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黑道总裁独宠残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帮亲不帮外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七十四章 帮亲不帮外

小说:黑道总裁独宠残妻作者:诸葛笑笑
返回目录

    ( )    一场无形硝烟的战争以沐寒墨被无辜牵及而告终,而沐寒墨也对自己的儿子更加恼恨,动不动就对他横眉冷对。/非常文学/

    小辰枫继续装萌,躲进娃娃怀里寻求庇护;娃娃也偏袒儿子,不帮老公,沐寒墨只能委屈的忍气吞声。

    这一日,沐寒墨从公司回来,不见娃娃;见管家从大厅外走来,便朝着他招了招手“管家,少奶奶到哪儿去了?”

    “少爷,少奶奶说带着小少爷出去转转;一年没有回来,要看看中部的风光。”管家平静的说着,这一年里,林峰少爷与天誉少爷已经将中部的势力处理干净;凡是对沐家不利的人,都被处理的一干二净。

    也没有闹出任何绯闻,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若是以前,他不敢让少奶奶一人私自出别墅。

    沐寒墨那张俊美的脸庞,霎时间便的狰狞起来;脸色难堪之极“有没有人跟着?”管家一怔,抬起眼睑,见沐寒墨这般脸色;轻点下颚“有三个人跟着出去的,一人明里跟随少奶奶;还有两人在暗处。”

    “嗯,少奶奶回来了,通知我。”沐寒墨低沉的脸,管家也意识到事情大条了“好的,少爷;少奶奶若是回来了,我立即通知您。”

    沐寒墨得到满意的答案,一声不吭的上了楼;进入书房。

    管家快步走到大厅的落地窗处的桌前,拿起电话;拨通一连串的数字,对方响了一下便接了起来。

    管家不待对方说话,便立即开口“你和少奶奶现在在哪儿?”神色之间严肃,眉头紧蹙。

    “在山下的大公园里,少奶奶陪着小少爷玩耍。”公式化的回答,冰冷而没有感情;管家微微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们赶紧回来;少爷生气了。”

    “是。”

    管家挂断电话,抬起眼脸看了看楼上;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也产生了疑问。甩了甩头,将脑中的疑问甩去,拿了一个盒子,便走出了大厅。

    半个小时左右,娃娃抱着胖嘟嘟,笑嘻嘻的小辰枫;身后跟随一位冷面神回到沐家,守护在沐家的人,见他们回来,立刻前去通知管家。

    管家闻讯而来,刚到大厅外;便见娃娃同冷面神走了过来,连忙迎了上去“少奶奶,少爷在书房;您直接去见他吧!少爷好像生气了。”

    “为什么?”娃娃不解的望着管家,她又没有惹他,他生什么气?

    “可能是公事上的事儿让少爷心烦了,少爷回来又见不到您;所以生气了。”

    娃娃点点头“我知道了,您去忙吧!”管家默默点头离去,跟随娃娃回来的冷面神也在管家的眼神示意下离去。

    娃娃抱着小辰枫进入大厅,上了楼;来到书房外,突然独立不前,小手拍了拍小辰枫的小背“宝宝乖,等一下你别惹你爹地生气;不管妈咪和爹地做什么,你都不要出声,乖乖的自己玩,听到了吗?”

    小辰枫睁着那双黑溜溜,天真无邪的双眸,朝着娃娃点点头“妈咪放心,宝宝一定乖乖的。”而那眼角闪过一丝锐利……

    娃娃不是没看到,而是,她相信小辰枫一定会听话;伸出手推开房门,将小脑袋探进了门缝内“老公。”娇俏的笑着,婴儿肥的脸蛋儿之上满是璀璨的笑意。

    沐寒墨抬眸看到娃娃那璀璨的笑靥,嘴角微勾“宝贝儿,舍得回来了?”温煦的笑容,和那低沉而满含磁性的嗓音;让娃娃暗叫不好,憨憨的笑了笑“老公,我怎么会舍不得回来呢?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推开门,抱着小辰枫走了进去;沐寒墨也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迈开修长的大腿,挺拔的身躯朝着娃娃走去。

    娃娃将书房的房门关上,立于门内,却不向前。

    沐寒墨走到娃娃身前,抬起双臂,将娃娃困在他的双臂间;娃娃的被靠在冰凉的房门上,抬起眼脸朝着沐寒墨笑了笑“老公,是不是谁惹你生气了?怎么这样看着我?”

