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放下那个汉子 »  30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06

小说:放下那个汉子作者:凌舞水袖
返回目录

    摆脱责任追究其实只是小问题,真正的纠结还在后面。

    塞瑞弗在国际上太有关注力了,他的落马事迹几乎是在一发生的瞬间就传遍了全球……的内部圈子。

    不夸张的说,“塞瑞弗”这个字母组合,在任何一个稍有耳目的国家中,都绝对是能排在重点关注级别的敏感触发字眼。

    全世界……不,但最起码也有十位数以上国家发来贺电,纷纷恭喜c国最近十几年来经济发展、外交发展、农业发展、资源发展……然后在或多或少的废话寒暄后,也有可能是直接开门见山的,最终将真正话题转移到塞瑞弗身上去。

    “绅士?”国安部目前的领导莫名其妙:“那小子谁啊?怎么今天好多国家都提起他?”

    资料员擦把冷汗:“是一个很出名的小偷……呃,反正最近几年风头挺盛的。听说搅风搅雨偷了不少东西也没被抓到过把柄,所以大家也挺头疼,听说在我们国家被抓了,这就赶紧着打电话过来问问。”

    “干得好啊!扬眉吐气了!”领导挑眉拍桌,很是满意大点其头:“谁干的?给记一下,回头观察观察,如果真有本事可以重点栽培一下。”

    资料员再擦汗:“不是我们国安的,听说是山林市交警大队把人抓到……”好在他之前已经调出过资料,不然现在肯定卡壳。

    毕竟谁能想到塞瑞弗会在这种地方栽跟头呢。

    领导短暂的沉默了半分钟:“……那也就算了,不过让山林市那边把人多扣几天,我们好好研究下量刑,至于引渡也可以先看看条件。”

    有威胁要掐灭在襁褓中,没有威胁也可以拿来和其他国家做做交易嘛。

    资料员庐山瀑布汗。干脆不擦了,吞吞吐吐战战兢兢:“已、已经私了了。”

    “哦,那么……等等,你说什么?!”领导突然瞪大眼睛。

    资料员感觉尿急:“听、听说是被偷的车主已经打过招呼,说只是个误会。然后韩哥也电话过来打了个招呼,说这人有用……”

    领导陷入无语之中。

    “头儿。”小资料员很是惶恐:“要是你觉得不妥的话,要不我们派人去查查水表?地址倒是留下来了的……”

    领导:“……”查你妹!

    ……

    吃过晚饭后。还没来得及讨论今天的事情。韩初就到阳台接了一个电话。

    接着等他回来之后,直接沉默盯着沙发上的塞瑞弗先看了个五分钟。

    塞瑞弗从坦然到疑惑再到不自在,半晌后终于忍不住挪动身体换了个坐姿。咳嗽一声:“有问题?”

    韩初淡淡点头,冷静的报出了一串国家名,随后才在塞瑞弗不解的目光中总结:“这些就是今天致电我国国安部门的全部国家。”

    “……”

    塞瑞弗秒懂。

    霜哥正好洗完碗出来,白色衬衣的袖子卷到手肘下方。露出一节修长的小臂线条。因为气温再加干活被水汽蒸了一下的缘故,原本严格扣到最上一颗的领口就显得太过桎梏。于是霜哥随意的抬手松了松领扣让自己舒服一点……随着修长干净的手指灵活解开领口,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衬衣下隐约现出的肌肉线条,整个人看起来格外诱惑美味。

    ……在场的其他人都是男性还好,可是代表大天朝小偷群体出席在晚餐聚会上的苏筝。显然意志力就有些不够坚定了,她脸蛋红扑扑的盯着霜哥看了半天不说,两只眼睛也亮得惊人。一脸想要扑过去“舔舔舔”的表情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有颜有厨艺还如此居家!

    当初跳槽来这个团队果然是她此生最明智的决定!没有之一!!

    “有麻烦?”霜哥解开两颗领扣后就随意坐到了沙发一边,抬手想要喝水。这才发现没有自己的杯子。

    然后不等“他”站起身来,殷勤的苏筝已经摇着不存在的尾巴高高兴兴把整个水壶都推过来了。

    叶霜:“……”

    韩初的注意力转移过来,无语的看了求摸头求表扬的苏筝一眼,又看看荷尔蒙无差别散发的霜哥,淡淡转开视线“嗯”了一声,随后话题一转:“我希望我的下属团队中不要有感情纠纷引起的狗血事件。”

    “???”

