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旅行者的补票妻 »  第7章(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章(2)

小说:旅行者的补票妻作者:有容
返回目录

    吉丽娃像是老头子似的慢慢起身,慢慢走出去,到了门口,她马上掏出手机。

    慕朝雪果然打了好多通!此刻手机还在响,只是因为静音没发出任何声响。“喂,是我……”

    “你现在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吗?”慕朝雪担心的道。

    “没事。”她把假胡子撕掉,再拿掌中镜一看。哇!怎么红成这样?还有一些些小水泡……完蛋!真的过敏了,“那个……我很快、很快就到了……快了,真的……”快死了!

    她忙着要搭电梯上楼变装,急急走向转角的电梯等候处,但她前脚才踏出,下一刻就马上缩回来。

    妈呀!慕朝雪怎么就站在电梯前?

    吉丽娃倒抽了口凉气,安抚的拍着自己胸口,下一刻逃命似的往后跑,看到安全梯,开门就往里头钻。

    老天,今天真的有够刺激!

    “咦?怎么好像听到你的声音?”慕朝雪往方才“疑似”听到Doll声音的方向走。

    “哈哈……你是不是太想我所以产生幻觉了?”

    “不要笑,你是不是真的遇到什么麻烦了?”

    她还在努力爬楼梯,一层一层的往上,她表情郁闷,还得一边保持语气如常,不要太喘,“怎么会这么问?”

    “不想笑就不要笑。”他知道每当她的笑声有点勉强时,八成又有什么事了。

    “我看不到你,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会担心。”

    吉丽娃拿着房卡开了房门,慕朝雪的话让她在这种尴尬兼烦恼的时候,既心酸有感动。“没事,待会儿见吧。”她扯下假发,开始卸妆男妆、化女妆、大变装。

    “好吧,有我妹妹的插拨,那……待会儿见。”

    结束通话后,他接起慕容舒的电话,一面走入电梯。

    “喂,怎么了?”他手机嘟嘟了两声,电池快没电了。

    “哥,你去哪里啦?讲电话讲那么久,情话绵绵啊?”

    “少装吃味了,有老公陪在旁边,你才不会管我有没有在身边咧。”电梯门关上,他按了上楼楼层键。“手机电池快没电了,我要回房换一下。”他担心因此漏接了女友的电话。

    “这样啊……”慕容舒偏头一想,大哥的房间和他们的就隔几间而已,“那哥你可不可以顺便去看我老公?”

    “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他有点不太舒服,想说难道我们兄妹聚在一起,他不想扫兴,自己先上去休息了……哎哟,你帮我去看看他啦!如果你敲了门他没应,那就表示他睡了,别吵他。”

    “知道了。”

    回房换了手机电池后,慕朝雪来到妹妹夫妇的房门口,抬高手正要叩门时,房门却突然打开,他和里头的人隔着两步距离,门里门外的对立相望,双方皆是一怔。

    “Doll?你怎么会在这里?”

    完了!吉丽娃在心中悲鸣,她以最快的速度变装完正要下楼,没想到突发状况就来了。“那个……”

    “妹婿呢?”慕朝雪皱着眉,往房里看来一眼,疑惑她既然都来到饭店了,为什么在电话中没说,反而跑到妹妹夫妇的房间?

    吉丽娃灵机一动。“妹婿?你是说住在这房间的人吗?他……他是我大哥。”

    他一听又是一愕,“吉隆坡是你大哥?那个你在波士顿追丢的大哥?”

    “他联络我时说他有些不舒服,我想在同一间饭店,顺道才过来。”

    怪不得方才第一次看到妹婿,就觉得他和Doll很想。慕朝雪笑着说:“你也姓吉?”只知道她叫Doll,倒没问过她中文名字是什么。

    “我的中文名字叫吉丽娃。”

    整个事情太戏剧化,让慕朝雪的心情有点复杂。他钟爱的女友居然是妹妹的小姑?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当初若不是舒舒对妹婿一见钟情,他很有可能就会和吉家的女儿被送做堆了。

    缘分真有趣,绕一圈,合该是谁的,逃也逃不了。

    “那为什么……你会在我哥哥和嫂嫂的房门口?”Jerry请原谅我得对你作戏!

