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5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3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你说的是真的?”老太太盯着大夫人看,“你可别哄我老婆子,清吏司史家的闺女能看上老三,愿意进门当个续弦?”

    “母亲,你是不知道这史家的姑娘。她如今已经十八了。”二夫人在一旁接腔。

    “怎么,十八了还没说人家?”老太太奇怪道。

    “说了,史夫人想多留姑娘几年,等到十七上头正准备出嫁,她订亲的那家却坏了事,史家为了撇清关系,就毁了亲。现如今就算是耽误了,再怎么说史家也有些不地道,后头再想说门好亲事就不容易了,史家又挑剔,才拖到现在。”因此也才有老三的事儿。这后一句话,二夫人没有说出口。

    十八岁的老姑娘,又毁过亲,虽然是清吏司史家的姑娘,也是不好说出去的。但凡勋贵,稍微有点儿架子的都看不上她。可老三这样的庶子,又没有根基,说不准还真动了这种心思。

    “呵呵,老三好歹毒的心思啊。我说怎么他平日把个媳妇看得眼珠子似的,这回却不当个事儿。每日里容光满面的,意气风华,原来在这儿等着呐。”老太太冷笑道,居然还想叫自己替他担上个磋磨死媳妇儿的罪名。

    “母亲,可不能让三叔这等歹毒的心思得逞啊。”二夫人急道。

    “自然!”老太太斩钉截铁地道。

    “其实也不是不好。”大夫人缓缓地开口,“三叔攀上了清吏司史家,咱们不也跟着沾光么?”

    “你沾什么光,他若高升后不反过来踩死你才怪。”老太太骂道,“那种jian人生的,还能跟咱们穿同一条心?你做梦呐。”

    老太太的意思,大夫人不好驳,知道她恨透了三房。有着老太太在中间儿,她就是想同三房交好,也没有办法。而若不能交好,那三房还是别混得太好才是。

    老太太知道消息的当日,就放了蓬头垢面,面色苍白的崔氏去休息,还特地嘱咐道:“老三家的,这些日子也辛苦你了,你回去歇几日吧,找你大嫂拿对牌请个大夫调理调理身子。”

    崔氏受宠若惊地回了屋子,还以为是自己的孝心终于感动了婆母,到晚上荣三爷回屋,她喜滋滋地将这事告诉了三爷,一副讨赏的模样。

    荣三爷只淡笑地摸了摸崔氏的脸,“这些日子辛苦夫人了,母亲说的是,你该找大夫调理调理了,我还盼着你再给我生个闺女呐。”

    崔氏脸一红,害羞地啐了荣三爷一口,“说什么呐,我这么大年纪了还生什么孩子?”至于二太太的“老蚌生珠”,崔氏因这段时间时常在老太太屋里,和二太太接触得多,以她的经验来看,估计那又是一出二太太为绑住二老爷脚的而唱的戏。

    “你什么年纪,我瞧着你就跟才出嫁时一般模样。”荣三爷搂着崔氏。

    崔氏原本憔悴的脸,这还没被荣三爷滋润,就先红润了起来。

    两个人倒在炕上,腻味起来。

    却说阿雾这头,屋里的紫砚三天两头请假,这日又回说她娘身子不好,要回去看一看。阿雾是通情达理的主子,自然要准。

    原来紫砚的娘关婆子也在府里当差,但身体年轻时亏空多了,三天两头的告病,一年里在崔氏院子里当差的日子加起来最多三月,也是崔氏心善,每月多少还支点儿月钱给她。

    紫砚的家就住在国公府背后的酸菜胡同里,也不多远,她时常也回去看看。只是这段时日太频繁了些。若放了往昔,阿雾可能察觉不出紫砚的变化,但如今阿雾也算知了事,偶然注意到紫砚成日里绣帕子、绣荷包、绣鞋垫子,花样多出鸳鸯、蝴蝶之流。

    这日紫砚家去,阿雾背后捉了紫扇问道:“你紫砚姐姐最近是怎么回事?”

    紫扇听了阿雾的话,心里吓得直跳,她虽然还是个小女娃子,但因是伺候人出身,平日又爱听闲谈,倒比阿雾不知知事多少倍,她心中有鬼,以为阿雾是发现了什么,因而支支吾吾,王顾左右而言他。

    阿雾见紫扇这般模样,心里就有了三分底,决心诈一诈她,因此唬着脸道:“你就为她担着吧,若真出了什么事,咱们这屋里,别说你,就是我只怕也逃不过。”

    阿雾这话说得模模糊糊,却任何事都能对上,紫扇心里只道自家姑娘端的厉害,这些事都能发现。其实她心底也知道紫砚的事情若最后纸包不住火,定然要牵连自己和姑娘的。

    紫扇本抱着侥幸心理,以为不会有那么一天,可如今阿雾既然发现了,她的侥幸就不存在了,因此道:“紫砚姐姐家里最近住了位表兄。”

    阿雾听了脑子里“轰”的一声,没想到自己当初的担心成了真。自己的贴身大丫头,若闹出了那样的丑事,若是被老太太那边知道了,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这样的事你也敢瞒着?”阿雾大怒。