    “宝贝儿,童雾芸还没死。”紧紧盯着她的鹰眸,闪烁着冷厉;本以为他离去这一年,能让她自生自灭,没想到,她还活的好好的。

    而且,还去做了手术,将被剥了皮的脸恢复了原样;真是不简单,如今靠着一个大款过活,日子过的很好。

    “没死就没死呗,只要她不来招惹我们;就让她活着吧!有什么了不起的。”娃娃嘟嘟粉嫩的小嘴儿,轻声说道;对于童雾芸还活着的消息,丝毫不震惊。

    沐寒墨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饮下一吻“可是,为夫不想得到她过的好的消息。”若是过的不好,或是被人天天蹂躏,他的心还能好过些。

    “呃……。”娃娃怪异的瞧着他,半响;方才开口说道“那就弄死她,不过,你得让我先出出气再说。”娇俏的脸蛋儿就应在他的眼中,他哪儿能拒绝她的要求,爽快的点头答应下来。

    “她现在是西部丰田集团那个败家子儿的情妇,那个败家子儿过几天会到中部来;他代表他的父亲来谈合同的事情,到时候介绍给你认识。”在她那宽广洁白额头上蹭了蹭,低低喘息……

    娃娃那婴儿肥娇嫩的脸庞之上忽而挂起了璀璨的笑容,吊起脚尖儿;在他的薄唇上轻轻印下一吻“老公,我想问个问题。[非常文学].”小嘴儿微微嘟了起来,一副费解的摸样“为什么童雾芸那么喜欢做别人的情妇呢?”

    “因为她是个荡妇。”言罢,沐寒墨俯身在擒住她那娇嫩的唇瓣,轻轻磨蹭起来;娃娃暗自偷笑,配合他,慢慢迎合他的吻,两人吻的难分难舍。

    窝在娃娃怀里的小辰枫不依了,肉呼呼的小脚一伸;踹在沐寒墨的胸膛上“色狼爹地,小爷还在呢!你就占我妈咪的便宜,小爷跟你没完。”双手叉腰,气呼呼的瞪着沐寒墨。

    娃娃那张娇嫩红润的脸庞,霎时间红到了耳根;娇嗔了沐寒墨一眼“难怪你儿子要说你色狼,我也觉得你很色;而且,还很厚脸皮,无耻,混蛋。”

    沐寒墨邪肆一笑,魅惑之气展露无遗“为夫只对家花色,色家花总比色野花好。”说的理直气壮,让娃vbv的小脸儿更加红润“知不知道羞耻两字怎么写啊?你儿子都被你教坏了,你那张嘴,真想给你缝起来。”

    沐寒墨咧嘴笑的开怀“那可不行,缝上了,为夫就亲不到老婆了;老婆这么美,又那么诱人,只能看不能吃,比死还不如。”

