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旅行者的补票妻 »  第9章(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章(2)

小说:旅行者的补票妻作者:有容
返回目录

    “嘿,我想你现在需要这个。”崔咏欣不知道是怎么找到他的,还递来了一杯威士忌。

    “谢谢。”他接了过来。

    “比起上一回看到你的得意轩昂,这一次你真的有点不够帅。”

    慕朝雪失笑,神情有点落寞,端起酒啜了口。

    “对了,方才我就觉得奇怪,怎么没看到你那个傻瓜呢?”

    “也许真正的傻瓜是我。”

    崔咏欣凉凉的开口,垂下眼睫。“这个你早就承认了,不必在我这个聪明人面前一提再提,你啊,少用这种方式让我嫉妒了。”话一说完,却没听到她预期的反击,她有些狐疑的看向他。

    咦?不对啊,这男人脸色沉闷得像处于低气压中心,不太对劲。

    她斜睨了他一眼问:“吵架啦?”

    “能吵得起来就好了。”

    “不要告诉我,你们分手了。”

    “只差画下句点吧。”

    那个傻瓜?不可能吧?慕朝雪绝对很宝贝那女人,而那女人对他更不用说了,这样的两个人会分手?

    不对,慕朝雪不是说分手,是“只差画下句点”!

    “为什么?”见他不语,她又说:“你的那个Doll,我看她非常不顺眼、非常的讨厌她,可到最后,我却也是因为她才自愿退出。”

    “你们要分手了,我想,我这个当初这么有风度退出的女人,多少可以知道原因吧?”

    他看来她一眼。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有点不同了。“或许,接近我的人,不论男女,都多少带着目的吧。”

    又是“老问题”吗?崔咏欣心里有底了。

    慕朝雪这个人,就她看来是个几乎没有什么罩门的男人,他唯一在乎的,就只有这件事,可像他这样的豪门世子,说真的很难不成为目标,他一再的低调,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家太多的事,就是因为他想获得真心——

    因为单纯喜欢“慕朝雪”这个人而当他的朋友、成为他的女友,而不是因为慕朝雪是威力恩集团未来的接班人。

    吉丽娃那个人,她非常讨厌,可她却忍不住想相信她,她不会是那样的人。

    “那就痛快的下决定,甩了她啊。”她就不信他真的会。

    慕朝雪神色僵硬,仰头将酒喝完。

    啧!还借酒浇愁呢。“喂,难道有目的接近就不能产生真爱,最后真的爱上对方吗?就像男人喜欢美女,第一眼难道不也只是因为那张脸,为了拥有那张脸的目的而喜欢她?一段感情在乎的,应该是有没有真心投入,而不是有没有目的的接近吧?”

    他微讶的扬眉,真的觉得她变了,“你在帮她当说客?”

    “我?哈哈哈,我不扯她后退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说客?你真幽默,”崔咏欣可不会承认她在帮过往的情敌。

    别人的感情,她照理不应多嘴,这种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感觉,应该由当事人自己去体验。他如果自己感觉不出吉丽娃有没有真心,勉强在一起也无味。

    慕朝雪不想,可却控制不了自己不时的注意腕上手表的时间。

    八点半了……她在那家旅馆了吗?

    就让她等吧,最多十一点,旅馆门关了,她就会离开了……

    既想狠下心来不理睬,心底却又另有意见的拉扯着,慕朝雪不禁有些烦躁的开口,“咏欣,想不想去喝一杯?”

    这事第几杯咖啡了?

    吉丽娃又啜了口咖啡,让杯底见了光。

    同一家老旧旅馆、同一个靠窗位置、同样香浓好喝的咖啡,她却有着和几个月前截然不同的心情。

    晚上十点半了,外头仍是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人群、络绎不绝的车辆,里面却始终没有她在等的那个人。

    她轻抚着有些斑驳的老旧木头桌面,不久以前,慕朝雪在这站桌上检视着他的摄影作品,她还因此喝错了他的咖啡,被他说成“强盗”……

    那时,一开始不怎么对盘的两个人说话还损来损去的,没想到后来却因为他的一张摄影作品,让他们第一次有了共识。

    在这个位置上,她也收到了前男友的分手简讯,经历了失恋,只是不知道下段恋情也在此时悄悄的埋下了种子。这家在别人眼中可能是最后,不得不选择的老旧小旅馆,对她而言有着不同的意义。

    她在一个下着大雪的夜遇上了慕朝雪、爱上了他,如今白雪早消融无踪,她的恋情……也要结束了吧?

