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5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2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王姨娘的柔情手段在荣三爷身上收效甚微,她自然而然地就转而忆起了老太太来。

    前段日子老太太因着三房的鸡飞狗跳,崔氏和阿雾的同时病倒,心情极为高兴,连着对崔氏的磋磨都放松了不少。但自从崔氏和荣三爷和好后,她的脸色便又差了起来。

    崔氏的身子才好,老太太就病了,延医问药,躺在床上有些起不来了,三个媳妇都要在跟前儿守榻尽孝。

    大夫人管着府里的上上下下,整日繁琐的事不断,老太太特免了她的伺候。更有甚者的是二夫人,居然“老蚌怀珠”,据说有了。

    于是伺候老太太的重担就落在了崔氏身上。

    崔氏如今已几乎回不了院子,晚上要在老太太的屋里打地铺,“把屎把尿”地伺候老太太。阿雾去上房请安时,见崔氏连梳头的时间都几乎没有,邋遢得没个人样了,她身子本就刚好,哪里经得住这样没日没夜的折腾,一日里能囫囵睡一个时辰已经是老太太开恩了。

    阿雾打听得老太太的手段,她人上了年纪,睡眠少,半夜里要醒个七八回,一会儿要水,一会儿脚痛要人捶腿,都要崔氏亲自伺候,不得假手他人。明明屋子里有睡榻,却要让崔氏在她的脚踏上铺铺盖卷睡觉,身都不敢翻。

    而崔氏这边,因同荣三爷刚和好,更不愿让他因自己担上个不敬嫡母的罪名,再艰难也咬牙忍着。

    这大冬天里,简直就是收人命的事。阿雾暗恨老虔婆的狠毒,她看老太太荣光满面,哪里是有病痛的样子,这明摆着是故意折腾崔氏的局。阿雾回去同荣三爷说了崔氏的境况,便是荣三爷也许久没见到崔氏了。

    崔氏自己憔悴,荣三爷去请安时,她都不愿见他。就怕他心疼自己,同老太太顶上。

    荣三爷听了阿雾的话,神情黯淡,低头不语,眼角有些水光,他也不容易。老太太掐着人伦,他一时也想不出妥帖法子来。

    “爹爹,阿雾不要后娘。”阿雾亲近荣三爷时就爱唤他爹爹。

    荣三爷摸了摸阿雾的花苞头,“胡说,阿雾不会有后娘的。”

    “后娘凶。”阿雾嘟嘴。

    荣三爷正待安慰阿雾,忽然眼睛一亮,刮了刮阿雾的鼻梁,“好阿雾,你可是你娘的救星,小鬼灵精的。”荣三爷展颜一笑,大踏步地出了屋。

    阿雾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嫌弃地拿手绢擦了擦。哎,除了香喷喷的崔氏,她可不爱人碰。好在荣三爷是个聪明人,一点就通。

    阿雾唤来紫扇问:“王姨娘最近怎样?”

    “她给老太太屋里的姚黄、魏紫都送了荷包,远远看着,荷包鼓鼓囊囊的,她屋里的晴明同老太太屋里的三等丫头蔷薇走得近。”

    阿雾皮笑肉不笑地拿手叩着桌面,瞧着也不算聪明嘛。崔氏这样宽容的主母她上哪儿去找,若真如她算计的那般成了,以后进来个泼妇,到时候看治不死她。

    阿雾哪里猜得到王姨娘的心思。王姨娘眼见荣三爷对崔氏是一颗真心,知道自己cha不进针,除非崔氏有个三长两短,哪怕再进来个厉害的,哪又怎样,王姨娘自认是不输人的。

    何况她又讨好得六姑娘,六姑娘也多与她青眼,不怕她今后亲后娘。如今这时段,王姨娘将一颗恨阿雾断她后路的心藏得严严实实的,只低了头处处讨好阿雾,如今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至于老太太那儿缘何忽然起了折腾崔氏的心思,收了王姨娘不少好处的姚黄、魏紫说的坏话也算是功不可没。她二人没少在老太太耳边挑拨说崔氏是如何在她身后诅咒她老不死的。

    老太太这么些年留着崔氏是因为她xing子懦弱,出身不好,容易拿捏,但她年纪越大就越怕死,而恰好崔氏就咒在了这一点儿上,老太太就受不了了。

    何况,随着儿子渐渐长大,安国公又渐渐不问事,越发养得老太太一副唯我独尊的xing子,动辄就觉得自己手握了生杀大权,让人生就生,让人死就死,不说越老越良善,偏偏心思越发狭窄阴毒。

    又说,荣三爷手脚麻利,过了不久,他的“美事”就传进了府里。

    自古就有榜下捉婿的美事,奈何荣三爷家中已有娇妻,尽管他风度翩翩、儒俊美,也不得美人青睐。可是若荣三爷丧妻,虽然是继室,也有人是一千个愿意的。状元郎跨马游街时的风采,不知留在了多少姑娘家的心里。何况这位状元郎还是安国公的三公子。

    在翰林院的尊贵前途和状元郎的才华跟前,“庶”字几乎就可以忽略不提了。

    阿雾安静地坐在屋里描花样子,紫扇忽地从外头回来,没遮没拦地嚷道:“姑娘,大事可不好了。”

    阿雾抬头看了一眼紫扇,放下手里的笔,走到南窗炕前,从小几上温着的双层青花鱼戏莲叶瓷壶里倒了一杯热水,就势坐了下来,“怎么了?”

