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加入,言情小说QQ群:248536359(1群)、251275416(2群)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号:
分享到:

小窍门:按左右键<- ->快速翻到上下章节回车返回目录

番外 二

    顾佩音最后还是去了南蛮,自然,顾婉音也并不敢瞒着宫里,在答应顾佩音之前,先进宫了一回,将事情告诉了周语绯。

    周语绯自然而然的便是将这件事情回禀了圣上。

    最终圣上应了,又做了相应的部署,这才让顾佩音出发了——护送顾佩音前往的,是圣上身边的近卫,个个功夫了得。当然,他们的职责并不真的是护卫。而是……看能不能捉住李长风。

    李长风纵然真的是南蛮之人,可是却在朝廷里做出那样的事情,不管如何都是不能姑息的。而且,若李长风真是南蛮之人,那么李长风的目的……也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这件事情到了这里,自然不是顾婉音能负责的了,接着负责的就是周瑞靖了;

    想到李长风的手段,昙华心里倒是担忧得厉害。不过却又坚信周瑞靖肯定能够平安归来。

    周瑞靖最后到底是没能赶上顾婉音生产。这一胎仍旧是个儿子。夕照和周元峻都是有些失望——他们是想要个妹妹来着,没想到却是个弟弟。

    不过其他人却是欢喜——周家向来人丁不旺,生儿子自然是好的。

    极是顾婉音,也是希望是个儿子的——女儿虽然也好,可是在家里养个十来年,便是要送去别人家里,光是想一想就舍不得了。

    顾婉音给二子取了个小名叫明哥儿。希望儿子能够明理,懂事,眼界清楚。不要被旁人轻易的蒙蔽。

    尤其是顾佩音的这件事情。实在是让顾婉音觉得心悸。她着实不希望将来子女们也这样被人玩耍在股掌之中,做出糊涂事情。

    明哥儿满月的时候,周瑞靖也没赶上。直到四五个月的时候,周瑞靖终于回来了。一路风尘仆仆,人都瘦了一圈,可是那眼神却依旧是明亮犀利。

    顾婉音笑着将明哥儿塞进他怀里:“诺,这是你二儿子。”

    周瑞靖低头看明哥儿乌溜溜的眼睛和胖嘟嘟的脸蛋。不由微笑起来:“是我回来迟了。”

    周元峻先前还能忍着,这会子彻底忍耐不住,跳着脚一个劲的喊:“爹,爹。”

    夕照倒是跟个小大人似的,只是拉着顾婉音看着周瑞靖笑。并不往前凑了——周瑞靖一手抱着明哥儿,一手抱着周元峻,哪里还有手抱她?

    顾婉音看着周瑞靖有些疲乏的样子,忙笑道:“好了。先回去梳洗罢。脏兮兮的,也不怕蹭脏了衣裳?”

    一家子热热闹闹的往屋里走,顾婉音也没急着问其他的事情。只等到周瑞靖梳洗之后又换过衣裳,这才低声问:“可要进宫去?”

    在顾婉音看来。周瑞靖回来之后先进宫去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周瑞靖却是摇头道:“消息早就送进宫去了,而且也有专门的人进宫去说这些,至于我倒是不必。”

    顾婉音点了点头,这才低声问道:“我大姐,可回来了?”

    周瑞靖却是摇了摇头,言简意赅:“留在南蛮了。”

    顾婉音顿时一愣,有些诧异的看着周瑞靖。

    周瑞靖便是仔细的解释:“南蛮要和西夷联姻的人你猜是谁?”

    “李长风?”顾婉音几乎是没有思考的,便是冲口而出。话一出口,倒是连她自己都愣住了。随后看见周瑞靖脸上的笑容。顿时瞪大了眼睛:“竟真是他?”

    周瑞靖点了点头。

    顾婉音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这个李长风,倒是在哪里都混得风生水起;

    “李长风是新任的南蛮大祭司。他的师傅是上一任的大祭司。”周瑞靖婆娑着下巴,微微翘着唇角,说得轻描淡写。

    可是落在顾婉音耳里却是觉得惊心动魄。“什么?那他对你——”

    “他帮助秦王,怕也是想和我做对的意思。”周瑞靖说着,笑着抿了一口茶。“幸而当初他没选择圣上,否则今儿我岂不是就惨了?”

