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旅行者的补票妻 »  第8章(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8章(1)

小说:旅行者的补票妻作者:有容
返回目录

    慕容舒出现在美国,吉丽娃原以为自己铁定没好日子过来,但奇怪的是,日子竟出乎意料的平静。

    小妻子对于亲亲老公有急事回波士顿一事非但没有意见,也没吵着要到波士顿找他,之后打电话找她,便老是找不到人。

    后来只得问慕朝雪,他说妹妹和姐妹淘去西欧玩,可能十天后才回来,回美国再住几天后就会打道回台湾了。

    这样没关系吗?小妻子不是为了亲亲老公来的?

    慕容舒不在身边,是省得她变装之苦,只是一向黏答答的小妻子突然变得这么懂事,她还是觉得怪怪的。

    “嫂子对于我哥没陪她,会不会很不高兴?”

    “不会,可能十几岁的小女生玩心仍重吧,一听说要到西欧旅行,就开心得一整天都是好心情。”知道女友大概担心兄嫂不睦,慕朝雪笑着安抚说:“我送她去机场时,看得出她心情很好。”

    这样就好。吉丽娃真是松了口气接下来的时间,慕朝雪变得更忙了,常常她有时间想去纽约找他时,他还是在忙。

    原本她还天真的想说他忙他的,她有空就去陪陪他,可后来她发现,这样他更累,因为他在忙碌之余,还是会努力地挤出时间陪她。

    之后她就比较少去找他了,而是把时间挪回来寻找老哥,可惜的是,老哥还是杳无音讯。

    这天,慕朝雪来了电话,说他接下来两天比较有空了,他们可以计划一起度过,还说他妹妹从西欧回来,再两天就要离开美国了,一起吃个饭。

    原本开心能见到男友的心情一下子荡到谷底,只差没失控尖叫。

    啊!为什么?

    慕朝雪,她最喜欢的男人;慕容舒,她也很喜欢的可爱妹妹,但为什么这两人一凑在一起,尤其是一起出现时,就是她兵荒马乱、人仰马翻的头痛日?

    因为她既要当慕朝雪的可爱女友,又得当慕容舒的亲亲老公。

    一想到害得她如此疲于奔命的某人此时不知在何处逍遥,她就满腹怒火。

    吉丽娃到纽约时,慕朝雪正忙着,她也不打扰他,自行搭车往饭店。

    慕朝雪说妹妹很坚持住饭店,对此他并没反对,因为他也没时间照顾她,住在饭店起码不必找人张罗她的三餐,只不过,为此便没再“借住”朋友的别墅,而是陪着妹妹一起来这里住。

    她风尘仆仆进了饭店,先到柜台登记,领了卡正要上楼时,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悦耳嗓音,回头一看,是崔咏欣!

    她怎么还在这里?不是早该回波士顿了?

    大厅里,崔咏欣正笑容可掬的对一位五十岁的瘦高男子说:“真感谢您的推荐函,让我可以顺利被聘为该大学讲师。”眼角余光也看到了吉丽娃,甜美的笑容在投向她时立即冷了几分。

    “哈哈哈,别客气,倒是下星期的事还得麻烦你呢。”

    “那是我的荣幸。”

    送走了贵客,崔咏欣一步步走向她,“好久不见了,DOLL小姐。”

    “你好。”吉丽娃朝她点个头。

    看着对方手上的行李和磁卡,崔咏欣嘲讽的说:“怎么?今晚住这里吗?本地最高档的饭店?”

    感受到她对自己老是有这么深的敌意,这使得吉丽娃想心平气和的和她说上几句话都有困难。“那又怎样?”

    崔咏欣轻蔑的一笑,“这么快就开始懂得花Jerry的钱了?跟个有钱男人交往很棒,对不?”随即又酸葡萄心理的说:“你和慕朝雪的缘分可真特别,既是姻亲,又阴错阳差的成为情侣。”

    “你想说什么?”她的话真的很让人不舒服,凉凉的语调里笑里藏刀。

    “给你一个忠告,Jerry非常不喜欢女人是因为他的家世和他交往。”

    “我本来就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和他交往的。”吉丽娃道。怪不得,一开始他连那栋别墅是他家的都不肯承认,还说是朋友的,“嗯哼,当年的我也是这样啊,那是我也以为他只是个成天打工的穷学生,我虽会抱怨,还是快乐的和他在一起,可一旦知道他的家世……只要是人都会贪,想得到更多、获得更好的……所以我说你啊,考验才开始,别太快露出狐狸尾巴。”

    “我和你不一样。”

    “谁知道呢,阿里巴巴的哥哥去探寻四十大盗的宝藏时,一开始不也只是存着好奇?等一进入宝库,看到金银财宝如山堆积时,贪念一起,便连出大门的通关密语也忘了。”

    “另外,我还有一些话想说,虽然你和慕朝雪在交往,可说真的,我并不看好你们能长久,而且输给一个曾骗我的女人,我实在很不甘心。”

    “那件事……我很抱歉。”但是,她又不是存心的。

    “不必道歉了,我这人除了IQ高之外,EQ也很高,我知道该怎么让自己起死回生。”崔咏欣笑着扬了下眉,“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一下会比较好,我已经获纽约大学聘为讲师,以为可能会长期住在纽约。唔……以后我和Jerry同在一城市,见面的机会会变得很多,你说,这种情况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这女人真的很令人讨厌。“你高兴就好。”吉丽娃懒得再理她,转身要走,手臂却被她扣住,“你……”

    “包括我把他抢过来?”

    吉丽娃蹙起眉。“崔小姐,为什么你老是对别人的东西很感兴趣呢?”

    “因为那曾是我的!”

