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论形势嫂嫂教妹(上)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论形势嫂嫂教妹(上)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唐音比阿雾大一岁,便充当了姐姐一角,对阿雾多有照顾,一一给她介绍在座的人,又拉她一块儿坐下吃茶聊天。

    同唐音聊得来的都是喜欢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她们这一桌别比别人三桌都更热闹些。

    到分手时,唐音拉着阿雾的手还有些舍不得,“下回见面咱们再好好说话,你若是到我家来,我给你看我那些好玩的。”

    阿雾点点头。

    阿雾随崔氏到了家,先去老太太的上房请安,老太太那边早知道今日发生的事了,跺着拐杖就训阿雾,“你这哭丧丫头,把国公府小姐的脸都丢光了,在家哭不算,都哭到外面丢人去了,你跟夫子学的女戒、女训都丢哪里去了?”

    阿雾早料到老太婆会这样,既不紧张也不气恼,倒是崔氏牵着阿雾的手开始有些抖。

    “老祖宗,阿雾错了,下回如果还有人骂小娘养的,阿雾会学着四姐姐一般笑的。”阿雾低下头,一副傻傻的很认真认错的样子。

    这话把老太太气得个倒仰,荣四脸色也一阵青一阵白的。

    “你也是个蠢的。”老太太恨铁不成钢地指着荣四。

    “都给我好好反思去,璇姐儿这丫头就知道哭,下回不许出门了。”老太太虽然骂了荣四,还是不忘打压阿雾。

    过得几日,忠武伯夫人过生,请了一众女眷去消遣。大夫人为着能让荣五才名远播,只要是像样点儿的宴会,她都很积极地出门。

    荣四又是个贴身膏药,大夫人甩不掉,她又比荣五年长,她不定亲,荣五是出不了阁的,加上老太太又在一边看着,她如今就这两个有血缘的亲孙女儿在跟前,少不得看顾些,大夫人也就怏怏地带上了荣四。

    崔氏也收到了帖子。因为忠武伯夫人最小妹妹的夫婿今年中了二甲,同荣吉昌之间有年谊之情,彼此也走动着,所以忠武伯夫人还给崔氏下了帖子。

    可惜阿雾是老太太亲口下令不许出门的,让崔氏好生为难。

    倒是阿雾想得开,“太太自去就是了,你不在家我正好散淡散淡。”

    “你这是山中无老虎,猴子好称霸王吧?”崔氏点着阿雾的鼻尖笑她。

    阿雾皱皱鼻子,嘟嘟嘴,一脸的不服气。

    当晚崔氏回来,拉了阿雾道:“你同唐阁老家的千金什么时候那么熟的?”

    “唐音?她怎么了?”阿雾问。

    “今儿当众人的面她就问起你,问怎么玥姐儿(荣四)和琬姐儿(荣五)去了,你却没去。”

    阿雾赶紧问,“太太怎么说?”

    “我什么也没说,总不能说老太太的坏话吧。”崔氏只是做了个很为难,很不好启齿的表情,就是泥巴人也有三分脾气呐,何况崔氏,阿雾被欺负得这般惨,做娘的如何不气恼。

    阿雾拍拍崔氏的手,嘴角上翘,不说反而是最好的,阿雾想也想得到当时崔氏的表情,这样别人正好按着她自个儿的猜测去推想。

    好比如,你看着一个姑娘跳崖自杀,没人告诉你原因,你心里头就有了千个故事,多数是想她是不是为情自杀,或者是父母不同意,或者是对方负了心,如此种种,多数猜测都是往绮思的方面想,很少有人会想她不会是踩空了不小心落崖的吧。

    安国公府单单阿雾没去,这后面也有百种故事。若放了以前,阿雾不去自然没什么,她本就很少出门,可既然上回在寿昌侯府崔氏开始带着阿雾见人,这回不去就有些让人疑惑了。

    若是崔氏找一个阿雾身子不适之类的借口也好,可偏偏她只是不好启齿地笑了笑,就都明白家家背后难念的经了。

    崔氏做出这等表情,想来国公府的故事就会有很多个版本出现在人们脑海里了,比如嫡母可待庶子之流,当然也可能是庶子忤逆嫡母而挨罚之类。

    阿雾没想到唐音会这般关心自己,想了想,坐下提笔写起信来,唐音这个朋友她挺喜欢的。

    阿雾先问了唐音好,又将她不能出府的原因告诉了唐音,表达了一番自己也很想见她的意思,多谢她挂念之情,总之写得极富感情,既赞叹了唐音的侠义,又恰当表现自己的可怜困境。最后阿雾托荣三爷找人送了信。

