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妙龄王妃要休夫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吃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吃醋

小说:妙龄王妃要休夫作者:慕南
返回目录

    “没错,我就是千雪的爹。”

    上前两步,桑寒云面向几人莞尔一笑,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刚才还怒不可遏的男子身上,随即轻声道,“你就是千雪常说的三王爷吧?真没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真是有些让人啼笑皆非。”

    其实,他见过萧景月几次了,只不过从没正面接触过而已。

    此话一出,萧景月身后的两人不禁楞住了。

    真有那么年轻的爹,那他们主子应该怎么称呼他?

    一时,连萧景月也有些为难,“不知``````呃,怎么称呼?”

    见他相信了,桑千雪才轻笑出声,“我爹自然跟我一样姓桑,他的名字是寒云。”

    “怎样?有没有觉得我们的名字都还挺好听的?”像是故意的一般,她将寒云二字说得极响,就是要看看他们的反应。

    仅一瞬的时间,萧景月立即皱起眉头,转身看着她,“玉公子?”

    玉公子桑寒云的大名,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只不过他真不敢相信千雪与他竟然是父女关系。

    也怪他有些大意,这天朝姓桑的可不多,而桑千雪医术武功都那么厉害,能教出这样的女儿,其能力也定然不差。如今,说他们是父女,他倒也还有几分信服。

    身后,林子飞与林长青不由得面面相觑,虽然脸上尽量保持着平静,可心中早已大惊。

    “确实是他。萧公子,现在你不会还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吧?”挑眉,桑千雪看着他既好笑又好气,随即轻声道,“我爹就是武林第一的玉公子,如假包换,而我呢``````以后再告诉你。”

    略有动容,萧景月看了看泰若自然的她,又看看那英俊沉稳的男子,随即缓缓道,“原来是玉公子,久仰大名。”面对年纪相仿又与他一样优秀的男子,如若叫他叫出尊称,还真是有些困难。

    “三王爷客气了。”点头轻笑,桑寒云没有丝毫不妥的神色,随即转头看向桑千雪,轻声道,“千雪,我还有些事要做,既然三王爷来了,我就不送你回去了。”

    “爹,你要走?”不是说好明天再走吗?

    “是啊,我去准备一下,可能待会儿就出发。”狭长的凤眼中噙着浅浅的笑意,他对桑千雪永远都是如此温柔,不管是以前还是之后,他对她的宠溺永远都不会减少一分。

    “我们先前不是说好了吗?”先前还有些笑颜,如今突然听他说很快就要离开,桑千雪不免有些着急。绕过萧景月,她径直走到桑寒云身前,扁嘴道,“不是说好了明天再走吗?你再陪我一天都不行吗?”

    本来,她还打算让他们两人好好聊聊,她相信爹一定也会喜欢萧景月的,可是为何好端端的他却要马上就走呢!

    站在一旁,萧景月不禁拧起眉头,看着那毫不在意他的女子,心中不由得一紧。曾几何时,他都不曾见过桑千雪这样的神情,如今却看见她对旁的男子如此舍不得,他心中就好似有股酸涩之意,怎么也挥不走。

    即便,他知道眼前这男子是她的爹,不管亲爹也好养父也罢都是爹,可他还是有些在意。

    见桑千雪如此紧张,桑寒云不禁面向她宠溺一笑,习惯性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柔声道,“迟走早走其实都差不多,如今看你一切安好,又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扁扁嘴,桑千雪轻声嘀咕道,“你怎么知道他可以托付终身!”

    其实,她只是想说桑寒云对他还不了解,却不想这句话被身边几人听见,理解都有了些偏差。桑寒云也没想到,桑千雪竟然不顾周围这几人,完全将她的真性情暴露出来,如此,也说明她对这些人是极为信任的,那信任的程度,与他已经相同了。

    想到此事,桑寒云的眼中难免浮起两分失落,心中也忍不住自嘲一笑。或许,他以后再也不是她心中唯一可亲近之人,也不会再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人。

    抬眼,看见萧景月眼底的阴霾依旧未散,他索性有了个恶趣味的打算。转眼看向桑千雪,他随即朗声一笑,一把将桑千雪抱进怀中,“我的千雪,你何时变得如此可爱了,不可以这样随便否定你喜欢的男子,他会不高兴的。”

    “我``````”其实她又不是那个意思,可是被桑寒云禁锢在怀中,她连头也无法转过来,只能皱眉自责。从萧景月这边看过去,这样亲密的拥抱,两人如此不在乎他人的态度,更叫他心中怒意难消。

    紧盯着那将头埋进桑寒云怀中的女子,他终是再也无法冷静,缓缓张嘴说出负气之话,“看来,两位还有很多话想要说,那我就不打扰了。”转身,他朝身后两人冷声吩咐道,“我们回府。”

    若是旁的男人,他今日将他拆骨剥皮都可以,可眼前这个,偏偏是她的爹。

    藏于袖中的双手已然握成拳头,手背上青筋尽现,他背对着几人,大步朝着马车走去,丝毫不理会身后错愕的几人便上了车。

    “我们走。”冰冷的语气,叫林子飞不敢多问什么,两兄弟只得看了看那依旧拥抱在一起的两人,咬牙赶车离开,将桑千雪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车轮滚动,带着吱嘎之声走远,那摇摆的车身好像不单承受着坐车之人的体重,还承受着他此时莫大的怒气一般,慢悠悠的离开,朝着王府奔去。

    这厢,桑寒云见他们走远,这才放开了桑千雪,嘴角也挂着无趣的笑容。

    以他对萧景月的了解,他便更能断定桑千雪在他心目中的分量。能叫一个向来沉稳内敛,处事不惊的男子在此等情况下做出如此失礼之事,他一定是爱极了那个女子。

    所以,才会顾不得什么礼仪面子,拂袖而去。

    如此,他便也能彻底放心了。这个男人,对桑千雪的在意不必他少,对她的爱也未必少过他,有这样的人照顾他的女儿,他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桑千雪被他松开,不由得立刻转头看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眼中闪过一抹焦虑与失望。沉默片刻后,她终是缓缓转头,看着桑寒云不自在的笑的笑,“爹,你别介意,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你不用这样试他的,女儿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要相信女儿的眼光。”

    呵呵一笑,桑寒云随即柔声道,“不是你说的吗,我无法确定他是否可以让你托付终身,自然要亲自试才可以。”他们父女两的默契,倒是旁人暂时还赶不上的。

    “已经试过了,目前看来还不错,所以爹也就不担心你了,反而有些担心他。”顿了顿,他又缓缓道,“一个男人嫉妒起来,可能比女人还要凶悍三分,你可要小心。我也不多逗留了,你去追他吧。”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