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妙龄王妃要休夫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就在我身旁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一百八十六章 就在我身旁

小说:妙龄王妃要休夫作者:慕南
返回目录

    换上那身华丽的罗裙走出天香楼,桑千雪看着那繁复的裙摆,无奈一笑。知己果然也不是最了解自己的人,这样的罗裙根本就不适合她,若是萧景月送,定然会送她喜欢的。

    罗裙很美,可惜,她的脸色却依旧那么苍白,衬着这华丽的长裙,反而让她看起来很虚弱。走到街尾的绸缎庄,她侧身一拐便进了店里,片刻后已披了一身雪白斗篷在身,大大的帽子几乎盖住了半张脸,仅留下那双依旧明亮的双眼暴露在空气中。

    顾不得身旁行人打量的目光,她沿着大街一直朝着王府的方向走去,走了足足两盏茶的功夫才来到王府门前。看了一眼高大的门匾,她略有迟疑,最终还是转身走向艼兰院的后门,推门而入。

    院中没有一个人,就连小蕙也不在,她不禁有些狐疑,顺着走廊出了艼兰院,径直奔向萧景月的书房。

    路上,几个守卫将她拦下,为首的一人拿刀指着她冷声道,“什么人,胆敢闯入王府?”

    “是我。”没有反抗,她缓缓将斗篷帽子摘掉,露出那张即便苍白也照样耀眼精致的脸,顿时叫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是桑姑娘,你可算是回来了,王爷他``````”说到这里,他不禁稍有迟疑,半晌后才低声道,“王爷在寝房内,让小的带姑娘过去吧。”

    那日在阁楼院中的事情,只有萧景月与她知道,如今看来,他并未将她的身份告知这些人,不然这守卫怎还会如此客气的对待她。

    极力勾动嘴角一笑,桑千雪轻轻点头,却拒绝了他的好意,“我自己去就好了,多谢。”这个时候,他竟然还在寝房内,难道是伤势还未痊愈,又或者``````师父真的对他动了手脚。

    转身抬脚,她毫不犹豫朝着萧景月的寝房走去,却在寝房外边意外的看到了萧云岩和萧宸,心中顿时一紧。“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相视一眼,两人均是一愣,没想到他们派出那么多人都没能找到她,她竟然自己回来了。怔楞过后,萧云岩随即轻声道,“我们只是来看看三皇兄。”

    “他怎么了?”简短的四个字,她却说得有些吃力,好像胸口被大石压住一般,紧张且又喘不过气来。

    难道,他真的有事``````

    眉头紧敛,她见萧宸正要回答却被萧云岩阻止,随即听他轻声道,“没什么,他在里边休息,你自己进去吧。”

    说罢,他拉着萧宸,面向桑千雪微微示意后便走出了房门,朝着院外走去。

    微微转头,桑千雪看向那门帘,深吸一口气后终是缓缓抬脚,跨进屋中的那一瞬,她却看到了两个人。

    眼睑微动,紧紧的盯着依偎得很紧的两人,她不禁有些懊恼,恼自己并未问清楚原由便走进来,并且还担心得一塌糊涂,到头来却是这样的景象。

    嘴角微微扬起,她冷冷一笑,还能与佳人在此你侬我侬,看来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无需她再多做关心。抬手理了理斗篷,她终是收回视线,眼中却有些许的酸涩。不想再做停留,她随即自嘲的笑了笑,转身欲要离去。

    身后,刚刚放下药碗的烈无霜看到她的背影,顿时冷喝出声,“你是谁?”

    待她话音刚落,屋中立时又响起一阵咳嗽声,那声音于她来说是那般的熟悉,不由得叫她胸口一疼,倏地转过身去。眼前,一抹猩红再次灼痛了她的双眼,眼底顿时浮起心疼之色。她还未开口,却见萧景月歪在床头,看着她勾唇一笑,用那有些嘶哑的声音缓缓道,“我以为``````你又迷路了,不打算再回这里来。”

    回来,就好!

    这几日,他无时无刻不想起姚贵妃死前的那些话,好在``````她还是回来了。

    直直的看着他嘴角的猩红,桑千雪终是勾动嘴角轻声道,“我以为,你不想我再回来。”

    她是泫渊魔人,怎么还会有人在期待等待着她回来!

    可是,眼前的男子,他眼中那难以掩饰的开心,还有那抹会心的笑意,那是怎样也无法假装的。

    缓缓摇头,萧景月再也不去看刚才还在细心喂药的烈无霜,一双狭长的凤眼也渐渐变得有神,直直的看着桑千雪缓缓道,“不会,我永远不会那样想。”

    即便有一天,她进府的真正目的暴露,他也不会期望她永远不再回来。

    这个世上,总有那么一些傻子,而他却是聪明人中最大的傻子,一旦犯起傻来,便再也无法收拾。

    终于,桑千雪再也无法隐忍,大步向前走向床边,看着脸色与她一样苍白的男子,心疼却又无奈道,“你,你的伤``````”她分明看出,萧景月的伤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加重了,而个中原因,她却能猜出几分,也更是愧疚难过。

    那个男人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或许``````

    或许,以后还有更多的人要因为她而受苦。

    扣住萧景月的手腕,她正欲把脉,萧景月却终是无法支撑疲软的身子而倒在了她的肩头,两人之间仅剩下那么一点空隙,顿时叫身旁的烈无霜恼怒无比。

    双拳紧握,她看着桑千雪紧皱的眉头和萧景月疲惫的侧脸,终是暗暗咬牙后转身离去,很快就消失在院中。

    如今,萧景月有伤在身,她暂且不与那个女人计较!

    将来萧景月的伤好了,她再来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女人。

    低头,桑千雪根本不曾理会她,搭在萧景月手腕上的指头微微移动着,眉头却越皱越紧。

    果然``````

    他还是出手了。

    或许,她真的不该再回来,真的不该用别人的命来赌她的命运``````

    微微侧目,她看着萧景月强忍痛苦的的神色,忍不住伸手轻抚他的脸颊,眉眼间却满是自责与痛楚,“如果很疼,你就说出来,或许说出来会好一些`````”

    摇头,萧景月没有睁眼,只是缓缓牵动薄唇轻声道,“不疼,看到你回来,就一点都不疼了!”

    身体的疼,又怎能与心底的疼相比,即便胸口真的很痛,痛楚已经蔓延到了四肢百骸,此时他也感觉不到半分!

    将头往前凑了凑,他在桑千雪耳边低声道,“先前,我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回来了,果然你真的回来了。我有点累,容我先睡一会儿,你若是也疲了就睡在我旁边吧,哪儿也不要去``````”

    哪儿也不要去,就呆在我身旁。

    因为,梦中的你,不会回来而是离去``````——

    嗷嗷,迟到的祝福,偶囧了!元旦快乐这个一定要补上,嘿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