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31章131起疑,本王的手中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31章131起疑,本王的手中宝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131章131起疑,本王的手中宝

    早朝结束,萧九安如同往常一样离去,可还未走出殿门,就被纪帝师拦住了。

    “王爷,小女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那样羞辱一个姑娘家?”纪帝师一脸平和,并无暴怒,只是语气透着不满。

    “本王怎么了?”萧九安摩挲着手中的扳指,眼中闪过一抹嘲讽。

    纪帝师还真是疼爱女儿的好父亲。

    “昨天,你当街罚小女下跪。”纪帝师知道萧九安是装傻,可却奈何不了他。

    没办法,身份和权利的差距摆在那里,他就是再不满,也不能揍萧九安一顿,甚至不能骂他。

    “圣上已经下旨斥责本王了,怎么?纪帝师还不满意?要不满意,今天早朝怎么不见纪帝师上旨弹劾本王?”皇上顶多也只能下旨斥责,纪帝师还想如何?

    他堂堂燕北王,连处置一个冲撞他的人的权利都没有?

    “王爷,澜儿她还是一个孩子,你那么罚她,可有想过她今后怎么办?”他的女儿当街跪了一下时辰,不管是身体还是心里,都受了巨大的伤害,可燕北王却没有一丝悔过之意。

    萧九安轻哼一声,道:“本王的王妃虽不是孩子,可却是本王的手中宝,当日她在宫中跪了三个时辰,本王也很担心她今后要怎么办?”

    纪帝师想要展现父爱,可有想过纪云开

    “燕北王妃她……”纪帝师脸色涨红,一脸尴尬,发现身旁有不少同僚在,更加不自在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纪帝师安心,本王的王妃好得好。”萧九安丢下这句话,甩袖离去,明显是不把纪帝师这个岳父放在眼里。

    朝堂上的争斗纪云开半点不知,一夜未睡的纪云开早早就起来了,用过早膳就去看诸葛小大夫药田。

    见药田药草长得极好,纪云开满意的点了点头,并没有用异能去温养它们。

    凡事过犹不及,萧九安好像已经起疑了,她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王妃,你来得这么早?”诸葛小大夫看到纪云开,快步跑了过来,看到药田里翠绿的小叶子,心情大好:“王妃你真是太厉害,这些药草我不知用了多少方法,种了多少回,也没有办法让它们发芽成活,你只种一次就成功了。”

    “这些药草很难种吗?”如果是以往,纪云开肯定不会多问,可昨晚发生的事让她不安,她忍不住多问了两句。

    “何止是难,简直是要命,王府的人之前也试过,不管怎么样都种不活。”想到王爷的威胁,诸葛小大夫就觉得脖子一凉。

    幸亏有王妃帮忙,不然他的脖子和脑袋肯定要分家了。

    “这些种子不是丢下去就会发芽吗?怎么会种不活?”纪云开状似无意的问道。

    诸葛小大夫没有心计,听到纪云开问,一脸神秘的道:“王妃,我悄悄给你说,王府的人说王爷是花草杀手,有王爷在的地方就会寸草不生,你看王府除了你的院子,是不是一株花草都没有?”

    纪云开的心咯噔一停,忙问道:“王府不种花草,不是因为王爷不喜欢,要建校场吗?”她不会那么倒霉吧?

    “才不是呢,是王府养不活花花草草,只要有王爷在,任何花花草草都活不过两天,你看你送给十庆郡主花,不是不到三天就枯了吗?”这事说来也是奇怪,整个王府只有纪云开的院子里的花草,不受影响。

    “我以为是郡主不会养花。”纪云开手心冰冷,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她发现,她是在主动的花样作死,送上门让人怀疑。

    可是谁能想到萧九安能有毁灭花草的本事?

    就如同,不会有人想到她有植物异能一样。

    这种事,太不寻常了。

    “才不是呢,郡主再不会养花,也不至于活不过三天。王妃,你以后小心一些,别让王爷碰你的花草,指不定王爷一碰就死。”诸葛小大夫不知纪云开在担心什么,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纪云开自是连连应是,未免小大夫看出什么,纪云开又说了几句别的事,这才起身离开。

    出了药田,纪云开并没有回房,而是去找到管事,让他重新准备一些花盆,她要把院子里的花草重新移植。

    她需要借此确定萧九安有没有发现什么?

    “王妃,那些花草都死了,还需要重新移植吗?”那些花花草草没有问题,管事并不在意纪云开要怎么处置。

    “我要试试看,指不定能养活呢,这些你别管,你只管安排就是了。”如果萧九安查到什么,肯定不会把那些花草交给她,同意让她移植,应该就是没有发现什么,或者是想借机试探她。

    这次,她绝不会再那么逆天,再让萧九安起疑。

    不,她不仅不能让萧九安起疑,还要借此打消萧九安的怀疑不是,不然萧九安的疑虑不消,她做什么都不方便。

    管事见纪云开不满,没有再多说,立刻安排人帮纪云开移植,或者说安排人监视纪云开,看看她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

    可惜,看了一上午也没有看出半丝异常,顶多就是纪云开比花匠更仔细,更爱护那些花花草草。

    花了一个两个时辰,纪云开陆陆续续将可能成活的花草都重新移植到了新的盆子里,并搬到她现在的住处。

    萧九安下朝回来,得知纪云开的动向并没有多说,甚至没有让人盯着她。

    纪云开确实可疑,可能让他的人什么也查不到,就是本事,对有本事的人,他一向厚待。

    “只要不损害王府的利益,纪云开想做什么都随她。”纪云开太谨慎了,也太小心了,想要让一个人露出麻脚,就要给他足够宽松和自由的环境。

    压力使人成长,温室使人堕落,人在自由自在的环境中,才会放下心中的戒备。

    为了让纪云开露出破坏,他不介意给纪云开最大的自由,一如他当初纵容十庆一样。

    “小人明白。”管事虽意外萧九安的命令,却没有多问。

    王爷的命令他只需要照办了,王爷这么做肯定有王爷的用意……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