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306章306杀人,这简直是作弊好不好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306章306杀人,这简直是作弊好不好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306章306杀人,这简直是作弊好不好

    费小柴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他的用意凤祁和纪云开都明白,只是……

    他们两个都好好的,费小柴一个半残疾的人蹦哒什么?

    凭他那条半残的腿,真要遇到什么他也跑不动呀

    “别动,我去”纪云开一的拉住费小柴,不容拒绝的道。

    费小柴被狠拽了一把,险些跌倒,等他反应过来,纪云开已经上前了。

    “云……”费小柴正想提醒一句,叫她小心,就见纪云开随手朝自称燕北王府暗卫的那群人洒了一把药粉。

    白色的粉末顺风飘散开了,躺在地上的人以肉眼所见的速度晕了过去。

    “小,小师妹……”费小柴呆呆地看着纪云开,嘴巴张成o字型,好半天都合不拢。

    还,还能这么玩?

    这简直是作弊好不好

    “好了,你可以来检查了。”顺利放倒所有人,纪云开朝费小柴招招手。

    至于凤祁?

    检查这种粗活是凤祁这种贵公子该做的事吗?

    纪云开可从来没有想过,要凤祁做这些粗活,凤祁只要站在那里等他们就行了。

    可凤祁也不是吃软饭的呀,虽说纪云开没有叫他,可他还是上前了,将三方人马都检查了一遍,末了拍了拍手,指着两拨在这一起的人马道:“一拨是追杀我的人,一拨是北辰的人。”

    除非是死士,不然一般的暗卫,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标记,以方便自己人相认,以免杀错人。

    毕竟暗卫是活在黑暗中的人,要没有一点身份标记,谁认识谁?

    就好比现在,燕北王府暗卫是来找凤祁的不错,可要是他们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凤祁要如何相信他们?

    都是没有见过的人,没有一点信物,谁也不会傻得跟谁走。

    “这些人倒真是燕北王府的暗卫。”他先前就跟燕北王府的暗卫接触过,自然认得他们的凭证。

    且,燕北王府暗卫的凭证也不是什么秘密,有心人都能查到一二。

    “哦……”纪云开应了一声,指着另两拨人道,迟疑片刻,说道:“那这些人都杀了,燕北王府的暗卫就留着吧。”

    他们三人要杀出去,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有燕北王府的暗卫,多能少增加一点胜算。

    “杀了?”费小柴吃惊地问了一句,差点把纪云开问傻了:“不杀,留着干什么?”这些人明显什么也不知道,就算留了活口,也问不出他们要用的东西,且……

    凤祁真得不知道,追杀他的人是谁吗?

    纪云开不相信。

    凤祁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猜不到,且就算猜不到,也不需要在这些人身上找线索。

    “老大,这么多人全杀了啊?他们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呀。”费小柴一脸为难的看着凤祁,他不是没杀过人见过血的雏,可从来没有杀过没有反抗能力的人,他真得下不了手。

    “嗯。”凤祁轻轻点头,没有一丝迟疑。

    他,本就不是什么良善的人,怎么可能放过一路追杀他的人?

    “我……”费小柴咬咬牙,重重地点头,可等他提刀走到那两拨人身边,却怎么也下不了手。

    杀一群没有反抗能力的人,真得很有压力,有违他的武道

    “算了,我来吧”纪云开见状,抽出匕首上前。

    人是她要杀的,费小柴下不了手,只能她自己来了。

    她……见过血,但没有杀过人,不过凡是都有第一次,也必须要有第一次。

    她很清楚,这是她成长的必经之路,这个世界不是她熟悉的,那个法制健全的世界,她要成长,她要不再做萧九安手中听话的玩偶,就得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就得积极进取,而不是像先前那般得过且过,然后……

    被萧九安逼得吐血,自残,才能获得短暂的自由。

    可是,杀人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却不是一般的难,尤其是第一次,你要是克服不了内心的障碍,你根本下不了刀。

    纪云开可以理智告诉费小柴,这些人该死,都该杀了,他们不死,死的就有可能是他们,可真要动手,心里不免有几分不安。

    毕竟是一条命呀,且这些人毫无反击之力,她就是不杀他们,这些人也没办法给他们添麻烦。

    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他们当中有一个人醒了,然后把消息送出去了,提前暴露了他们的行踪,他们怎么办?

    万一追杀凤祁的人找到了这里,发现还有活口,提前知道他们还有战斗力,怎么办?

    她不能心软,这些人该死

    纪云开上前,抬手,提刀,可在落下的瞬间又迟疑了,手中的刀也在半空中顿住了,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与挣扎。

    第一次杀人,杀一群毫无反击之力的人,是对心灵的考验,毕竟她不是什么杀人狂魔……

    费小柴张嘴想要劝说,却被凤祁拉住了。

    凤祁朝费小柴摇了摇头,让他不要管。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下令杀人以及亲自动手杀人都是成长的过程,处在他们这个阶层的人,想要双手干干净净不染血,几乎是不可能,因为,你不杀人,人就会杀你

    这一点纪云开也清楚,正是因为清楚,她才逼自己动手,才拿这些人试刀

    迟疑、犹豫只是片刻,做好心理建设后,纪云开没有再迟疑,她握紧匕首,稳稳落下。

    终归有第一次,她逃避不了

    “噗……”的一声,刀划过颈脖,血溅了出来,但却喷向不高,纪云开睁大眼睛看着,眼中有不安但却没有迷茫。

    她只是普通人,她无力改变大环境,只能试应环境,她无力逃脱权利斗争,她只能逼自己成长,让任何人,包括萧九安在内的任何人,都不能再摆布她的命运。

    杀第一个人需要克服了心理障碍,而杀第二个就不需要,当杀到第三人纪云开已经麻木了。

    这是一个人命如草芥的年代,多余的慈悲与善良只会害死自己,她可以善良,可以慈悲,但绝不会把慈悲和善良,浪费在这些杀人机器身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