    阿雾收到了唐音的回信时,很有些感动。本来是她自己的事儿,却让唐音这般为她出头。

    这日老太太派了丫头来叫崔氏和阿雾去上房。

    阿雾知道是为了晋国公夫人下帖请老太太并阖府众位赏花的事儿。

    晋国公府每年四月的牡丹宴,那是京城出了名的盛事。晋国公府天香园的牡丹在京城最为出名,里面种植了各种珍品牡丹,姚黄魏紫、赵粉豆绿,应有尽有。

    天香园可谓是万紫千红,国色天香。

    天香园也因此位列京城四大名园之一。阿雾因是四月里生的,对牡丹颇为偏爱,晋国公夫人还曾经邀请她在天香园小住过一段时日。

    天香园的牡丹园颇有特色,多道菜色都以牡丹入菜,不提口味,这份意境却已经是多少人墨客、才子佳人心向往之的。

    老太太施恩似地对崔氏和阿雾道:“明ri你带上璇姐儿也去吧。”

    崔氏又惊又喜,没想到老太太会这样说,她本来还遗憾阿雾不能去。天香园崔氏去过一回,景致是极为喜爱的,但因她不善交际,又屡觉被冷落,后来也就不再去了。

    这一回崔氏刚做了新科状元的夫人,头衔不一样,地位也就不同了,加之她觉得阿雾也渐渐大了,总要带出去见见人,也好为阿雾的未来打算打算。

    崔氏觉得阿雾生得又好,人又聪慧伶俐,若能被哪位和蔼可亲,慈祥有佳的夫人看中,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了。

    而老太太这回之所以会同意阿雾出门,阿雾从唐音的来信里就已经猜出来了。

    唐音只说她将老太太不许阿雾出门的事儿添油加醋地跟几个闺中好友说了说,她们都觉得是老太太不慈,苛待孙女儿,当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荣三爷不是安国公夫人所出,她忌惮庶子,如今又多番打压。

    其实阿雾写那封信的时候,未尝没有想让唐音帮她传话的意思,可对于这样仗义耿直的朋友,她还心存利用,又让阿雾觉得羞愧,唐音毫无芥蒂的帮她,更让阿雾惭愧万分。

    可是阿雾需要唐音的造势,她是唐阁老的孙女儿,地位显赫,她说的话在小一辈里极有分量。阿雾需要的就是将老太太并不是那么慈祥的印象传给大家,所谓母慈子孝,母若不慈,她若说儿子不孝,别人听了,就有得商榷了。

    而老太太这边的动静阿雾也知道,全亏了紫扇那个机灵鬼,这丫头越大越来事儿,虽然嘴巴碎了些,有时候难免尖刻,但她人缘不错,在府里上上下下每房每院都有她玩得好的小丫头,消息灵通得很。

    阿雾既然发现了紫扇的优点,也就让紫砚不要拘着她,任她满府里玩儿,摘花折柳,编篮子斗野草,小丫头们都羡慕她得紧。

    紫扇告诉前两日告诉阿雾,老太太的娘家嫂嫂过府做客来了。

    老太太的娘家是建宁侯府,她嫂嫂如今是建宁侯夫人,建宁侯夫人的妹妹嫁给了原礼部侍郎田长生,后来她妹妹的女儿选秀入宫,成了如今的田皇后。女儿为后,为了避嫌,田侍郎致了仕,但如今还有两个儿子在朝为官

    建宁侯夫人马氏难得上安国公府来做客,她对她家的这位姑奶奶并不感冒,只是最近听了些流言,这才上门来。

    打帘子的小丫头和上茶的小丫头分别听到了几句,“母慈子孝”,“状元公”,“田皇后”和“五皇子”,再加上今日老太太骤然改变的态度,阿雾已经把当初建宁侯夫人说的话猜出了个**不离十。

    田皇后,阿雾是比较熟悉的,长公主一系当初支持的就是田皇后所出的五皇子。田皇后的父亲致仕,两个哥哥外放为官,在京官里的关系不多。虽然有长公主等勋贵支持,可掌握权柄能在皇帝跟前说上话的人却不多。

    别看什么国公爷、侯爷之类的爵位高,听着厉害,其实有时候还不如一个小小的学侍读在皇帝跟前说得上话,毕竟别人才是见天儿在皇帝跟前转悠的人。

    而向贵妃所出的七皇子则在京官里嫡系颇多,同五皇子算是半径八两。当然这是后话。

    可如果阿雾没记错的话,当今圣上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病痛缠身,虽然后面拖拖延延又熬了好多年,但这过程里有两三次都差点儿去了。

    皇子们都十几岁了,皇上身子又时好时坏,田皇后和向贵妃开始另有打算,也无可厚非。

    向贵妃因有当朝首辅谢用的支持,与田皇后互别矛头,加上向贵妃得宠多年,田皇后便有些力有不及,急急想向外拉拢扩张。

    朝中核心圈层,田皇后已经无能为力,但若皇上还能拖些年生,未必没有新秀冒出,田皇后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对这一届的进士都曾抛过“媚眼”。

    荣三爷是状元公,在田皇后未来的夺嫡班子里算是很有潜力的棋子儿,她可不愿让马氏这个糊涂虫给毁了。

    建宁侯夫人颇能揣摩田皇后的意思,在外面听了流言,就赶紧来劝老太太。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