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医妃独步天下 »  第1020章1020恶魔,此生唯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第1020章1020恶魔,此生唯一

小说:医妃独步天下作者:承九
返回目录

    第1020章 1020恶魔,此生唯一

    王爷一路跑得极快,但在接近纪云开的院子时,却突然停了下来,深深地吸了口气,调整了呼吸,让自己看上去与平时无异,这才从容不迫的走近院子里……

    王爷看似平静沉稳,但天知道他此刻有多么紧张!

    纪云开有多在乎那个孩子,他比谁都清楚,偏偏他害那个孩子受伤了,纪云开肯定不会放过他……

    当然,他并不后悔那么做,重来一次,他仍旧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他这会,只是担心纪云开不高兴罢了。

    在踏入房间前,王爷有吸了口气,这才推门而入,神色淡漠的道:“你找本王?”

    看到靠在窗头,面色红润的纪云开,王爷暗暗松了口气。

    很好,云开的气色很好,心情看上去也不错,想来是知道了孩子无事的消息。

    “王爷,我……”纪云开刚开口,王爷就急急打断了她的话:“纪云开,本王不会道歉,也不会认为自己有错,你要是指责本王,就别说。”他一点也不想听!

    纪云开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王爷,你这是心虚了吗?”不然,怎么一开口就是“认错”。

    “本王没有做错,为什么要心虚?”王爷才不承认他是心虚了,他只是不爽纪云开为另一个男人怪他,即使那个男人是他儿子也不行。

    “是,王爷没有错,不需要心虚。”有那么一刹那,纪云开有一种在照顾长大了的儿子的感觉,“王爷你是为了救我,就算有错也是我的错,是我……”

    “不……跟你没有关系,是本王下的决定。日后,他就是要怪,也只能怪本王。”王爷听到纪云开把错往自己身上揽,又主动认错了。

    “王爷不是说自己没有错吗?怎么又要怪到你头上?”纪云开承认,她是故意的,怎么的?

    谁叫王爷害她儿子受伤了,还不许她说,这世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呃……”王爷沉默不语,只看着纪云开,眼中隐有一点小郁闷。

    纪云开明明没有生气,这是故意逗他吗?

    纪云开被他看得没有办法,只得服软:“王爷没有错,我也没有错。错的是云境夫人,错的是命运。”

    事实上,这事他们都不能怪云境夫人,毕竟他们都知道云境夫人是个什么情况,他们选择让云境夫人为她剖腹取子,就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

    “本王把她关了起来。”王爷正愁不知道要怎么跟纪云开说这事,这会纪云开主动提起,王爷立刻交待了。

    不管怎么样,云境夫人都是纪云开的母亲。纪云开可以对母亲不抱期待,但他这个“外人”对她母亲出手,难免有不尊重纪云开的嫌疑。

    “嗯。”纪云开应了一声,并没有立刻为云境夫人求情,而是说道:“我听费,云境夫人可能有双重人格。”

    “双重人格?那是什么?”王爷见纪云开并没有生气,便悄悄在她床边坐了下去。

    他觉得,他要再这么下去,以后一定会成为妻管严。

    “云境夫人太痛苦了,她分裂出另外一个自我,用来承受那些她无法面对的过去,以及放不下的仇恨。正常情况下的云境夫人是很安全的,但她那个用来承载痛苦与仇恨的自我,一旦苏醒,她就很危险。”

    纪云开简单的为王爷解释了一遍,重点强调:“她那个用来承载痛苦与仇恨的自我,平时一直在沉睡,但遇到我,或者听到与我相关的事,她就会苏醒。随着这个自我苏醒的次数越多,云境夫人会越来越控制不住她,很有可能给我们带来致命的危险。”

    “我明白了。云境夫人心里住着一个魔,而她现在控制不住了。”也许旁人不明白纪云开的话,但王爷很明白。

    曾经,他和云境夫人一样,心里住着一个嗜血的恶魔,唯有见血,见到足够让他满足的血,他才会安静下来。

    起先,那个嗜血的魔鬼几年才苏醒一次,但后来随着他杀戮越来越重,那个魔鬼便随时都会苏醒,一旦那个魔鬼苏醒,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只想杀戮。

    不过,自从遇到纪云开后,他越发的平静了,心中那只嗜血的魔鬼,已经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就是这样的,云境夫人对我和宝宝来说,都是危险的人物。但是……她是我母亲,我不可能杀她,是以我只能让她远离我的生活。”纪云开没有为云境夫人求情,她也不认为有那个必要。

    云境夫人是人格分裂不错,但云境夫人也确实伤害了她,这一点不可抹杀。

    “说这么多,就是要放了云境夫人是吧?你放心,就算你不开口,我也会放了她,她毕竟是你的母亲。”王爷听到后面,哭笑不得。

    “不是要你放了她,而是……让你这个作夫君的、作丈夫的,可以帮我孩子挡下她。以后,再不相见。”

    说出再不相见的话,纪云开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

    想来,她也是一个自私的人。

    “王爷,你应该明白……我这一生只有这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很重要。”纪云开收起脸上的笑,神色凝重的看着王爷。

    她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

    她在这个时代生活了两年多,她太清楚这个时代的男人,对子嗣的渴望,对子嗣的在乎。

    她生的是个儿子不错,但难保王爷想要更多孩子,而她给不了。

    六个月后,那种锥心刻骨的痛,她再也不想忍受第二回了。

    纪云开那个“我”字说得很轻,像是漫不经心,像是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王爷还是听出来了。

    王爷握住纪云开的手,轻声道:“本王立刻让人把谷主与云境夫人送走,日后绝不让她见到你和孩子。毕竟,本王这一生也只有这一个孩子。”

    王爷没有把他喝了绝育药的事告诉纪云开,这种事……

    他悄悄做了就行了,完全没有必要让纪云开知道。

    他不希望纪云开因此有什么负担……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