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528章528掺和,北辰的皇子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528章528掺和,北辰的皇子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章掺和,北辰的皇子

    萧九安冷着脸就已经够吓人了,现在一生气就更可怕了,饶是墨七惜与萧九安再熟悉,也不敢再盛怒的时候惹他,以免缺胳膊少腿。o

    要知道,萧九安并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甚至不讲情面,真要惹怒了萧九安,对他下手也是正常的事。

    “咳咳……”墨七惜干咳一声,借此缓和僵硬的局面,随即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说道:“我从一个南疆叛徒的手中,得知赤火虫一离开南疆就无法生活,但是……”

    墨七惜本想卖个关子,吊一吊萧九安,好叫萧九安急一急,可是……

    看萧九安仍旧是一脸怒容,就不敢乱来了,老老实实地道:“但并不是没有办法把它带离南疆,只要寻到一只母虫与它交配,生出幼虫就可以保它一直不死。赤火虫对自己的虫卵十分在意,为了虫卵它们会改变自己,让自己适应周围的环境,努力活下来。”

    “那人当初从南疆带了上百只赤火虫出来,现在有十余只,前不久遗失了三只,咬伤你王妃的那只虫子,十有**就是适应了天启环境的赤火虫。不过,它们虽仍叫赤火虫,但比起南疆的赤火虫毒性差了不止一倍,被咬伤了短时间也不会丢命,你且放心。o”

    只有南疆那块地方,才能孕育出轻易让人致命的毒草毒虫,因为那地方环境恶劣,要是没有一点‘本事’,不管是人还是虫,或者草,都活不下来。

    “剩下的在哪里?”诸葛小大夫和凤祁都说过,要是能提取到赤火虫的毒液,配出解药并不是什么难事。

    现在墨七惜找到了线索,要是他还拿不到毒虫,他就可以去死了。

    “就知道你会需要。”墨七惜在石桌上轻敲了一下,只见一个漆黑的,看不出材质的盒子,从桌子中间缓缓升起:“赤火虫都在里面,人你也不用担心,我帮你解决了。”

    他与萧九安平时虽称不上多亲近,可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萧九安的事他嘴上不说,但却全部放在了心上。

    只是,有些事他虽做了,却不愿意说给萧九安听,他并不需要萧九安承情,只是希望在萧九安需要帮助的时候,能想到他这个哥哥,而在萧九安想到他的时候,他能给萧九安需要的帮助。

    萧九安接过盒子并没有言谢,而是说道:“查一查纪馨的下落。o”

    先前,他不愿意掺和北辰的破事,一直独善其身,也就不愿意与墨七惜多接触,免得墨七惜天天劝说他去争位,现在……

    他既然决定掺和了,就不会避开与墨七惜接触,更不会介意承墨七惜的情。

    要说这世间,还有什么人能让他一直信任,也就只有墨七惜了。

    他与墨七惜两人也算是相互扶持,才走到今天,要不是后来他与墨七惜的理念不同,他们二人也不会渐行渐远。

    现在,他被那些人逼地如了墨七惜的愿,走上了这条路,他们二人之间的矛盾也就不存在了。

    日后,他们之间的交集会越来越多,还要像以前那般见外,那就什么事也做不了。

    “好。”见萧九安毫不见外,墨七惜面上不显,可心底却多少有些高兴。

    最终,事情还是如了他的愿,虽说萧九安不是因为他而改变,但他还是很高兴。

    原先只有他一个人,他几乎看不到未来,只凭着复仇的信念才支撑着他往前走,现在萧九安愿意动了,他才看到了曙光了,才相信自己的坚持没有错。

    萧九安看着墨七惜,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他从不把北辰皇帝当亲人、当父亲,也没有把北辰的一切放在心上,甚至因为纪云开的存在,他也渐渐地从他母亲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可是这个人呢?

    他仍旧活在地狱里

    他不知道,他和墨七惜到底谁比较可悲,但他知道背负着仇恨的人生,很沉重,也不会快乐,更得不到幸福。

    然,他亲眼见到了墨七惜在北辰受到的迫害,亲眼见到了北辰皇帝的残忍,他无法劝说墨七惜放下。

    他不是墨七惜,他无法用轻飘飘的言语,让墨七惜放弃曾经遭受的一切,让墨七惜放下心中的仇恨,哪怕是为了墨七惜好也不行。

    就如同,任何人也别想用言语让他原谅北辰皇帝。

    有些事,他不在意,但并不表示能原谅。

    一笑泯恩仇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他和墨七惜身上。

    萧九安拿着盒子,站了起身,看着坐在阴影里,孤傲冷清的墨七惜,终是说了一句:“改日,本王带她来见你。”

    要说这世间还有他承认的血脉至亲,也就只有墨七惜了,他的妻子是该带来给墨七惜看一眼。

    这是对墨七惜的尊重,也是对纪云开的尊重。

    这两人,都是他重视的人,他不需要他们彼此视对方为亲人,但至少要知道对方的存在。

    “好。”墨七惜怔了片刻,随即笑了出来,笑的灿烂,笑的明媚,瞳孔的颜色也因他这一笑,而变成璀璨的银色,灼灼其华,瑰丽绚烂,让人移不开眼……

    旁人只当墨七惜的瞳孔一生气,就会变成银色,实则不然,他发自内心开心大笑的时候,瞳孔的颜色也会变成银色,只是从生出至今,他从不曾开怀大笑过。

    这是第一次他发自内心的笑,笑得毫无阴霾,笑得璀璨夺目,笑得纯真无伪,笑得灿烂明媚……

    有那么一刻,萧九安觉得他的眼睛在发酸,可随即又自嘲的笑,他这是跟纪云开在一起呆久了,连脑子都变钝了。

    墨七惜是谁?是和他一起从人间地狱般的训练场爬出来的男人,他需要别人同情怜悯?

    当然不需要

    拿着黑盒,萧九安头也不回的离去,墨七惜也收起了脸上的笑,只是眼中的银光却半天也没有消失……

    他高兴,真得很高兴。

    多年夙愿终于有机会实现了。

    “九安,你一定要好好的……”

    好好的活着,坐上那个位置,将那些人都踩在脚底,让他知道,他们当年错得有多离谱……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