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嫡母逞威治状元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嫡母逞威治状元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跟着崔氏回了院子,由着崔氏忙前忙后为她上药、换衣裳,她只耷拉着脑袋没能从自我打击中恢复过来。

    不过好在阿雾脸上只是破了点儿皮,但头发却被荣四揪掉了一绺,疼得要死。

    “这两姊妹打架哪有这样下狠手的,跟仇人似的,哪里还有姐妹样子,亏她还是姐姐。”崔氏见阿雾这个样子就又开始抹泪,她素日也不是这样软弱爱哭的人,只是阿雾是她心尖上的宝贝闺女,如今这幅模样,崔氏不问对错,先就心疼得刀子割一般。

    “阿雾乖,别怕,就是到老太太跟前娘也会护着你的。”崔氏拿额头碰了碰阿雾的脸。

    提起老太太,阿雾倒是回了点儿神,现在可不是什么“三省吾身”的时候。以这半年阿雾对老太太的了解,今儿她们三房可是轻松不了的,也都怪自己前辈子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到了现在居然如此沉不住气,为了条裙子跟荣四那种人计较什么。

    阿雾开始责怪自己眼皮子浅,不顾大局。

    果然,冲动是魔鬼。

    “去了老太太哪儿,太太别为我说话。”阿雾想着毕竟自己是孩子,老太太就是再偏心,也不能太为难自己。可惜阿雾以己推人,还是太天真,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极品的存在。

    整日里阿雾都是提心吊胆的,偏老太太那儿一直没派人来传话,崔氏还以为是逃过了一劫,背着阿雾松了口气。阿雾却不是这般想,只怕这会儿越是平静,那边儿的幺蛾子越大。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也只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阿雾又让紫扇去打听打听上房的动静儿,紫扇回来只说吴氏去给老太太回话后,老太太狠狠发了一顿脾气,接下来却没有传出什么话来。

    到晚上用饭的光景,上房小丫头来传话说,老太太下午打发人去外面寻了三爷回府,这会儿三爷直接去了上房,请三太太带了六姑娘一并去。

    崔氏听了更是松了口气,想着丈夫在跟前,一切有他顶着,她只顺着三爷说便是。崔氏对荣三爷素来是敬重里带着崇拜的。

    阿雾的心却“咯噔”了一下,转瞬间就猜到了老虔婆的主意,这回自己可真是闯祸了,这事儿如果放在平日压根儿就不是什么事儿,老太太也未必就能把荣四看上眼,可在这节骨眼上,她,阿雾,就是自己把三房送上去让人宰割的,何其愚蠢。

    想到这儿,阿雾握在崔氏手里的小手不自觉地反握了回去,紧紧的回握住崔氏的手。

    崔氏察觉到了阿雾的担忧、害怕,蹲下身子为她理了理花苞头,“别怕,爹爹和娘都会护着你的。”崔氏虽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荣四和阿雾都各有不对,却还是偏心阿雾,不忍让她受任何责骂。

    崔氏又拿额头碰了碰阿雾的额头,还亲了亲阿雾的小脸蛋,安慰她。

    阿雾的眼泪却一下子就滚了出来。崔氏是个好母亲,她由衷的喜欢她,如今闯了祸连累她,阿雾觉得心里难过极了。一时又被崔氏的怜爱给感动,想到了长公主,又想到如果她还是康宁郡主,荣四怎么敢这般羞辱她,府里下人又回护不得力,处处制肘,处处不顺心。

    阿雾凄凄哀哀这才想明白,她再也不是什么康宁郡主了,她,是阿勿,如今不过是安国公府毫无根基的六姑娘,这府里谁都能骑到她头上去。

    崔氏见阿雾流泪,连忙给她抹了,“阿雾,阿雾。”崔氏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搂着她阿雾阿雾地叫着,因着阿雾的眼睛是那样的悲伤、自责,崔氏不懂阿雾为何这般害怕,只当她年岁小,没经过事儿被吓着了。

    到了上房,崔氏一进去就见荣三爷正跪在他嫡母安国公夫人程氏的跟前。崔氏不知缘由,见丈夫跪着,她总不能站着,也跟着上前跪了下去。

    阿雾不待崔氏说,就也自个儿跪了下去,今日的祸是她闯的,是她把刀子送到她们手上的,所以受这点儿屈辱,她觉得是她活该的。

    老太太的怀里坐着荣四,后者一脸得意地低头瞧着三房,状元公又怎样,还不是老太太让跪就得跪。

    “你们娘俩来得正好,若非你二嫂来说,我还不知道咱们府里居然出了做妹妹的殴打姐姐的事情,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只怕咱们国公府就再抬不起头了。”老太太冷冷地笑了声。

    崔氏听了这话立刻就抢着开口,“老太太明鉴,并不是阿雾先动的手,实在是挨不过四姑娘了才回的手。”崔氏听老太太那话的意思,就是把阿雾的名声往茅厕里扔,她一个小姑娘,若被这样的话传了出去,今后还怎么嫁人。所以崔氏也急得顾不得许多,抢了老太太的话头。

    老太太的龙头拐杖狠狠往地上一跺,跺得地砖“叨叨”响,“婆婆说话有你cha嘴的地儿吗?”