    “姑娘……”紫扇泪花子滚落下来,她也是无法,一边是姐妹情谊,一边是主仆忠义,她是两难选择,实际上她也劝过紫砚,紫砚却拿她年纪小开说,只说她不懂。

    其实不懂的该是紫砚才对,她是豆蔻年华的姑娘,长得又不差,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被家中的表兄一逗引,就做起了才子佳人的美梦。这般年纪的姑娘,半懂事不懂事,又最自以为是,是最危险的年纪。饶是紫砚平素沉稳惯了,在男人的甜言蜜语之下也失了分寸。

    “去将紫砚叫回来,就说我这里有事。你也不必跟她说我知道她的事情了,咱们只当不知,拘着她散了也就是。”阿雾并不想打紫砚的脸。

    紫扇点点头,小跑着去了。

    面对紫扇的时候可不像面对她表哥,紫砚可聪明着呐,从紫扇的神色上就猜出了三分,当即就白着脸跟着紫扇回了阿雾的屋里,一进门就给阿雾跪下,“姑娘,求姑娘开恩。”

    阿雾对紫扇使了眼色,紫扇自去屋外守着,将院子里玩耍的小丫头都撵了出去。

    四周鸦雀无声,阿雾才开口道:“我开什么恩?”

    “姑娘……”紫砚含着泪,膝行到阿雾的跟前,“奴婢自知低jian,伤了姑娘的心,只是我与表哥情投意合,求姑娘成全。”紫砚猛地给阿雾磕头。

    紫砚将个阿雾气得倒仰,她如今犯了这等事,不仅不认错,还求自己开恩成全。

    “紫砚姐姐,你才多大点儿啊?”阿雾急道。紫砚今年也不过十四岁多点儿,按府里的规矩,丫头都是要十八岁才能由主子做主配人的。

    但是紫砚的情况却特殊。她表哥是个读书人,虽然未中秀才,但出口就是之乎者也,将个认了几天字的紫砚哄得神魂颠倒。紫砚又能应和他几句,两个人一来二去就看对了眼。

    “何况,他如今是个什么出息?”阿雾问。

    “表哥虽然还未中童生,可当初君、相如之事,千古美谈,我……”

    “你……”阿雾气得跳脚,果真是闲书害人。不过才认得几个字,就敢自比卓君了,她也不想想最后卓君当垆卖酒,司马相如却又是如何对她的,她后面不是还写出了《白首吟》么?

    便是卓君,阿雾也是瞧不上她私奔相如的做派的。

    只是听紫砚这样一说,如此算起来,还都是阿雾教紫砚认字惹出的祸事。有人读书明理,也有人读书思邪。

    又说紫砚一心觉得自己的表兄有朝一日能鲤鱼跃龙门,大鹏展翅,若不趁着如今他才名未显,将他拴在腰上,他日自己肯定高攀不上。

    紫砚本就寻思着怎么向崔氏和阿雾开口,如今既然紫扇说漏了嘴,她就趁势一鼓作气地全倒出来了。

    阿雾启口还想劝紫砚。

    紫砚却极快地堵了阿雾的嘴,低泣道:“奴婢也知自己错了,只是奴婢也管不住自己的一颗心,我对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情之所钟,还求姑娘成全。”

    阿雾气得笑了起来,连“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都知道了。再观紫砚,她想是觉得自己年幼不知情事,连那些羞死人的话也敢说给自己听,真是女生外向,留下来也是仇。

    既然紫砚规劝不得,阿雾的脑子就迅速转了个弯。

    “我可以成全你。”阿雾淡淡道,“只盼你能想清楚,三日后你再来答话。”

    别说三日,就算是三十日,三百日,紫砚觉得自己也不改初衷,因而三日后回话,依然痴心不改。

    阿雾知道再说也是枉然,便道:“你如今是想嫁给你那表哥?”

    紫砚点点头。

    其实现如今这般状况,这对紫砚和阿雾都好,否则她与表哥有私情的事若被有心人知道了,可就是一波天大的麻烦。阿雾可还是个闺女呐。

    “你为我做几件事,明年我便让母亲将你的身契还给你。”阿雾道。

    紫砚心中一喜,认认真真给阿雾磕了三个头。如今已近年边儿,到明年也不过几月,这点儿时间她还是等得的。

    “只是这些时ri你不可再家去,安安心心地在院子里待着,否则出了事,我可保不住你。”

    “嗯。”紫砚如今心想事成,什么都能应下。

    夜里阿雾辗转反侧,完全没料到自己居然看走了眼,紫砚是如此一个外柔内刚的xing子,大胆得出乎人的想象,行事也果决,虽然蠢得实在可以,但是瑕不掩瑜。

    不过阿雾却不如紫砚那般乐观她和她表哥的事情,阿雾读的书可比紫砚多多了,前世看的东西也比紫砚多多了,大凡这种事最后能成为佳话的不过百之一二。

    旁观者虽清,却劝不了场中执迷之人,只能等他们一盆冷水泼头,才能醒悟,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所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