    霜哥莫名其妙感觉膝盖一痛,想了一会儿不明所以,干脆就不去想了。

    拍拍苏筝脑袋笑下表示感谢,而后叶霜再正色转回正题:“其实塞瑞弗只要在c国,迟早都会有麻烦,毕竟大家一直都在关注他的行踪……现在我觉得这些事情倒是不算重要,只要快点把我们之间的问题解决就好了。”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叶霜突然皱眉,有些迟疑的看塞瑞弗:“……我突然想起你对我们其实没什么用处?”

    这人纯粹就是冲着安东尼斯来的,和大家根本没有正式的协议和合作关系。

    这么一说的话,她还特意去把人捞出来,简直就是给自己没事找事。

    听见叶霜这么说,塞瑞弗心里顿时突了一下。

    偏偏韩初还要火上浇油,不知有意无意的同切换出了英语,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平静极了:“确实没什么用处,要放生吗?或者送给姚知行当见面礼也不错。”

    在场人一起将视线转向塞瑞弗,就连苏筝没听懂外语也跟着转,反正随大流。

    塞瑞弗顿感压力,眨了眨眼睛转向安东尼斯,有些期待:“……安东尼斯?”

    “我们不熟,伙计。”安东尼斯摊摊手,欢乐的摆出隔岸观火态度。

    “又无视我!”没有翻译的苏筝很怒,她觉得现在应该是好戏时间,但悲哀的是自己却一句都听不懂。

    “不管怎么说。”叶霜叹了口气,头转向安东尼斯:“托尼你先和塞瑞弗聊一聊吧。如果会碍事的话我们再想办法把人弄走,反正现成的案底,想翻起来也容易。”

    塞瑞弗叹口气:“我其实只是想来见见安东尼斯,但是看起来似乎不大受欢迎……”说到这里,他有些失落的抬起眼睛:“安东尼斯,你真的不记得那次万圣舞会了?”

    “唔……坦率的说,我对你真的没有印象。”安东尼斯坦率的无情打击。而后又对韩初等人科普:“不过我倒是顺便查了一下‘绅士’。这个塞瑞弗可是个名气不小的魔术师,理工科的成绩相当优秀,我研究过他的盗窃记录。似乎并不是出于物质上的追求……大概是某种精神上的成就感?”

    “资料给我看看。”韩初毫不客气的向安东尼斯索要塞瑞弗个人档案。

    等韩初拿到手后,叶霜当然也是凑过头去同看。剩下安东尼斯继续对塞瑞弗发表疑问:“那么从个人追求的假设前提出发,你来找我是因为你在你口中的万圣舞会上遭遇了某些不好的事情,而这些事情又是由我带来的。所以你想来找我追究责任?”

    “不像。”韩初一目十行浏览资料,挑选重点跳跃尤其是首先关注了一下塞瑞弗三年前的调查状态,顺口淡淡打断:“如果说是因为个人在精神上的追求话,那么他因为你而遇到了狼狈时刻,应该是要向你挑战并扳回一局才是正常反应。可是从小霜的汇报和你们之前通话来看,他对你似乎并没有敌意……虽然这并不能代表什么结论,但至少可以判断塞瑞弗并没有过高的胜负心。所以才能够不介意之前的事情。”

    “我介意的!”塞瑞弗认真纠正,但随即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但是你说的也没错。我并不是因为想要炫耀能力这样无聊的原因才去盗窃,所以更谈不上精神追求……说实话,我是想让安东尼斯帮我一个忙。”

    韩初抬起眼皮扫他一眼,又波澜无惊的“嗯”了一声,重新垂下眼皮淡淡开口:“交钱排队。”

    “请先不要拒绝,听我……嗯?”塞瑞弗被噎了一下。

    韩初合上电脑暂且先丢在一边:“我的意思是,你找托尼有什么理由我们都不感兴趣,但是想要委托安东尼斯用他的能力为你做些什么的话,那就按程序签中介合约。至于接不接,或者接下来的话需要你支付多少报酬?这就是我们评估委托任务难度之后的事情了。”

    别以为国际关注名人就可以打白条,想要请人帮忙,当然就要先付钱。

    安东尼斯其实并不像其他人想象中那么高贵冷艳难以打动,他一般不出手帮忙,一来是没有义务帮人瞎折腾的理由,二来则是别人都很难找得到安东尼斯本人……所以塞瑞弗真心想多了,他其实就算不跟来c国也没关系的,只要在霜妹那里直接挂个预约……

    塞瑞弗简直被这格外公私分明的剧情展开给震住,当机好一会儿后才迟钝的恢复说话能力:“呃……你们的意思是愿意帮我?”

