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5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1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姑、姑娘要听?”紫扇有点儿不确定,不敢说给阿雾听。

    却见阿雾又点点头,紫扇这才肯说。

    一说起这些事儿来,紫扇就来了劲头,“那个婆子是园子里管梅林的王婆子,那年轻的是外头跟着大老爷的向山的媳妇儿。前头王婆子的男人偷了她的金簪子送给向山家的,被王婆子知道了,这会儿要拿向山媳妇。”

    “向山媳妇得了哪个爷的脸?”这才是阿雾想知道的关键。不然谁耐烦听这些污糟事儿啊。

    紫扇脸一红,继续道:“好像那向山媳妇勾搭上了大老爷。”

    阿雾的手指头在桌子上敲了敲,被大夫人管得死死的大老爷?阿雾看到了那向山媳妇,长得轻佻尖刻,可算不得什么美人儿。却没想到大老爷,也就是国公府的世子居然被这么个妇人勾上了。

    阿雾垂了垂眼皮,“你去玩吧。”

    紫扇见阿雾如此,却不敢出去,嗫嚅地解释道:“奴婢也不是故意去听这些下流事的。”

    阿雾笑了笑,“你是不该去听。”语气却没多大责备的意思,有点儿,你即使听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意思。紫扇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这安国公府的污糟事可不止这一桩。

    阿雾以前是心若明镜,看什么都干干净净,从不往污秽了想,到如今偶然听得动静,才知道那都是以前自己故意或无意忽略了的。

    就譬如怀孕的妇人,自己不曾有孕前,看谁都是平坦的肚子,自己怀了孕,便觉得满世界怎么都是大肚子妇人。这就是看你关心不关心的问题。

    阿雾藏在假山背后,小心翼翼地挪动双脚,尽量不要发出声音,奈何刚刚下了大雪,她一时兴起来踩雪玩儿,却又遇上了这等污糟事。

    大冬天的,在屋子里都嫌冷,假山腹洞里的两个人却没羞没臊地丝毫不觉得冷。

    “好人儿,你轻些啊。”

    “小jian人,怎么轻,你不就是喜欢我重么。”

    “老爷真坏,当初强了奴的身子,就丢一边去了,许久也不来寻奴,这会儿一见人家就又欺负人。”洞中女子媚声媚气地道。

    “嘿嘿,头回你不是还不愿意么,怎么现在又见天地念着爷了?”洞中男人轻佻地道。

    老爷?这府里称得上老爷的就只有三个,这人自然不是三老爷,听声音像是那不着调的败家子二老爷。

    阿雾好容易挪了开去,吐了口浊气,快步出了园子。

    这种事第一回见是震撼,多了之后就见怪不怪了,阿雾已经镇定了不少。一时心里又觉得高兴,这老太太生的这两个儿子,可真好,那是真正的好。

    阿雾笑了笑,径直回了院子,打算去崔氏屋里坐坐,把正在绣的那个荷包拿去让崔氏指点一下。

    崔氏屋里阿雾是去惯的,已经到了可以横冲直撞,不用通报的地步,哪知阿雾刚掀了厚藏蓝绒布帘子进去就见崔氏“唰”地一声从荣三爷怀里站起来,两个人紧贴的嘴也才将将分开,崔氏的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有些无措。

    阿雾也有些无措,她在崔氏站起来的瞬间,就反射xing地飞快地拿一双小爪子捂住了眼睛,大叫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阿雾实在是没料到今儿“运气”这么歹,到处都能碰到这些事情,心里没有准备,一下子来了个此地无银三百两。

    倒底是男人在这事上脸皮厚些,荣三爷轻咳一声,道:“阿雾,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进屋也不让丫头回一声,毛毛躁躁地哪里像个闺女。”

    其实阿雾比崔氏更加无措,她虽然“不小心”偷看到了荣三爷的风流事,但并没有心要看再看看自己爹娘的闺房趣,倒是这两个人“不知检点”,尽然敢“白日宣*”,荣三爷居然还先发制人地倒打一耙。

    阿雾心里只怕自己的眼睛得长火眼疮呐。顿时生出一种后世人眼里的“奸、情”处处不在的感叹。

    阿雾红着脸放下手,很委屈地看着荣三爷:“爹爹,怎么这个时候在家里啊?”