    “好啦!你那张嘴,别乱说话;小辰枫若是以后乱玩女人我可不放过你。”娃娃踮起脚尖而,在他的鼻尖上咬了一口;撂下狠话。

    对于沐寒墨来说很是受用,每次娃娃在小辰枫面前亲他;他都非常得意,有时还会得意忘形,去向小辰枫挑衅。

    可想而知,沐寒墨铩羽而归的样子。

    不论沐寒墨如何凶狠,狠戾,最终还是狠不过他的儿子;每每都败在他儿子手中。

    冉家此刻也是惨不忍睹,冉少林不敢私自出去活动;中部,甚至整个H市都有沐寒墨的人,只要他稍稍出去走动,便会被发觉,然后引来林峰或者奉天誉到来。

    而冉少林在这一年里,已不知一次两次被奉天誉以及林风揍;而赫拉拉家族降于沐寒墨麾下,他也知晓了,他的美梦永远也没有机会实现,还成了败家之犬。

    王家更是没落,王氏夫妇出了巨资;轻了侦探前去调查王东韧的死因,可每每查到一点头绪,便被切断,因此王氏出的资金,可谓上千万。

    而今王氏集团,由王东韧的父亲抗着,他也力不从心;毕竟人老了,跟不上时代的变化,他又没有继承人,因此王氏集团一度萧条。

    一年间,秦立集团也彻底属于天龙集团,而秦立集团的百分之十的股份自然而然的捏在赫拉拉家族手中;秦立集团成了天龙集团麾下的分公司,秦启林由于涉嫌谋杀以及蓄意窥探天龙集团机密资料的罪名,下了监狱。

    秦启云陪同在老父亲的身边,他的日子也不好过;每日要出去兼职打工,没有过大少爷日子那般潇洒,而他走到哪儿都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

    一年前还是堂堂秦立集团的二少东,如今便成了一个一无所有;还要四处打工的人,自然处处碰壁,没有一个公司愿意聘请他,及时是一个小小的企业,也不愿意。

    秦国栋瘫痪在床上,被医生判定中风;全身瘫痪,终身不起。

    秦启敏不知去向……

    天龙集团,总裁办公室内;沐寒墨抱着娃娃诱人的身躯,在她的身上磨蹭,亲吻,而这时“磕磕磕”三声敲门声响起。

    沐寒墨恋恋不舍的放开娃娃那粉嫩的唇瓣,轻启性感的薄唇“进。”温煦而低沉,带着一股欲求不满的嗓音。

    王秘书推门而入,恭敬的朝着沐寒墨一鞠躬“总裁,丰田集团的少东家到了。”

    “请他到四十六楼的B栋三号会议室等候。”沐寒墨揽着娃娃纤细的腰肢,坐在老板椅上,不急不缓的说着;而那嘶哑低沉的嗓音,让王秘书偷笑不已。

    那嘴角也微微勾勒起来,沐寒墨不悦的紧蹙眉头“出去。”

    “是,总裁。”王秘书低笑着退出总裁办公室。

    沐寒墨垂下眼脸,见怀中的小人儿笑的肩膀一抖一抖的;不禁哭笑不得“没良心的小东西,也不知道是谁,让为夫欲求不满,还好意思偷笑。”在她的小脑袋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呀!你干嘛打我啊!我笑笑而已嘛!又不会死人。”娃娃哀怨的楸着沐寒墨,再也想不出来“下手这么重,把我打傻了,小心宝宝和你造反。”

    娃娃这般说着,在她怀里的小辰枫也有模有样举起小拳头;一拳挥出,差一点就打在沐寒墨的下颚,沐寒墨将头偏向一边,斜睨了那个宝贝儿儿子一眼“臭小子,儿子打老子,是要遭报应的。”

    “杀人还遭报应呢!”小辰枫丝毫不退让,正气凛然的顶了回去;那稚嫩而童稚的嗓音,让娃娃娇笑出声“宝宝,妈咪最爱你了。”

    娇笑的嗓音落,娃娃那粉嫩的唇瓣在小辰枫滑嫩的小脸蛋儿亲了一下。

    小辰枫朝着沐寒墨挑挑眉,挑衅的抬抬下颚。

    “啪!”一巴掌落在小辰枫的脑袋上“臭小子,你妈咪是老子的;亲你一下是赏赐你,得意啥?傻兮兮的笨小子。”

