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24章024婚期,污名满京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24章024婚期,污名满京华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24章024婚期,污名满京华

    让流言传遍大街小巷,最快需要多久?

    一天?

    不

    只需要一个晚上

    不过一夜之间,纪家大小姐纪云开丑如夜叉,在街上险些被地痞流氓带走,却把地痞流氓吓得瘫倒在地,最后与端王世子相拥上马车的消息就传遍大街小巷。

    “昨天中午你不在朱平街,那真是损失了,你不知道那纪家大小姐长得多好看,虽然只露了半张脸,可那叫一个美呀”

    “不是说她丑如夜叉吗?怎么又美了?”

    “你急什么呀,听我说完呀。她露在外面的那半张脸真是美,我就没见过比她更美的,可是……”说话的人一顿,吊足了众人味口,这才不疾不徐道:“可是,你们没有看到她被头发遮住的另外半张脸,那丑的……就像是被鬼亲了一样,我当时吓得差点就叫出来。”

    “被鬼亲了一样?那得多丑呀?”

    “对呀,对呀,什么叫被鬼亲了?”

    “就是呀,脸上一大块的黑皮,好像是从皮肤下面长出来的,看得人想吐。”

    “对对对,我当时也在场,我亲眼看到了,那纪大小姐真的很丑,跟鬼似的。”

    “你们听说没有?她原本是要嫁给皇上的,变成这个鬼样子后,皇上自然不能再娶她,咱们天启不能有一个鬼皇后吧?”

    “幸亏没娶,有一个这么丑的皇后,我们天启人多没面子?”

    “你说她是不是丑人多作怪,长这么丑,还好意思请旨嫁给燕北王。可怜的燕北王,若是娶一个这么丑的媳妇,恐怕就是死也不安心呀。”

    “长得丑就不说了,你们不知道吧?那纪大小姐一直喜欢端王世子,死缠着端王世子不放呢。我隔壁大娘的侄子的远亲,就在端王府做事,他说那纪家大小姐,经常悄悄到端王府骚扰他们世子爷,好在他们世子爷刚正,从不见她。”

    “别说,我昨天就看到了,那纪大小姐一直抱着端王世子不放,那么多人看着呢,简直就是伤风败俗呀。我当时不知道她是谁,要是知道她是谁,我肯定砸她鸡蛋了。”

    “臭不要脸的女人,长那么丑还要嫁给燕北王。嫁给燕北王还不安分,居然当街与人勾勾搭搭,简直是不要脸呀。”

    ……

    第二天一大早,类似的议论就在街头巷尾传开了,大家伙似乎都没有事做了,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议论纷纷。不知情的人凑上来听两耳朵,回头就跟身边的人聊起这事,而且越传越离谱。

    “你不知道吧?纪家那个大小姐,就是将要嫁给燕北王的那个女人,听说毁了容,半张脸都被人切了,当街缠着端王世子不放,被人打得好惨哦。”

    “我听说,纪家大小姐结婚前跟人私奔,被端王世子碰到,给强拉回来了,不然可就跑了哦。”

    ……

    一夜之间,流言传遍京城的大街小巷;一个上午后,流言越传越凶,千奇百怪,传到最后除了当事人的名字对得上外,其他全都离谱的可怕,可偏偏越是离谱、越是香艳的流言,越是有人相信。

    当事人和当事人的亲朋友好友,总是最后才知晓流言内容的人,纪帝师上完早朝,发现同僚看他的眼神不对,而他还不知外面流言,顿时一脸不解。

    寻了两个与自己亲近的官员问起,却没有人肯告诉他,只道:“你出宫后,让下人去打听一下外面的事。”

    纪帝师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出宫,一出宫就让下人去打听。此时流言早已传开,下人很快就打听到了原委,也不隐瞒,一五一十地禀告。

    纪帝师听罢,气得差点仰倒:“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讨债鬼,都快要出嫁了也不安分。

    “回府,快回府”纪帝师气得险些吐血,面上却得维护大家的风度。

    “是。”纪府的下人听到流言,深觉丢脸,哪里愿意在外面久呆,纪帝师一发话,车夫扬起马鞭飞快地往纪府赶。

    原本半个时辰的路,在车夫拼命赶路的情况下,只花了一半的时间就赶到了,马车跑到纪府时,差点停不下来。

    纪帝师心里着急,不过在下人面前仍旧保持着沉稳的气度。待到马车停稳后,纪帝师这才一派从容,下了马车,脚步沉稳的往内院走。

    快要走到纪云开的住处时,纪帝师摆了摆手,语气温和的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下人早已习惯他们家老爷喜欢独自去看大小姐的事,并不觉得异常。

    没有下人跟随,院内也没有外人,纪帝师一步入纪云开的住处,就变脸了。

    “咚咚咚……”脚步也由先前的沉稳变为急切,三步并做两步冲到院内,看到纪云开懒洋洋躺在藤椅上,纪帝师怒火更甚,冲上前就怒吼道:“你这小畜生,你还有闲情睡觉”

    在纪帝师走进来的那一刻,纪云开就知道了,只是懒得搭理罢了。

    这会儿人冲到眼前,纪云开躲不开,这才懒懒的睁开眼睛,看着纪帝师,问道:“父亲,有事?”

    “你还有脸问‘有事’?你可知外面出了多大的事?”纪帝师见纪云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看到纪云开脚边有一个茶壶,纪帝师想也不想,一脚踢开。

    “哐当”一声,茶壶碎了一地,茶水流得到处都是。

    纪帝师发泄一通,心情稍稍好了几许。

    纪云开皱眉,冷笑:“父亲在外面遇到麻烦,何必拿我的茶壶撒气?”她泡的可是药茶,价值千金

    “我遇到麻烦?我能遇到什么麻烦?还不都是你”纪帝师见纪云开仍旧坐在藤椅上,刚淡下去的火气又蹭蹭蹭的往上涨:“你还有脸坐在这里晒太阳,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惹了什么麻烦?我纪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我居然有本事丢光纪家的脸?莫不是燕北王不肯娶我,上门退婚?”纪云开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只是懒得与纪帝师多说。

    她这个父亲,从来不会帮她解释事情,只会找她麻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