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旅行者的补票妻 »  第6章(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章(1)

小说:旅行者的补票妻作者:有容
返回目录

    和Jerry交往后的日子,吉丽娃过得开心的不得了。

    他目前仍暂居纽约,而她住波士顿,可只要彼此一有空就会约见面,有时约在纽约,有时在波士顿,一起吃饭或逛书店。上一回,他们还到波士顿的中国城逛了一天,吃了整天的各式各样中式美食。

    结果,Jerry还技痒的买了一些东西带回纽约,准备有时间要煮给她吃。

    周末放假,从公司离开后,吉丽娃就开心的搭车到纽约。出发前,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带笔记本电脑?才两天不能视讯,改由电话联络,小妻子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到了纽约时间有些晚了,Jerry早在约好的地方等她,但当她开心的走过去时才发现崔咏欣也在他旁边,一瞬间,她的笑容冻结,脚上的速度也放缓了。

    “哈罗,好久不见。”崔咏欣倒大方,主动打招呼。

    吉丽娃是有些尴尬,“好久不见。”虽然不喜欢她,可对她……她心里不是没有愧疚的。

    和Jerry交往后,她鸵鸟心态的不去问任何有关崔咏欣的事,然后又自我安慰的想,Jerry既然选择了她,必然是拒绝了前女友。

    但即使这样想,还是减轻不了她内疚的感觉,因为她的确在崔咏欣大方坦承要追回Jerry时,说她对他没那个意思。

    而现在,那个让她内疚的人就在她面前,像是赤裸裸的嘲讽着她曾经的言不由衷。

    Jerry提过她手中的行李,“咏欣这几天要参加几场重要的研讨会,目前暂居别墅。”他淡淡的解释。

    这几天?也就是说,她就住在那栋大别墅里喽?这样的事,为什么Jerry昨天在电话中没说?

    吉丽娃感觉心里不太舒服。她当然知道别墅很大,十几个房间跑不掉,Jerry也不像是那种有了女友还会搞七捻三的人,只不过崔咏欣是他的前女友,又大方的承认还喜欢他,想再续前缘……在这样的前提下,就算她知道自己不该乱吃飞醋,但面对这种情况,真的很难高兴得起来。

    “很累吗?怎么很没精神?”Jerry注意到她脸色不好看,似乎也隐约感觉到这两个女人之间“怪怪的”,于是他说:“对了,咏欣,跟你介绍一下,我这是女朋友,Doll。”

    崔咏欣凉凉的开口,“早知道了,何必刻意介绍?”

    “这叫‘正名’,所谓名不正,言不顺。”他看了眼Doll,她正朝着他甜笑,但四目交集,她又低下头,他干脆伸手拉住她的手,朝停车场的方向走。

    “啧,还跟我秀国学呢。”崔咏欣看他们十指交扣的手,眼眸不甘的眯了眯,“就算有女友,那也无损我对你的喜欢,而且只是女朋友又不是老婆,这关系在法律上不成立,真抢也不会坐牢。这年头讲的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看谁有本事!唉唉唉!我这个人就是太诚实了,这种时候该掩饰一下的。”

    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Jerry恼怒地蹙起眉,对着Doll说:“别介意,她这个人喜欢开玩笑。把她的话当真,会被气死。”

    是开玩笑吗?吉丽娃可不这么认为,她倒觉得崔咏欣话说得很认真。不当真的话,她搞不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回程时,吉丽娃不怎么开口说话,倒是崔咏欣一路上心情大好的喋喋不休,聊吃的、聊喜好、聊学生时代和Jerry时曾有的点点滴滴。

    她像是故意的,老挑她和Jerry的甜蜜时光,他为她做的浪漫事情来说。

    这样的话题,吉丽娃根本不知道怎么接,他们过往的两人世界又岂是第三人能分享?她手托着腮,眼看着外头的车水马龙,尽量要自己保持风度。

    崔咏欣如银铃般悦耳的笑声沿途不绝于耳,“哈哈哈……啊,我说Doll,可别看Jerry平时冷冷的,嘴巴又坏,他其实很闷骚、很浪漫的。”无视于Jerry借着后照镜对她瞪视的警告,她接着说,“因为他中文名字叫慕朝雪,名字中有一个雪字,所以他老喜欢拍我在雪景中的相片。交往的时候,有一次我还收到一张用我在戏雪的相片做成的卡片,上面写着——属于你的雪。”

    她话一说完,这对情侣也没有人搭腔,她只好讪讪地闭上嘴。

    一时之间,气氛冷到最高点,三个人的车内,比一个人开车还安静。

    到了别墅,吉丽娃借口身体有些不舒服,拿着行李就先回房睡了。

    第二个进屋子的是崔咏欣,到了Jerry停好车进门,偌大的客厅里只剩她和他。

    为自己倒了杯子,崔咏欣挑了挑眉说:“啊,我说你那新女友,长得那么大个儿,器量却这么小,连个玩笑都开不得!和这种女人交往,以后有你苦头吃。”

    慕朝雪眯着眼打量她,“你在回味吗?”

    “什么?”她装作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回味过往的点点滴滴。”他直视着她,不让她蒙混过去,“美丽聪明又骄傲的崔咏欣,只能靠回忆过日子了,是这样吗?”他表情很冷。“这样很难看,咏欣。”

    她冷笑,“我曾告诉她,我到现在还喜欢你,有意再续前缘,她那时还大方的说她对你没兴趣,一脸祝福我的样子,结果呢?你现在和她在交往!我难看?在我面前装好人,后头却扯我后腿的她就不难看?”