    手机不曾再有过任何他的讯息,她也不想再打电话和留言了,一句“不见不散”,她相信慕朝雪会懂的。来与不来,不是她能勉强。

    外头飘起了细细的绵密雨丝,在街灯下隐约可见,听胖老板说,这个星期纽约天气都这样,夜深了就下小雨,雨势不大,不过可以飘整夜。

    吉丽娃双手支着下颚,微扬起脸看着外头,感觉上,外面好像下着雪……

    “哈罗,穿得那么漂亮,怎么到这里来发呆?”生意冷清,柜台有老公看着,旅馆老板娘索性过来和客人聊聊,顺道再提她续杯咖啡。

    她记得这高挑的东方女孩,某个大风雪,旅馆客满的夜,她住在储藏室。

    吉丽娃笑了,看着外头的雨。“细细的雨,有点像下雪。”

    “喜欢下雪的天气啊?我以为那种天气久了会教人抓狂呢。”

    “下雪的天气,有我很美好的回忆。”

    “别告诉我,包含你住到这里的那个暴风雪夜。”

    吉丽娃又笑了,“如果我告诉你,我的美好回忆是从那一夜开始,会不会吓到你?”

    老板娘不可置信,嘀嘀咕咕的说:“包含那半夜吵得要死的唧拐声?我那侄子那阵子住在这儿,每夜总要吵上好几回。”

    吉丽娃还是笑,笑得眼泪都调出来了,只是她脸在笑,心……却揪了。

    ……你三更半夜还在“拍A片”,唧拐唧拐的声音真是吵死人……

    那是你吧?叫你男朋友不实或想象的浑话不要说得太多……他脑袋想到哪个女人了?

    回不去了,她可能不再有机会和他分享这段回忆,再彼此取笑当时说的那些浑话、笑倒在他怀里,故意撒娇了……

    “瞧你,笑得眼泪都掉出来了。”这么好笑吗?

    “老板娘,我可不可以再看看之前住过的那间储藏室,和与它相临的房间?”

    剩十几分就十一点,人家旅馆要关门了,她不该再拖住人家的时间。

    不会来了。

    惊见她眼底的伤心,老板娘才恍然大悟,这位小姐原本不是笑到流泪,而是用大笑来掩饰伤心地泪水。“当然可以。”

    把钥匙交给她,老板娘便不打扰,让她独自上楼了。

    吉丽娃打开储藏室的门,看看自己曾待了一夜的“特别房”,然后,再打开慕朝雪待了一晚的房间,四坪打的空间,一张床、一张木桌、一张椅子,还有一张连着镜子的长柜。

    拉开椅子,她坐了下来,那一晚,他就是在这里连夜修着故障的相机吧?她想象着那时的情景,不自觉笑了……

    十一点一下就到了,她下了楼,交出钥匙,道了谢后就走出旅馆。

    站在街上店家的遮阳棚下,她感觉身后的灯一盏盏的熄了,外头的雨仍下个不停。

    十二点过后才算隔天吧?那么,她还可以再等一个小时,现在还算是慕朝雪的生日。

    十一点三十二分、三十三分……十一点五十三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吉丽娃站得腿有点酸了,在一旁被雨打湿的木制长椅上坐了下来。

    “真的不回来了吗?”她低低地自言自语,正要打开包装好的玻璃球时,一抹高大人影映在不远处的地上,她有些迷惘的抬起头,十余步外,正立着她等的那个人。

    慕朝雪一步步的走向她。他不想来的,和咏欣到酒吧喝酒,他原本打算一、两点再走,可十点半左右,咏欣说要回去了。

    临走前她说,她知道他的表很贵,但他也不必这样频频投以关爱的眼神一看再看,少看一眼也不会变成地摊货吧……

    原来,他在不自觉中,频频的在看时间吗?

    他开着车,回家途中却又转回,绕经这家旅馆时就看到吉丽娃坐在里头,他想……十一点旅馆关门,她就会离开。

    结果,人家打烊了,她还是站在外头等他!

    她看不到外头下着雨吗?感觉不出来他不想赴约吗?

