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6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61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且又说回王姨娘处。古语云,破罐子破摔。

    人一旦没了想头,要么是看不开死了,要么是什么都看开了。

    没过多久,紫砚就回禀了阿雾,王姨娘大概是被二老爷弄上手了。“我们要不要告诉老爷和太太?”紫砚以为阿雾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算计这个,否则也不会让她鼓励王姨娘去和梅姨娘套近乎了。

    阿雾听了后面色很平静,“不用,这等事情又不是什么光鲜的好事。她也是条命,如今都到了这个地步,她自己作践自己可以,我们却不该再作践她。”阿雾叹息一声,“只是二伯可不是良人,王姨娘,哎,可惜了。”

    阿雾是真不想要王姨娘的命,不想脏手,也算是积阴德。当然这些都是她自我的安慰。

    紫砚也点点头,这是虽然她们在里面起了穿针引线的作用,但谁也没bi着王姨娘去自甘下jian,这叫自作孽不可活。出了这档子事,紫砚以为阿雾居然还肯救王姨娘,进而帮她掩饰,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阿雾的心事哪里是紫砚猜得透的。王姨娘之所以会走到这一步,阿雾可以说是“居功至伟”,若非她一步一步将王姨娘的后路全部断绝,她也不会便宜了二老爷那个花花脓包。

    阿雾不仅不揭发王姨娘,还嘱咐紫砚若能帮王姨娘遮掩一二,也就遮掩一二,这事闹出去,二房、三房都丢脸,男人戴绿帽子可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情。

    何况如今正是阿雾的五哥,荣玠的关键时候。

    听说理学大儒董祢(mi)要收关门弟子,全国各地的士子都沸腾了,京城近郊的玉垒山一时学子云集,人数之多,比起三年大考也不遑多让。

    能得董祢垂青,比中进士还让人值得兴奋,那就是官场的一张泥金通行证,不仅受天下士子尊敬,还能得上上下下许多师兄扶持。董祢的弟子虽是凤毛麟角,但无一不是身处高位之人。

    比如如今的内阁首辅胡启中,如今的唐阁老,唐晋山大学士等等。

    若是能成为他们的师弟,那官运简直不亨通都不行的。

    何况,能当得起,理学大儒之称的董祢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有惊世之才,虽未出山辅佐帝王,但其弟子已经代其之身。董祢自称是他更适合退而教学,比他本身出仕更具价值。

    隆庆帝的父皇都不曾为难董祢,他也就不敢再劝董祢出山。两朝帝王的尊礼相待,更让德高望重的董祢倍受世人敬仰。

    为了董祢挑选弟子,家里凡是有适龄子弟的家族近日无一不开始管束子侄,就怕传出不好的名声。素日斗鸡走狗、横行霸市的纨绔公子无不收敛了行径,企图迷惑一下已经耄耋之年,可能已经老眼昏花的董祢的眼睛。

    安国公府也如此。大夫人的儿子,荣珉,行四,今年十五岁,二房的荣珏,行六,十四岁,三房的荣玠,行五十五岁,荣珢行七,十二岁,都符合董祢挑选弟子的年纪。

    所以安国公府将这件事看做了头等大事,连老太太都收敛了许多糊涂心思,但是大房、二房越发看三房不顺眼,因为荣玠的名声如今不论是在书院还是在京城的子弟之间都很有名,又是新科状元的儿子,他成为董祢的关门弟子的呼声是最高的,可能xing也是最大的。

    荣珢还是糊里糊涂的,每日只喜欢跟着拳脚师傅耍刀弄棍,崔氏打骂他都不听,荣三爷则认为,成才各有其道,不是非得读书不可,天下读书人毕竟是少数,但是难道其他人就不能建功立业了,这就未必。

    何况安国公是军功出身,荣珢是上体先祖,荣三爷觉得也未尝不是好事。因而也从不强bi荣珢读书。

    荣玠,则不同了,他年纪小小,就表现了读书的天赋,虽然比不得曹子建的七步成诗,但荣三爷是亲自考校荣玠长大的,一心觉得自己如此年纪时,绝对不如荣玠。他身上寄托了荣三爷很大的期望。

    所以这些时日,荣三爷也不出门应酬了,每日从衙门回来,就去外院亲自指导荣玠的功课。

    荣珉、荣珏那里,大夫人和二夫人大延名师,希望能抱抱佛脚。

    董祢挑选弟子的方式是很简单的,由由拜师之心的学子本人亲自去他居住的玉垒山白鹤院取考帖,若是他看得上眼的,就赐你一贴,若是看不上,就请你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

