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黑道总裁独宠残妻 »  第二十九章 市长舅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十九章 市长舅舅

小说:黑道总裁独宠残妻作者:诸葛笑笑
返回目录

    ( )    待齐云轩与沐寒墨对望而坐与柔软舒适的沙发后,奉天誉同林峰方才落座于独立相对的沙发之上。

    齐云轩眼角瞟到坐在弯角办公桌里喝咖啡的娃娃时,精明的眸子变的柔和“齐某,也不拐弯抹角。此次前来找沐总,是想确认一件事。”

    开门见山的话语,让沐寒墨冷冽深邃的眸子闪过一抹异样,似不悦、似惊讶。俊美无暇的脸庞上却挂着醉人心扉的笑容,嘴角微翘“齐市长哪里话,不知齐市长想要确认何事?”柔和温煦,带有磁性的嗓音,在办公室内每个人耳边流转。

    “沐总果真是爽快之人。”齐云轩精明的眸子中升起一抹欣赏的光芒,继而略带感伤的说道“实不相瞒,20年前,舍妹与家父大吵一架,至今仍未回家。我们找了她二十年。直到前天,看到沐总与新婚妻子的结婚照。令夫人的相貌与舍妹十分相似,齐某这才贸然前来。”

    齐云轩言语间,扭头看向正在摸索着放咖啡杯的娃娃。

    娃娃右手端着咖啡杯,左手在办公桌上摸索着,未想听见齐云轩的话,手停顿了一下,不自觉一松,咖啡杯也失去扶持的力道。

    ‘砰’一声,白瓷咖啡杯与桌面撞击,咖啡杯倾倒在办公桌上,咖啡四溅,细微的咖啡水滴溅到娃娃娇嫩的脸庞上。

    沐寒墨飞速站起修长挺拔的身形,迈开修长的大腿,来到弯角办公桌内。将呆愣的娃娃抱了起来,单手扣住她的纤腰,为她拭去脸庞上的咖啡滴“娃娃,没事吧?有没有伤着?”满含磁性的嗓音中担忧尽显,眸子怜惜焦急的瞧着呆愣的娃娃。

    咖啡盘、银色的勺子与咖啡杯分离开来。咖啡盘在办公桌上转了一圈,复而盖在办公桌上,银色的勺子静静躺在一旁。

    娃娃嘴角抿着一抹牵强的笑意“墨,我没事,不用担心。”柔嫩的嗓音安抚了沐寒墨那可忐忑不安,担忧焦急的心“没事就好,要不要去休息室睡一下?”拦在她纤细腰肢上的大手紧了紧。

    “不用了,我没那么娇弱,既然齐市长找我,那我就不能缺席啊!”娃娃轻轻拍拍他那温热的手背,无声的安抚着。沐寒墨乘机抓住她的双手,将那双小巧白皙细腻的手掌,握进他的掌心之中。

    齐云轩看着他们这对新婚夫妇,男人宠女人,可以说是‘放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丢了。’不禁抿唇摇头轻笑“看来外界的传闻,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调侃之语自然而然的冒出来,惹的奉天誉抿嘴偷笑。

    林峰不苟言笑,一双湛蓝色的眸子横扫了奉天誉一眼,好似在说:你先看老大的脸色,你再笑。

    奉天誉似看懂林峰的眼神般,桃花眼悄悄了瞟向沐寒墨。登时,像吃了瘪的小孩子一般,委屈的缩缩脖子,也不敢再笑。

    沐寒墨牵引着娃娃坐到沙发上,未等沐寒墨开口,娃娃便先行问道“请问齐市长,您有令妹的照片吗?”沐寒墨紧紧握住她的小手,仿佛在给她勇气般。

    “当然有。”齐云轩说着从怀中掏出皮包,将夹在皮包中的大头贴递给沐寒墨。

    沐寒墨接过照片的一瞬间,心中明了,前段时间查娃娃母亲之时便有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看来齐市长没有骗他们“确实是妈。”坚定的嗓音,告知娃娃那是她的是亲人。

    “那妈妈呢?为什么我和哥哥会在孤儿院被童家领养回家。”娃娃无神的双眸,茫然的望着齐云轩,满脸紧张。

    齐云轩看向沐寒墨,这件事他也不明白,连他的外甥女都不知道。以刚才沐寒墨的反应来看,他一定知道内幕。

    奉天誉和林峰同时看向沐寒墨,心里都有同一个念头,这件事瞒不住了,老大(大哥)那么不想嫂子知道这事儿,最终,却还是纸包不住火。

    沐寒墨默默点点头,将娃娃揽进怀中,让她娇软的身躯靠在他的怀里,希望她听完以后,不要太伤心才好,沐寒墨万般无奈的轻启薄唇“其实,在娃娃来的当天下午,我就查到了一些线索,又叫下面的人去查,才知。爸是风云集团的总裁,妈和爸一起很幸福。”

    “那是,爸和童云峰是很好的兄弟,当时的童云峰却贪恋妈的美色,起了强暴的念头,在别墅里,他给妈下了药,得逞了。却被爸发现,爸万般失望之下,要将他送往公安局,童云峰换乱之下,挣脱了爸的钳制,逃了出去。”

    沐寒墨越往下说,齐云峰眼中的怒气就沸腾一分,俊美的脸庞扭曲开来,双手及捏成拳,骨节泛白。

    “后来,童云峰怕此事败露,便连夜雇了黑道的人,将爸妈烧死在别墅中。幸好当时娃娃和哥没再别墅里,他们到隔壁邻居家和小朋友玩去了,才幸免于难。之后,他自己拿着假的转产证书,接收了风云集团,成为风云集团新一任总裁。”

    “转折之下,又打探到哥和娃娃被寄养在育龄孤儿院,便将他们领回了家。之后的,只有娃娃亲口说,才能阐述的清楚。”沐寒墨简述的将莫家人的遭遇讲述了一遍,粗壮的铁臂,紧紧抱着不断颤抖的娃娃。

    沐寒墨感觉衣襟湿透,娃娃却仍然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的流泪。他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仿佛有千万根刺,同时刺他的心脏般。铁臂紧紧抱着她的身体,轻抚着她的发丝“娃娃乖,哭出来吧!哭出声就好了,别忍着。”

    齐云轩满脸哀戚,痛苦的闭上眼,两行清泪缓缓滑下脸颊。没想到,他寻找20年,得来的却是她死去的消息。以前那个跟在他后面叫他‘哥哥’的女孩儿不在了。

    向他撒娇要买布偶娃娃要他抱着走路的女孩儿走了,永远不会回来了。

    上大学时,调皮的帮其它女人递情书的女孩儿走了,她和她的另一半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好吗?有没有想他这个苦寻她20年的哥哥?

    ……

    齐云轩再次睁眼时痛苦不在。有的只是决然的坚定。看着伏在沐寒墨怀中无声哭泣的娃娃,慈爱的嗓音劝导着娃娃“孩子别哭,舅舅会让童家付出代价。”

    ------题外话------

    感谢亲亲‘陌瞳音’送的一颗钻钻、三朵花花,么么亲耐滴~摁倒~吧唧吧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书堂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