    “瞧瞧,果然是小家小户出来的,连规矩都不懂,这样的人能教出什么好苗子来。”吴氏在一旁添柴烧火。

    老太太大骂了一通这才气顺了些,眯着小眼睛毒蛇一般盯着荣吉昌道:“子不教、父之过,老三,今儿我把你喊回来,就是让你看看你媳妇和闺女,大的敢顶撞婆母,小的敢殴打亲姐,你怎么说?”

    崔氏气得嘴唇都开始发抖,转头看着荣三爷。

    荣三爷并不回看崔氏,只伏低身子给老太太磕头,“都是儿子的错,下去后儿子定当管教于她二人。”

    “你管教?你若真能管教,就出不来今日这事儿。”老太太压根儿不问事情原由,拿着了阿雾殴打荣四的事,就跟得了虎符一般,今儿不把敌人杀得落花流水就顺不了她的气儿。她的两个儿子都没出息,凭什么老三能出人头地?

    “老太太,按说平日六姑娘谨小慎微,生怕行差踏错,怎么今日就敢出手殴打亲姐了?依我看这回就算了,她平日也不是这样的人。”大夫人安氏一旁出声帮衬三房,可她那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又要洒毒药面子,还要装出一幅我是救你的菩萨样貌来。

    “放了以往她自然不敢,可如今她老子中了状元,她就以为能翻出天来了,我看殴打亲姐还是小的,只怕以后我们这些人都不是她的下饭菜。”老太太气得鼻子直喷气儿。

    “她小小年纪如何能有这等恶毒心思,老太太你是多虑了。”大夫人一脸慈悲不忍地道。

    “她年纪小,她爹娘可年纪不小。倒底不是我肚子里出去的,如今得了势就要骑到我头上来了,老三,你这是欺负你两个哥哥没本事,今后都要看你脸色行事是不是,今儿敢打老二家的玥姐儿,明儿指不定就敢打你大哥、二哥了是不是?”老太太的口水都要喷到荣三爷的鼻子上了。

    荣吉昌连连磕头。

    “当今天子以孝治国,像你这等不孝不悌的人怎么能中状元,我看你如今不过才中状元就这般骄横,若他日真位极人臣,我老婆子还有活路,你哥哥们还有活路?”老太太连着跺了三下拐杖,“我看我老婆子得亲自进宫去给皇后娘娘说道说道。”

    老太太说能进宫面见贵妃娘娘也不是胡说的。今上的皇后是老太太姨母家大表嫂的表侄女儿。这也是老太太在国公府作威作福,老太爷也不敢说一句的根由。

    荣三爷听老太太这样一说,立刻抬起了头,他心中悲愤,知道老太太是借题发挥,他即使不知事情原由,但是自己的女儿他是知道的,绝不是殴打亲姐的人,再说荣四比阿雾大那么多,即便是打架,谁吃亏那是摆明了的。

    如今阿雾也来了上房,荣三爷眼尾扫到她脸上的抓痕和脖子上、手背上的青紫,再看荣四,相比而言,荣四就好了不少,荣三爷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却不怪阿雾闯了祸,他知道从他点了状元,这位嫡母就怎么看他都不顺眼,如今不过是借机发作,反而是他连累了阿雾和崔氏。

    崔氏听得老太太这么说,不由大惊,又想说话,却被荣三爷一把按住手,崔氏这才没出声。

    “都是儿子的错,是儿子管教不当,请母亲责罚。”荣三爷的头磕在地砖上“嗡嗡”作响,额头已经紫沁。

    嫡母的一顶孝悌帽子扣下来,荣三爷像是被捏住了咽喉,只能忍气吞声。

    老太太见荣三爷这般,脸上也带出了冷冰冰的得意的笑容,她说进宫是威胁三房的,她若真刷掉了荣三爷的状元帽子,老太爷第一个饶不了她,所以老太太如今不过是想重塑嫡母的威风,在这当口要让府里的人都知道,别以为老三中了状元,她们的心就跟着去了三房。有她老太太在一天,三房就一天蹦跶不起来。

    “你既知错了我也不为难你,你自去祠堂归一晚,好生在列祖列宗跟前忏悔忏悔。至于璇姐儿,今后可得好好拘着,咱们府里可没有不孝不悌的姑娘。”老太太的语气放软和了,都以为这样就算了,却听得老太太又道:“让璇姐儿去给她四姐姐磕个头,认个错,她四姐姐要是原谅了她再让她起来,否则……。”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惊了一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