    这是第一关,叫相人。能取回考贴的不过十之一、二。

    荣府的荣珉、荣玠都取回了考贴,荣珏和荣珢就差了点儿。

    前世,董祢也选过关门弟子,阿雾还记得有哪些人入选,唐瑜唐秀瑾是其中一个。但是荣府是无人中选的。因为阿雾自认是才女,所以对理学大儒选关门弟子这种事必然要极为上心的,否则就算不上才女圈子的人物。

    前辈子,阿雾不认识荣玠,也就不知他的才学。而今生,阿雾同荣玠是同胞兄妹,一起练过字,还受过荣玠的指点,阿雾以为,他的才学足够成为董祢弟子的,也不知他怎么会失败。

    但是阿雾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了。

    第二关是投。董祢发的考贴里是他出的题目,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这一关传回来的消息是,荣珉进了,荣玠败了。

    荣玠一回府就倒下了,脸色发青,着急得崔氏心绞痛都犯了。“选不中就选不中,这有什么呀,他看不上咱们是他没眼光,玠哥儿,你可别吓娘,咱们今后考个状元郎给他看看,让他知道是他有眼无珠哈。他都七老八十了,早就昏庸了,你犯不着记在心上啊,玠哥儿,玠哥儿。”崔氏急得绕着荣玠团团转。

    又是喂参汤,又是掐人中。

    荣三爷在一旁坐着没说话。他不是崔氏这等深宅夫人,自然清楚不能成为董祢的弟子对荣玠的一辈子是何等样的损失。荣三爷心里比荣玠更气苦,却还不敢责备荣玠。荣玠投的,他是事先看过的,只觉得花团锦簇、言之有物,析之得力,是上等佳作,却不知为何不能得中。

    一时荣三爷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才学来,呆愣不严的荣玠也在怀疑自己的才学。因为在他二人眼里董祢的眼光和才学是毋庸置疑的,自己不中,一定是才学不够。

    董祢迄今为止,就收过五个弟子,这五人都曾是状元郎。这是何等的名师。

    阿雾因为知道董祢最后收的两个关门弟子是谁,也读过他们的章诗词,丝毫不觉得荣玠有何逊色之处,又身为旁观者,所以看得更清楚。

    她是不怀疑荣玠的才学的,不可能不入董祢的眼,更滑稽的是,荣珉那种半灌水,居然能进第二关,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们早说过,阿雾是不怕把人往最坏了想的。

    阿雾脑子里第一个浮现的念头就是有人把荣玠和荣珉的投掉包了。这件事不能同在学问上清高自持的荣三爷和荣玠说,阿雾就私下告诉了崔氏和荣珢。

    荣珢最是积极,他本就在外院,xing子开朗热情,最得人心,哪怕是三房的少爷,外院的管事、小厮也都愿意同他交好。所以荣珢去查这件事最为便利。

    荣珢传回来的消息是,阿雾料对了。

    其实这件事并不是大夫人她们做得隐秘,而是荣三爷他们本xing纯善,从没把人往这方面想,也不认为有人会如此大胆,敢行弊。要知道偷来的才华,迟早是要被揭穿的。以后荣珉的才华与今日的投不相称,自然就会自打脸面。所以荣三爷没想过掉包的事情。

    然而他们的光风霁月如何能想象别人的龌蹉心思。

    要知道望子成龙,为母则强,为了儿子,做母亲的有什么做不出。大夫人要让荣珉出人头地,是不介意将荣玠才在脚下的,顺便还可以打击压制三房。她们二人想得极好,哪怕荣珉才学一时不足,可只要跟在了董祢身边,学一段时日难道还不能“得道”?到时候自然不存在“自打脸面”的事情。

    而且才子都是自傲自恋的,尤其是半灌水才子。荣珉丝毫不认为自己的才学不如荣玠,但是大夫人告诉荣珉计划后,荣珉也没有反对。他对自己很自信,不认为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而荣玠只是一时有灵气,恰好做了篇比他好的章而已。然而也只是仅此一回。

    崔氏当即就将此事告诉了荣三爷。

    原来是大夫人买通了荣玠身边的小厮,让他偷偷替换了荣玠的投,将荣珉的换给了他。那小厮是在荣玠将投装入竹筒后调换的,荣玠也不察。直接背上了山,亲自交给了董祢。

    手段简单有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