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妙龄王妃要休夫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妃自缢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妃自缢

小说:妙龄王妃要休夫作者:慕南
返回目录

    他有事,她又岂能袖手旁观,待明晚她便要去一趟皇宫。

    侧目,看着她略显消瘦的下巴,男子轻蹙眉心,眼神也变得阴郁。黑眸中闪过一抹异样,他的语气变得沉缓,“你的手,就是因为他而受的伤?”守护十数载,他将这个女儿看做宝贝一般,从来不允许任何人伤她分毫,分别两载,再见她时却是伤痕累累,怎么叫他不心疼。

    摇头,桑千雪轻声道,“不是,这个是旧伤了,只不过尚未痊愈又不小心弄伤了。”这个伤,她无法向他解释。那个男人的手段,又怎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他留下的伤自然也没那么容易痊愈,怪只怪她太不小心,竟然再一次将自己弄得如此狼狈。

    若是往常的她,哪有那么容易便被别人钳制。区区一个王爷,她尚且不放在眼里,只因他的身份,他现下的处境,她只能不动那人分毫,叫自己受了重伤。

    不等男子再做多问,她随即转移话题,“爹,怎么不见那个女人?”

    那个,抢走她从小到大唯一依赖之人的女人。

    如今想来,她倒是要感谢那个女人,虽然离开雪山让她吃了很多苦,可却遇见了他。只此一件,却能抵过任何的痛苦,而她的爹依旧还是那个对她呵护备至的爹,单纯的至亲。

    这样,真的很好!

    忽闻她主动提起那个女人,男子明显有些异讶,“她,并未一道来。”

    “哦!”点头,桑千雪转过身看着他,努力牵动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轻声道,“爹提早来接我,我真的很开心,不过我不打算回雪山了,等过些时日京城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再一道回去可好?”

    “你决定了?”眼中阴霾仍在,男子静静的看着她,淡淡的语气中却透着两分无奈。

    再次勾唇一笑,桑千雪一脸认真的看着他,“爹,怎么许久不见,你倒变得如此鸡婆了!果然还是师祖说得对,你天生就是操心的命,我都那么大了,自己该做什么想要什么还不清楚吗?”

    “呵!”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尖,男子莞尔一笑,自嘲道,“倒是我这个做爹的胡乱操心了。”眸底的失落迅速掩去,他不再多问此事,旋即看着她消瘦的脸颊轻声问道,“相别一年有余,你的旧病可曾犯过?”

    蓦地,想起了三年前那场险些要了她性命的怪病,她随即皱起眉头,“倒也没有。”自从踏进泫渊,学了那些骇人听闻的本事后,她的怪病好像不治而愈。

    “那就好!我听说你住进丞相府是因为救了中毒不醒的陌楚书,你的``````?”话未问完,肩头突然一重,一颗脑袋毫不犹豫的搭在了他的肩上。

    恶趣味的打鼾声响起,他不由一笑,侧头看着那近在咫尺的熟睡容颜,也不再多问。从小到大她都是这般,遇到不想回答或是不耐回答的问题,不是装睡便是装傻,而他也从不生气,只当自己没有问过那些便可。

    垂下眼睑,他听着肩上女子有些好笑的鼾声,目光却渐进深邃。她那温热的气息拂向他的面颊,紧闭的双眼上长长的睫毛不自在的轻轻抖动着,这一次,她装得似乎不那么得心应手了!

    静静的站立片刻,他随即一声轻叹,伸手扶住身旁的女子,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上了床,自己却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她的睡容独自发呆。

    相别两载,再次相逢,他们却已不再是无话不谈的父女,不是彼此心中最最在意的人。不知何时,他的小丫头已经习惯不再对他傻笑了,而是牵挂着旁的人``````旁的男子。

    良久的静默,他的视线从未从那张已然陌生的脸上移开过,修长的手指不知不觉抚上了她脸,缓缓滑至耳后的风池与玉枕穴,指腹与那两处的稍稍凸起的地方来回摩挲。片刻的犹豫,他终是收回了手,今天不能看到她的脸,那就下次吧。

    从怀中掏出一块仅有他半个手掌大小的玄铁令牌,他轻轻塞至枕下,旋即轻声道,“千雪,爹走了,你要小心保护自己。”

    起身,他走到房门处,旋即将屋中的蜡烛全数熄灭,为她关上房门后很快便消失在夜色中,无影无踪。

    睡在床上,桑千雪依旧没有睁眼,纤细的手指缓缓移到枕下,触及那块冰凉的令牌时,眼角再次湿润,有泪珠无声的落下。

    翌日,一大清早,丞相府便炸开了锅。

    堂堂丞相之女,刚刚被休弃的三王妃,竟然负气自缢于家中,这样惊悚的消息,怎能不叫人震惊。

    街头巷尾,人来人往,无不纷纷议论。

    有道是,十年修得同船度,百年修得共枕眠,而像三王爷与三王妃这样的夫妻,怎能不叫人惋惜。

    先是三王爷锒铛入狱,却写下休书不连累妻子,而后又是三王妃为情自缢,这样的事情,顿时便成为京城热极一时的佳话。

    不少男子想起那个被传花名在外,不堪入目的王爷,顿时自叹不如。一时间,他所有的坏名声全部消失,人人只道他是个难得的痴情男子,却也为那意气用事的王妃感到惋惜。有男子如此待她,她却不知珍惜,先走一步,这不是枉费了三王爷的一番苦心吗!

    而那些养在闺房多愁善感的女子,听闻此事无不为之抹泪感慨,若这世间能有一个男子这样为她,即便要死的是她们,也值了。

    自古,便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如此一来,大家也暂时忘记了三王爷入狱的原因,将那深宫墙垣中的是是非非抛远,只记得身陷囹圄的三王爷和已然离去的三王妃。

    丞相府大门外,早早的挂上了白色灯笼,人人身穿素缟,一脸愁容。偏厅内,一副上好的棺木摆在堂中,一屋子丫鬟老妈子哭哭啼啼,而陌楚书也红着眼站着一旁。他原本贵为丞相,而亡者又是曾经的三王妃,本该有许多人前来探望安慰,可偌大个陌府却没有半个客人,只因陌楚书一句话,所有宾客全都拒之门外。

    一时间,大家更以为是丞相痛失爱女,心痛如绞,不愿再让旁人打搅。

    院落一角,桑千雪穿着一身白衣,却又换上了另外一张平凡的脸,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堂中哭喊的众人。院门外,管家匆忙的奔来,焦急的说道,“老爷,四王爷前来探望。”

    她缓缓回神,收回了冷漠的眼神,随即牵动嘴角冷冷一笑,护着受伤的胳膊一个闪身便进了内院——

    悲剧的,昨天那章忘记写章节名了,又不能改,好囧!

    感谢大家的金牌花花和红包哈,感激之意一言难尽,嘿嘿,群么群抱群摸!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