    小辰枫肉嘟嘟的小手,捂着被打痛的地方;哀怨的楸了沐寒墨一眼,委屈的扁扁小嘴儿“爹地打的好痛。”哽咽的声音出口,便见娃娃伸出手,也在沐寒墨的头上打了一下。

    这才垂首,将小辰枫抱了起来;走下沐寒墨的大腿,朝着办公室外走去“宝宝乖,妈咪疼;爹地是坏蛋,我们一星期不理他。”心疼啊!儿子可是她的心头肉。

    沐寒墨跟在娃娃身后出了办公室,厚着脸皮;将手伸到娃娃的腰肢上,轻轻揽着。

    一家三口进入电梯之中,来到四十六楼B栋三号会议室时;便见一个身着时髦,烫了红色冲天头,穿着一身笔直西装的男孩儿。

    “丰田集团的少东,让你久等了。”推门而入,人未进声先到。

    男孩儿扭头,便见沐寒墨与他的妻子还有他们的孩子;嘴角微勾“那里,沐总上班还要照顾妻儿,在下理解。”那张娃娃脸,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二十六七岁的人,反而像个十岁的小男孩儿。

    沐寒墨不动声色的将娃娃抱的紧了紧,不动声色的收敛眼底的冷冽“宝贝儿,这便是丰田集团的少东丰田一郎。”

    “沐夫人很荣幸,能见到您本人;两年前就听说您了,您能俘虏沐总的心,实属驯服有术。”丰田一郎笑眯眯的调侃道,娃娃落落大方的朝着他展颜一笑“丰田先生说笑了,我不过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妇道人家;你将这个罪名冠到我的头上,我会被压扁的。”

    驯服有术?怎么不直接说他沐寒墨惧内?好让他有个借口,取消这次合作。

    “哈哈……沐夫人真是幽默;很高兴认识你,沐夫人。”丰田一郎伸出手,娃娃也礼貌性的伸手与他握了握手;想要缩回手时,却被丰田一郎紧紧的拉在手中。

    丰田一郎的手指,在娃娃的手心之中来来回回的滑动、磨蹭;本该是一项勾人的动作,却在娃娃那双璀璨的星眸之中印刻出了淡淡厌恶。

    “小屁孩儿,别拉着小爷妈咪的手不放;毛都没长齐,就想泡小爷的妈咪。”稚嫩的不能再稚嫩的声音,让娃娃嘴角微勾,心底的厌恶也渐渐散去。

    沐寒墨伸出手,将娃娃的手拉了回来;礼貌而疏离的对着丰田一郎轻启薄唇“丰田少东这般拉着沐某妻子的手不放,似乎有些不礼貌了吧?”

    丰田一郎猛然缩回手,歉意的朝着沐寒墨笑了笑“真是抱歉,沐总;在下只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漂亮的女子,心痒难耐罢了。”目光狠戾的瞪了小辰枫一眼,小子,居然叫他小屁孩儿,他生平最讨厌别人说他的年龄和长相。

    一张娃娃脸,让他足足年轻了十岁,让他看不出老。

    这般大胆而且,还明目张胆的调戏;让娃娃心头微怔,这个花花公子,不知道有多少情妇,还想来勾搭她。小手伸到身后,在一副上擦了擦,将那温热的味道擦去。

    “希望丰田少东下一次看上女人之前,先看清她是不是嫁人;好了,现在我们谈谈这个合同的事宜。”沐寒墨凌厉的鹰眸扫了他一眼,揽着娃娃走到丰田少东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小辰枫扑腾扑腾的爬到桌上,双腿盘膝而坐;那肉嘟嘟的小短腿,盘膝而坐,也盘不到膝盖处。那双黑溜溜的眼睛布满阴沉,一直盯着丰田一郎。

    娃娃伸出手,拍了拍小辰枫的小脑袋“宝宝,你桌上坐着难受;到妈咪怀里来。”小辰枫扭头,敛去眼底的阴沉;裂开嘴朝着自家妈咪笑了笑“妈咪,爹地说的居高临下,宝宝也居高临下。”

    “哈哈……你爹地这样教你的?真是太有才了。”娃娃大笑出声,小手,放在小辰枫的小背上;沐寒墨嘴角也不受控制般,勾起愉悦的笑容。

    丰田一郎暗自擦汗,居高临下?他坐下面,小屁孩儿坐上面,就是居高临下?

