遇坏蛋随便过来坐坐。顺便放个嘴炮调节一下心情。这老板什么意思,难道异性坐一张桌子就必须得是男人付账?

    叶霜捂嘴偷乐,坏心眼对严嗣眨眨眼皮挑衅一笑。

    包子摊老板看看严嗣,再看看已经低下头装死的叶霜,茫然一下后想了想,恍然大悟再将求结账目光转向青年……

    “噗!难道要我结?”青年也黑线个。发现这幕戏自己简直越来越看不懂了:“行。我结就我结。”

    掏钱包买单,等老板收走桌上蒸笼,叶霜这才捧没喝完豆浆摇头自语:“有些男人大方。有些男人小气。难怪有人被打有人过得滋润……人品啊,性格决定命运。”

    “喂!”严嗣怒不可遏。

    叶霜茫然抬头:“咦?你还没走?”

    严嗣:“……”

    青年大乐:“小妹妹,白食也不是那么好吃的。你总得让我知道是帮谁付了次账吧?”

    叶霜知道严嗣对自己有心理阴影,于是也自动忽略此人,将谈话对象转到青年身上:“我看你们像是朋友来着。当初我在这失足青年险些要挥别人世的时候救了他,怎么也不值一顿包子钱?”

    青年狐疑左右看看:“什么情况?”

    严嗣张张口下意识想反驳,但反驳就要说出当时情况。说出来了自己还有面子?

    于是他刚张开的嘴又合上了。倒是青年见当事人没说话就信了两分,皱眉再问比较好沟通的叶霜:“你认识我们小嗣?他是不是出过什么事情?”

    “说出事也不算出事,就是一时误入歧途。”叶霜说了等于没说。

    青年瞪眼运气,叶霜一笑,显然不打算再说。

    严嗣微不可见的松了口气,他还真怕这女人顺口就把之前自己蠢事说出来。青年见两个人陷入“我们有秘密但我们不告诉你”的微妙沉默状态。只能咽下快到嘴边的询问。

    气氛太尴尬。解惑似乎又没人搭理自己,青年摸摸鼻子只好左顾右盼试图转移话题。而这一张望就让他发现了叶霜手边的报纸。

    醒目头条上大篇幅刊载了严家保险箱被盗的八卦,青年眼睛一亮,抓来报纸看两眼对严嗣嘲笑:“看见没,你家那妹妹真是会运作,这么迫不及待就给你扣屎盆子了。”

    严嗣脸色又黑了下来,却没说话。倒是叶霜捧着豆浆杯插嘴:“上面没说他坏话吧?!我刚才也看了,说的似乎只有被盗窃的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这种秘密随便曝光真的没问题?”

    “大家共有一大笔财富和只属于自己的一小笔财富是两码事。公司不是自己的,那就是再好也不算好。而且股价震荡正好也方便收购散股,为什么不曝光?”青年将报纸对折几下放到脸边扇扇风,一脸嘲讽嗤笑:“再说事情闹越大严伯伯才越生气,那时候当然会恨得想把小偷千刀万剐,正好也省去了别人煽风点火的力气。”

    “小偷?”叶霜上下看严嗣新出炉造型一圈,认真点头:“看来严家人是确定案犯了?”

    青年笑笑:“那是,一个声名狼藉,一个样样出彩。用头发想都知道谁更适合干这偷鸡摸狗的事情,而且当初我们……”

    “说够了没?”严嗣忍无可忍拍案而起……没起来,只好借助拐杖再一撑,这才终于站直,脸黑黑没好气白了青年一眼:“不是说要帮我找房子?在这里墨墨迹迹浪费什么功夫!”

    青年愣了愣,看看严嗣再看看叶霜:“你们不是朋友?”

    “不是啊。”叶霜摊手:“算上这次我才第二次见他。”

    青年:“……”你妹儿!

    不是朋友你看人家女孩子吃早餐跑来刷什么存在感?不是朋友人理直气壮让自己买单?不是朋友这两人还共同保守秘密不让自己知道?

    简直太坑爹了!

    青年也是头次被人当面忽悠,而且更郁闷是自己朋友明明就是可以戳穿真相的当事人,偏偏却坐在旁边半天也没声明清白。

    这种滋味太酸爽,青年都已经无力生气只剩黑线了。

    “姑娘,你真行。”青年一脸郁闷也站起来,对叶霜竖个大拇指。

    他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耍过。

    叶霜露齿一笑十分灿烂:“一般行。”

    青年顿时不想和她说话了。

    ……

    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的话,叶霜自然不会再想起这两人。可是偏偏事情很巧,当天下午在叶霜从暂住公寓里出来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了正要拎包踏进对面的严嗣和早上那个青年。

    沉默,良久的沉默。

    严嗣和青年都是一脸诧异,而后纠结。半晌后叶霜幽幽叹息:“这孽缘……”

    是啊,这孽缘……严嗣和青年对视一眼,也无话可说了。

    五分钟后,三人坐在叶霜公寓,两个大男人不约而同都把屋子里不动声色扫视了一圈,在确定房子里有生活了许久的痕迹,不像是刚刚才搬进人来的样子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叶霜把两人暗中小动作看在眼里,也不点破,倒两杯水后过来坐下并顺口道:“这是我下属租住的公寓,她去其他城市了,正好租期还没到,我就搬进来接着住。”

    公寓总比酒店方便,至少变身时候不用每次都到柜台解释一遍房间换人的事情。

    青年接过水杯道谢:“我们和叶小姐还真有缘分。不知道叶小姐在哪里高就?”

    叶霜笑笑:“没什么高就不高就的,就是自己接一些单子养家糊口罢了。不比两位有那么丰厚身家。”

    青年了然点头,知道对方不想说也就不逼问了。

    早上分手之后,严嗣也已经跟青年说过几句叶霜的事情,青年知道两人其实并不熟悉,只是偶然有过一次接触,于是这时候再见面也就不会像早上那样随口乱说。

    就算严嗣其实并不介意,但有些事情毕竟属于私事。交浅言深不是一个好习惯,再说谁知道对方会不会不小心说漏嘴?

    青年和严嗣不开口,叶霜索性也有话直说:“请二位进来坐坐没有别的意思。我看严先生似乎现状并不太好,但是我也不想惹麻烦。所以有些事情不如说在前头……我在这里大概也住不了多久,这段时间里如果严先生有什么麻烦的话,希望最好不要把事情带到家门口来。毕竟大家住得太近了,殃及池鱼总是不好的。”

    青年点点头:“确实有些麻烦可能会找上门。但只要叶小姐紧锁门户,我觉得这问题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

    简而言之你也少管闲事。

    严家事情一天不完,严嗣在外面暂住的日子就一天没准,谁说得清楚呢。(未完待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