    顾婉音气得掐了他一把:“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快说,联姻的什么的,还有我大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瑞靖这才又忙继续言道:“联姻倒也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偶然。那位西夷公主,自己非要嫁给李长风。李长风怕将来南蛮被我们吞并,而且他做了那样的事情……自然是不敢再拒绝。”

    顾婉音眨了眨眼睛,心道:这算不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应该算的吧?李长风那人。看着也是十分骄傲的xing子,被人强逼着成亲,怕是滋味不好受。不过那位西夷公主胆子倒是挺大。只是这位西夷公主,会不会将来又是另一个顾佩音?

    想起顾佩音,顾婉音忙又问道:“先不说西夷公主,那我大姐呢?”

    “你大姐自然也留下了。封了公主。”周瑞靖眨了眨眼睛。说得十分轻松写意:“既然西夷要和南蛮联姻,那么咱们自然也能和亲不是?”

    顾婉音已经说不出话来。周瑞靖的意思她十分明白。无非就是一个平衡。不愿意看着西夷和南蛮真的联手,那么这边自然也要有相应的对策。

    西夷那边的联姻不能阻拦,所以干脆再塞一个过去,也是很好的法子。这么一来,两边都是差不多的关系,谁也不能越过谁去——若是南蛮再有什么异动,那么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派兵过去。

    联姻,是一种示好,更是一种警告。

    至少顾婉音就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顾佩音这么去了一趟,能换来这么一个结果,倒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只是……不知道李长风是个什么想法?

    顾婉音觉得,重要的并不是到底是不是fu'qi,是不是生活在一起。而是……两个人是不是一条心的想要过日子。若是李长风还像是以前那样,相敬如冰,那这样的日子,过起来又有什么趣味?

    周瑞靖倒像是已经看出顾婉音的担心,当下浅笑道:“我倒是觉得,可能李长风经过这么一回的事情之后,倒是有了许多改变。对待你大姐也有许多的变化。”

    顾婉音看向周瑞靖。微微挑眉——周瑞靖的意思,是觉得那是好事?若真是如此,那倒是让人放心不少了。只是……她为顾佩音有些不值得。到底李长风有什么好的,竟是值得顾佩音背井离乡的?甚至当初还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就只是为了得到李长风吗?

    “在想什么?”周瑞靖微微有些乏了,将顾婉音揽在怀中,下巴抵着顾婉音的肩膀上,闻着她发髻上清幽的香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声音也柔和了不少:“陪我睡一会罢。”

    顾婉音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他:“你睡罢;。这会青天白日的,让人见了,不得笑话?而且事情还多呢,我——”

    话还没说完。却是已经被周瑞靖轻轻的将话堵在了唇里。

    最后到底二人还是歇了一会,结果最后顾婉音倒是睡得比周瑞靖更沉几分。周瑞靖醒来之后,看着顾婉音沉静的睡颜,倒是有些心疼——这段时间来,大约是太过辛苦了吧?三个孩子……可是够折腾人的。尤其是周元峻,正是调皮的时候。

    结果这么一看,最后两人谁也没能爬起来。又接着睡了一觉……事后周瑞靖自是心满意足,顾婉音却是疲乏得厉害。

    第二日在张氏的陪同下,顾婉音的大伯母李氏过来问顾佩音的情况。

    顾婉音只得如实说了。李氏当时就哭了起来:“这个孩子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儿呢?有什么看不开的?当时就做了糊涂事情。可是受了这么多的苦,遭了这么多罪,怎么就还放不下?那个李长风,有什么好的?”

    张氏劝慰许久,才将李氏劝住了。只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又何必担心那么多?有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这或许未尝不是佩音那孩子的际遇呢?留在京城里。她也是郁郁寡欢的,倒不如出去瞧瞧。”

    李氏一面擦泪,一面哽咽道:“话是这么说,可是她在我身边,我好歹能看着些,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如今离了这样远……如何能让我放心?”

    顾婉音叹了一口气,倒是也没劝说什么。做了母亲之后,她才更深切的体会到。做母亲的一颗心。其实不管在身边也好,不在身边也好,做母亲的都是会一直担心的。同样的,将来若是顾佩音过得好,李氏也会高兴的。

    只是,她倒是有些赞同李氏的话——怎么就是放不开呢?