    院子里有小丫头在玩耍,紫扇作势就想放下窗格,却见阿雾摇了摇头。

    “到底怎么了?”阿雾催促着紫扇。

    紫扇赶紧道:“外面那些碎嘴的,说咱们太太身子不好,老爷就等着续弦呐,连续弦的是谁都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啦,姑娘,你快想想法子,咱们可怎么办呐?”

    阿雾想不到荣三爷手脚这样快,不过也是,崔氏这都被折腾了七、八日了,若再久些,后来就算没折腾掉一条小命,也得仔细防着伤了身子。

    “啊,他们都说的是谁啊?”阿雾也很好奇。

    “说是什么选清吏司的郎中。姑娘,这是个什么官儿啊,能赶上咱们太太家的知府老爷?”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清吏司郎中家的姑娘……”阿雾沉吟了片刻道:“这可不行,这件事千万别跟太太说,她如今本就不好,若听了这个,只怕真要为人腾出位置来了。”

    “姑娘,你怕她作甚,就算,就算真有那么一天,她也不过是个续弦,还能越过嫡出的姑娘去不成?”紫扇说道。

    “你不懂,若真是那清吏司郎中家的姑娘进了门,爹爹他,他只怕就再也顾不得咱们了。”

    “啊,这怎么说啊,老爷平日多疼爱姑娘啊,他不会的。”紫扇不信。

    阿雾自然要解释给她听的。

    “你知道吏部的选清吏司郎中是个什么官吗?”

    紫扇摇摇头。

    “要说清吏司是咱们国朝官职里最肥的缺也不过分,掌考职官之品级与其选补升调之事,以及月选之政令。国朝上上下下的官铨选、升迁皆要通过清吏司,别看人家不过是区区一个五品郎中,就是咱们府里的大老爷,安国公世子爷想攀上人家都攀不上呐。”

    紫扇惊呼,“这么厉害?”

    “这是自然。别看爹爹考了状元,进了翰林院,可是在翰林院坐冷板的榜眼、探花无数,最后能位极人臣的就那么几个,这做官都要讲一个背景、资历。若爹爹真娶了那郎中的姑娘,今后自然就前程似锦,大鹏展翅指日可待呐。”

    “我就怕,就怕爹爹……”虽说这一招“暗度陈仓”是阿雾为荣三爷出的主意,可若对方真是清吏司郎中家的闺女,又有那等意思,阿雾都生怕荣三爷会假戏真做。

    “不会的,怎么会。”紫扇急道。

    “怎么不会,学成武艺,货与帝王家。爹爹有才华,自然也想官场扬眉,如今欠的不过是一个机会。”

    “可就算如此,那样的书香门第出来的姑娘,自然也是好的。”紫扇底气不足地劝道。

    “你是不知他们家的规矩。我却听音姐姐说过。”阿雾道,唐音是阁老的千金,是清吏司郎中史家的顶头上司,要说她知道史家的事,也是说得过去的。“清吏司史家的规矩是,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当初史夫人嫁入他家时,一进门就将当初史老爷家中有孕的姨娘打发了,史老爷可是一句话没敢说的。你想,这位史家姑娘是史夫人的嫡女,她能是个什么样子?”

    至于史姑娘究竟厉害成什么样子,阿雾就没有心思为躲在廊檐下侧耳偷听的晴明解释了,她们自个儿想还会更吓人些。

    晴明在王姨娘的指使下,一直潜心同阿雾院子里的小丫头交好,她没想到今日能听到这样惊人的消息,赶紧地回了后院,将一席话说给了王姨娘听。

    王姨娘赏了她一支金镯子,就陷入了沉思。

    王姨娘的见识又比晴明或者紫扇高了些。她从小听多了养父养母攀权附贵的事情,这选清吏司她也是听过的,那是她养父养母做梦都想攀上关系的人。她也曾在后宅伺候老爷些听曲儿弹唱时,看见过那些官人谈论起清吏司时的谄媚、羡艳的嘴脸。

    想到若史家的女儿真嫁进来,别说主母年轻新鲜,就是那身份她也惹不起,荣三爷更是要将她捧在手心里了。怨不得连六姑娘都要害怕。

    王姨娘连连怪自己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想出了那么个蠢招。这天底下难道还有比崔氏更好对付的主母?瞧瞧自己现在,自由自在,院子里过得舒心畅快,除了三老爷不来自己屋里之外,她简直比那些千金姑娘的日子都舒服。

    崔氏不打不骂,也不让自己立规矩,就是六姑娘见了自己也多有亲近之意。若真换个人,这日子还不知会怎么呐。

    在王姨娘为自己的愚蠢而懊恼的时候,老太太那边自然也懊恼。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