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妙龄王妃要休夫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闭门思过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六章 闭门思过

小说:妙龄王妃要休夫作者:慕南
返回目录

    尽管桑千雪已经小心翼翼,可还是被这满屋的浓烟大火弄得灰头土脸,眼泪直流。如今见这屋子已经烧得差不多,她也顾不得什么,只好用掌风躲避那些想要吞噬她的火苗和掉落的砖瓦,朝着烧着的屏风后边走去。

    转到墙边,看着那已被烧着的画,她随即慌忙的伸手拍打着上边的火,待将火扑散时才一把将画取下放进了怀中,转身出来,她却遇见了冲进屋中的林子飞,顿时大惊,“你进来做什么,这里马上就要塌了。”

    “姑娘,你怎么进来了?”看到桑千雪在这里边,林子飞更是大惊。

    捂着鼻子,桑千雪随即含糊不清道,“出去说吧,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抬眼,瞥见屋顶正落下一根横梁,顿时叫两人惊得连连后退,可屋顶上落下的东西一发不可收拾,差不多半片屋顶都系数落下,叫两人再也找不到地方躲避。

    林子飞见桑千雪竟然在这里边,再也顾不得什么,慌忙的冲上前去想要保护她,“姑娘,我送你出去。”

    点头,桑千雪也不多说什么,随即看了看四周,轻声道,“用掌风将火势逼退,我们从屋顶走。”

    “嗯。”沉声应下,林子飞正要挥掌,却听见了萧景月的喊声,“千雪,你是不是在里边?”

    “我`````在,咳,咳咳!”听得萧景月的声音,桑千雪心中不由得一紧,刚张嘴回答便吸进一股浓烟,顿时呛得直咳嗽,眼泪也止不住的往外冒。下一瞬,但见萧景月躲过火势转了进来,她随即慌忙的开口,“我们在这里。”

    见到桑千雪与林子飞都安全,萧景月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大步奔来一把搂住她的腰,“抱紧我,我带你出去。”此时,他已然忘记了进屋的目的,眼中看到的心中想到的只有桑千雪的安危。

    身旁,林子飞立即道,“王爷,走屋顶吧,属下帮你逼走火势。”

    点点头,三人随即相视一眼,提气一纵便冲出已然破损的屋顶,远远的落在了安全的地方。见王爷等人已经安全出来,那些侍卫小厮们才放下心来,而刚刚赶到这里的烈无霜却第一个冲了过去,着急问道,“景月哥哥,你没事吧?”

    得知萧景月冲进了屋中,最后赶来的烈无霜差点没急得也跟着冲进去,要不是林长青死命将她拦住,今日这事情恐怕就严重了。好在,王爷和大哥都没事,就连桑姑娘也安全的被救了出来,不然他真不知该如何交代。

    就在萧景月将桑千雪放下之时,整个屋子终于无法支撑轰隆一声倒下,无数浓烟与灰尘接踵而来,萧景月等人立刻后退数步,他却看着那已然塌陷的屋子皱眉轻呼,“娘亲。”

    这里的一切都是他为娘亲所造,包括这院中的兰花,无一不是为娘亲所种。

    可如今,一把大火就将这里烧得干干净净,再没有能让他留恋的地方。

    身旁,桑千雪看着他心痛的模样,这才拿出那副已经被烧掉一部分的画,轻声道,“我进去的时候,它已经被烧着了。”

    转过头,萧景月看见那半张熟悉的画卷,眼中顿时掠过一抹欣喜,“竟然还在。”一把接过那画像,他抬眼看着已经弄花了脸的桑千雪,不禁感激一笑,“谢谢。”

    “可惜,已经烧掉一些了。”怪就怪那放火之人事先也在这画像上擦了浓炩,不然这画像放在那里也没那么快被烧着。

    摇头,萧景月并不责怪她,“哪怕只剩下一角,也比没有好,真的谢谢你。”抱住画卷,他转眼看着那全数烧毁的屋子,眼中立即掠过一抹骇人的怒意,“立刻去给我查,若是抓到那个纵火贼,本王要将他大卸八块。”

    “我看,纵火贼就在这里吧!”站在两人身旁,烈无霜终是再也忍耐不下去,随即冷声道,“谁人不知这里布有守卫,除了景月哥哥你谁也不允许进来,这个女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一句话,顿时让场中安静下来,也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桑千雪。

    看来,那纵火的人已经达到了目的。

    听完烈无霜的话,萧景月随即垂下眼帘,尽力掩去眼底那抹杀气,他与烈无霜都不在说话,似是在等待桑千雪的回答。然而,等待片刻,却没有听见她的半句解释,他这才抬头看着桑千雪,也见她也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你信我吗?”一句简短的问话,桑千雪一脸平静之色,自顾自的擦着脸上的污渍,轻声开口。

    信她吗?

    一瞬,萧景月心中已有了答案,可却没有说出口。

    为何她会那么巧的出现在这里?为何小寒院平时没有起火,偏偏在她进来的时候就起了如此大的火,还将这里烧得干干净净?

    这一切的一切,都难以解释,若说这是巧合,那未免也太巧了。

    可是,就因为这样,他才肯定了心中的答案。

    桑千雪为何要来这里放火?她没有任何纵火的动机。

    反而,看起来越是可疑的事情,越是让人难以解释的巧合,就越有问题,就如他亲眼目睹姚贵妃残忍的杀掉自己一般。而且他相信桑千雪,没有理由的信任她,他也肯定这场火不是桑千雪所放,因为她没有那么笨。

    相反,他要感激她不顾危险将母妃的画像救了出来,若不是她,恐怕自己连这幅画的灰烬都找不着了。

    抓着手中的画卷,他迟疑片刻后终是缓缓扬手,温柔的为桑千雪擦着她脸上的污渍,轻声道,“有没有受伤?”

    感觉到他手指传来的温度,桑千雪终是放下心中的担忧,心底亦是一暖。轻轻摇头,她随即回答道,“没有,你放心吧。你呢?”

    同样摇头,他温柔一笑,“我没事。”

    两人这般无视身旁的人,自然叫烈无霜心中恼怒,“景月哥哥,你不要那么容易就相信别人,纵火烧王府这个罪名可不小,一定要好好彻查。”她就不信,这小寒院平日不起火,偏偏在这个女人进来时起了大火,会与这个女人无关。

    没有理会她的话,萧景月见桑千雪脸上的灰尘都擦得差不多,这才收回了手轻声道,“回艼兰院去,叫小蕙为你清洗一下。”转眼,他见烈无霜一脸怒意,随即又道,“好好闭门思过,我会去找你问话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