    “准确说的话,应该是我们愿意接下你的委托……如果要求不过分的话。”霜哥含笑纠正:“所以你也不用拿万圣舞会来套交情了,不管是孽缘还是什么,你要付的委托金都是不可能打折的。”

    “……”塞瑞弗沉默半晌:“我还是得提一下那次的万圣舞会……不不不!请先听我说完!”

    因为怕韩初等人再出口打断的关系,塞瑞弗语速飞快如竹筒倒豆子般:“我的资料既然你们已经知道,那就该看到我在13岁前都是和母亲以及继父一起生活的。后来他们出车祸……这个是无关的细节就不用提了,重点是在我母亲和父亲离婚之前,那时候我还是个婴儿……我还有三个姐姐,她们是跟着我父亲一起生活,但是从我记事起就没有这些亲人的印象,直到母亲过世后我整理她的遗物才发现了一本日记。”

    说得口干气喘,塞瑞弗中场休息灌了杯水才继续:“我发现了自己其实还有别的亲人,这之后我就一直想找到她们……哦,还有他。15岁时我没有继续上大学而是选择了四处偷窃,有时候是为了路费。有时候是因为母亲的日记里提到过的某些线索。那次在堪萨斯州的时候,追赶安东尼斯的那些人中有一个男人带了个挂坠……”

    说着,塞瑞弗顺手从自己衣领里捞出一根皮绳来,绳子下面挂着一个定制狗牌……呸!金属牌。

    “就像这个牌子。”塞瑞弗捏着脖子上的金属牌努力想做出镇定的样子,但仍能让人明显感觉出紧张:“阿瑞莎。那应该是我其中一个姐姐的名字,这个牌子也是和我一样的手工款,所以那个男人一定认得我姐姐。但是他跑得太快了……我只想知道那天追赶安东尼斯的到底是哪些人?”

    说来也是苦逼。

    安东尼斯在fbi关注名单上的排序比他靠前。成名也比塞瑞弗更早。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应该是更加倍受瞩目才对。

    但是因为对方技能特殊性的关系,塞瑞弗好歹还时常在作案现场摄像头前面出个镜,而轮到安东尼斯简直就是云深不知处。

    出入境之类的行踪记录就不提了。想要电子设备检索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除非一个个表格用肉眼挨个搜索过去,否则根本别想找到安东尼斯的任何蛛丝马迹。

    还有银行卡、驾驶证号、福利号以及手机号……哪怕就是fbi们把安东尼斯明面上的相关证件以及联络号码都给掌握了,他们也别想从任何一个渠道突破防线。

    打个比方吧。安东尼斯从美国坐班机到c国找韩初玩耍,出关有他的记录。签证也有正当完整的手续存档。但是无论是哪一笔档案,它们明明白白、清晰合法的存在于数据库中,可以调取、可以浏览,但就是不能搜索……

    不能搜索……不能搜……不能……

    你妹啊!!

    全美每天都有那么多办签证和坐飞机的。你要是不用数据库指令的话,单凭肉眼怎么可能从浩如烟淼的那么多数据中找到他?

    哪一天?哪个航班?哪个座位?

    fbi们都是毫无疑问的精英没错,但精英也意味着稀少。一下从二十一世纪的电子时代返古到人力文件时代。如果要用这点人手来人工检索监控安东尼斯的行踪话,任凭谁都要掬上两把热泪喊句臣妾做不到啊。

    于是就算偶尔塞瑞弗无比疲惫的想着“要不干脆投靠fbi请他们帮忙吧?”。但在从某些行业内朋友口中听说过安东尼斯的传奇之后,这点念头也就迅速的打消了……

    叶霜静静听完塞瑞弗的凄苦往事,手臂闲闲搭在沙发扶手上沉吟一会儿:“所以你从我……搭档那里听到安东尼斯的确切位置后,才会这么坚决的要求过来,就是因为你想找安东尼斯问清楚当年的事情?”

    塞瑞弗点头:“没错,就是这样。”

    “嗯。”叶霜点点头:“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一下……就算fbi没办法找到安东尼斯,难道他们也没办法找到你三个姐姐吗?我觉得如果以‘绅士’现在的名气话,提出这个条件要求他们帮你找到亲人,这应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假设你真的曾经有觉悟想投靠fbi来换取安东尼斯的行踪话……”

    “!!!!!”

    叶霜随口说完后目光瞟过来,看了震惊仿佛遭受雷劈的塞瑞弗一眼,愣了愣:“……难道你还真没想到过有这个办法?”

    “……”从来没想过!!

