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大方人行大方事(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大方人行大方事(下)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荣五比唐音和阿雾大了些,和她斗诗的是另一个圈子,年纪稍微大了些,同唐音的这个小圈子并不相同。但彼此寒暄还是必须的。

    一路走来,阿雾“新”认识了不少人。只是有几个看她的眼神总有些奇怪,眼睛总往她头上瞟,带着不屑和轻蔑,阿雾低头想了想,并不觉得有得罪她们的地方。

    或许是荣四说了什么话?荣四的圈子多数还是庶女,并不在这几个人里,所以不像是荣四上的眼药,阿雾一时猜不透,只觉得毛病看来是出在头上了。

    思及此,阿雾心里“咯噔”一下,却不愿意相信。便是阿雾极不喜欢的“半瓶水才女”顾惜惠,她也不能不承认,顾惜惠这人还是有些风格的,两人彼此较量,却从没使过阴招。阿雾不愿意这样想与顾惜惠齐名的荣五。

    唐音拉了阿雾去看姚黄,同户部尚书的女儿苏念,柳大学士的孙女柳和萱一起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这个说喜欢魏紫,那个说喜欢墨魁。

    又问阿雾喜欢什么,阿雾道:“我喜欢琨珊夜光。”

    众人一听只问,“什么是琨珊夜光?”

    当时牡丹的珍品培育相当困难,姚黄魏紫因素有牡丹中花魁之称,所以培育者多费脑筋去培植这二种,但整个京城也不过寥寥十来钵而已,琨珊夜光这等名品就更是稀少,若非痴爱牡丹之人很少有知道的,所以没听过也不足为奇。

    阿雾想了想,“这院子里倒有一株。”阿雾喜欢琨珊夜光也正是从天香园开始的。

    小女孩见有新鲜事,也不追问阿雾怎么知道那儿有琨珊夜光的,只拥着阿雾前去。

    天香园里只有一株琨珊夜光,孤零零立于水畔,花瓣白如莹玉,层层叠叠状若花冠,煞是好看,可若论什么稀奇,却是没有,少不得让众人的心失望了一下。

    “瞧着可比不得姚黄魏紫。”唐音开口道,白色看久了难免单调些。

    阿雾认识这琨珊夜光也是偶然夜里睡不着,到院子里散步,远远看见一盏白灯笼,近了发现是一株牡丹,这才上心的。

    阿雾见好友失望,便想了想,转头对跟着来伺候的小丫头道:“烦恼姐姐为我们取一张深色布来。”

    小丫头应声去了,这几位都是达官之女,是国公夫人特地吩咐要仔细伺候的,所以小丫头不敢怠慢。

    到她拿了布来,阿雾让唐音等人一人一角牵起布,都躲到布下,将琨珊夜光遮起来。

    “哇,居然会发光呐。”苏念低呼道,怕吓着这株娇嫩的琨珊夜光。

    “我还是第一回见呐。”唐音也感叹。

    阿雾又给几个小姐们讲了琨珊夜光的故事。故事说的是一个牡丹女为了感激一对老夫妇对牡丹的爱护,投作他们的女儿,名叫琨珊,长得花容玉貌,结果被一个知府看见,强行索要,最后化作了琨珊牡丹送入知府家,报复了知府的故事。

    花艳丽而珍奇,故事坎坷而怜情,因情壮物,阿雾又将那故事讲得跌宕起伏,说得活灵活现,把一一众人都唬住了,连旁边观花的贵女们也被吸引住了了,团团围着阿雾几个。

    倒也不是阿雾多厉害,实在是大家对这种讲鬼神而又带着一丝香艳的故事听得太少。世家闺秀在家一般只读《女戒》、《孝经》,偶有多才的也读《论语》、《孟子》和诗词等,像这等故事一般是闲话里或者话本里才有,姑娘们是基本不被允许看闲书的,怕被勾坏了。所以她们知道得少。

    而姑娘们唯一能接触些奇宕故事的机会就是听戏,可成本子的戏剧又能有多少,所以但凡有个没听过的新鲜故事,总能吸引住小姑娘的兴趣。

    何佩真一行过来,见众人团团围住阿雾,一副聆听模样,心里马上觉得腻味起来。上回她就吃了阿雾的亏,对她怀恨在心,极端憎恨,这会儿见阿雾被团团围住,仿佛群星拱月般,又如何受得了。拖了荣五和一众交好地就往阿雾这边来。

    “咦,你头上这支钗怎么那么像琬姐姐最喜欢的那支?”何佩真惊讶地看着阿雾。“呀,走近了瞧,可不正是琬姐姐那支钗子嘛。琬姐姐你不是说这支钗是你外祖母所赠,还是先孝贞皇后赐给你祖母的吗?”

    阿雾一愣,头上这支钗是韩海望所制,所以阿雾根本没往宫中之物想,孝贞后去得早,阿雾根本没见过,自然更无从知道钗子的来历。

    可既然这般珍贵,荣琬怎么说送就送给自己了?