    “好了,宝贝儿,别笑了;让丰田少东见笑了,小儿太活泼了,我们来谈谈这个合同吧!”沐寒墨出声打圆场,臭小子搞些事情出来;每次都要他去收场,真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小东西。

    “行,这份便是我们公司拟定的合同,沐总请看;有任何问题提出商谈便是。”丰田一郎松了一口气,从身后的秘书手中接过合同,放到桌上;推至沐寒墨身前。

    沐寒墨伸出手,将合同拿至身前的桌面之上;一直大掌紧紧握住娃娃的小手,另一只手,翻看着合同。

    小辰枫伸出胖嘟嘟的小爪子,拉着娃娃的手指“妈咪,这个小屁孩儿好讨厌,那一红色的毛毛的头发好像母鸡的冠冠。”粉嫩而肉肉的小嘴儿嘟了嘟。

    娃娃那张婴儿肥的脸蛋儿,红润而璀璨;笑容不减,有个活宝宝宝,想不笑都难“宝宝,乖孩子,是不可以说别人讨厌的;这个你要叫丰田叔叔。”娇嫩的嗓音之中,满是笑意,丝毫没有教训之意。

    小辰枫嘟嘟粉嫩嫩、肉嘟嘟的小嘴儿,沮丧的垂下头“哦!宝宝是乖孩子。”一副认错的摸样,让娃娃满意点点头。

    “那妈咪,丰田叔叔为什么要戴个鸡冠冠呢?”歪着小脑袋,望着娃娃稚气的问道。

    “呃……可能你丰田叔叔喜欢鸡冠冠,所以戴着鸡冠冠。”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却还是忍不住想笑;那个天真无邪的摸样,问出的问题却又让人哭笑不得。

    “哦!原来丰田叔叔喜欢大母鸡啊!难怪了,那丰田叔叔,既然你那么喜欢大公鸡,那我们不吃大公鸡,你带宝宝去吃大母鸡好不好?”小辰枫舔着脸,望着丰田一郎,轻声问道;小心翼翼的摸样,让人不忍心拒绝他。

    丰田一郎脑中自然而然浮现出童雾芸那只大母鸡,猛然摇摇头。

    小辰枫小嘴儿一扁,回头可怜兮兮的望着娃娃“妈咪,丰田叔叔好抠门,宝宝请他去吃大母鸡,他都不赏脸。”此话一出,丰田一郎傻眼而了,他什么时候请他去吃大母鸡了?

    “宝宝,大母鸡不好吃;我们回家吃黎奶奶做的鱼鱼。”娃娃将小辰枫从桌上抱了下来,看来这一次小辰枫决心要玩玩丰田一郎了;小辰枫趴在桌上,懒洋洋的看着丰田一郎,不情不愿的说道“好吧!”

    丰田一郎哭笑不得看着小辰枫,又抬起头看了看沐寒墨;双眸之中闪过一抹算计的光芒。

    沐寒墨正在认真看着合同条细,没有看到丰田一郎眼中的算计;丰田一郎看着沐寒墨说道“沐总,既然令公子想去吃大母鸡,不如您快点将合同签了;也好,满足令公子的心愿。”

    沐寒墨抬起眼脸,嘴角的笑容不减;冷厉的双眸,微眯“丰田少东不用着急,先将这些条款明细看完;确定没问题了,才能签字,小辰枫要吃大母鸡,离中午还早。”

    愚蠢,小辰枫是在嘲笑他都不知道。

    小辰枫那双黑溜溜的双眸,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娃娃那双璀璨的星眸之中,也闪烁着浓烈的笑意,唯独丰田一郎自己在哪里偷乐。

    “沐总,难道不相信我们公司吗?”丰田一郎锐利的双眸,瞧着沐寒墨;将问题抛给他。

    沐寒墨微微勾勒嘴角,将这些条约一字不漏的看了一遍“丰田少东说笑了,若是不相信丰田集团;沐某又如何会选择与丰田集团合作呢?丰田少东说出这般的话,似乎伤感情了。”

    丰田一郎撞到了一颗软钉子,脸色微微一变“既然沐总都这般说了,那我们也就没什么号怀疑的;沐总签了字,就出去吃东西吧!”