    “既然用到了曾是这两个字,就表示已经是过去式了,只是因为它现在是别人的,你开始觉得可惜了吗?”

    “哈,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但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你不配,你和慕朝雪一点都不配!那个男人值更好的,凭你?呵……”这些话,足以激怒任何女人,大概也足以让她自惭形秽了。崔咏欣坏心的想。

    吉丽娃正视着她,原本心里的确被她激起了火苗,可回头一想,这个女人曾是慕朝雪喜欢过的,他一向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她会喜欢的女人,一定有她特别的性灵、独特的魅力?现在她会如此不友善,一切也都是为了爱情。

    而她和自己会喜欢上同一个男人,那就代表在某些方面她们一定很像……思及此,吉丽娃的心软了,火苗灭了。

    她脸上没有任何不悦,只是感慨,“我想……你一定真的深爱过他,一个女人只有在执着于一份感情时,才会觉得那男人是美好的,而一个分手后的男人,你还能这样说,表示过去的那段回忆之于你,是美丽的珍宝,握在手中怎么也不愿意放的吧。”

    “我确实在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如他,他出色多了,较之于你站在他身边的相得益彰,我是该自渐形秽,所以,我会更珍惜这段感情,珍惜他的青睐、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缘分。”

    “只要他的手没松开,我便会一直交出我的手紧握,亦步亦趋的跟着。”

    没想到吉丽娃会说出这样的话,崔咏欣反而怔住了。

    即使明知道两人不配,也要用诚意去弥补这之间的差距,也要努力的守住这份感情吗?

    只要他的手没松开,我便会一直交出现的手紧握,亦步亦趋的跟着。

    人都是自私的,吉丽娃的这些话,是摆明她爱得毫不保留,只有人负她,她绝不负人吗?

    她崔咏欣当然也是喜欢慕朝雪的,但是,她有办法像这样喜欢一个人吗?不,她没有办法,爱得毫无保留、不给自己留后路,那多危险啊?

    只有傻瓜才会这样做。

    想起有一次她问幕朝雪为什么喜欢Doll?那时他笑了笑,看似随性又有些戏谴的说,因为她是傻瓜。

    当时她以为那只是他敷衍她的话,现在回想起来,原来他早知道吉丽娃是这样把自己满溢的情感投注在他身上了吗?

    之后慕朝雪又说了什么?

    ……我也是傻瓜,和傻瓜在一起了,就会潜移默化,也变同类了。

    所以,他也是这样珍惜着吉丽娃吗?

    两个人都是傻瓜,那她呢?

    该死心了吧。

    叩叩叩——

    将行李安置好后,吉丽娃到慕容舒住的房间门口敲门。

    等了好一会儿,房内才有人低低的应了声,几分钟后,慕容舒小心翼翼的将门拉开一小缝,看着站在门外的人,一脸甜笑。

    “小姑,好久不见了。”慕容舒打着招呼,神情间有一丝紧张,因为前些日子她才知道,大哥的女友竟然就是她亲亲老公的妹妹。

    而这样的奇特缘分,也使得她第一眼就喜欢上这位和老公神似的未来嫂子。

    为什么这么确定她会是未来嫂子?看大哥宠溺她的眼神,和他们的亲密互动就知道,大哥甚至还在席间跑出去帮她买了一条皮肤发炎的药膏。

    没错啦!就是她了。

    这么久才开门,打开后又紧张兮兮的……吉丽娃有些奇怪的看着慕容舒。

    “房里……有什么客人吗?”慕朝雪说小妻子是和姐妹淘去西欧的,那是她的姐妹淘在里面吗?

    “没、没有啊,就我一个人。”

    吉丽娃微挑起眉。还是挡在门口,没打算请她进门坐坐吗?“Jerry打电话说工作可能会晚一点结束,要我们先吃饭。”

    “咦?这样啊?”大哥不是花时间在准备“某件事”吗?该不会忙到忘了吧?

    不可能,一定有新的惊奇。“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很快就好了。”

    仍然不打算请她进去等,就要她这样站在门口吗?

    才这么想,慕容舒就当着她的面大力把门关上,砰了好大一声。

    她有些怔然的看着门板。小妻子……真的好怪啊!

    约莫十分钟后,慕容舒换好了衣服,这才和她一起下楼用餐。

    吉丽娃一面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一面打量着才一段时日不见,就仿佛变得更有女人味的慕容舒。

    她是天生的美人胚子没错,只是十八岁的女孩虽然漂亮,就是少了些蜕变成女人后才会有的妩媚,而不过十天左右不见她,那个人就完全不同。

    被打量得不好意思,慕容舒甜笑道:“小姑在看什么?”

    “我觉得,你变得更漂亮了。”

    “你也这样觉得啊?果然,女人还是要有男人疼爱喔?”慕容舒笑得甜蜜又开心。“我最近过得超幸福哟。”美眸闪动,不知想到什么,俏脸浮上红晕。

    “我哥就这样跑回去波士顿,你不生气?还能超幸福?”

    “小姑,你最近一定跷班得很严重,对不对?”美眸眨了眨,传递某种“心照不宣”的讯息。

    “我跷班?”她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为了避免多说多错,吉丽娃只得道:“这些日子我一直跑外头,公司是比较少进去。”

    “难怪……”慕容舒鬼灵精怪的一笑。

    “难怪什么?”

    原来小姑也不常进公司,难怪她不知道亲亲老公的事。

    啊……不能说,说了某人会生气。

    她家的亲亲老公化妆真是超厉害的,忽男忽女、忽老忽少的让她每天都看到不同的他,这些日子他们一起游西欧,每天都过得好快乐、好刺激。

    但他说他可是跷班来陪她的,要她什么都不能说,要不然他再也不理她了。

    “没什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