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前缘不尽犯相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前缘不尽犯相思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没为难那婆子,同个守门婆子置什么气,何况这本是老太太的意思。

    阿雾领了紫扇往右拐去,紫扇闷声道:“什么避嫌,我明明听到有四姑娘的声音,她都不避嫌,姑娘你才多大点儿就要避嫌了?”

    阿雾可不似紫扇,贵客、男客加上荣四在却要自己回避的点点滴滴,很快就让阿雾联想到了亲事,这也不怪阿雾,若老太太做得坦坦荡荡,阿雾还不会往心里去,荣四如今也到了可以说亲的年纪,阿雾隐约又听见了大太太的声音,这一切就说得过去了。大房、二房都有待嫁闺女。

    只是也不知道是什么贵客,能让老太太这么着紧。如今瞧着老太太防三房跟防贼似的,也不知她究竟怎么个想法,阿雾难免就恶意猜测,大概是当初荣三爷的姨娘碍了老太太的眼,得罪狠了她,想也是,瞧荣三爷的模样,再看如今的阿雾,就不难猜到当初那位姨娘的容貌了,定然是相当出众的。

    阿雾对这什么贵客不感兴趣,反而很有深意地看了紫扇一眼,“你这会儿这般会说,当时怎么不同那婆子说?”

    紫扇蔫了声,她是典型的窝里横,在阿雾那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背后还敢议论主子,可遇事就退了。

    “奴婢,奴婢刚才不是没想到嘛。”紫扇狡辩道。

    阿雾哼了一声,“这做丫头的什么时候该帮主子出声,什么时候该劝主子,你心里难道没个思量?”

    紫扇听了没吭声。

    阿雾又道:“前儿太太张罗着要给我买丫头,说我缺身边缺了个二等丫头,我只说你和紫砚用着还顺手,若要二等丫头,好歹也要先把你提到二等才是。”紫砚如今是二等丫头,紫扇却是三等,按府里小姐身边丫头的配置,都该有两个二等丫头伺候才是。

    紫扇赶紧盯着阿雾看,让她接着往下说,二等丫头的月银比三等多了五百钱,可不是小数目。

    “可太太只说你年纪小,还得再看看。”这言外之意如果紫扇还领会不了,那阿雾也不用在她身上费心了。

    紫扇猛点了几下头,表决心道:“我一定会好好伺候姑娘的。”

    阿雾侧头看了看紫扇,她大约不知道这是阿雾自己想说“我等着往下看”时爱做的小动作。

    也不知这几句恩威并施的话能不能真正点醒紫扇,这丫头如果今后灵醒点儿,也不是不能培养的。紫扇虽有些瑕疵,但阿雾见她人做事麻利又好打听,优点也是明显的,若今后能精明些,也省得她费事儿换丫头。

    既然奇花园去不了,阿雾便绕道去了流花坞,流花坞背后的栖霞山算是花园里最高的地方,老太太不让阿雾见贵客,她偏偏就更好奇究竟是谁来了。

    阿雾走在栖霞山背脊上的小道上,隔着树影就能听到荣四“银铃”一般的假笑,“二表哥,你看我的风筝。”

    阿雾抬头往天上看了看,上面有四只色彩斑斓的风筝在飞,或高或低,恣意盎然。春日里放风筝,正是时候。

    只是这声表哥让阿雾侧了侧耳,不知究竟是哪家表哥。因为隔得远了,瞧不真切。

    “姑娘,那好像是大夫人娘家大哥的二公子。”紫扇突然出声。

    “你看得到?”阿雾惊讶地回头。

    紫扇点点头,“就是看不太清楚,但我远远瞧他那样子,就像是。”后来事实证明紫扇连猜带蒙地说得一点儿没错,让阿雾对她更是另眼相看。“千里眼”,这也是种本事啊。

    大夫人的娘家是诚意伯府,她大哥是伯府世子,可这位世子的嫡次子绝对够不上贵客标准,更何况阿雾也不是没见过这位表哥,老太太犯不着这样遮遮掩掩。

    “瞧着还有一位男客,你能猜得出是哪家的不?”阿雾问紫扇。

    紫扇踮起脚尖望了望,“看不清,但是瞧那气派比宜少爷还要盛,应该没来过咱们府里。”紫扇口里的宜少爷就是那位二表哥,诚意伯府的嫡次孙郭柄宜。

    阿雾暗忖,那位不知名的男客大概即是郭柄宜带来的,可郭柄宜能有什么了不得的亲戚朋友,在阿雾心里,这诚意伯府也是那没落勋贵,大约在她眼里除了皇亲,其他的都可称得上没落了。

