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妙龄王妃要休夫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诡异凤央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诡异凤央

小说:妙龄王妃要休夫作者:慕南
返回目录

    走过朝阳门,一身雪色斗篷的男子顺着前殿的石梯缓缓而下,却看见不远处立着一抹灰色身影。

    但见他走来,年逾五十的中年男子赶紧收起一脸愁容,理了理朝服大步走到他跟前。扑通一跪,诚惶诚恐道,“老臣见过三殿下,三殿下万福。”

    居高俯看,萧景月也不急着叫他起来,反而揶揄道,“何来万福?本王怎么也不及司马大人老亦弥坚,龟鹤同寿啊!”

    听出他话中的讽刺之意,司马恭尴尬的扯了扯唇角,连头也不敢抬,只是这样跪着,眼睛一直盯着他脚上的锦靴,一动也不动。

    看他这副样子,萧景月旋即挑眉问道,“怎么,司马大人看上本王的靴子了?”

    “不,不,不,老臣怎敢!”慌得赶紧澄清,司马恭不住的摇头。

    萧景月的东西,谁敢窥视?即便知道他是在说笑,他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忙不迭的抬起头,嗫嚅道,“殿下,昨晚老臣送去的东西``````”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何其诡异的语气,让人听得惊慌,尤其是司马恭这样心虚的人,自然是吓得哆嗦,“老,老臣不是这个意思,老臣还请殿下看在老臣一番心意下,饶恕老臣这一次,再没有下次了!”

    据说,萧景月手中的那份名册里边也有他,眼见大限将至,他不得不低头。其实,他一直都是被迫而已,站在四殿下那一边,他也没得选择,只能别人吩咐什么,他便做什么。如今弄得如此狼狈,真是晚节不保!

    “本王何时告诉你还有下次的?”冷声说罢,他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人,心中更是冷笑连连。

    “老臣``````”一时的怔楞,司马恭已不知该说何是好,只得磕头求饶,“三殿下,求你放过老臣吧!求你了!你想要什么开口尽管说,哪怕要老臣的全部身家都可以,金银珠宝,绝色美人,老臣一定办到!”

    此时,他是多么的悔恨。

    悔自己是四殿下一派。

    却是恨,竟然叫这冷酷无情的男子抓住了致命的把柄,只得这般哀求。

    微微挑眉,萧景月笑得温煦,宛若江南三月的春风!既然什么都可以,那又何须在意你的命呢!

    “金银?留着给你带下棺材吧!”眸里的波光流转,脚下的万里九州,他转身走过,从容得好似闲庭散步。那些东西,留着给他陪葬就够了,那么肮脏的东西,又怎能入得了他的眼。

    缓走几步,他随即又笑道,“美人?本王不会拿镜子看自己吗?”

    那样的笑颜,端得是红尘蹁跹,颠倒众生,试问还有几个人敢在他面前自称美人!更何况,他已经有记挂在心的人了,其余的人,再美也不能让他侧目。

    脑袋中顿时轰的一声,司马恭浑身一软跌坐在地,眼中的祈怜已不在,只剩下一片凄冷。

    但见萧景月走远,他的脸色瞬间苍白,顾不得别的,赶紧扑了上去,却不敢碰到萧景月半分衣角,“殿下,殿下你要救我啊,老臣真的不敢了!”

    将头磕得如捣蒜一般,却还是没有得到半分的怜悯,只听得一句,“把脖子洗干净吧!”

    立时,心如死灰,他已无话可说。这个男人向来一言九鼎,他既然如此说了,便不会再放过他了!

    半晌,他蓦地笑出了声,缓缓从地上站起,“无妨,三殿下既然如此绝情,老臣也不敢再求殿下了。只是,这朝堂之争,谁胜谁败还不一定,即便三殿下真的攥着名册,皇上也定会念及父子亲情,不去追究的。”

    亲情?

    男子脚步一滞,眼中掠过一抹冷冽之色!

    当年,他连所谓的至爱都可以不顾,如今这少得可怜的父子亲情又算得了什么!

    抬脚向前,他不再理会身后那老东西的低咒,大步走着。路过偏殿时,却见到了姚贵妃的贴身女婢婉儿,但见她慌忙的朝他走来,他随即微微皱眉,放慢了脚步。

    “奴婢见过三殿下!”弯腰,婉儿恭敬的行礼,面色却十分焦虑。

    “何事?”不曾看她,萧景月停下身形,沉声问道。

    “回殿下,贵妃娘娘有急事找您,要您随奴婢去一趟凤央宫。”垂着头,婉儿如是传着话。

    “现在?”眉头越发的皱紧,他估摸了一下时辰,离上朝还有半柱香的时间,心中便有几分犹豫。

    想起那个一脸慈爱的女人,那个在他孤独无助的幼时曾给过他几丝母爱的女人,他终是点头,“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一路无话,萧景月却在暗暗猜测,是何事让她如此着急,竟然要这个时候见他!

    越过偏殿,走过蜿蜒的长廊,不刻便看见凤央宫那红色的院墙。走进大殿,婉儿识趣的退下,萧景月这才发现殿中没有一个人。

    这般谨慎,莫不是真的有什么大事?

    蹙眉,他大步走到殿中,门外的宫人即刻将缓沉的大门关上,吱嘎一声,这屋中便只有他与那坐在屏风后边的女人。

    缓缓上前,他就地一跪,行母子之礼,“母妃,你传唤景月所谓何事?”

    屏风后,女子温柔的声音旋即响起,“是景月啊,母妃好些日子没见着你了,如今新婚已过,你总算是进宫来了!”

    “母妃,有什么事吗?”生平第一次,他与姚贵妃需要隔着屏风说话,这便叫他更加诧异。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天这凤央宫中有些诡异,不管是宫人还是这里的氛围,似是都透着一股淡淡的邪气,不易叫人发现,却又让他有些警觉。

    若是在旁人的宫中有这样的感觉,他倒是不以为意,可这里是他住了两年的凤央宫,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再熟悉不过,怎会察觉不到这丝异样!

    屏风后边,姚贵妃端坐在高处,自顾自的看着那手指上刚染的凤仙花汁,笑得极浅,“怎么?没事就不能到母妃这边来了!有道是娶了妻子便忘记了娘,难道我的月儿也是这般?”

    “母妃说笑了,儿臣以为母妃如此着急的唤儿臣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抬眼,他看着屏风后边一动也不动的女子,轻声说着话,“母妃,怎不见七弟,这个时候他还不来请安吗?”

    “他早请过了,刚离开不久。”顿了顿,女子终是收回了打量手指甲的目光,缓缓道,“其实,母妃那么着急叫你过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起身,她理了理裙摆,旋即缓缓从屏风后边走出,那一身妖艳的红装,着实叫萧景月一惊——

    谢谢颜颜,小7,小l,小y,奥利奥几位亲的金牌哦,谢谢搁浅和小z的花花,集体么一个哈!嗷嗷,偶滴金牌少得可怜啊,悲剧万分滴偶,继续码字去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