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论形势嫂嫂教妹(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论形势嫂嫂教妹(下)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嫂嫂,我瞧你也是太紧张了,老三虽然中了状元,写章同做官可不是一码事儿,先帝时还有状元公回家挑粪的呢,老三能蹦跶出什么。再说了,他今后即便真出息了,我是他嫡母,他难道能奈何我?让他做事,他敢推三阻四?”老太太还是觉得自己非常有理。

    马夫人真觉得老太太有些让人无语,可她这位夫妹素来执拗,越是劝她,她就越固执己见,跟你反着来。马夫人只好顺着她的毛捋,“谁说不是呢,可你是做嫡母的,他又不是你肚子里出来的,传出些流言总是不好。这咱们知道内情的还好说,不知内情的怎么想你?”

    “别人怎么想我可不管。”老太太在府里独大惯了,早养出一副我说了就算的睥睨劲儿。

    “你这话怎么说的,若你的名声不好,荣大爷还在朝里为官不是,你就不想想他还有没有再进一步的前途?再说你府里的两个孙女儿,琬姐儿是个顶顶孝顺又有才气的,你就不想她今后嫁个如意的?”马氏缓缓劝道。

    老夫人没吱声。

    “再说了,他一个庶子能碍着你什么,今后分家时顶多带走点儿财物,何况这还不是你们两老说了算。”马夫人的侄女儿是皇后,国公府这么点儿浮财根本没看在她眼里。

    “哼,我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他。凭什么要给他那个下jian狐媚子下的jian种银子,呸,做梦。”老太太咬牙切齿地道。

    荣三爷母亲的事,马夫人多少知道点儿,知道那是老太太的眼中钉、肉中刺,也不敢再提,怕真把老太太弄拧巴了,就再也解不开了。

    “哎。都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兄弟之间总要彼此扶持才好。咱们是俩妯娌,皇后娘娘又是我侄女儿,咱们都是血连着骨肉的亲家,五皇子今后也需要人辅佐,多一分力是一分力不是,你说呐?”

    老太太冷冷笑了一声,“真是,中了状元你们就都看中起他了,我从小看他长大,还能不知道他是个什么种?一个三棍子都打不出屁的人,对五皇子能有什么助力。”

    马氏见老太太油盐不进,也有些急了,“你怎么……”

    老太太不耐烦地打断道,“好啦,好啦,我知晓嫂嫂的意思。”

    老太太的不耐烦,惹恼了马夫人,但马夫人是个藏得住事儿的人,面上丝毫不显,在心里暗呸了老太太一声,真是无知蠢妇,你知晓个屁。

    若那荣三爷真如老太太说的,能中状元吗?就她这态度,荣三爷居然在她手里活出来了,还能读出书来,这样的人能简单?

    对安国公夫人晓之以理看来并不奏效,马夫人捡了许多好听的话,对老太太诱之以利,将皇后这根儿“胡萝卜“挂在老太太这头毛驴跟前,总算是说服了老太太。

    老太太听了马夫人的话尽管不情不愿,但还是忌惮了些,这才许了阿雾出门,想要让流言不攻自破。

    偏偏阿雾不听她的,孩子气地道:“我不去。”

    “你让我出门就出门,不让我出门就不出门,我可不像面团子任你揉捏呐。”阿雾暗忖。

    老太太一听阿雾这样说,一个怒眼就瞪了过来,“你说什么?”

    “我不去,上回何姐姐笑话我,说我戴的金环是她家丫头才戴的。”阿雾扭扭捏捏地道。

    这话大家都听明白了。三房的情况,老太太和大房、二房都清楚。阿雾出门的衣裳就那一、两套,首饰也是只有一、两件,只能翻来覆去的戴,这小姑娘是怕出门再丢丑,被人笑话。

    阿雾的话让大房、二房的人都生出了点儿优越感。老太太也见着阿雾出门戴来戴去脖子上都是金葵花八宝璎珞长命锁。既然听了马夫人的话,少不得做些表面情,老太太正要讲话,却听见荣五开了口。

    “等下六妹妹跟我一起回我屋子吧,我把我的首饰让你挑,这样可肯出门啦?”荣五像哄小孩子似的哄着阿雾,她还想“宠溺”地点点阿雾的鼻子,被阿雾扭头避过了,脸上有一丝尴尬之色,但很快就被笑容掩饰了过去。

    阿雾侧头看了看荣五,心里本来想的是膈应膈应老太太,若能得点赏头也好,她倒不是稀罕得点老太太的东西,说实话安国公夫人自以为了不起,其实她那儿还真没能让阿雾看上眼的东西,只是阿雾就想气气老太太,她知道老太太哪怕一点儿东西,也是舍不得给三房的。