    “上回我问你借你都不肯呐,怎么今儿却戴在你妹妹头上,琬姐姐,你送给她啦?”何佩真不依地拉着荣五的手。

    荣五一脸的为难,欲说还休,一副深藏内情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这么珍贵的钗子,琬姐姐怎么会送人,皇后娘娘的东西,珍藏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送人,就是琬姐姐自己都舍不得戴呐。”金玲在一旁帮腔。

    于是荣琬身边的人一副恍然大悟地模样轻蔑地看着阿雾,“准是有人仗着年幼,bi琬姐姐给她的,琬姐姐这样和婉的人怎么强得过她,她仗着年纪小,动不动就哭鼻子,谁敢惹她。”何佩真一副心有戚戚地表情。

    “人家的爹爹可是赤手可热的新科状元,在府里可威风着呐,琬姐姐怎么敢不给她?”金玲刺道。

    这可真有点儿剜心地欲加之罪了,金玲话锋一转就将转到了荣三爷身上,暗示他耍威风,子不孝,母又怎么慈。

    阿雾的脸已经通红,万没料到荣五挖了坑在这儿等着自己,可笑她还以为荣五是个好的,才女孤芳自赏,却清傲高洁,阿雾以为以才女自励的荣五定然与荣府其他人不同。

    如今看来的确不同,只是更为阴险而已。

    其实荣五出这么一招,不过是为了近日的流言而已。她是大房出身,自然跟老太太亲,处处要先护着老太太,怕流言越传越盛对老太太不利,又怕今后老太太拿捏不住荣三爷。

    最重要的是老太太一定得将荣三爷拿捏在手里,老太太看不清形势,荣五经常出门却比她敏感些,能将荣三爷控制在手头,他们一家的未来都将好许多。

    在这等利益面前,牺牲同阿雾的一点点小亲近就不算什么了,何况阿雾年幼,以前又爱模仿她,她但凡对阿雾好一点,都够阿雾欢喜很久了。荣五以为这件事之后她再好好哄哄阿雾,也就不碍事了。

    可惜阿雾再不是以前那个处处效仿她,敬仰她的阿勿了。

    其实,荣五并不是想和阿雾当面锣对面鼓地把金钗的事情抖落出来,同她交好的贵女都知道她有这样一枚金钗,见了它如今戴在阿雾头上,心里自然就会有一把称,荣五本应该不动声色地就给阿雾上了眼药,又给她们那一房扣上了不孝不悌的帽子。

    结果,万般好算计,却没料到何佩真会当着阿雾的面点出来。别人看见了都当没看见,只怪何佩真心胸太狭隘了些,非要当面讽刺阿雾,荣五心里有些怪罪何佩真。

    阿雾有一点点被亲人捅了一刀的痛感,不过幸好她入戏不深,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你们说什么呐,这钗子是五姐姐看我没首饰出门,好心借给我戴的,这样来历贵重的东西五姐姐怎么会随便送人,那可是对先皇后的不敬,对外祖母的不孝。”阿雾真眼说瞎话,立即驳回了何佩真和金玲的话,将荣五倒打一耙,先扣上不敬不孝的帽子再说,让她不敢否认“借”字一说。

    阿雾走过去,亲切地挽起荣五的手,“是五姐姐素来爱惜妹妹,这才肯将自己都舍不得戴的首饰借给我呐,你说是不是,五姐姐。”阿雾作出一副姐妹深情的表情,让荣五不寒而栗。她们彼此都知道这是她送给阿雾的。

    这会儿荣五却不得不顺着阿雾的话,点了点头。荣五瞬间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位六妹妹,或许做出了一件极蠢的事情来。

    “可不是嘛,这样的东西随便送人不是害人么?”唐音最是个机灵的,又转头对阿雾道:“你也是,怎么出门连套像样的首饰都没有,你家长辈也不管?算了,下回你到我家,我送你两套,别再跟人借了。”

    阿雾真心为唐音鼓掌,你瞧这人倒打一耙的功夫比自己还练的好,果然不愧是阁老家中教出的姑娘。

    你看外人都舍得送两套,自家姐姐却是借了一支金钗而已。

    这话臊得荣四、荣五的脸都红了。她二人均是打扮得富贵端丽出门,珠钗满头,到了庶出子的女儿,却是头饰都得借。

    这番阿雾和荣五算是打了个平手,有人觉得是阿雾哭鼻子bi得荣五退让而送了钗,有人又觉得这金钗真是荣五借的,却极为吝啬,哪怕这支送不得,换一支总是可以的。荣五姑娘每次出门头上的首饰可就没重复戴过,这样多的首饰再吝啬就说不过去了。

    阿雾其实转眼也料到了荣五的打算,这个人和她母亲一样,表面儿功夫做得跟菩萨一样,轻易不肯明面上得罪人的,今日还多亏何佩真点了出来,否则阿雾可就不明不白吃了暗亏了。

    阿雾转头对何佩真道:“何姐姐,上回是我不对,回去我家老祖宗就说我了,说我不该不顾体面地大庭广众下就哭,难为何姐姐了。”阿雾这是给何佩真赔了不是,但却不是为她骂人的事,而是为了自己不该当中哭泣的事。然后阿雾才好引出下一句来。

    “在家时,五姐姐总提起你,说你如何如何好,为人慷慨义气,有林下之风,五姐姐还常说要请你到家玩呐,何姐姐以后得空可经常去玩哦。”阿雾恶毒地想着,不怕狐狸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何姐姐,你可要常常和荣五一起玩才好哦。

    何佩真见阿雾这般,倒没好意思再说什么,一时又觉得连阿雾都这样说,那荣五定是极喜欢她的,如此越发爱同荣五一处玩耍。弄得荣五头疼不已,可惜何佩真来头大,荣五轻易得罪不起。

    一时有丫头过来请诸位小姐,说是福惠长公主到了,晋国公夫人请她们去中蕙堂磕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