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上房对峙勇者胜(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上房对峙勇者胜(下)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不等崔氏说话,自己先站出来,“四姐姐本是要打我,幸亏我的丫头灵醒,一把推开了我自己挨了一巴掌,当时半边脸就肿了。可这也没什么,四姐姐身份尊贵,打了一个丫头,打了就打了。”阿雾的话锋突然一转。

    荣四听了心气儿稍微顺了一点儿。

    但听阿雾又接着道:“可若是这事传出去,说四姐姐居然骄横到可以替自己的三婶婶管教丫头了,这样四姐姐的名声可就毁了。”

    阿雾根本不看荣四,只对老太太道:“这也就罢了,可是咱们是同一家的闺女,若四姐姐坏了名声,五姐姐同我自然一样也要被人嚼舌头,都是一家大人教出来的。所以阿雾恳请老祖宗为五姐姐和阿雾做主。”

    崔氏极惊奇地看着阿雾,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女儿居然如此会说话,为了阿雾,老太太自然是不会出头做主的,可是这把五姑娘牵扯进来,老太太可就饶不得四姑娘了。

    要说这府里还是大房最得老太太爱,才貌双全,美名远扬的五姑娘更是老太太的心头肉,荣五的名声可容不得人败坏。

    老太太果然一副要发作荣四的模样,但她也知道阿雾这是借琬姐儿说事,可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娘俩个,若非玥姐儿这行事太不周至,老太太也不见得会罚她。闺女家动不动就打人的毛病,即便是老太太这样的浑眼人也知道不是个好事。

    “你说你四姐姐要打你,她又不是疯子,为何无缘无故要打骂你,准是你做错了事,你姐姐才代为管教你。”老太太厉声道。

    阿雾心想我父母双全,为哪门子要一个隔房庶女来代为管教,真是个老糊涂,老毒妇。

    可阿雾面上丝毫不显,她忐忑地看了看荣四。

    荣四还以为老太太依然向着她,正眼也不瞧阿雾,甩了她一个白眼,眼皮子都翻到天上去了。

    阿雾低声道:“四姐姐问我,是不是见了瑜表哥,一颗心就扑上去啦。四姐姐说的这位瑜表哥,阿雾连听都没听说过,一时没有回答四姐姐,她就举手打我。”阿雾很无辜地险些哭出来似的说道,一边儿还忐忑地拉着崔氏的手。

    其实那一日阿雾确实是见了唐秀瑾的,但当时在栖霞山上,山上有密树遮挡,其他人都不曾看见阿雾和紫扇两个,阿雾也就赌别人不知道。

    “老太太,我们阿雾才多大点的小人,四姑娘怎么能乱扣屎盆子。总不能她心里想什么,就以为别人也跟她一样。何况女儿家说这些话,羞也羞死了,若传出去,咱们家的姑娘还要不要嫁人?”崔氏激动起来,她没想到荣四居然是为了这个打阿雾,她可真是太不知廉耻了。

    老太太就是再糊涂,一看阿雾一个小豆丁,矮墩墩模样,门牙还缺着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就会想男人了。必然是荣四自己个儿思春不得,反而迁怒别人。

    二太太听到这儿,也明白了荣四要动手打妹妹的的邪火是哪儿来的。嘴角轻蔑地抿了抿,也不想想自己是哪个jian人肚子爬出来的**,也想高攀阁老家的公子。

    不得不说二太太比老太太还是要聪明些的,同样是厌恶庶子庶女,但看人二太太将荣四教得,这叫一个“大快人心”啊。

    大夫人这儿也不得了了,狠狠瞪了荣四一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居然想抢她看上的得意女婿。

    “老祖宗,这事你可不能姑息,玥姐儿这样说话,都是一家姊妹,叫我们琬姐儿今后怎么做人呐?年纪小小,就不知羞地想男人,这怎么得了?”大夫人开口说话。

    荣四这才急了,指着鼻子骂阿雾,“你,你胡沁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阿雾不甘示弱,“那会儿那么多丫头都在,叫来对质就是。再说了,我可没听过咱们府上有个瑜表哥。”

