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979章979诊断,这真是将军夫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979章979诊断,这真是将军夫人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979章979诊断,这真是将军夫人

    裘夫人是被抬出来的

    三十出头的女人,却如同五十的老妪,身上的衣服又旧又脏,脸上满是皱眉,头发白了一半,没有半点大家夫人的样子,比之乡野村妇还不如。

    最主要的,她的唇是紫黑的,躺在木板上连一丝的生气也没有,看着就像是死人一样。

    府台大人来裘家要人,一路声势浩大,身后跟了有不少凑热闹的百姓看到,看到裘夫人被抬出来,这些百姓不由得惊呼出来:“天啊,这是裘家夫人?当年那个和徐夫人一起,并称为燕北南北才女的裘夫人?”

    腹有诗书气质华,裘夫人出身不算高,但自身才学不凡,算不是顶顶貌美的女子,是个气质高洁的女子。年轻时的裘夫人,在燕北也是颇有名气的,有不少人追捧,要不是早早与裘将军定了婚,指不定能寻个志同道合的人嫁了。

    “你们看她的唇,这是中毒了吗?看她这副样子,应该是受了许多年的折磨,不是一朝一夕就变成这样的。”离得近的人,轻易的就看到裘夫人不自然的唇色。

    “快,让开,都让开……别拦着路,裘夫人中毒了,我们得带她去找大夫。”官府的差役得了上峰的暗示,抬着裘夫人往外走时,不忘大声宣扬。

    他们与裘家的梁子结下了,自然是裘家越倒霉,他们越好。不然,裘家无事,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真的中毒了?听说裘老夫人那个老毒妇,为人最是恶毒,看不得儿媳妇与儿子亲近,一直磨搓儿媳妇,这是真的?”

    裘夫人自嫁入裘家后,除新婚那段时间在人前出现过外,就再也没有在人前现过身,当年爱慕她的人,不时会打听她的消息,自然也就知道她在裘家过得不好的事,只是……

    裘夫人已是裘家的人,他们与裘夫人无亲无故,根本没有立场为裘夫人说话,甚至他们都不能站出来,为裘夫人伸张公道。

    他们要站出来,指不定裘家就会反咬一口,说裘夫人不守妇道,届时裘夫人的下场就更惨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表妹……表妹”一个三十出头,穿着夫子袍的男人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男子气质温润,样貌不算出众,但却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此时,男子却毫不顾形象,颠颠的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扑到裘夫人身边。

    裘家虽然败了,至亲不在,但表亲总有那么几个。这个着夫子袍的男人就是裘夫人的表哥,要不是裘夫人与裘将军有婚约,他早就娶了裘夫人。

    这些年,他也一直没有娶妻,一直在默默地关注裘夫人的消息。只是,他一个普通书生,怎么可能打听到高门大户后院的消息,这么多年他打听到的,也只是一些皮毛罢了。

    “这位公子……你冷静一点。”男人一扑出来,官差就拉住了他,不让他靠近裘夫人。

    拜托,大庭广众之下,一个男人往裘夫人身上扑,传出去倒霉的不是裘夫人,就是他们。

    “我表妹她还好吗?”男人似乎也反应过来,没有再往前扑,而是隔着官差,看着躺在木板上一动不动的裘夫人。

    “你是?”官差并不敢胡乱回答。

    这位裘夫人可是王妃要的人,是王妃对付裘家的利器,他们不能让裘夫人的名声受损。

    “我是裘夫人外祖家的人,我叫宋书青,是奉宜学院的夫子。”宋书青虽无功名在身,但在燕北也算小有名气,奉宜学院是燕北的官学,能进学院当夫人的都是身家清白,品性可靠之人。

    “原来是宋先生,失敬了。”越是底层的人越是尊重有学问的,官差对宋书青客气了许多,“你放心,裘夫人还有气,我们正抬她去找大夫,还请宋先生理解,别拉着我们的路。”

    “对不起,我,我这就让开……”宋书青反应过来,连忙后退,再不敢上前,以免耽误救人。

    离得较近的百姓听到官差的话,不仅自动给官差让路,还提醒后面的人让路,好让官差快点送裘夫人去药馆。

    府台大人在燕北多年,一直窝囊的不行。燕北的权贵看不起他,燕北的百姓也不把他当回事,难得体会到了一把,所到之处路人皆避待遇,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总之,他还挺感激纪云开的,要是没有纪云开强势的对裘家出手,他在燕北一辈子也不可能出头。

    救人如救火,有这么百姓盯着官差也不敢怠慢,抬着裘夫人一路小跑赶到药馆,药馆的坐堂老大夫当众为裘夫人诊断。

    诊断还未结束,老大夫的脸就黑了:“你们……官府也太不把人命当回事了,这人身体衰败的厉害,已是油灯枯尽,最主要的是她五脏六腑皆有毒,中毒时间不低于十年,你们,你们……”

    老大夫明显是个嫉恶如仇的,哪怕是面对官府的人,也丝毫不惧。

    在燕北,官府的就是个摆设,在燕北真正有权是军方的人老,大夫不把官府放在眼里,也能理解。

    府台也不生气,而是急忙解释了一句:“这不是我们官府的犯人,这人是将军府的夫人,我们收到消息,那家人要杀夫人灭口,这才带兵把人救了出来。”

    “这是将军夫人?”老大夫听到府台大人的话,更是吃惊了。

    不说这位夫人堪比犯人的造型,就说她身上的伤,也不像是大家夫人。

    “难不成,我刚刚看错了?”大夫一急,撩起裘夫人的衣袖,她布满鞭伤和老疤的胳膊,露在众人面前。

    “我就说我没有看错,我刚刚诊脉时,明明看到她一身鞭伤,怎么可能是将军夫人。你们要骗老夫人,也编个像样点的身份,你看这手,这胳膊,别说将军夫人,就是将军府的下人,也不会这么粗糙的手,身上也不会有这么多伤。”

    老大夫年纪不小,医术也极好,在燕北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半点不怕事,指着裘夫人胳膊上的伤,和她裂开的手指,对着府台大人就是一通奚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