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妙龄王妃要休夫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争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争执

小说:妙龄王妃要休夫作者:慕南
返回目录

    微微抬头,桑千雪看着萧景月的眼睛,淡然一笑,“好。”与其说是面壁,不如说是叫她避开烈无霜,而此时她也没有兴趣与这个女人争执。抬脚,她朝着萧景月身前走去,路过他时随即在他耳边轻声道,“这里被人涂抹了浓炩,所以火势才会那么强。”

    好在这是个单独的别院,并没有与前边的各大院子相连,否则今日这王府就要毁在一片火海中了。

    听罢她的话,萧景月的眉头不由得皱紧,却不置一词,眼见桑千雪就要离开,烈无霜却冷喝一声,“站住,烧了王府还想走。”

    怒目瞪着桑千雪,烈无霜立刻走到萧景月身边,着急说道,“景月哥哥,你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这里可是你母妃的别院,如今连画像都烧坏了,你怎么可以让这个罪魁祸首离开?”

    转身,她指着停下脚步却未转头的桑千雪,冷声道,“这个女人根本来路不明,你就不该让她住进王府,如今更是让她有机可乘,我要将此事上报皇上,让他老人家来定夺。”

    “随时奉陪。”不等萧景月回答,桑千雪随即冷冷开口。侧目看着身后这一众大气都不敢出的人,她不由得暗暗冷笑,她现在确实身份不明,可若是说出真实身份,这些人恐怕又要吓傻了。

    至于纵火这一事,她更不想与这个女人争执,没有就是没有,不需要任何的解释。

    “你真是胆大妄为,连皇上也不放在眼里,信不信本郡主立刻叫人将你抓起来!”气极,烈无霜看着毫无反应的萧景月,随即朝着桑千雪伸手一指,一脸怒意。

    “无霜。”敛眉,萧景月一脸冷漠之色,看着烈无霜淡然道,“天色已经不早了,你也早点回郡主府吧,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景月哥哥,你不能再被这个女人``````”

    “不必多说。”转眼,萧景月眼底掠过一抹不耐,冷声打断了她的话,“我自有分寸。

    如此,她的一片好心便成了多管闲事,顿时叫她没话可说。恨恨的瞪了桑千雪一眼,她随即冷声道,“景月哥哥,你为了这个女人连母妃都抛诸脑后,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会后悔的。”说罢,她转身拂袖而去,那些丫鬟小厮们立即识趣的让开,眼见着她直接朝着桑千雪冲去,心中顿时紧张起来。

    在她快要撞上自己的时候,桑千雪身体一侧,躲开了她故意的撞击,却在同时用鼻子在她身上嗅了嗅,确定她身上没有半点浓炩的味道,她才直视着她气冲冲的离开。

    待她走远,桑千雪也并未回头,只是轻声说道,“我回房了。”随后,她便一声不吭独自回了艼兰院。

    此举,不由得叫那些下人们疑惑万分,若是别人遇见这样的事情,怎么还能如此冷静!王爷与她脾气真是一个比一个还要怪,也难怪他们能走在一起。

    火势已经彻底熄灭,原本被火光照得通亮的小寒院也渐渐安静下来,一对守卫将这被烧成废墟的院子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一遍也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只得将它围起来等待王爷的命令。

    夜色渐浓,桑千雪在小蕙的伺候下已经将那一身灰尘洗净,换了身宽松的罗裙便躺在贵妃榻上休息,小蕙见她不笑也不恼,心中更是有些担忧,随即将先前从厨房端来的水晶葡萄递了上去,小声说道,“王妃,吃点葡萄吧,这个很甜的。”

    “放下吧!”不以为然,桑千雪伸手在她放下之前先拿了两颗放进嘴里,确实很甜。

    “王妃,你要不要宽衣就寝了?让小蕙服侍你吧!”

    “现在那么早,我不习惯早睡。”看也没看她,桑千雪径自想着事情,依旧是面无波澜。

    站在一旁,小蕙看着她如此冷静的模样,终是吞了吞口水,试探性的问道,“王妃,今晚小寒院的火,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怎么?你也觉得是我放的?”这一次,桑千雪终是挑眉,看着一脸慌张的小蕙轻声问道。

    “不,不,不。”慌忙的摆手,小蕙赶紧解释道,“小蕙从来没这样想过,只是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妃怎么会去小寒院,小蕙真的只是好奇与担心而已。”

    “担心谁?”难道担心她有一天真的把萧景月给吃了!

    “当然是担心王妃你,那么大的火势,小蕙在这边看着也怕了,回来的时候见王妃没在院中,小寒院又起了火,当时吓得连端来的糕点也掉在了地上。”也不知怎的,她原本对这王府中人没有什么感情,只关心萧景月和林子飞等人的事,如今却因为桑千雪不在院中而吓得不知所措。

    听她说完,桑千雪才缓缓展露笑颜,轻声道,“你总是这样一惊一乍的,一点也不沉稳,也不知道你们家王爷当初怎么就看上你了,把你留在身边,若是真有什么事,你这样子只会为他增加麻烦而已。”

    “呃,王妃数落的是。”低下头,小蕙扁嘴轻声说着。

    “其实没有什么,只是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门外有个黑影就跟了出去,谁知那人一路到了小寒院,而且像是对小寒院很熟悉,她进了主屋,我也要跟进去结果却差点被她的暗器伤到,随后我再进去时便没了人影,但我却看见了那副画像。等我找不到蛛丝马迹从屋中出来的时候,屋中却突然起了火,那人把浓炩擦在那些月楠木家具上,掩盖了浓炩的味道,趁着人不注意便放了这起火。”看着小蕙渐渐睁大双眼的模样,她随即无所谓的摊手,继续道,“整件事情就是这样的。”

    她本来不屑对谁解释,可小蕙先前的一番话,却叫她为之动容。见她如此好奇,她多说几句话也无妨。

    “难怪王妃会比他们先一步到小寒院。”终于点头,小蕙随即又道,“可王妃你也不该折回屋中去,那么大的火势,听说你可能在屋中,王爷都差点吓死了。”

    林大哥与王爷全都冲了进去,当她得知后差点没急哭,好在最后三人都安全的冲了出来,否则她一定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王妃,还惹出那么大的事情来。

    呵呵一笑,桑千雪想起了先前萧景月那紧张的模样,心中自是感动。不过,她很快又想到了那副毁掉的画像,还有他当时心痛的模样,皱眉便渐进皱紧。

    片刻后,她突然从贵妃椅上站了起来,看向小蕙轻声吩咐道,“去给我准备笔墨纸砚。”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