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443章443护短,王爷背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443章443护短,王爷背锅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443章443护短,王爷背锅

    费小柴误打误撞,却帮萧九安找到了“证据”,有这些证据在,萧九安更是可以一口咬定,纪府有人与南疆人勾结,也能明正言顺的把人留下,一一排查。o

    前来纪家做客的人虽然心中不满,可事实摆在面前,他们要是不配合盘查,指不定就要被扣上一个勾结南疆人的罪名,真要坐实了这个罪名,那可不是小事。

    好在萧九安见好就收,先前态度强硬的把众人留下来,可真到排查的时候却十分迅速且手段温和。

    没错,就是温和。

    对比燕北王府亲卫前先的态度,他们此刻一板一眼的盘问,确实是温和了许多,至少凤祁就听到不少人,暗中说燕北王并不像外界传得那么张狂,行事还是十分讲道理的。

    听到这话,凤祁不由得摇头,心中暗叹萧九安好手段。

    先压后扬,先用凶悍张狂的行径,暴力压制在场的人,之后再用稍稍缓和的手段调查众人,如此一来不仅摆脱了狂妄霸道的名声,反倒能让人记好。

    大多数人就是这么犯贱,旁人一直对你好,偶尔对你不好,你就只记得他的不好;反之,一个凶悍的人,一直压榨你,哪一天突然不压榨,反倒帮了你一把,你反倒认为那是好人,只会记他的好而不会记他的恶。

    果然,这世间好人难做。

    纪府的一切已由萧九安的接手,皇家侍卫被挤到角落去了,再加上费小柴受了伤,凤祁也不便久留,带了几俱死去的鸟尸,凤祁便走了。

    虽说所有的证据都显示这一切与南疆有关,可是凤祁还是心存怀疑,不为其他,就为太巧了。

    他虽不曾与南疆人打过交道,可也知道南疆人不笨,真要是南疆人动得手,他们绝不可能留下这么大的破绽,让人怀疑他们。

    被费小柴意外发现的那些的毒虫、毒蛇,好像是故意摆在那里,等人去发现一样。

    当然,也许他的怀疑是想多了,这也不是南疆人留下来的破绽,很有可能是南疆人没来得及收拾的现场。不过,不管如何,心存怀疑总是没有错的。

    凤祁第一个离开纪府,随后又不不少无辜的人也跟着离开了,等到皇上收到消息,派人过来时,萧九安已排查的差不多,纪府除了自家的主子外,没剩下几个人了。

    这几人也不是说有问题,而是她们当时就在骑射现场,且离纪云开最近,可在发生危险时,这些人不仅在第一时间跑了,甚至没有一人帮纪云开叫救兵,完全是见死不救。

    见死不救没有罪,律法也没有规定,看到有人遇险就要奋不顾身的去救,是以律法无法惩罚他们,但是……

    律法不能惩罚他们,萧九安可以。

    不能光明正大的惩罚,还不许他用点小手段,让她们不自在吗?

    借职务之便,光明正大的把人留下来,反复盘问,谁也挑不出他的错,不是吗?

    萧九安绝对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不仅把当时在现场,却见死不救,不帮纪云开找救兵的夫人们留了下来,还把他们的丈夫也留了下来,且明白告诉对方,他就是借机报复,怎么的?

    且不说,这些被留下来的男人怨不怨萧九安,但可以肯定他们回去后,必然会与自己的妻子心生芥蒂,怨恨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惹祸,更会忍不住想自己的妻子今天能对燕北王妃见死不救,他日自己遇险,是不是也会各奔东西?

    世事难料,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辈子都顺顺当当,是以,当在场的男人知晓自己被留下来的原由后,都忍不住多想了。

    无疑,这正是萧九安要的。

    奉皇上的命令,前来接手飞鸟袭击纪家安件的凤钊凤侍郎,一进来就发现纪府的气氛不对,看了看一个个面色不佳达官贵人,再看了看坐在首位,冷静自持、威严十足的萧九安,嘴角抽了抽。

    得,有燕北王在,不用问也知道定是燕北王欺负人了,而人还不敢乱说。

    “咳咳……”凤钊发现自己进来半天,也没个人搭理自己,只得轻咳一声,提醒众人“本大人”来了。

    “凤大人”一个个陷入怀疑的大人们,看到凤钊来人,顿时感动的泪流满面,如同看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朝廷终于来人了,他们终于可以走了。

    天知道,他们在这里有多煎熬,虽说燕北王没有对他们用刑,可燕北王往那里一坐,对他们来说比用刑还要难受,更不用提燕北王府这些人,左一句见死不救,又一句冷血自私,疑似与南疆勾结,简直把他们的心脏病都吓出来。

    “这是怎么了?莫非几位与飞鸟袭击纪家的事有关?”凤钊来之前,简单的了解了情况,知道萧九安在纪府调查此事,看着留下的人,不由得问了一句。

    “不不不……”被留下来的连忙否定:“还请凤大人明查,我们真不知此事,我们只是……只是……”想到自家夫人的行为,几位大人都羞愧的低下头。

    虽然,遇到那样的情况,他们做得也不会比自家夫人好,可人就是那样。

    “只是什么?”凤钊不解地看向说话的几位大夫,那几位大人哪好意思开口,僵持片刻,就在凤钊失去耐心之时,燕北王府的人开口了:“也没有什么,就是几位大人的夫人当时就在现场,且在王妃身旁,可那些飞鸟却没有攻击她们,她们在第一时间就跑了,且没有一人呼救救兵,我们怀疑她们有谋害王妃的嫌疑。”

    燕北王府的说得随意,可几位大人听着却倍感尴尬。

    他们总觉得,燕北王府的人是在讽刺他们,可偏偏事实就是如此,他们想要辩驳都不行。

    “原来还是这事,那这几位大人是要好好审审。”凤钊一听,顿时就明白了萧九安这是要为自家王妃出气。

    凤钊不是第一次跟萧九安打交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位王爷有多么护短,当日秦相幼子不过是辱骂了纪云开几句,萧九安就把人当街抽了一顿,之后更是不客气的把秦家弄垮了,直到现在秦家还没有恢复元气。

    至于倒霉的长公主就不要说了,长公主那点事普通百姓不知,他们这些人却是清楚得很,长公主受伤那伤至今还没有找到凶手,依他看十有**就是燕北王下得手。

    燕北王这人行事一向不拘小节,处事也毫无“规矩”可言,用那种手段报复长公主,也在情理之中……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