    张氏看出顾婉音的想法。低声道:“你想想,若换成是王爷,你会不会怕辛苦过去找?”

    顾婉音一怔,最后便是明白了张氏的想法。当下也就丢开了这件事情不再去想。有些事情,不是知道值得不值得,应该不应该就能决定的。若没有这种执拗,fu'qi之间,人和人之间,就没有这样深刻的情感了吧?

    若换成是周瑞靖,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前往。哪怕千山万水,哪怕千辛万苦。

    不过,李长风……顾婉音想到那人,不由微微摇头。这人心思太深,而且太过毒辣,并非良人。

    李长风为了一己私怨,帮助秦王,甚至用了那样阴毒的药物……最后对京城的举措,可谓是毒辣异常。

    想到那日的惨景,顾婉音便是已经有些不寒而栗。

    周瑞靖这次前去,之所以耽误了这么多的时间,还是因为在南蛮发现了那种曾经被秦王用作控制圣上和群臣的药物。这种药,本是南蛮一种用来治疗的药物,但是都只能少少用,一旦多了,就会变成毒。戒之不除,除而不尽。

    这样的东西,自然是不能留下。其实按照周瑞靖和朝廷重臣的意思是要连着李长风一并除去才好。

    可是李长风是南蛮的大祭司;。南蛮民众对大祭司十分尊崇,几乎奉若神明。李长风也是机敏,一直有防范,暗杀始终不能得手。可是这事儿,却是不能放在明面上——若真光明正大的将李长风如何了,南蛮之人必定哗然造反。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南蛮这种东西,每年种出来,都是要给朝廷上供的,种下多少也要报给朝廷。若是以后再有李长风将那毒物再流传过来,那么就兵戎相见。

    这样不平等的条约。若不是李长风签了,周瑞靖怕是还一时半会的回不来。

    李长风倒是有齐人之福,除了西夷的,顾佩音,还有一个南蛮本地的。三个人,一起过的门。因了周瑞靖的周旋,顾佩音倒是做了正室。

    不过现在虽然安定了,可是将来……怕还有争斗呢。

    送走了李氏和张氏,顾婉音轻叹了一声,便是将这些烦心之事抛在脑后,只笑着和丹枝商量:“今晚煮锅子吧,上次那个酸辣的锅子,几个小的都喜欢。王爷也是喜欢那个味儿的。”

    丹枝皱眉:“王妃一向喜欢清淡的——”

    “我有什么要紧的?再说了,也做两个清淡的菜色就是。”顾婉音笑道,拿眼睛瞅丹枝:“你如今也做了母亲了,哪里有不明白我心思的?”

    一时间二人又细细商量了其他的菜色,直到奶娘带了三个孩子过来,屋子里便是热闹起来。等到周瑞靖从朝廷回来,一家子更是热闹得紧。

    吃罢晚饭,二人将几个孩子打发了,笑着挽着手去园子里散步。月色皎皎,二人相携走着,顾婉音轻轻的将头靠在周瑞靖身上。“明哥儿还没娶名字呢。你说叫什么好?”

    周瑞靖沉吟片刻,随后笑道:“明字就很好,明事理,懂对错。清明不被欺,很好。”

    “那就叫周元明?”顾婉音低声念了几回,倒是觉得十分顺口,“明哥儿倒是和峻儿不同,不那么皮。乖得很。”

    “峻儿小时候也是十分乖巧的。”周瑞靖低声言道,“我还记得峻儿小时候——”

    二人说起几个孩子的趣事儿,一时间都是来了兴致。

    走得累了,二人随意在石墩子上坐了,静静的赏月,只觉得淡然宁静。

    “婉音。”周瑞靖低声唤道。

    “嗯。”顾婉音轻应一声。

    “以后我日日陪你赏月,可好?”

    “自然好。就是不赏月,只要和你在一处,我就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

    二人相视一笑,手紧紧交握在一处。影子也是紧紧靠在一处,浑然一体。

    顾婉音看见影子,偷偷一笑,手里却是越发的用力,越发的将周瑞靖的手握紧。恨不能这一声都不再松开。她觉得,重活一次,她不曾辜负上天美意!; 记住Q猪文学站永久地址:http://www.qzread.com,方便下次阅读!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