    若这回得了东西的话是金子就融了成锭子好花,若是别的,就当了银子赏丫头,阿雾盘算得很好。

    可荣五这一说就坏了阿雾的盘算。也不知她是什么意思,阿雾有些看不懂荣五,但因这些时日她二人还算要好,所以阿雾也没往坏了想,只当荣五是为自己解围,怕老太太不同意。

    一行人出了上房,荣四在一边酸言酸语地道:“六妹妹这下可高兴了,你五姐姐那儿好东西可多着呢,真是便宜你了。”

    阿雾懒得理荣四,这种人你若说她就是教她,白白便宜了她,总有她自食恶果的一天。

    要说阿雾,还真没有馋荣五那点子东西,但她既然话出了口,这当口也就不好不跟着荣五去她屋里了。

    到得荣五的闺房,阿雾瞧了瞧,多宝阁上摆着件件珍品、色色古玩,有两、三件瞧着仿佛还有些年头,阿雾心想,大房一大半的珍品估计都在这多宝阁上了。

    荣五屋里的秋色一见阿雾进门,把嘴一撇,很有些瞧不上的意思。阿雾只当做没看见。

    这起子丫头本是个做奴才的命,却养出一副瞧不起主子的刁脾气,那是秋色自己的酸葡萄心理,她之于阿雾不过是个会喘气儿的物件,她心里怎么想,压根儿不在阿雾的眼里。

    秋色将跟着荣五进门的夏芳扯到一边儿去嘀咕,“她怎么来了,每回来咱们这儿看着色色样样都眼红,眼皮子浅得连咱们做丫头的都不如,早知道她要来,我该把多宝阁上的东西都收起来。”

    叹只叹阿雾耳朵尖了些,居然听见了,心下更是觉得秋色无礼。据阿雾所知,这前身虽然自卑懦弱了些,可从没有伸手要东西的习惯,秋色这话说得好没道理。主子姑娘年纪小,好奇了些,来自家姐妹屋子里东看看西瞧瞧,并非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却不想这都能让秋色生出这诸多尖言刻语来。

    阿雾想了想,觉得回去得说说紫扇,以后可别学了秋色的小家子尖刻样,平白丢了主子的脸,都说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人。

    荣五大约也听见了,瞪了秋色一眼,两个丫头这才住了嘴才了分开。

    “秋色,你去把我的首饰匣子拿来。”荣五领了阿雾去内屋坐下。

    小丫头上了茶,茶是明前龙井,阿雾尝了尝,并不是西湖边上正儿八经那几株龙井茶树产的,水也差了些,阿雾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秋色捧着首饰匣子,在槅扇处同夏芳低声道:“瞧,连好茶都吃不来,真是白瞎了龙井茶,明园个死丫头,真没眼色,居然给她上这种好茶。”

    夏芳那胳膊肘撞了撞秋色,让她少说些。

    秋色拿了盒子到桌旁,用两把钥匙将盒子上的两把锁开了,这才露出里面的首饰来。偏秋色最是个尖酸人,特地“不经意”地将首饰匣子捧到阿雾眼前晃了晃,一匣子珠宝首饰,明晃晃地惹人眼。

    阿雾寻思着自己要不要表现出点儿“呆若木鸡”地样子来。实际上阿雾也还真有点儿“呆若木鸡”。阿雾是什么眼色的人物,这些首饰她瞥一眼就知道个大概价值,就这么些个别说用锁锁住了,阿雾的梳妆台上都是敞开放的。

    再瞧秋色那小心翼翼开锁的模样,阿雾真是“吃惊”想笑,犯得着还要上两把锁吗?就这样还穷得瑟,真真是笑掉人大牙,还在没人说出去。

    “六妹妹,你看看,有喜欢的便拿去。”荣五很有些大方。

    阿雾看了看荣五的表情,有些分不出她的真假大方,阿雾索xing试一试,稍微认真地看了看那匣子,那里面稍微能入阿雾眼的只有一枚金累丝玲珑滚珠钗。

    这枚钗子虽然瞧起来没有步摇等显眼,可阿雾敢说这整个匣子里这一枚钗子最值钱。这枚钗子做工精良细腻,钗头编成的玲珑花罩里有两粒流光摇曳的玉珠,在手里晃动一下,就发出悦耳的撞击声,迎着光线,行走间还可划出流光来,算得上是上品了。

    不过阿雾只是看了看,她并不是那等眼皮子浅只望着别人好东西的人。

    “六妹妹喜欢哪件?”荣五温柔地笑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