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黑道总裁独宠残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意料之外(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六章 意料之外(1)

小说:黑道总裁独宠残妻作者:诸葛笑笑
返回目录

    ( )    第一百六十六章意料之外(1)

    娃娃抬起眼脸,一瞬不瞬的盯着沐寒墨那张俊美无暇的脸庞;璀璨的星眸之中倒映着他的脸庞“嗯,老公,哥对我很好,很好;照顾了我十几年,如今沐琳不肯嫁给他,你又对他那么冷淡。”

    “为夫不为难他便是,别伤心;不然为夫会心疼。”沐寒墨将娃娃紧紧纳入怀中,俊脸伏在她的发件,嗅着她那发丝上传来的馨香。

    娃娃将身子,偎入他那温热的怀抱内“老公,我有没有说过;我好爱、好爱你?”真温暖,一辈子躺在这个怀抱里;也是幸福的。

    “娃娃,我也爱你,很爱很爱;爱到心痛。”十一世,那么长时间累积下来的爱,不曾减少过一分一毫;每天增长一点一滴,有些感情,不过是迷茫时的确认,亦或是依赖而产生的。

    等到你找到正确的,能够再次让你依赖的人;那这感情也就烟消云散了。

    他们真的爱,爱对方的一切;这种单纯的爱,才能长久不衰。

    娃娃扬起小脑袋,星眸触及到沐寒墨那充满怜惜的鹰眸;粉嫩的唇角微勾,伸出手,紧紧抱住他的腰身“老公……”夫妻俩之间传递着无限的柔情与温馨。

    “老大,中午了;要开动餐了。”枭不知何时立于沐寒墨身侧,一脸戏谑的看着紧紧相拥的夫妻俩。

    沐寒墨扭头淡淡瞟了他一眼,弯身;猛然将娃娃抱了起来“走吧!”枭笑容满面,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紧紧跟随在他们身后。

    来到草坪中央,草坪之上;已然摆好桌椅,所有的人,都已落座。

    沐寒墨走到主桌,哪里留了三个位置;枭坐在左侧的第四个位置,沐寒墨将娃娃放在第二个位置,他则坐在第三个位置,将枭隔开。

    草坪之上叽叽喳喳的议论之声,为这座向来冷清的别墅;添加了些许的热闹气氛。龙腾老爷子和凤老爷子分别坐于主桌的左右两边第一个位置。

    这是辈分排分,沐寒墨本事要坐与凤老爷子身旁;而他搞了特殊,将位置调到了娃娃身侧。

    小辰枫被龙腾抱住,他的小身子趴在桌上;小手一阵往前伸,却被龙腾拉了回来。

    “爷爷,小辰枫给我抱吧!”娃娃笑意盈盈的对着龙腾说道,伸出手纤细白皙的双手;小辰枫扭头,咧开嘴,朝着娃娃开心的笑了,一双手臂朝着娃娃伸去。

    龙腾拍了拍小辰枫的小臀“混小子,你曾爷爷抱你那么久;都没见你对曾爷爷这般亲热,你妈咪来了,你就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嘟嘟囔囔的说着,却仍然将小辰枫放到了娃娃怀中。

    娃娃嘴角轻抿着一抹淡笑,见龙腾吃醋的样子;心情大好,将小辰枫轻轻揽在怀中,手臂不能使太大的力,只能那般轻轻的拥着他。

    沐寒墨伸出手,拍了拍小辰枫的小脑袋“臭小子,不要乱动;若是,将你妈咪的伤口裂开了,老子揍你。”充满磁性的嗓音,却满含威胁。

    小辰枫扁扁嘴,两眼泪汪汪的望着沐寒墨;吸吸鼻子,蠕动了几下身子,小脑袋伏入娃娃的胸前,再吸吸鼻子,好似赌气般,埋在娃娃的胸前,便不出来了。

    娃娃抬起小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乖,妈咪吃过后,就去给你调奶喝。”小辰枫这才微扬小脑袋,双眸泪汪汪的望着娃娃;楸了半响,也没有垂下小脑袋。