    慕朝雪笑了出来。他正怀疑看到他站在这里,她怎么不觉奇怪呢?他眼神趣味的看着她。

    吉丽娃被看得有点心虚。“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他笑道:“你哥我妹婿,你合该称我一声亲家舅了。”

    “……是吗?”她很想把惊讶演的很夸张,可在面对凡事信任她、凡事总把她摆在前头的男友时,她演不来,愧疚感让她难过又心虚。

    “对了,妹婿呢?”慕朝雪又问。Doll的出现让他转移了注意力,差点忘了自己前来叩门的重点。

    “他不舒服,自己就医了。我本来要陪他去,可他怕小嫂子上来看不到他会担心,才留我下来安抚她。他说小嫂子胆子小又爱乱想……所以……”

    “很严重吗?我们一起到医院看他。”

    “不用了。”她声音不自觉地放大,就怕慕朝雪真的要去看“他”。那她怎么办?马上跑去医院再装成“吉隆坡”躺平,然后吉丽娃又失踪?

    别吧,再这样东奔西跑下去,会出人命的!

    她突兀的音量,让他莫名又错愕的看着她。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吉丽娃笑得尴尬。“我老哥他……他……压力加上紧张,他、他……严重痔疮加脱肛,还有……还有……”还有什么不雅的毛病啊?

    慕朝雪等着她“还有”之后的后续,可见她为难又难以启齿的模样,他很直觉的想到——

    不会吧?难道后头出了问题,前头也病了?

    若真是这样,对女人一生的幸福,影响可是非同小可。

    “他还有严重的香港脚,脱皮也就算了,更有可怕的咸鱼味!”

    慕朝雪送了口气。怪不得方才妹婿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但一想到吉隆坡居然有些不雅的毛病,他倒是有些讶异。

    吉丽娃看着他关切的神情想,慕朝雪和老哥没什么交情,如今却如此在意他的身体状况,想来一定是因为疼爱妹妹,爱屋及乌。

    瞧他们兄妹的亲密互动就该知道,他相当疼爱年纪相差许多的妹妹,她当然乐见人家兄妹感情好,不过也不免担心。如果哪天东窗事发,慕朝雪若知道她代娶,甚至连今晚都是她一人分饰两角在唬弄欺骗他们……

    说真的,后果如何,她想都不敢想。

    吉丽娃在心中一叹,继续撒谎,“我老哥说,小嫂子千里迢迢的来看他,结果他一直状况频频,加上这些毛病……你知道的,老哥和小嫂子结婚后马上分开,婚前也没有足够时间相处。两人对彼此印象还停留在王子公主、很风花雪月的美好状态,要马上让小嫂子知道他有这种毛病……虽说老哥是男人,多少也会难为情。”

    “……我知道了,我会先代为隐瞒。我们先下楼用餐,舒舒一直等不到我,会担心。”慕朝雪总觉得今晚很混乱,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可一时之间,他也理不出个所以然。“不过,严重痔疮加脱肛……只怕要住院吧?怎么跟舒舒说?”

    “就说他有要紧事先到波士顿好了。”

    “暂且只好这样了。”关上房门后,两人一起等电梯,慕朝雪忽然说:“交往一段时间后再论及婚嫁,这样的尴尬事会少很多。”

    “的确。”吉丽娃以为他在说小妻子的事。

    “你有什么怪毛病,要不要趁这机会一次说明白?”

    她笑睨着他,“我没有,那你要吗?”

    “那也就是说,我们随时可以论及婚嫁喽?”

    吉丽娃一怔,脸红心跳的看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慕朝雪但笑不语。

    直到两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的同时,另一侧的安全梯门打开,刚才在包厢里服务的服务生由里头走出来,取下了耳上的窃听器,脸上露出一抹顽皮且恶作剧的笑容。

    好戏上演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