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012章1012为你好,不信任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12章1012为你好,不信任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101章101为你好,不信任

    凤祁和费小柴想过千万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纪云开会不在意,甚至两人不相信王爷的话,还亲自去问了纪云开,得到的答案和王爷转达给他们的一样……

    他们的小师妹,真不在意云境夫人对她的冷淡,也没有对云境夫人报以任何期待,更没有想过主动做些什么,缓和母女二人之间的感情。

    “小师妹,你真的不在意吗?她是你的母亲。”凤祁定定地看着纪云开,然而纪云开早已痛的蜷成一团,面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外,什么也看不出来。

    “我打小就知道,我没有母亲。是以,我从来没有期待,云境夫人于我而言,只是陌生人。”纪云开强忍着疼痛,说道。

    “云境夫人并没有死,你现在知道了,不是吗?”他不能理解,云开怎么会对自己的母亲一点期待也没有,当初……

    他对他的父亲也是有期待的,是他父亲一次又一次伤害了他,他才彻底的绝了那点父子情。

    “她不认我,不是吗?”为人母亲的不认她这个女人,不承认生下她,为什么要她去认对方,为对方的冷情而伤心自怜?

    君即无情我便休,她纪云开从来不会向谁摇尾乞怜,祈求对方施舍感情。

    “云境夫人是不得已的,她当年……”凤祁想要说云境夫人当初受了不少苦,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当初云境夫人受了什么苦,他们并不知晓,他们没有资格说什么。

    “师兄,谷主夫人当年如何不是我害的,我从来没有害过她。她可以怪云家,怪纪家,唯独不能怪我。”纪云开对云境夫人真没有报什么期待,她对自己那个丢下她的妈妈,都没有多少感情了,又怎么可能对云境夫人有孺慕之情,她纪云开再缺爱,也不会缺到那个地步。

    “你不能……原谅云境夫人吗?”凤祁知晓云境夫人不是真心的不要纪云开,是以,他想要劝说云开与云境夫人和好。

    最主要,和好后,对纪云开大有助力。

    “师兄,不是我不要她,是她不要我。从来,都是她丢下我,我才是被丢下的那一个,与其劝我,不如去劝她。”纪云开知晓凤祁的好意,但她现在真的没有心力处理这件事,“师兄,我现在的情况实在不适合处理这些,你要真为我好,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再说,行吗?”

    她痛得都想杀人了,满脑子都是等孩子满七个月,把孩子取出来,好脱离苦海,凤祁却在这个时候,跟她谈云境夫人的事,这不是找骂吗?

    “对,对不起……小师妹,是我糊涂了。”云开哪怕是痛得蜷成一团,仍旧克制的没有大喊大叫,更没有乱动,以至于让他忽视了,云开还是一个病人。

    “无妨师兄替我诊诊,这孩子还有几天能取出来。”纪云开伸出手,让凤祁为她诊脉,一是为了转移凤祁的注意力,另一也是想要早早的把孩子取出来。

    她现在别说少痛一天,就是少痛一秒,她也是高兴的。

    “好。”凤祁没有推辞,暗暗吸了口气,稳定了心神便替纪云开诊脉,只是纪云开痛的不行,脉象比平时难诊许多,凤祁诊完脉后并不能确定,最后还是摸了摸她的肚子,才定一个大概的时间,“按孩子的情况难看,约莫十天足够了。”

    “好,请……师兄帮我跟云境夫人说,如果她愿意出诊,就为了我取孩子。若是不愿意尽早说,我好早做安排。”纪云开喘着粗气说道。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么不想说话,每说一句话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好,小师妹你放心,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云开已经痛了大半个月,这大半个月都过来了,最后十天怎么也能坚持下去。

    “我这痛得难受,就不留师兄了,王爷……”纪云开这是要送客了,凤祁没有说话,费小柴却是不高兴,他进来这么久,还没有跟小师妹说一句话呢,不过……

    看小师妹痛成那个样子,费小柴也不敢吭声,乖乖的跟王爷出去了,只是一步三回头,一副万分不舍的样子。

    要是平时,纪云开怎么也要打趣一句,或者哄一哄费小柴,但她现在太痛的,痛的想要杀人,压根没有心力管费小柴。

    王爷一直黑沉着脸,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当他把凤祁与费小柴带出院子,突然转身,朝凤祁的脸上就是一拳:“凤祁,以后别自以为是”

    “咚”的一声,凤祁不察,被王爷一拳打在地上。

    费小柴吓了一大跳,见王爷还要打,连忙把人挡住,一脸不解地道:“王爷,你干吗?好好的打我老大干什么?”

    “让开”王爷自是不会跟费小柴解释,他冷眼看着费小柴,那眼神如同刀子,差点把费小柴给吓趴下去了。

    “不,不让,我老大,我老大……”费小柴强忍着害怕,挡在凤祁面前。

    “小柴,让开”凤祁站了起来,挥开费小柴,费小柴心里害怕,但却倔强的没有动:“老大,不行,王爷会打你的。”

    “没事,他想要再打我,没有那么容易。”凤祁抹掉嘴角的血迹,向来温和脸,难得出现一丝愠怒。

    费小柴吓了一大跳,有心想要问原因,但看到王爷与凤祁的神色皆不对,费小柴老实的站在一旁,不敢胡乱开口。

    “萧九安,我是不是自以为是,不需要你来教训,我自认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王妃好。”凤祁知道萧九安说的是什么,但他不认为自己有错。

    “为云开好?打着为云开的幌子,要她做她不愿意的事?”王爷还真看不出,凤祁这是在为纪云开好。

    要纪云开委屈,要纪云开主动去认那个不要她的娘,就是为她好?

    那凤祁的为云开好,还真是……廉价。

    凤祁苦笑一声:“我怎么不知那是在为难王妃,但王爷你可知,一个大夫……不想救人,有的是法子,你明白吗?”

    他是真的为纪云开好,才会劝说云开主动向云境夫人释好,向云境夫人表达孺幕之意,如此一来,就算云境夫人无法放下当年的事,与云开母女相认,心里也会愧疚,心中的怨恨也会少一些。如此一来,她给云开剖腹取子的时候,也能更尽心。

    他自己是大夫,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大夫尽心与不尽心的差别,更清楚一个对病人心怀怨恨的大夫,要不着痕迹的弄死,或者治坏一个病人,有多么简单……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