    他最可怜,看到好吃好喝的,不能吃,不能喝;还要看着他们吃的津津有味儿,折磨啊!天底下最大的折磨。

    娃娃见他可怜兮兮的摸样,侧身,在沐寒墨的肩头上轻声说道“老公,你去给小辰枫调瓶奶过来吧!”沐寒墨那双阴鸷的双眸,狠狠瞪了娃娃怀里的小辰枫一眼,起身,往小洋房走去。

    “宝宝,你爹地去给你调奶去了;现在开心了吧?”娃娃捏捏小辰枫那飞飞嫩呢的小脸蛋儿,这个小子,越看越萌;谁看不惯沐寒墨,就来折磨他儿子,那真是解气啊!

    “呀呀……”小辰枫挥动着小短臂,小手紧紧拉住娃娃的外套衣襟;依依呀呀的喊着,好似要说话一般。

    “大嫂,今天是小辰枫的满月;黄金手表送给小辰枫,正好赶上。”凰坐在枭下方,地处一个红色的盒子;交给娃娃。

    娃娃笑眯眯的接过去,打开一看;真的是那块黄金手表,不禁欣喜的将小辰枫的手臂拿了出来,取出黄金手表,为小辰枫带上“宝宝,你看你凰叔叔送给你的哦!漂亮吧?”

    那肥肥的手臂,正好能将手表带上;看着娃娃喜笑颜开,她的小宝宝越来越萌了。

    “刚刚好,看来大嫂的眼光很好啊!”凰轻笑着说道,看着小辰枫那肥肥胖胖的身体;有一种想要蹂躏他的冲动“不过,大嫂,小辰枫是不是要减肥了?这么胖,以后长大都找不到老大的影子,纯属损坏老大的形象。”

    “减什么减?小孩子就是要胖一点才好看,别打岔。”凤老爷子笑眯眯的说着,那眉眼都眯成了一条线。

    “小孩子不能饿着了,等他长大点儿;自然而然都会瘦下来的,现在担心这些有的没有的做什么?大家继续吃。”龙腾说完,夹了一块炖鸽肉,放入娃娃的碗碟之中“乖孙女儿多吃点,你也别饿着了;你看看你都瘦了那么多了,脸上也瘦了一圈了。”

    “爷爷,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娃娃巧笑嫣然的说着,将碗碟之中的鸽子肉,放入嘴里;轻嚼慢咽。

    小辰枫也抬起头,看了看娃娃那消瘦的脸颊;心疼的厉害,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呀呀呀……”好似在赞同龙腾所说的话一半。

    龙腾笑眯眯的伸出手,摸摸小辰枫的脑袋“混小子,你终于也会附和你曾爷爷我了。”小辰枫扭头,朝着龙腾皱了皱小鼻子。

    引得龙腾开怀大笑……

    娃娃眉梢带笑,扭头望着坐在第四个位置的枭“枭,你又有什么礼物送给我家小辰枫啊?”凰送的可是黄金手表,那这些兄弟肯定是不能小气了。

    枭,猛然扭头,望着娃娃笑意盈盈的脸庞“啊……凰,你害死我了。”枭苦哈哈的望着凰,满目哀怨。

    凰轻佻眉角,不言不语,无奈的耸耸肩;他是用这块黄金手表,贿赂大嫂。

    娃娃笑嘻嘻的望着枭,等着他拿礼物出来;枭看了看凰,又看了看笑意莹然的娃娃,从怀里掏出一个方形的红色盒子“呐,大嫂,礼轻勿怪。”

    “没事没事。”娃娃伸手接过他的盒子,打开一看;居然是颗晶亮的坠子,张大嘴,扭头望着枭“枭,你……你不会以为小辰枫是女孩儿吧?”