    荣三爷又咳嗽一声,脸上有些尴尬。却说他这时候确实不该在崔氏屋里,哪怕衙门无事,他也该在外书房消闲。只是这段时日,他同崔氏言归于好,更胜从前,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荣三爷与崔氏已经相敬如宾地“恩爱”了十来年,再多的柔情蜜意都消闲成了家长里短,柔情里少了些蜜意,日子淡淡地细水长流。

    然而王姨娘这么颗石头出现,激起了点点浪花,崔氏的嗔、怒、怨、恨,倾盆而来,荣三爷与她三天怄气,五天赌气的,日子虽然过得烦躁,如今回想起来却又别添了一分情趣。当然这分情趣只有在二人和好如初时,他们才能静下来切切回味。

    此回味绵韵悠长,酸、甜、苦、辣、咸,应有尽有,反而让这两人如今跟重新“蜜爱”了一回似的,捡回了些少时风情。

    因而,今日大雪,寒风冻足僵手,荣三爷第一个就想到了崔氏的暖玉温怀,正是二人临雪煨酒,“颠鸾倒凤”的佳时。年少时,刚成亲那会儿也有这等甜蜜之时,只是后来荣三爷忙于应试,又两举不第,人生少了得意,这恩爱也就少了作料。

    人总是要保暖才思**,对荣三爷这样的读书人来说,保暖还需添上一条,科场得意。

    今日盛年重拾年少冲动,崔氏的粉颜里虽还有丝儿憔悴,却更惹人怜惜,加之她嘴里说着酸话,小粉拳捶着胸口,一嗔、一怒,挠得荣三爷心里跟猫爪似的。这与在王氏那儿的纯粹泄欲简直是两个境界。

    只可恨阿雾也太煞风景了。

    “昨日大雪,今日衙门里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来了。”荣三爷道。其实大雪时,工部、户部都忙不停,要查灾、赈灾,但翰林院却是个编书的衙门,这么大的雪,谁还有心思来管他们。所以荣三爷等就偷了懒,早早地下了衙回了家。

    既然阿雾不小心打断了荣三爷的好事,他自然而然就要迁怒。“阿雾,你最近功课如何了?”

    荣三爷教训孩子的时候,检查“功课”是他最常用的法子,荣玠、荣珢二人听了就想逃,唯有阿雾一点不惧。

    阿雾回头吩咐外边的小丫头,让她去找紫砚拿最近自己的功课。

    荣三爷则在阿雾的身后同崔氏挤眉弄眼,悄悄地捏了捏崔氏的手心,崔氏羞涩一笑,趁机出门去吩咐人给荣三爷和阿雾准备点心了,也好凉一凉红得发烫的脸。

    荣三爷指点了一下阿雾的字,又考了几段阿雾最近学的《孟子》,她都答得头头是道,弄得荣三爷无处下手教训,最后只得严肃地道:“嗯,还不错,切不可骄傲自满,回去多用点儿心。下午晌就别过来了。”

    崔氏本在一旁做针线,一听荣三爷的话就红了耳根子,斜睨了他一眼,有些着急地做着口型。

    阿雾跺着羊皮小靴子“嗒嗒嗒”地回了屋子,一个仰身顾不得什么修养举止地躺在了床上,满脸的不高兴。

    紫砚、紫扇皆为不解。

    阿雾抬头瞪着床顶,兀自懊恼,想自己一把牛刀出鞘杀鸡,还没碰着鸡,以血祭刀,鸡自己就得了瘟病倒了。真是,真是不甘心呀。

    英雄无用武之地原来就是这么个心情,阿雾暗忖。

    瞧崔氏如今的光景,同前几回她和荣三爷的牵强的和好可不是一回事,这回看她粉脸含春,打心底显出一股子舒畅劲儿,阿雾就知道她已经喝上鸡汤了。

    不成想,阿雾还没来得及让人领教一下她的厉害手段,因着她无意中的一场病就解决了问题,这对阿雾的判断和决策都是一个重重的打击。实则是她不解也低估了荣三爷同崔氏的情意。害自己也没能在崔氏跟前露露脸。

    亏她一番极为得意的筹划,可不想胎死腹中。

    阿雾坐直身子,“紫扇。”

    紫扇赶紧上前,“姑娘。”

    “你拿些银子去给华婆子说,王姨娘要做什么让她都不许拦。”最近崔氏手头松快了些,阿雾也多了点儿自己可以使唤的银钱。

    王姨娘的手段还是就那一样,守在荣三爷必经之路上,嘘寒问暖。荣三爷有些不敢看王姨娘的眼睛,好歹也是他的女人,让这样一朵娇嫩的鲜花守活寡,荣三爷的心也着实有些愧疚。但这份愧疚却又不足以让他再走进王姨娘的屋子。

    这就是男人的薄情,他对你无意,尝了你的鲜后,便丢开了手。

    阿雾打量着荣三爷转身的狼狈,想了想,觉得崔氏的一颗真心还不足以保证长久的安乐。万一今后两人稍有龃龉,荣三爷想起今日的愧疚来,那就又有一场官司可打了。

    当然荣三爷的态度这般坚决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或多或少对阿雾的计划有所帮助,只是她遗憾的是,这件事上没能彰显出她自己的手段来。

    阿雾觉得自己就像那戏台子上的花旦,本该唱主角,来一段完整的本子,你却让她耍了几个花腔就要她下去。戏瘾没过足,比抽大烟也不遑多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