    塞瑞弗有些恍惚的五官漂移了个:“我脑子里只有那个牌子,并且迫切的想找到安东尼斯问出答案。这几乎已经成为一种执念了,所以……”

    所以执念太深,搞得脑子都不会转弯了?

    叶霜颇为无语。

    安东尼斯歪过头想了一会儿,遗憾叹气:“看来你只有去找fbi了,好在现在也不晚……我真的想不起来三年前的万圣舞会了。”

    韩初平静代为解释:“一般托尼在的地方都少不了乱子,他只要不把自己玩死,就不会去用心记忆这种已经过去的‘琐碎细节’……找fbi吧!”韩初也有些同情塞瑞弗了。

    安东尼斯懒散的靠在沙发背上认真参与提出建议:“要不然还是等过上一段时间吧,总觉得这家伙今天的表现有点丢脸,现在过去说不定会影响评价的。”

    没错……本来正有些心动的塞瑞弗。默默从被开辟的新思路上收回蠢蠢欲动的心思,悲伤的回忆起了自己在白天刚刚名扬全球的事实……良久之后,塞瑞弗哀伤而充满最后期待的问安东尼斯:“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完全没有印象了,也许我以后也可以尝试写日记?”安东尼斯完全不负责任的摊手。

    “呵……”韩初冷笑:“别人写日记是美好回忆,你写日记是犯罪记录……再说以你成天都抱着电脑的状态又能写些什么内容?难道写你新开发的病毒程序公式?”

    安东尼斯不满的撇了撇嘴,继续对塞瑞弗说话:“所以你看,这就是我不写日记的原因。”

    没人管你这个!!

    ……

    塞瑞弗一天之内被打击巨大。

    先是心理上的——被逮捕。被拘留。被人情保释。

    紧接着又是心理上的——希望破灭,被指点新的办法,然后希望再破灭……

    他觉得自己已经十分疲惫。疲惫到根本没心情再继续留在叶霜家了。

    于是在心不在焉的短暂交流后,塞瑞弗最后脚步飘忽的离开了公寓,准备回酒店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

    苏筝听终于有时间为自己翻译的霜哥讲完了塞瑞弗的故事,听到一半的时候她眼睛就已经闪闪发亮。等终于听完全部内容后,更是深深为自己外语不好而错过这么一个八卦现场而感到遗憾:“好可惜。早知道我读书时候就好好学英语啦。”

    霜哥云淡风轻的微笑着,拍了拍苏筝的脑袋:“现在开始学也不晚,只要每天坚持背三十个单词……”

    “韩哥韩哥!我明天可不可以带安东尼斯去找塞瑞弗玩?”苏筝迫不及待的蹦开。

    韩初头也不抬:“问你自己的上司。”

    上司霜哥含笑不语,盯着装傻的苏筝貌似无辜的眼睛十秒钟:“……你以前出国究竟是怎么混过来的?”

    “有阿k!”苏筝理直气壮。

    黑客嘛。英语几乎是必备基础技能。同团队既然已经有一个翻译了,她再花时间去学岂不是资源浪费?所以苏筝在第一次出国心血来潮的翻了基础英语教材三分钟后就果断放弃,并且毫无心理负担的为自己制定了继续苦练手速的目标……上街练。

    偷多少钱就买多少钱的衣服。简直不能更有动力。

    霜哥无奈叹口气:“有条件的话还是学一下的好,不然你就只能把阿k绑在裤腰带上了。”

    苏筝脸红个。然后果断扑过来求包养:“霜哥霜哥你缺腿部挂件吗?我吃得很少很好养!”

    韩初随口打断,极其自然的把歪掉的话题拍开:“如果塞瑞弗没有撒谎的话,那么他的事情暂时可以放到一边了。目前来说我们和他并没有立场冲突,在不影响原则的前提下,如果真有需要帮忙的事件发生,塞瑞弗应承下来的几率也还是有的,更别说他今后也可能会成为我们的客户……”

    说到这里,韩初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安东尼斯。

    安东尼斯忙举手要求发言:“我还有小霜交代的工作。”

    韩初哼笑一声,电脑板一合:“你现在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还有什么立场跟我说这个?”

    安东尼斯不是没钱,但他很少想到用自己的钱……摩根银行的网点虽然也覆盖全球,但在c国境内来说的话,再高大上的全球银行又怎么能比得过工农商?它甚至连邮政储蓄都pk不下来。

    因此安东尼斯现在也只能委屈的纠结起一张娃娃脸:“说好的相爱呢?”

    “……”韩初冷静盯了他半分钟,转头问叶霜:“你又带他看肥皂剧了?”

    叶霜:“……”(未完待续)

    ps:求粉求粉粉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