    枭邪邪一笑,凑到娃娃身边,轻笑着说道“大嫂,我知道小辰枫是男孩儿;这颗坠子,可不是一般的坠子,这一次我路过埃及,顺便到埃及的法老墓里走了一趟,从法老墓里取出来的。”没有闲钱的谦卑,反而有了一丝丝的自傲。

    好似对凰的挑衅一般。

    娃娃皱了皱眉头,哭丧的一张脸,看着枭“法老墓,听说那种东西很邪的;你弄来不会有什么麻烦吧?”再哪儿听说过,法老墓的东西;都是被下过诅咒的,若是被别人盗取。法老的阴魂,便会纠缠不休。

    枭随意挥挥手“没事,那些都是骗人的;防备那些盗墓者,前去盗墓。”娃娃仍然不相信,摇摇头,将小盒子往枭的怀里塞。

    这时,沐寒墨走了过来,一巴掌,扇在枭的头上“你嫂子你也敢调戏。”

    枭的身体,前后动了动;终于坐正,满面无辜的望着沐寒墨抗议道“老大,你不人我哪里敢调戏大嫂啊!是我送给小侄儿的礼物,大嫂不敢收而已。”

    他们小声的议论声,自然不会被其它人听到;法老墓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老古董了,拿出去买,也是无价之宝。

    “哦……礼物拿出来我看看。”沐寒墨坐在位置上,将奶瓶递给娃娃;探出手,向枭讨要那份礼物。

    枭将手中的盒子放进沐寒墨手中“就是这个,从法老墓里弄出来的。”沐寒墨微微颔首,将礼盒打开,便看见里面晶莹剔透,闪亮的坠子“这个可是好东西啊!”那双触及到坠子的鹰眸,瞬间发亮。

    娃娃闻声,扭头看了看他“什么好东西啊!不过是死人的东西。”小辰枫抬起小手,将奶瓶抓在手中。

    他可对那坠子没什么兴趣,女人戴的东西;拿来有何用?还是专心喝奶吧!

    沐寒墨扭头,抬起骨节分明的大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宝贝,这东西是好东西;下来我再和你说,先收下。”

    娃娃似懂非懂,伸手接过沐寒墨递过来的礼物;将它放到桌上。

    “好了!吃吧!”沐寒墨开口,对着主桌上的众人说道。

    主桌之上,都是自己人,没有外人。

    而其它桌的上人,见小辰枫手上的黄金手表,已经是吃惊;而沐寒墨那么宝贝另一人送的东西,想必也是个宝贝。

    一顿午餐,在场上千人,心思各异;吃的也相当愉快。

    餐后,沐寒墨着人去将麻将、扑克牌,还有一系列的赌博用品拿到客房楼栋;众人原因在草坪之上跳舞就跳舞,愿意打牌就打牌,各随心愿。

    而沐寒墨则抱着娃娃回到房间,将娃娃放在大床之上;又将小辰枫扔到婴儿床上,这才转身,将娃娃扑倒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之上“宝贝儿,那东西咱们不能留着;过两天,咱们拿出去拍卖,将拍卖的钱,拿回来给小辰枫存着。”

    “不能要?那你叫我收着;要是惹来麻烦怎么办?”娃娃秀美紧蹙;担忧的望着沐寒墨。

    “不用担心,这东西咱们拍卖之后;就不知道是谁的了,既然是枭的一番心意,我们怎么能浪费呢?”沐寒墨俯身擒住她那粉嫩的红唇,浅浅吸吮,一点一滴品尝着。

    小辰枫趴在婴儿床上,从格子的缝隙之中,看着正在亲热的父母;不禁两颊发烫,翻了一个身,喊着手指缓缓进入梦乡。

    而娃娃那双纤细的手臂,推嚷着沐寒墨“宝宝还在呢!你别动不动就来一招好不好。”星眸翻翻白眼儿,对于沐寒墨这等行为,相当不满。

    “宝贝儿,没关系的;小辰枫也是成年人了,他该学的,也早就学会了。”此话一出,娃娃那红润的脸颊,变得酡红“不要说拉!”