    “好,不过,现在这个合约里还有问题;需要好好商议一下。”沐寒墨淡然而温煦的嗓音出口,小辰枫也扭头瞧了他一眼,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些许的蛛丝马迹。

    “妈咪,妈咪;中午小辰枫还要吃砂锅炖鸡,三鲜汤,还有,还有,小辰枫最爱你的大龙虾。”小辰枫挥舞着小短臂,帮着自家爹地;这个小屁孩儿,居然想坑沐家。

    娃娃微微一笑,知晓小辰枫是故意的;可看到他那灿烂的笑容,兴奋的摸样,还是忍不住点头“好,我们中午去吃。”白皙细腻的小手,摸着小辰枫前面一撮黑发。

    头上,其它地方的头发都被剪了,这时当初小辰枫挑衅沐寒墨得到的下场;当时小辰枫抗议,哭了半天,还是没有改变这个结果。

    娃娃看着他这幅可爱摸样,心疼的紧;也可爱的紧,也就延续至今。

    小辰枫渐渐也对这个发型释然了,只要他家妈咪喜欢,就一切Ok!

    沐寒墨嘴角微勾,对于小辰枫的懂事,投去一抹浅浅的笑意,是激赏;也是由心的感动,小辰枫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没有与他作对,让他怎能不高兴?

    也说明小辰枫只是在私底下和他斗,不会将这些斗争摆到桌面上;对于外人,小辰枫还是帮着自己人。

    丰田一郎脸色微变,旋即便恢复过来“沐总请说。”

    “合同第三页,第四段,金额的问题;相信丰田少东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沐寒墨语气之中带着浅浅的嘲讽之意,也有不悦的意味儿;这些商人,一点小空子都要钻,一个不小心,那就是一笔大款项。

    上一次史密斯家族的人,也钻空子;结果被他打回去了,如今丰田集团钻空子,却不是那般过分,还是能够合作的,只要要加强警惕。

    丰田一郎脸色陡然一变,没想到唯一一处漏洞;都被他看出来了,真不简单“是,是我们不对;我们的人马虎了,我们带了备份过来,能否借沐总的电脑一用?”

    “当然可以,丰田少东请随在下上楼。”沐寒墨笑容满面的点点头,站起身;娃娃见此,也抱着小辰枫站了起来。

    丰田一郎起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沐总请前面带路。”沐寒墨点头一笑,揽着娃娃纤细的腰肢,绕过桌面,朝着门外走去。

    丰田一郎与其秘书紧随其后,来到林峰的经理办公室;推门而入,便见林峰在座位上处理文件“林峰,帮忙在电脑里修改一份合同,再打印出来。”

    林峰抬眸见是丰田一郎,面无表情,淡漠的说道“是,老大。”

    丰田一郎朝着秘书使了一个眼色,秘书点头;走到林峰的办公桌前,将随身移动硬盘递给林峰,林峰安插到电脑之上,先扫描之后,见U盘没有问题。

    方才打开U盘,在秘书的指示下,找到文件;又在沐寒墨与丰田一郎的指示下,将需要修改的金额修改了,打印出来。

    双方签了字,握手言谢;沐寒墨嘴角不可抑制的往上扬“林峰,你叫上奉天誉随我们一同前去庆祝吧!”

    “没问题,老大;你们稍作片刻。”林峰淡漠的说完,接通三线的电话;叫上奉天誉,而林峰也顺便给玉晴打了电话。

    加上简小白一行七人前往酒店,在酒店外;玉晴早已等候在前,八人,刚好凑成一个吉祥的数字……看书堂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