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73章073出事,莫名的不安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73章073出事,莫名的不安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73章073出事,莫名的不安

    广平侯叛变失败,萧少戎将其党羽全部拿下,关押在燕北王军大牢,却不想还有漏网之鱼。

    漏网之鱼利用萧少戎带兵寻找萧九安之际,混入大牢,放走了广平侯一家,并且利用军中的职务将消息压了两个时辰,等到萧九安收到消息,广平侯一行已经跑远了。

    按说广平侯越狱逃跑,也不需要萧九安这个燕北王亲自带兵去追,可萧九安收到消息直接点兵出来了,萧少戎想要劝说都没有机会。

    萧少戎不是没有问过他,广平侯真的重要到,需要你拖着伤来追吗?

    萧九安给出的答案是:“广平侯不是主谋,他背后还有人。本王的那个舅舅本王清楚,有勇无谋,凭他做不到今天这一步。”

    险些就弄死了他,险些就接手了燕北军,要不是有纪云开这个意外在,他恐怕已经死了。

    “这个理由……你自己也不信吧?”萧少戎似笑非笑的看着萧九安,在他恼怒前先一步打马离去,顺着痕迹追人去了。

    萧九安顿在原地,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纪云开割开手腕,给他喂血的画面,还有叶沧琼一剑刺来,纪云开毫不犹豫推开他的画面。

    也许喂血给他是被逼的,可推开他却是纪云开的本能反应。

    那个女人……很丑,很蠢,他很讨厌,可想到她此刻生死不明,心里又莫明不安,怕自己呆在王府会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所以……

    听到广平侯逃了,他不顾劝阻,亲自带来人出来追

    燕北王府内,凤祁压下脾气暴躁的费小柴,向管事表明他们要住在燕北王府,直到萧九安回来为止。

    管事一脸为难,按王爷的意思是,王妃没事就把这两人丢出去,可现在这个情况,他也不知王妃有事没事。

    就在管事想着要如何把这两人打发走时,萧十庆的侍女匆匆跑来,扑通一声跪下:“管事大人,郡主不好了,奴婢听闻天医谷的凤祁公大王府,肯请管事请凤祁公子去看看郡主。”

    “郡主怎么了?”管事一个头两个大,府里算上王妃一共三个主子,可就三个主子却让他们忙得不可开交。

    “郡主醒了,不许人碰她,太医、侍女全部被郡主打了出去。太医说,郡主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可现在郡主完全不配合,太医没法给郡主下药,熬的药也不肯喝。”侍女抬起头,露出额头上的青紫:“奴婢也没有办法靠近郡主。”

    “这,这……”管事叹了口气,转而看向凤祁,请求道:“不知凤祁公子可否替郡主瞧一瞧?”

    管事十分客气,一副商量的语气。

    虽说这是燕北王府的地盘,可他又不是王爷,哪敢勉强天医谷的大弟子和少主。

    费小柴正欲说不,就听到凤祁道:“可”

    费小柴的拒绝被生生憋了回去,一张脸涨得青紫,十分滑稽,可这个时候大家都当没有看到。

    费小柴闷闷不乐的推着凤祁去郡主的院子,路上还忍不住抱怨:“老大,我们为什么要去给姓萧的医治,小师妹就是因为姓萧的才生死不明。最可恶的是他们伤害了小师妹,还不让我们把小师妹带走,简直不要脸。”

    凤祁没有搭理费小柴,他很清楚费小柴的性子,人来疯,越是有人接话越是装疯,要是没有人搭理,他很快就会安静下来。

    果然,说了两句见没有人理,费小柴乖乖闭嘴了。

    纪云开的住处离萧十庆的院子有些距离,不是说纪云开住得偏,相反纪云开住在正中间,是萧十庆住的偏。

    燕北王府的主子都好武,萧十庆虽是女子可也是只爱武装不爱红装,打小和萧九安接受一样的教育,是个提枪就能上战场的女豪杰。她平日有练武的习惯,住偏一点是为了方便练武。

    萧九安也是一样,他的寒水堂也偏,王府正院一般无人居住,是萧九安用来办公、接见外人的地方。

    燕北王府的人把纪云开安置在正院,看似是对纪云开的重视,实则是将她排除在燕北王府核心之外。

    偏偏,纪云开有苦也说不出来

    萧十庆的院子和纪云开的住处一样简单,院子里并无花草树木,假山流水,只有一个偌大的练武场。

    看到这个冷冰冰的院子,费小柴有一种来到军营的感觉,忍不住在心里嘀咕:“燕北王是怪胎,他妹妹也是一个怪胎,好好的家弄得跟军营一样,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味。”

    抱怨归抱怨,费小柴却不会说出来,萧九安和萧十庆又跟他不熟,他管他们兄妹二人怎么过日子。

    穿过练武场,费小柴推着凤祁步入花厅,和纪云开那里的冷清不同,萧十庆的院子站满了人。

    护卫的女兵不算,侍女、太医就有十几人,不过他们每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伤,可见萧十庆的战斗力。

    “郡主怎么了?”管事见到院中人的惨状,忍不住皱眉。

    连女兵都被打了,凤祁公子能行吗?

    “郡主她……”太医上前,哭丧着脸把萧十庆的情况说了一遍,和前去汇报的侍女说得差不多。

    管事无奈,转而看向凤祁,得到凤祁的同意后,管事感激的道:“麻烦凤祁公子了。”

    太医听到管事的话,眼前一亮,正欲说什么,可想到眼下的手,太医生生忍住,上前,双手作揖,一脸歉意的道:“麻烦凤祁公子了。”把自己吃不烂的病人丢给别的大夫,是极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是无能的证明,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也不会让人请凤祁来。

    “无妨。”凤祁开口,声音淡淡,却不会让人觉得疏离高傲,反倒让人十分舒心,太医知道凤祁真的不在意,可心里更加愧疚,一再致歉,甚至想着要不自己再去试一下?

    可刚一动就扯到了额头上的伤,太医只得将这个念头打消。

    “推我进去。”凤祁并不担心萧十庆的暴力,有费小柴在,萧十庆伤不了他,更何况他也不是娇弱的病公子,萧十庆要伤他,没有那么容易……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