    两手握住耳朵,坚决不听沐寒墨那些无耻的话。

    沐寒墨轻笑着拿来娃娃的手臂,将她轻轻揽入怀中“算了,算了,那天你老公我憋死了;你就哭吧!”说完,将身体的重量,都压到了娃娃身上,俊脸埋在她的肩窝内。

    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肩窝里;让她不由自主的缩缩脖子。

    奉天誉陪着简小白到达别墅之时,别墅那严谨的气氛;已经过去,拥有的是无比自在的气氛。

    他也拉着简小白滑入草坪之中,翩翩起舞;两人配合无间,将情侣之间的舞蹈演绎的淋漓尽致。

    林峰则未到,他被沐寒墨派去镇守公司;今天是小辰枫的满月酒,众人一定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小辰枫身上,而忽略其它地方,那些人自然便会想着乘虚而入。

    乘他们不再公司,盗取公司的文件;以及一些重要资料。

    沐寒墨事先考虑到了这一点,才叫林峰前去镇守。

    秦启林气冲冲的回到家,一屁股坐在沙发之上;秦启敏上前,坐在秦启林身边“大哥,你怎么了?气冲冲的。”那断掉的手臂,依然掉在脖子上。

    那副善解人意,而又善良,关心的样子;根本无法与前几日那个刁蛮女相比。

    “没事,在沐家收了点气;没想到莫娃娃那个贱人口才如此之好,掌握了一点缝隙,便往里钻。”秦启林气氛的说着,一拳,重重的砸在沙发之上。

    秦启敏想到那日在商业大厦,莫娃娃也是口才了得,而且很会做戏;连沐寒墨都由着她,这一次相比也是莫娃娃那个小贱人气了大哥。

    伸出完好的左手,挽上秦启林的手臂;温声细语“大哥,莫娃娃那个贱女人,很会做戏;你再她的手中中计也是正常的,别气了,等天龙集团归我们所有,再好好收拾她。”

    “她的还有几分姿色,到时候你可以让他做你的情妇;给你暖床,沐寒墨的妻子,给大哥暖床,那是多开心的事儿。”秦启敏说的理所当然,天真无辜。

    秦启林抿唇一笑,伸出手,拍拍秦启敏的手背“小妹,还是你会说话;莫娃娃清纯无双,不似牡丹那般艳丽四射,却也是一朵淡香飘逸的栀子花。”

    秦启敏巧笑嫣然,手臂上的伤处,也似那么痛;只要想到莫娃娃会成为大哥的暖床奴,心情便不由自主的变得大好“对了,大哥;前段时间我遇到英国史密斯家族的当家的,他前段时间找沐寒墨合作。被沐寒墨拒绝了,如今正在四处找合作商,若是我们将史密斯先生拉拢之后,不就又多了一个同伴。”

    轻佻眉头,望着秦启林;秦启林的手,轻轻抚摸着下颚,考虑了半响,在秦启敏那渴望的目光之中点头答应下来“那小妹,你找个时间将史密斯先生约出来,我们和他商谈一下合作事宜。”

    “好,大哥,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秦启敏欢快的答应下来,那笑容璀璨的脸庞;看在秦启林严重是那般的温暖,而他的嘴角也微微勾勒出一抹阴邪的笑容。

    秦启敏看着秦启林的笑容,心头不禁松了一口气;那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愈加灿烂起来。

    意大利赫拉拉家族,大当家赫拉拉宁越与二当家赫拉拉宁x坐在书房内;赫拉拉宁越拍案而起“啪……沐寒墨欺人太甚,害死了爵,现在又害死三弟;罪无可恕,太过分了。”

    而他们的手中,各自拿着一份赫拉拉宁默死似的惨状,同样的;偶童云峰的照片,而这一动作,便是对赫拉拉家族的挑衅。

    赫拉拉宁X拿着照片的手,也在轻微的颤抖;他们是自私自利,同时,又薄情寡义,却对兄弟之情看的很重。

    亲兄弟是世界上无人可以取代的,他们也倍加珍惜;如若不是这一次爵要求前去H市,他们是决绝不会派兄弟去。

    如今连三弟也赔上了,这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大哥,现在不是气愤的时候,我们得先将三弟和四弟的尸体运回来;不能让他们客死异乡,死不瞑目。”赫拉拉宁X抬起头,看着赫拉拉宁越,坚定的说着。

