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妙龄王妃要休夫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泫渊少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二百一十五章 泫渊少主

小说:妙龄王妃要休夫作者:慕南
返回目录

    转眼,新皇已执政三月有余,三个月的时间足以让太多的人与事发生变化。

    远在偏远疆土上的小镇,天气闷热无比,而与之相隔不远的那片邪魅之地却永远那么阴冷,找不到半点生气。

    那条通往天坛的小路上仅有一道略显瘦弱的身影,她那一袭白衣与这青色的石子路极不相称,可那一身风华却盖过了这里的一切,叫人心生敬畏。

    三月的调养,身上的伤已经大好,气色也恢复如初,而她却``````

    再过几日,就该履行承诺,接下这恶魔一般的尊主之位,到时她就是受万人敬仰的尊主,不老不死,却也要忍受这世上最恐怖的孤独,痛苦``````

    或许,现在有太多的人在嫉妒她,更有许多人对她恭敬无比,甚至有更多的人闻而生畏,可她一点也不在意。

    一点都不想去在意。

    泫渊尊主,何其的高贵的身份,何等的荣耀,有多少人一辈子想要而得不到的殊荣,可她却恨之入骨。

    她恨啊``````

    沿路走来,她越过天坛径直转进后山的小道,朝着山上走去。素白的衣摆随风而动,高高挽起的青丝也被风吹散开来,可那张绝美的容颜上却看不到一丝感情,就连眼底也平静如水。

    直到,在半路上看到那个从山上正往下走的小女童,她才稍稍回了神,眼中眸光一闪,放慢了脚步。

    走近了,那个白皙娇俏的女孩面向她恭敬的行礼,轻声道,“少主好。”

    没有点头,也没有答应,桑千雪只用余光扫了她一眼,当她看到女孩腰间那块湖蓝色琉璃坠子时,面色终于有变。低下头,她看着仅到她腰部的小女孩,缓缓开口沉声问道,“你可是刚从外边回来?”

    只有得到这块琉璃坠子的人才可以暂时离开这里,如今坠子还在小女孩身上,她该是刚回来不久吧。

    “回少主,是的。”小女孩恭敬的回答着,虽然一直听说少主是个极美的人,也羡慕她的天人之姿,却不敢抬头看。

    看着一直埋着脑袋的小女孩,桑千雪终是放轻了语调,极小声的问道,“外边``````可有发生什么大事?”

    低着头,小女孩转动几下眼珠子,努力回忆着在她心中认为的大事,随后字正腔圆道,“回少主,大事有很多,有好也有坏,少主是要先听哪一种?”

    不是她故弄玄虚额,她确实不知道在高贵如神祗般的少主面前该说什么,该如何说话!

    略有迟疑,桑千雪紧盯着她那乌黑的后脑勺,随即答道,“好的吧!”

    “哦!”轻声应下,小女孩赶紧道,“好消息便是,天朝皇帝下令赦免西北六城与偏荒地区所有百姓的赋税,天下百姓皆赞他是个好皇帝。”

    听到此处,桑千雪不禁为之一动,双瞳也瞬间放大,一瞬不瞬的盯着这个看似有些兴奋的小女孩。

    这就是她所说的好消息?在这个只知道驭尸炼毒的地方,竟然还有人为这样的事情而开心?

    这一瞬,她好似看到了两年前无意间踏入这里的自己``````

    真的,太像了。

    缓缓伸手,她将小女孩的头轻轻抬起,随后捏了捏她瘦弱的肩膀,轻笑道,“不必紧张,我不过随便问几句罢了,你的好消息已经说完了吗?”

    “嗯。”点头,女孩睁着大大的双眼,终是看清了她的脸。

    确实,好美,且不似旁人所说的那般可怕。

    见桑千雪微笑,还笑得那般亲切,她也渐渐放大了胆子,随即轻声道,“好消息说完了,那就该说坏消息了,少主您要听吗?”

    自然要听,与这好消息相比,她或许对那个坏消息更为紧张。

    收回手,她暗暗捏了捏拳头,随后缓缓道,“自是要听,你说吧!”

    “坏消息就是,三王爷过世了,在国丧期间皇上为了给三王爷祈福,这才下令减免赋税。”于是,这样一说,她也有些分不清倒是哪一个是好消息,哪一个才是坏消息了。

    光顾着说话,她却未曾注意桑千雪的神情,待她得不到一句回答时,她才抬头看看。然,她却在下一瞬看见了两滴血色的泪,妖艳诡异,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悲意。

    少主竟然哭了,而且还流出血色的泪水``````

    莫不是,她说错了什么?

    疑惑片刻,她倏地就地一跪,磕头求饶,“少主饶恕,小慧不是有意要让少主伤心落泪的,若是小慧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还请少主饶恕才是。”

    不断磕头,她更不敢再去看桑千雪此时是何等神情,心中早已后悔不已。而后,她便感觉胳膊被人拉住,顿时吓得大叫一声,条件反射般的后退,想要逃脱桑千雪的钳制。

    她知道是她不好,说错了话惹少主伤心,可她也不是有意的,她才刚来泫渊不久,她真的不想死``````

    不想死啊!

    低头,桑千雪不着痕迹的擦掉眼泪,血色的瞳很快又恢复正常。

    说是为死去的人祈福,所以才减免赋税,这个理由看似堂皇,可她却能想到旁的事情。

    既然她已经答应留下接任尊主,那么他就不该死,也不会死,否则``````

    沉默片刻,她垂下眼睑看着惊慌惧怕的小女孩,轻声道,“你不必害怕,我不会把你怎样。”

    “真,真的吗?”饶是她这样说,饶是在她眼中看不到任何杀气,可她还是害怕!

    毕竟,在这里还有人敢惹尊主和少主,更别说惹他们落泪。

    缓缓点头,桑千雪随即走上前去,将她轻轻牵起,不以为然道,“自然是真的,平白无故你跪下作何,不必这般惧怕我,我不会害你的。”

    托起瘦小的女孩,她随后又道,“你说你叫小蕙,是哪个蕙字?”

    “回少主,是慧根的慧,这是娘亲小时候为我起的名字,尊主还未赐名。”有些颤抖,可她还是回答了桑千雪的问题。

    “呵!”一声轻笑,桑千雪随即轻声低喃道,“原来不是,或许只是个巧合罢了。”——

    祝亲们元宵节快乐,有元宵的吃元宵,有饺子的吃饺子,神马都没有的,那就去踏青吧,偷点青菜回家煮煮,吼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