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699章699无惧,不想背黑锅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699章699无惧,不想背黑锅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699章699无惧,不想背黑锅

    萧九安重视这件件事,不过是不想让祁家误会,为他人背黑锅,平白无故与祁家结仇。

    但是,不想惹麻烦,不想背黑锅,并不表示他怕了祁家,不敢面对祁家。

    别说人本来就不是他杀的,就算真是他下手的,他也不会怕了祁家。

    现在,祁家主直接点他的名字,他要是不站出来,岂不是显得他心虚?

    萧九安上前一步,站在凤祁身旁,居高临下地看着祁家主:“本王就在这里,祁家主有什么要说的?”

    “燕北王,你的人杀……”祁家主双眼似在冒火,怒视萧九安,好像要将他吃了一样。

    然,不等祁家主说完,萧九安就打断了他的话:“祁家主,用点脑子,本王需要杀你儿子吗?”

    祁连山跟他压根就不是一个级别上的,他得多蠢,才会出手去杀祁连山?

    要是祁家得罪了他,他真要动手杀人,他也会杀祁家的家主,或者不惜血本直接灭了祁家满门。

    “你是最大的嫌疑人不是吗?”祁家主说这话时,不忘看向凤祁,希望凤祁能为他证明。

    祁家主来之前什么也没有问,什么也没有查,他听到祁连山死了,整个人就失去了理智,哪里还有精力管那些。

    “祁家主,现场所有的痕迹皆指向燕北军。”凤祁不偏不倚,如实说道,但他未了又补了一句:“但祁家主应该明白,如果真是燕北王所为,他根本不会让人留下证据。”

    “也许他是故意的呢?”听到凤祁的话,祁家主也稍稍冷静了下来。

    他承认,凤祁说的有道理,且萧九安也没有理由,取他儿子的性命。

    不说他儿子碍不着萧九安什么,就说整个祁家对萧九安也没有妨碍。

    一个是百年世家,一个燕北的王,他们之间并没有交集,也不存在不可调节的矛盾。

    “燕北王的性格祁家主应该明白,他真要杀祁少主,不会在暗处下手。而且祁少主也不会为了燕北王,而悄悄出城,不是吗?”凤祁看着面前陌生又熟悉的祁家主,暗暗叹了口气。

    这人是他的舅舅,本该是最亲近人的,可他们舅甥二人却形同陌路。他回京大半年,这才第一次见到他的舅舅,祁家的家主。

    传闻祁家主天赋有限,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今日一见确实如此。

    不过,再怎么天赋不足,也比他那个父亲,凤家的家主强些,至少这个舅舅还有救。

    “所以,你这是在为燕北王说话?”祁家主的语气很不客气,显然是怪上了凤祁。

    在祁家主看来,不管是祁家承不承认凤祁,凤祁都是他们祁家的外甥,凤祁就应该帮他们祁家。

    更不用说,他已经承认了凤祁的存在。这段时间更是一直在为凤祁与族中长老周旋,就是希望族中的长老能接受凤祁。

    这大半年来,不说祁家,单说他和连山就为凤祁做了不少事,可是凤祁是怎么回报他们的?

    连山出事,他却一再为了燕北王说话,见到他连一句话舅舅都不叫,开口祁家主,闭口祁家主,凤祁有把祁家当亲人吗?

    凤祁知道祁家主的情绪不对,说话可能没用脑子,也不生气,只耐着性子安抚道:“祁家主,我只是就事论事……事发突然,我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跟燕北王一起过来了,看守现场的人全是我带来的人,现场没有被破坏,可见燕北王并不惧怕我们查。祁家主,这不是什么小事,不如我们先调查,一切待到调查清楚后再做决定,免得让仇者快,亲者痛。”

    在这件事情上,他必然是偏向祁家的,毕竟死的人是他的表弟。

    但正因为偏向祁家,凤祁才不希望祁家主因一时气愤,做出错误判断,没有找到真正的凶手不说,反倒给自己树了一个强敌。

    好在,祁家主也不是什么不讲情理的人,虽痛心儿子横死,可也知凤祁的提议是对的。

    祁家失了继承人,短时间看不出问题,但确实是伤了元气,这个时候要是贸然与燕北王对上,祁家没有好果子吃。

    “好,我听你一回,希望你别让失望。”祁家主抱着祁连山的尸首,通红的眼眸闪着泪光。

    凤祁心一紧,叹了口气:“祁少主是我表弟,我不会放过害死他的人。”

    对祁连山这个表弟,凤祁还是挺喜欢的,这个小表弟本性纯良,为人敦厚,同时也是凤祁二家中,唯一一个对他没有恶意,甚至充满善意与崇拜的人。

    听到他出事的消息,凤祁心里也很难过,要不然也不会第一时间找上萧九安,表示他对萧九安的信任。

    他不希望祁家被人利用,傻傻地对上萧九安,做了别的刀而不自知。

    “你……你既然叫连山一句表弟,我也相信你对连山的情意。连山生前最崇拜的人就是你,这件事……我交给你查,不管什么结果,我祁家都认。”祁家主抱起祁连山的尸体,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

    一旁的下人要搀扶,却被祁家主挥开了。

    他就这么一个嫡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悉心培养,就等着他接替家主的位置,可结果呢?

    却叫他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痛心,没有人能理解。

    “舅舅放心,我不会记你失望的。”虽说年初二祁家对他大门紧闭,但从祁家主的话中,凤祁还是听出了祁家主的善意。

    长辈已经开了口,不管如何,他这个做晚辈的总要主动一些。

    不然,二十几年留下来的隔阂,如何消除?

    “好好好,就冲你这一句舅舅,我也信你。”泪,从祁家主眼中流出。

    今天,他失去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却认回了一直想认,却放不下脸来认的外甥。

    总归,也是有收获了。

    “燕北王,凤祁信你,我便暂时信你。但最后要查出此事是你所为,我祁家哪怕是倾尽全族之力,也要你血债血偿。”祁家主抱着祁连山的尸首,目光坚定地看着萧九安,在萧九安的强压下,半步不退……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不管是谁,杀了他儿子就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