    赫拉拉宁越眉心紧蹙,看了看现在仅剩下来的二弟;心头一怔“对,要将三弟和四弟的尸体运回来,不过,四弟已经死去那么久了;还能找到他的尸体吗?三弟这一次去就是为了找四弟的尸体,同时也是为了报复沐寒墨,却被沐寒墨弄死了。”

    “H市是沐寒墨的地盘,他妻子的背景太大;在H市,根本动不了他。而他也是出了名的宠妻,若是沐寒墨又一丁点事,H市恐怕得被他妻子翻个底儿朝天。”

    赫拉拉宁X担忧的说着“我们不能再派人到H市,那个秦立集团不是号称与天龙集团实力相当吗?那咱们何必派人去,他们离H市进的多。”

    赫拉拉宁越默默点点头,脸上一片阴鸷“嗯!既然秦立集团想要吞并天龙集团;我们不过是从中捞取利益罢了,却将三弟和四弟的性命送了进去。”语气之中有着无限的懊悔。

    赫拉拉宁X也是同样的悔恨,若是他能拦住三弟和四弟;他们也就不会客死异乡,连尸体到现在都找不到。

    “二弟,现在在H市的眼线也与我们失去了联系;而且,我们的同盟冉氏现任当家又身负重伤,听说到现在还未醒过来。如今,我们只能请秦立集团的人,帮我们将三弟和四弟的尸体找回来。”

    赫拉拉宁X缓缓摇头“不行我们得先和秦立集团的人联系;问问那边的情况,不能盲目行事,秦立集团一开始便是秘密进行,要求我们做挡箭牌,为他们挡住天龙集团。他们现在去调查,很有可能被沐寒墨抓住尾巴,你也见识到了,沐寒墨这个人的狡猾程度。”

    “不能将三弟和四弟的命搭进去了,还拣不到好处;那样一来,我们就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有条不紊的分析,让赫拉拉宁越连连点头“嗯!是我心急了,若是秦立集团现在还不想暴露身份,那三弟和四弟的尸体,不是就永远没有回来的一天了?”

    不行,三弟和四弟的尸体,在H市没有人会保护;等到秦立集团显身,恐怕他们的尸体都已经腐烂,只剩下两具尸骨了。

    赫拉拉宁X也陷入了沉默,两人对视一眼;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请秦立集团的人帮忙“二弟,还是请秦立集团的人帮忙吧!不能让三弟和四弟为他们卖命之后,还不能得到好的安葬。”

    赫拉拉宁X点点头,没有发对赫拉拉宁越的提议;而那眉头依然紧蹙,不见一丝放松“大哥,要不然我去一趟H市,将三弟和四弟的尸骨找回来。”

    “不行。”赫拉拉宁越猛然摇头,脸色严肃“我不能再让你去涉险,三弟和四弟已经是最好的例子;也是沐寒墨给我下的通告,若是你现在去H市一样会被沐寒墨抓个正着。”

    赫拉拉宁越的强烈反对,让赫拉拉宁X心头一乱“那大哥,你说怎么办?总不能就此算了吧?若是秦立集团的人断然拒绝,那我们不是只能坐以待毙。”

    赫拉拉宁X怒声大吼,他们还是赫拉拉家族的人;而赫拉拉家族的人究竟有什么好?就连两具异乡的尸体都没办法找回来。

    赫拉拉宁越也心烦,随意的挥挥手“不说这个,你去找找秦立集团总经理的电话,我们先和他谈谈;若是,实在不行。他们要过河拆桥的话,咱们就和他们一刀两断,他们也别想将势力发展大到意大利来。”

    “好!”赫拉拉宁X愤愤的转身离去,赫拉拉宁越抬起手,柔柔眉心,额头上的青筋一阵跳动,毫无休止。好似随时都会爆裂开来一半,那一股股青筋,也显露了他那胸腔之中的怒气。

    半响,赫拉拉宁X拿着电话号码走了回来,放于赫拉拉宁越的桌上“大哥,你太累了,还是休息休息吧!”那眼圈之下,已经有着深深的眼袋。

    “不了,先和秦立集团联系了;再休息。”言罢,赫拉拉宁越拿起电话号码,伸出手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秦家的电话,对方响了两声方才接了起来“喂!您好!我找秦启林秦总经理。”