    她到底想怎么样?这样做能代表什么?

    他下了车,走向她。

    吉丽娃站起来,两人隔着不到五步的距离凝视着。“好久不见……你好吗?”

    慕朝雪注意到她身上的洋装和精心的打扮。“你去过寿宴会场?”

    她没有回答,一直看着他。“第一次看你穿得那么正式,真好看。”当新郎的他穿上礼服,一定是加倍的英挺。可惜,她看不到了。

    “你约我有事?”不想让她看出自己内心的挣扎,慕朝雪只能更加冷漠。

    “我很抱歉,关于我假冒我哥一事,还有,我想不透这样的事被揭发,为什么你家会迟迟没有动作?唯一的可能是……你把事压下来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谢谢你。”

    “事情闹大了,吉家遭殃,慕家也丢不起这个脸。”

    原来他不是为了她,只是怕家人丢脸。吉丽娃苦笑。

    “我……我想知道,你明明去过波士顿我租赁的地方,为什么没有上楼找我?你一定有事找我,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对不对?”

    是啊,那时他有好多话要对她说,要原谅她的一切,要告诉她,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都一起面对,结果呢?摆在眼前的事实,让他知道自己有多愚蠢。

    他冷冷的看着她。“伯父的话……好一记当头棒喝,让我‘如梦初醒’。”

    吉丽娃一开始不明白慕朝雪为什么这么说,几秒后她突然懂了。那天他登门造访的时间和老爸来找她的时间有部分重叠,也就是……她和老爸在讲话时,他已经出现在那里了。

    她心狂跳着,不敢置信的想……是不是那天老爸胡诌的话被他听到了?

    她焦急地开口,“我父亲为什么会说那些话我不知道,但,不是这样的,我可以解释,我……”

    “不用了,在发生那么多的事情,你对我撒了那么多谎后,我已经不知道你说的话有哪些是真的了。”他看着她,眼神有着愤怒和痛苦,“别白费唇舌了,你说了,我也不信。”说完,他转身就走。

    他的话让她冷静了下来。

    是啊,他凭什么要相信一个老师在撒谎的女人说的话?

    眼见他越走越远,吉丽娃忽然跟了过去,追上他,挡在他面前。

    “如果……一段爱情旅程开始,我必须要剪票才能进站,那么……”她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微笑。“旅程结束,我是不是也该把票根缴回才能出站?我很笨的,不收回票根,我会傻傻的一直等,不知道下车……”

    “我以为我说的够清楚了。”慕朝雪下颚抽紧,冷怒又压抑地说。

    吉丽娃激动地拉住他的手,他眼底的决绝和怒火让她心痛。她压低头强忍住泪,深呼吸再呼吸,而后抬起头,扬起热泪盈眶的笑。

    “我只是想在说‘再见’之前,趁着我们还是那女朋友的时候为你过生日。容舒说,农历生日你只跟家人过,国历生日才会和朋友过,既然当不成你的家人,那么……请让我陪你过今天的生日,让我当一次你的……朋友。”

    这个傻瓜!“很晚了,蛋糕店早关了。”

    “没关系,我只是想送出为你准备的礼物。”

    吉丽娃回到长椅前,拿起要送他的礼物。“这是第一个礼物,准备了好久。”

    原以为送出后,她还是可以每天看到它的。“第二个礼物……”她看着他,往前一步投入他的怀抱,用力的抱住他,狠狠地痛哭……

    慕朝雪看着他哭,花了好大的心力才阻止自己心疼的回抱她。现在的他还很混乱,不想在这种时候感情用事。

    过了好一会儿后,她退后,拉开彼此的距离,却仍是低着头,再度抬头时,她笑了。“我没事了,你快回去吧。”

    “很晚了,我送你去车站,或者你有订旅馆?”

    “不用了。计程车很方便,谢谢。”她看着他,“你先走吧。”

    “保重。”

    “……好。”吉丽娃怔怔地看着他,她的心揪得好紧、好紧,那种痛,像随时会让她窒息。

    就在他开了车门要上车之际,她突然开口了,“Jerry!”

    慕朝雪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再见。”她笑着轻轻说。

    坐回了驾驶座,那两个字仍在他耳边回荡,慕朝雪突然觉得今晚下的不是雨,而是雪。

    他的心,好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