    “瑜表哥就是唐阁老的大公子,你昨日不是刚去了阁老府上吗,你还不承认?哦,对了,在寿昌侯你当众大哭瑜表哥不是还劝了你吗,你敢说你不认识?”荣四这是狗急跳墙。

    比起荣四的暴跳如雷,阿雾就明显沉稳多了,一脸懵懂的地问,“那日劝我的就是四姐姐口中的瑜表哥?”阿雾可不承认那是表哥。

    “你还敢说你不认识瑜表哥?”荣四一脸猖狂的得意。只是她越是这般急躁,越发显出她心里的鬼来。

    “我确实不知道他就是你说的瑜表哥。再说昨日,我是受唐姑娘所请,去祝贺她生辰的,我们都是规规矩矩的,哪里会见外男,昨日别说什么唐大公子、唐二公子,便是垂髫童子,唐夫人都不许他们到园子里走动,四姐姐说这话,是要污蔑卫国公府的顾小姐还有柳学士家的柳姐姐么,她们可都去了。”

    这顶帽子可就扣大了。

    其实大家都相信阿雾,所谓的瑜表哥,是那日唐秀瑾到安国公府,荣四、荣五临时喊出来的,阿雾怎么会知道,那一日阿雾明明就被守门的婆子挡了回去,根本不知道谁在府上做客。

    至于在唐府,众人也是相信阿雾的话的,唐夫人可不是那没成算的人,怎么会让儿子随便见女客。

    “好了,玥姐儿言行不周,自己去抄十遍女戒,不抄完哪儿也不许去。”老太太一锤定音罚了荣四,转头有对阿雾道:“明知姐姐行为不周,你还不劝着,居心险恶,也回去抄十遍女戒。”

    老太太时刻不忘打压三房。

    阿雾今日是彻底领教了什么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但今日虽然也挨了罚,阿雾心里却极高兴,荣四吃了这回亏,总要收敛些,再不敢对自己肆意辱骂。这回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算是值了。

    当晚崔氏将阿雾在上房说的话,原原本本都告诉了荣三爷,引得荣三爷连连点头,“不愧是我的闺女儿。”荣三爷极为自豪,“不得不说,阿雾小小年纪倒比你还会说话。”

    崔氏也不恼,反而与有荣焉,“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闺女儿!何况我本就是个笨嘴笨舌的,也这是嫌弃我呐。”话说着说着就有些打情骂俏了。

    荣三爷赶紧干咳一声。

    “阿雾怎么啦?”这时荣玠和荣珢听见“闺女儿”三个字走了进来,问荣三爷和崔氏道。

    崔氏一见他两个就赶紧起身,“哎,快过来,瞧着怎么瘦了,可是外院的小子伺候不好?”崔氏心疼两个儿子,在不能见的日子里,老牵肠挂肚,他们是不是挨饿受冻了,小子可有好好伺候,可有坏小子勾引坏二人学坏。

    “我看还是和以前一样嘛。”荣三爷摇摇头。

    “你个大老爷们儿自然不觉得。”崔氏瞪了荣三爷一眼,赶紧张罗着让荣玠二人坐下,嘘寒问暖起来。

    荣玠、荣珢二人可受不了崔氏的这个热情,赶紧撇开话题,“阿雾怎么了?”

    崔氏一听这个,就眼圈一红,想起两个儿子的不得亲近,又想起阿雾的倍受欺辱。老太太为了孤立他们三房,规定去外院住的小一辈男儿十日才准进内院一回,说是他们也大了,后院女子多,怕闹出丑事儿来,也怕一群狐媚子勾引坏哥儿。

    表面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就是为了折腾崔氏的。

    大房、二房的哥儿要入内院,婆子根本不敢拦,但到了荣玠、荣珢身上就寸步不让了。

    崔氏红着眼圈讲了荣四扇阿雾耳光的事,荣珢一听,当时就跳了起来,“我去找她,她凭什么打妹妹。要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我叫她好看。”

    “胡说,那是你四姐姐,你叫她怎么好看?”荣玠赶紧按住想冲出房门的荣珢。

    “我……”荣珢也不知该如何说,“难道这口气就这样忍啦?我可忍不住,气死我啦,放开我,放开我。”荣珢开始挣扎,别看他年纪小,偏偏力气大,跟着老太爷学了一身功夫,连荣玠都不是他的对手。

    “哎,平日叫你用功读书,动动脑筋,你偏不,你这要是去叫你四姐姐好看,还不是把话柄递到别人手里吗?你忘了上回……”上回阿雾磕头的事儿。

    提起这个,满屋子的人都沉默了片刻。

    “我不服,我不服。”荣珢气得捶桌子,可他也知道荣玠是对的。

    崔氏和荣三爷好歹劝服了荣珢。

    本以为这事就这般了了,哪知第二日荣珢就闯了祸。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