    “我就是,你是意大利的人吧!有什么事,就说。”简单明了,丝毫不拖泥带水;语气之中也掺杂了一丝不耐烦。

    “秦总经理,我想问一下;既然我们是合作方,我们这方的人死在H市,您是不是有义务将他们的运回呢?”赫拉拉宁越也丝毫不拐弯抹角,将此次打电话的目的说了出来。

    “你们的人?是赫拉拉宁默?他已经尸骨无存了。”恰意的话语,从电话之中传出;赫拉拉宁越不悦的紧蹙眉头“这么说来,秦总经理,也是早就知道这件事;却不做声,让赫拉拉宁默死物葬身之地?”平静、平静,没有丝毫的情绪。

    赫拉拉宁X见此,大感不妙;难道他们真的要过河拆桥?

    “这是他蠢,出了监狱;还在H市停留,不是找死是什么?”秦启林平淡而无关痛痒的话语,让赫拉拉宁越紧紧蹙着眉头;放在桌上的大手,紧握成拳,好似随时都会爆发一般。

    赫拉拉宁X也紧蹙起了眉头,这秦立集团未免也太不是人了;当他们好欺负,居然这般欺骗他们。

    “好,很好!”赫拉拉宁越猛然站起身,拳头,一拳打在办公桌上“你们秦立集团的人狠,很好,非常好;以后你有什么事别来找我们赫拉拉家族。”说完,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大哥,他们真的要过河拆桥;这可如何是好?”赫拉拉宁X紧张的问着,双眉紧蹙;脸色尽显慌张之意。

    “慌什么慌,既然秦立集团这般不仁不义,那就别怪我们;二弟,联系天龙集团沐寒墨,我们与他合作,誓将秦立集团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怒吼着,双手也在颤抖。

    “可是,大哥,沐寒墨是杀死我们两个兄弟的仇人;我们不是与仇人为伍了吗?”赫拉拉宁X显然不赞同赫拉拉宁越的作法,即使,秦立集团过河拆桥,见死不救,他们也不能喝沐寒墨合作。

    赫拉拉宁越扭头,脸型扭曲;脸色凶狠“二弟,大哥想过这个事儿;沐寒墨来招惹过我们吗?”

    赫拉拉宁X摇摇头,确实没有来招惹过他们;反倒是他们三番四次差点害死他的妻子。

    “既然如此,沐寒墨即使杀了三弟和四弟,也是三弟和四弟罪有应得;沐寒墨纯属是自保,而那律师不是也说了。沐寒墨一开始只是想将三弟关在监牢里,关一辈子;而律师强辩,让三弟勉强脱了罪,沐寒墨只是担心三弟会再找他的麻烦,而连累到他的妻子。”

    深吸一口气,赫拉拉宁越继续说道“沐寒墨也是纯属自保,是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听了秦立集团的人;那些鬼话,如今秦立集团的人不仁不义在先,那么我们也没有必要和他们讲仁义道德。”

    赫拉拉宁X点点头“大哥,我知道,其实藏在暗地里的凶手是秦立集团的人;可是,要我与沐寒墨合作,我办不到。”坚决而肯定的回答,让赫拉拉宁越低叹“二弟,你怎么就补拐个弯?当初,我们与秦立集团的人谈定了合作事宜,我们也可以与沐寒墨谈判;拿到相同甚至是翻倍的利益,同时还能打击秦立集团那些不仁不义的家伙。”

    经赫拉拉宁越这么一说,赫拉拉宁X倒是转过了弯“好,就听大哥的。”

    “嗯,想通了就好,沐寒墨以前是野心大的人;不停的发展势力,至从他有了妻子,他就没有再发展过任何势力。他都是以他的妻子为重。”

    “当时,我们不是也调查过吗?与沐寒墨合作过的商人,对沐寒墨也是赞不绝口;他分配给各个商人的利益,通常都是商业界最高的,因此,天龙集团才能发展至今。”

    “沐寒墨是一个有远见的人,懂得用什么方法;才能捞到更多的利益。何况,我们若是与沐寒墨合作,说不定还能要和四弟和三弟的尸体,一举三得。”赫拉拉宁越说完,赫拉拉宁X也点头;算是同意赫拉拉宁越的分析“那大哥,我们就与沐寒墨合作;我要亲手宰了秦启林。”

    “好,对了,你知道天龙集团的电话吗?”赫拉拉宁越抬起头询问着他,赫拉拉宁X摇摇头“不知道,当初要对付的是天龙集团,怎么会要他们的电话号码?”

