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妙龄王妃要休夫 »  第二百零九章 倒戈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百零九章 倒戈

小说:妙龄王妃要休夫作者:慕南
返回目录

    偌大的庆阳宫,此时却已被数万精兵围得水泄不通,恐怕连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进。

    两处宫门外站着整齐的黑甲军,而身披玄铁铠甲的禁卫军却被困在了宫中,只得以微薄之力抵抗这数万大军,形势实在危急。

    高坐在黑色战马上的萧云炀,再也不是桑千雪眼中那个眼神清澈心智单纯的男子,那张绝美的容颜尽显霸气。手中长剑一挥,他那邪魅低沉的嗓音渐渐响起,说的却是大不敬的话,“七弟,你若是将玉玺交出来,本王就姑且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给你们留个全尸。”

    对面,萧宸与萧云岩与之对立,看着马背上那个陌生且令人生恨的男子,他随即冷声道,“二哥,你这些年真是深藏不露,韬光养晦这么多年,等的就是这一天吧!不过,你的如意算盘恐怕要落空了,今日你要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要么就留下你的命,用来祭奠一直照顾着你相信你的三哥。”

    “他?他有何资格?”说到此处,他那深邃的眼底不禁掠过一抹冷厉,一字一句道,“本王就是要他看看我是怎样坐上这帝王的宝座,怎样将他踩在脚下。今日,本王要他连下葬的机会都没有,叫他死不瞑目。”

    此生,他最恨便是那个样样比他强,且害死他母妃让他装疯卖傻多年的男人。

    当年若不是因为他们母子,母妃又怎会遭人迫害,死前还负上谋害贵妃的罪名,差一点被株连九族。那一日,他亲眼看着母妃被奸人毒害,还被丢进了冷宫无人料理后事,而他却只能呆在空无一人的偏殿,也无人过问,甚至连哭泣都不敢。

    人人都说,是他的母妃害死了当年正蒙圣宠的两个贵妃,是她的母妃眼看事情就要被揭穿才服毒自尽,甚至还有人说他的母妃行为不检,连他的身世都有所怀疑。他永远都记得那一刻,他险些就被那个被他唤作父皇的人亲手掐死。

    而后,三日三夜的煎熬,他担惊受怕,忍饥挨饿,终于想到了这一条仅有的出路。

    用它,来保全自己的性命。

    一个傻子,对大家都不再有什么威胁,即便是身世真有可疑,或许也能因为刚死了母亲而得到一点点的同情怜悯,免于这场灾难吧。

    所以,自那以后他便成了傻子,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问,就连母妃的最后一面也未曾见过。

    此后的十多年,他只得在装疯卖傻中度过,再不敢有任何不妥的反应,用那傻子的表象去保护自己,也借住这样的外表韬光养晦,积聚势力,以便将来一雪前耻,为母妃报仇。

    几千个日夜过去,他终是等来了这么一天。

    萧景月死了,皇上重病不治,在这朝堂上便再也没有他惧怕的势力。

    这一日,终于来了!

    冷眼看着这些欲做困兽之斗的人,他缓缓牵动薄唇冷笑出声,“罢了,既然你们欲要求死,那本王也只能成全你们了。”

    扬起手中的长剑,只见他轻轻一挥,那些身穿玄铁铠甲的禁卫军竟然全都调转头去,将手中的铁剑指向了被围在中间的萧宸等人,局势立即变得诡异无比,也着实叫人震惊。

    数十万大军,加上这些倒戈相向的禁卫军,而他们仅有上百个衷心的侍卫和林长青两兄弟而已,看来这一次,他们真的彻底输了,一点胜利的把握都没有。

    看着场中那两人脸上的神情,萧云炀终是笑出了声,“认输吧,你们没有别的选择了。”

    如今,他已是胜券在握,心中多年积郁的仇恨与耻辱终于不复,母妃的大仇也将得报,这一日终于被他等到了。

    也不枉费这些年,他所有的艰辛与忍耐。

    这一瞬,整个场中安静极了,除了几许较为紧张的呼吸,再听不到任何响动,就连空气好似也凝固了一般。马背上的萧云炀,人墙中的萧云岩和萧宸,全都变成了万众瞩目之人,只消他们一个举动或是一句话,这宫中立刻就会翻天覆地,天朝的基业也会动荡不安。

    举着手中的长剑,萧云炀眼睑微抬,终是缓缓开口道,“将他们拿下。”

    那些士兵尚未作出回应,一个个全神戒备剑拔弩张,却都因几声浑厚有力的咳嗽而怔楞当场。

    这声音``````好似是从寝房中发出的?

    这,好似是三王爷在咳嗽?

    待所有人都反映过来时,脸上均是不可置信的表情,更有人将目光移至那大殿的门内,一瞬不瞬的盯着里边,好似三王爷真的会从里边走出来一般。

    此刻,就连萧云炀微微一怔,举着长剑的手滞在半空,久久不曾落下。直到``````那高大的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道挺拔且熟悉的身影从门内缓缓走出,他终于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他竟然``````

    竟然没有死!

    那么,自己所作的这一切恐怕就要枉费了!

    直直的看着一身锦袍缓缓走来的男子,他眼中的仇恨与不甘瞬间暴涨,原本满满的自信却一瞬便不复,心中不安至极。

    所有人都睁大双眼看着那个从殿中走出的男子,脑中皆是布满疑惑,他的死而复生却叫在场所有人为之震惊。

    迈着稳健的步子,萧景月缓缓走上前来,那些倒戈相向的禁卫军竟不由自主的为他让出一条道,纷纷避之不及,直到他走到萧宸等人身前,他们才反应过来,却也不敢有何举动。看着他那张红润的脸,还有他那稳重的步子和毫无波澜的神色,谁会相信这是一个刚刚才死过一次的人?

    为首,那个脸上有着刀疤的男子将视线落在了他腰间那一串挂饰上,看到那个熟悉的玲珑坠时,他眼中顿时精光不复,阴郁满脸。没有丝毫的犹豫,他随即面向萧景月恭敬跪下,扬声道,“禁卫军首领杨顺,携所有禁卫精兵听候三王爷调遣。”

    霎时,所有的禁卫军全都面向他们跪下,口中高喊着,“听候三王爷调遣,誓死追随三王爷。”

    震天的吼声,霎时叫那些士兵们浑身一怔,而这一跪却叫马背上那六个大将军将萧景月上下彻底打量清楚,也被他腰间所挂手中所捏的那些东西吓出一身冷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