    “有些话重新排列组合或语气不同后,整个感觉就变了。”这种把戏她会玩,他不是不知道,而Doll是个有话直说,玩不来这种把戏的人。

    和她过招,Doll只会输。

    “反正那女人在你心中是天使,而我就是前科累累的撒旦就是了。”崔咏欣苦笑。“你确定她对于你的一切真的一无所知?还是只是用高超的骗术接近你?说不定她的目的其实也和我当年一样,只是想钓个金龟婿呢。”

    当初她在大三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慕朝雪,只知道他是个成绩优秀,各方面都十分出色的学长,那时的她很喜欢他,单纯的爱恋,虽然对他老是打工、家境似乎不怎么样的情况是有那么点在意。

    交往了一年多,他带她回老家一趟,她才知道原本他是大企业未来的接班人,拥有显赫的家世。

    知道这个真相后,一切就变了,每当他带着她吃简单的伙食、动手做饭给她吃时,她开始会抱怨他吝啬,直说想吃大餐;以前大卖场的衣服她愿意穿,后来却变得只想刷他的卡逛精品店……

    在那之后,慕朝雪虽没说什么,可她其实隐约感觉得出一些不寻常的讯息。

    不过,那时的她没有正视它,依然我行我素,时尚精品、首饰,买得毫不手软。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慕朝雪研究所毕业后,她本以为,他会马上进自家企业上班,有个在知名的威利恩集团担任要职的男友,那是多么有面子的事啊?

    而且他还是未来的集团接班人。

    但就在她老向朋友炫耀这件事时,慕朝雪却告诉她,他要到世界各地去摄像,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她听了根本无法接受,常常和他吵,每见面一次就吵一次,他因此提了分手。

    但她怎么肯放掉这个金龟婿?于是没有共识的两人陷入冷战,久久见一次面也还是在吵,之后他去了非洲,贯彻他的自由梦,时间一久,她寂寞怕了,刚好身边有人追求,她就接受了。

    他们并没有正式分手,却是真的分了。

    分手三年,她换了两任男友,这才发觉慕朝雪的好,他是那种不倚靠家世,也能让女人喜欢得死心塌地的男人。

    最一开始和他在一块时,她不也以为他是个穷学生吗?想一想,那段日子,真的是和很美好的一段时光,可惜她发觉得太慢了。

    “她和你不一样。”慕朝雪语气坚定,眼神中透着信任和柔情。

    他所认识的Doll,外表并不是最美丽的,却有颗最美的心。她会为人着想,总是把喜欢的人的一切摆在自己之前,她有些笨、有些呆,却是诚恳认真。

    “是吗?”崔咏欣冷笑。

    慕朝雪被她的态度惹得有些恼怒了,“咏欣,你暂住在这里,我只是以昔日友人和同校的情谊给予你方便,如果你还是想挑起什么误会的话,那么这里就不欢迎你。”

    “喜欢你不是‘误会’,我不认为说实话有什么不对。”她笑着,完全不当一回事。

    可恶!他严肃的又说:“我再重申一次——我有女朋友了,希望你不要忘记我说的话。”

    “那我也想问你,你为什么喜欢她?”就她对他的了解,Doll不是他会喜欢的型。

    “因为……她是傻瓜。”慕朝雪忽地笑了,然后轻轻一叹,“我也是傻瓜,和傻瓜在一起久了,就会潜移默化,也变同类了。”

    这答案也太敷衍她了吧?还有他宠溺的语气,听了真教人生气。

    崔咏欣不悦的转移话题说,“对了,有件事差点忘了,刚才我进客厅时,多事的代接了一通电话,老太爷说你妹妹很想念她的新婚丈夫,想到美国来找他,要你照顾她一下。”

    “嗯,我知道了,我会打电话回去。”

    舒舒这丫头,依赖性实在有够强,她想来美国的事,之前就在吵了,可爷爷总觉得丈夫在外打拼,为人妻子的要多体谅,所以不同意她到美国来。况且亲家公也是明理人,想说儿子出差在外,媳妇成天在婆家也无聊,便默许她结了婚还是成天住在娘家。

    这一回,爷爷八成被她吵得头都疼了,才答应让她成行的吧。

    也好,妹妹订婚和结婚他都没出席,就怕爷爷对自己逼婚,怕距离结束自由的日子太近,一回去就会走不了,以至于一再错过和妹婿见面的机会,这下子,他趁此刚好可以和妹婿见个面。

    听说妹婿是个把老婆宠上天的好男人,真是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慕朝雪看向Doll走进去的房门口。现在他的麻烦是怎么样才能哄得她开心——

    头疼呐!

    她真的、真的、被吓坏了!

    吉丽娃一回到房间,整理好衣服,想到放在行李箱小拉链袋里的手机时,拿出来一看,就看见里头有十二通未接来电和两通留言。

    有十通的号码全是同一个——小妻子,另外两通,则是她老爸打的。

    而听了小妻子的留言后,她只有无言两字,皮绷得紧挫着等——

    小妻子很坚持要到美国来看她!

    她回拨了电话,是小妻子接的,结果好说歹说了半天,还是未能动摇小妻子的决心,而且这一次她来找老公,据说是连老太爷都赞成的,一句“夫妻不能分开太久”,就把她所有的借口全部堵回来了。

    结束了电话,她心里的沮丧和压力真不知从何说起,又能够对谁说?

    先是来了个美女强敌,摆明要和她抢男人,现在连小妻子都要来插一脚?

    她期待的周末假期、美好的星期五夜晚……这下可好,变得比十三号星期五更恐怖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