    “那你先去查查天龙集团的电话,最好是能够直接联系上沐寒墨的。”

    “好。”赫拉拉宁X说完,便转身出书房;赫拉拉宁越看着赫拉拉宁X的背影;嘴角微勾,秦立集团,你以为我们是远在彼岸的公司,便拿你莫可奈何。

    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镶到了肉里。

    秦家别墅内,秦启敏扭头看着自己的大哥,以往都没看出大哥有这么深的城府;居然为了自保,能够牺牲于他一起合作的合伙人。

    “大哥,你这样做,赫拉拉家族的人;不会反叛你吗?”秦启敏双眸之中溢满担忧,相信不论是谁;对于这种事情,都不会吃闷亏,何况是在意大利的赫拉拉家族。

    “不会,不说赫拉拉家族的人自私自利;就是他们远在彼岸,他们也拿我没有办法,更加不可能与杀他们兄弟的敌人合作。”在H市,就只有与沐寒墨合作,而他们有事那般为了利益的人,就更加不用说了。

    秦启敏微皱秀眉,对于大哥这般不讲此事放在心上的态度,有些让人恼火“是吗?大哥,方才对方的反应有多激烈;你应该比我清楚,不要掉以轻心。”

    秦启林微笑着抬起手,拍拍小妹的肩头“放心小妹,你大哥对于赫拉拉家族的人了解的比你多;他们不过是做做样子,恐吓恐吓我而已。”

    秦启敏依然不放心,心头有些沉重“希望如此吧!大哥,我要去休息了。”说完,便站起身。

    “去吧!”秦启林推了推秦启敏的背,柔声说道。、

    第一百六十六章后续

    竖日,沐寒墨携带娃娃与小辰枫进入天龙集团,刚到办公室;便见林峰坐在沙发之上,喝着咖啡,吃着点心,看着报纸,小日子过的恰意。

    “林峰,你没事做了?”居然一大早就到他的办公室来了,这不像林峰的作风。

    林峰轻抿一口苦涩的咖啡,这才抬起头“老大,嫂子早啊!”站起身,走到沐寒墨身前“大嫂,将小辰枫给我抱抱吧!昨天他的满月宴,我都没时间去。”

    “好啊!礼物拿来。”娃娃靠在沐寒墨的怀中,伸出白皙细腻的双手;置于林峰身前,婴儿肥的脸蛋儿之上绽放出魅惑人心的笑容。

    林峰那双湛蓝色的双眸之中,也闪过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将他脸上的表情撕裂“好吧!那我将我老妈留给我唯一的物件,送给小辰枫做礼物。”说完,从怀中拿出一条链子,作势要戴在小辰枫的身上。

    娃娃抱着小辰枫后退了几步,连连摇头“才不要,怎么我家宝宝满月礼物不是什么法老的吊坠,就是死去之人的遗物啊!一个二个一点诚意都没有。”说完,抱着小辰枫一步按一步的,朝着沙发走去。

    沐寒墨见此,脸上伸出手,扶住她的身体“别逞强;你的腿还不方便。”言罢,便将她整个身子揽进怀中,扶着她小心翼翼的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老大,嫂子伤的不严重吧?”林峰一边走一边问着;沐寒墨抬起头,扫了林峰一眼“不严重,过几天疤痕脱落了,就好了。”

    “那就好!”林峰走到沐寒墨对面的沙发之上坐下之后,方才抬起那双湛蓝色犹如碧海般的眸子“老大,昨天晚上赫拉拉家族的二当家赫拉拉宁X,打电话来;要求与你交涉。”