    阿雾有些小小失望,“算了,回去吧。”

    两个人正要往回走,却听荣五叫了一声,“瑜表哥……”后面的话听不太清楚。

    瑜表哥?阿雾的认知里府里亲戚中可没有一个瑜表哥,而这个瑜也勾起了阿雾一段微妙的往事。

    阿雾停住脚,往头上一看,一红一蓝两只风筝正在她头顶的天空上纠缠,眼瞧着都要栽落下来了。果不其然,听到荣五一声叫唤,两只大雁风筝倒栽葱似地落在了离栖霞山不远处的一株大树上。

    “呀,姑娘那风筝栽下来啦。”紫扇的声音里有点儿幸灾乐祸。

    阿雾却没心思理紫扇了,因为荣五口里的瑜表哥在原地安慰了一下荣五后,就往流花坞这个方向跑了来。

    身影靠近,阿雾才能确定,那个瑜表哥,正是她前辈子就认识的,还恋慕过一段时间的渊阁大学士唐晋山的二公子,唐瑜,唐秀瑾。

    前尘往事顿时涌上了阿雾的心头。要说当初唐秀瑾娶了顾惜惠,也不是他自个儿选的,唐公子前途似锦,他爹怎么肯让他娶公主的女儿,何况阿雾还是个药罐子,生儿子是没什么指望的,唐瑜怎么能娶这样一个女子。

    只是阿雾恼他,所以强栽唐瑜,就是他贪好女色选了顾惜惠,其实唐大才子从没给过阿雾错误的暗示。

    要说唐秀瑾这人真的不错,温尔,如芝兰玉树,对人温柔亲近,毫无架子,又细心体贴,当然后面的细心体贴是从他对顾惜惠的照顾里瞧出来的。

    他二人婚后相敬如宾,恩爱甜蜜,若不看后事,顾惜惠那辈子可算得上京城第一称心如意的贵女了,容貌绝丽,家世显赫,又嫁得如此的如意夫君。

    可惜后来正元帝登基,清算前帐,鼎力支持向贵妃所出哀帝的唐晋山落得身死名消,唐大才子也被楚懋斩杀,家中男女尽皆流放。

    阿雾虽然恼怒这个“心上人”,可想起他后面的悲惨遭遇,一切恩怨也都随风而散了。

    不过阿雾如今虽然不怨唐秀瑾,可也没有想要帮他的意思。

    紫扇见了唐秀瑾,悠悠长长地叹了一句,“他长得可真好看啊。”

    阿雾也不得不承认唐秀瑾长得极好看。面如冠玉,色灿春山,肌肤白皙,秀颀如松。玉树临风,是个风华绝代的翩翩美少年。

    若单论长相,这京里阿雾以为只有楚懋或可胜得唐瑜一分,但楚懋总是一副朗月出尘的令人作呕的假仙模样,哪能及得唐瑜的风华半分。

    也难怪他叫唐瑜,字里又有个瑾字,周公瑾可是有名的美男子。

    唐瑜有神童之称,三岁能颂,七岁能诗,十三岁参加院试,中了秀才,去年乡试更是一举中魁,十四岁的解元,这在历朝历代都是少有的事,若非他老师怕他少年成名于心xing有误,不让他参加会试,否则今年荣吉昌和唐瑜还不知谁能摘得状元花呐

    紫扇面色突然一变,前一刻还在感叹唐秀瑾的俊美,下一刻就要尖叫。

    阿雾眼疾手快地一把捂住紫扇的嘴巴,“别吱声。”

    紫扇的嘴巴在阿雾手下艰难的张合,“可素,可……”

    这时候唐秀瑾已经一脚踏上流花坞那块松动了的斜石上。

    这块石板阿雾和紫扇都是知道的,因为她们时常到这边玩耍,那石板还是紫扇跳松动的。

    只见唐秀瑾不察,一脚已经滑到了斜石下的小溪里,整个身子都差点儿扑到水里,还好他反应快,以手撑地,小溪又浅才没脚背,否则他可就狼狈了。即便是这样唐秀瑾的袍子下摆也遭了水。

    翩翩佳公子如今像半只落汤鸡。

    阿雾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旋即赶紧拿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被人瞧到她黑洞洞的门牙。她这是故意没提醒唐秀瑾,没主动整他已经是她阿雾小姐修养好了,至于做好人提醒唐秀瑾的事儿,阿雾可是从来没想过的。

    “是谁?”唐秀瑾抬头看向阿雾她们的方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