    娃娃伸出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沐寒墨与林峰的目光都停留在了她的身上“林峰,你的礼物还没到哦!昨天奉天誉可是送了一块才挖掘出来的金砖,我准备拿给小辰枫做传家宝。”

    “呃……。传家宝?嫂子,现在什么年代了?”林峰抿唇轻笑,对于这个小嫂子,他是非常喜欢;也只有她能够收复老大的心,让老大对她百般体贴。

    “现在又怎么了?这可是有纪念意义的;老公,你说,好不好?”娃娃连忙拉起了票,沐寒墨伸出大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脑袋“你说什么都好。”

    此话一出,娃娃顿时眉开眼笑“还是老公好,哦!对了,林峰你送小辰枫什么礼物?要有诚意啊!”那根项链,她也很喜欢;可是,那是他母亲留下给他唯一的念想。

    她不想剥夺这份念想,她也有属于妈咪的念想;若是那一天,有人与她抢,她一定和他拼命。

    “那,等我有空了;去老大的商场看看,给小辰枫买个贵重点的东西。”林峰淡漠的嗓音,却说出了几分情意和愉悦。

    娃娃欣然点头接受“好啊!我和小辰枫等着你的礼物;我家宝宝也很期待啊!”说完,将小辰枫的小身子,转了过来,望着林峰。

    好似要林峰从宝宝的眼中看出渴望与期待一般。

    “那嫂子,现在能将小辰枫给我抱抱了吗?”林峰淡漠的闻着,却积极的伸出手;娃娃的手臂抱不起小辰枫那肥肥胖胖的身子,只能拖着他的身子。

    沐寒墨伸出手,将小辰枫拧了起来;丢进林峰怀里“你要抱,就多抱一会儿;或许你抱回你的办公室也可以。”这样,他和娃娃就又饿让人世界可以过了。

    “那感情好,那今天小辰枫就跟着我了。”林峰顿时喜笑颜开,脸上有着掩也掩饰不住的喜悦;手中抱着小辰枫那嚅嚅懦懦的小身子,软软的,好似一个皮球似的。

    “言归正传,赫拉拉家族的人;找我洽谈什么?”沐寒墨自然而然的伸出手,揽住娃娃纤细的腰肢;将她抱到怀里“来向我要人?”死人了,要的话,送给他们。

    林峰抬起那双湛蓝色的双眸,脸色瞬间变的严谨起来“赫拉拉家族的人来找老大,其中肯定与赫拉拉宁默有关;只是,他们没有说,听他们的语气,不像是来闹场的。我叫他们今天再打电话过来,到时候再与你洽谈。”

    沐寒墨满意的点点头“他们这么沉得住气?赫拉拉宁默死了,他们也没动静?照片已经到他们的手上了吧?”

    林峰点点头,双眸严谨;沐寒墨脑中百转千回,默默沉思着,这些人究竟是做什么?

    “老公,赫拉拉家族的人;难道又有什么动作,还是有什么阴谋?”娃娃那张婴儿肥的脸蛋儿之上,也出现了担忧的神色;赫拉拉家族的人,难道是来找他报仇的?可若是报仇,也不用用洽谈一次,看来此事,有蹊跷。

    沐寒墨握住她那纤细腰肢的大手紧了紧“不知道,一切等他们来点之后方才知晓。”低沉而暗哑,充满磁性的嗓音;让娃娃不由的点点头,沉醉在他的体温之中。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林峰看了看相拥而坐的两人;自觉的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将电话接了起来。

    未等他开口说话,对方充满诚意的嗓音传了过来“您好!我找沐寒墨,沐总裁。”一口正宗的意大利口音,说的确实普通话;哈iso害怕这一方人的听不懂一般。

    林峰明了“好,请稍等”旋即抱着小辰枫走到沙发之上走了下来“老大,找你的。”说完,便将小辰枫举过头顶,而他则躺在沙发之上“小辰枫,你好胖啊!该减肥了,不然没有女生喜欢。”

    此话一出,彻底损坏了林峰的形象;娃娃默默摇摇头,没想到林峰也有这样一面,难道男人都有闷骚的一面?看书堂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