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7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2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跟着崔氏走进自己以前住了几年的院子时,才发现这院子看起来bi仄极了。京城寸土寸金,能在这个地段买得起三进院子的都是极大身家了。

    只是比起江南的园林来说,三房这既偏远又狭小的院子就难免让崔氏和阿雾都有些不习惯了,甚至连紫扇和紫坠都有些不习惯。

    阿雾身后跟着的两个从江南跟来的二等丫头,本来一路还叽叽咕咕议论,不知道国公府该多富丽堂皇,如今真进了府,才知道别说比不上江南的大盐商,就是一般官员的宅子都比这宽敞。

    在江南时,崔氏独大后院,将阿雾身边的大丫头都提做一等,紫扇和紫坠便成了一等丫头,每月一两银子的月钱,只盼望她们伺候阿雾更加尽心些。崔氏额外在当地又买了两个丫头给阿雾充作二等,并其他粗使丫头和婆子都有添加。

    崔氏从江南带回来的人多,院子里又有大太太安排的人,三房这院子就更显得bi仄了。好在崔氏身边如今的大丫头司棋、司琴已经训练得宜,将个菜市场一样热闹的院子不过半刻功夫就收拾得井井有条起来,十几个人来来回回,趋歩而行,都没发出声音。

    这一出戏下来,那些大太太安排来的原本还有些瞧不上庶出三房的人看了,心里都开始打起鼓,自己的动作也跟着轻下来。也有那有见识的,只看这一面,就知道如今的三房可大不同以前了,这规矩瞧着丝毫不比京城那些以规矩大而闻名的人家差。

    这一招敲山震虎,加上起先司棋的一招杀鸡儆猴,立刻起到了极大的作用。

    阿雾由紫扇、紫坠伺候着,已经坐在自己屋里的南窗榻前,喝着热茶了。周围来来去去忙着整理行李,将衣物收拾出来的丫头,鸦雀无声地做着事儿,半点不敢影响埋头沉思的阿雾。

    阿雾对这样的场面十分满意,甚至有些得意。

    江南自古繁华,那里的世家除了没有京城的尊贵外,吃、穿、用、行哪一样不比京里精致。说难听些,阿雾自己亲身去了江南,才知道当年的康宁郡主到了江南也很是当了一阵子的土包子。

    这些阿雾从江南千里迢迢带回来的伺候的人各有各的本事,不说百里挑一,至少也是十里挑一的人才。崔氏身边当年的大丫头司书、司画年纪都大了,阿雾瞧着她们也没什么本事,只好在有一样忠心,就劝着崔氏好生打发了她们,或是外嫁,或是嫁给管事,都有了好去处。

    司棋、司琴是阿雾在江南为崔氏买的丫头,她知道崔氏不会调理下人,特地花大价钱,央着荣三爷托人情,请了一位厉害的嬷嬷回来,专门**司棋、司琴并紫扇、紫坠四个。

    其余的就是二等丫头和粗使丫头、婆子来历也是非凡。江南如今的牙婆行当已经做得十分宏大,有地方专司给贵人**丫头、婆子,这样的人用起来容易上手也舒心。

    司棋、司琴也是这样的院子出来的,额外请嬷嬷**,这只是因她们是大丫头,格外要有担当、有能力。

    因此其他人看着三房这院子,只觉得那些江南来的下人厉害,却不知光买这十几个人所费就已经不下千金。

    今日,阿雾觉得这钱花得值了。

    紫扇、紫坠服侍阿雾换了身柔软的半旧衣裳,将她的头发打散,编了个辫子,换了双粉色坠珠绣金莲花软底鞋,又悄没声地唤了彤管来给阿雾捏腿,这才悄悄地退了出去打点东西。

    紫扇和紫坠回了自己的屋,有两个小丫头立即捧了水盆上来。

    “姐姐辛苦了,这水里滴了玫瑰香露,姐姐洗把脸。”小丫头翠玲绞了帕子递到紫扇的手里。

    那边儿紫坠已经坐下,翠珑小丫头也绞了帕子正给她擦手,只是那盆里滴的不是玫瑰香露,而是茉莉花露。

    “姐姐,这院子也忒窄了些,姐姐们都落得要两个人挤一间,这还是国公府呐。”翠玲今年才十岁,仗着年纪小,紫扇又是个护短的,因此说话有些没遮没拦。

    “碎什么嘴。这可是京城,能有个站脚的地儿都不错了。别小没眼劲儿的,你们瞧惯的那些江南大商,到了京城,就是有钱也不敢买这样的屋子。”紫扇喝了口翠玲递过来的茶水,“尖嘴利牙的,乱嚼什么舌头,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去宫嬷嬷那儿领二十个手板子去,就说我说的。”

    翠玲知道紫扇这是动了怒,平素她闯了祸,就是比这个大得多的,也不过去挨十个手板子,因此她也不敢求饶,更不敢看一旁的紫坠和翠珑,“咚”地一声跪在地上,道:“姐姐,翠玲知道错了。”说了这一声才敢起来,自己走出门领罚去了。

    这宫嬷嬷就是阿雾在江南请的专门负责**丫头的嬷嬷,如今是长久地跟在阿雾身边,专司她院子的刑罚。

    “翠玲,又闯祸啦,这回挨多少手板子?”宫嬷嬷屋里走出来个十三、四岁的俏丽丫头,看着翠玲蔫搭搭的模样,就知道她又被紫扇罚了。

    “二十。”

    宫云听了,眉毛翘了翘,“这回闯什么祸了,惹得你紫扇姐姐这样罚你?”

    翠玲张嘴就要说,宫云赶紧阻止了她,“去屋里吧,嬷嬷也在。”

    翠玲听见宫嬷嬷也在,腿都软了半截儿,却也不敢吱声,乖乖地跟着宫云走了进去,挨了许久的训,这才出了屋子。手心儿都打肿了,一旁和翠玲好的妈妈、丫头见了,只同情她,有送药膏的,却每一个敢吱声儿问原由的。

    这厢紫扇和紫坠屋里,翠玲挨了罚,紫坠也对着翠珑道:“这儿可不同江南,出去别给太太和姑娘惹事,小心嘴舌,不然可不是二十个手板子能了的。”

    翠珑赶紧点点头。

    气氛虽然很是压抑了一阵,但翠珑毕竟伺候了紫坠这么久,同紫扇也熟,约莫过了阵子,小孩子天xing难免又忍不住说话道:“姐姐,姑娘这几日是怎么了,我远远瞧她脸色仿佛不太好?”

    翠珑虽然也算是阿雾手下伺候的丫头,但阿雾屋里规矩是极严的,各有各的差使,不许这个差上的跑那个差上去伺候,尤其是主子跟前,决不许去上赶着去谄好,防着下头人间的争风吃醋,多少败亡的事情都出在这个上头。

    因此翠珑不是贴身伺候阿雾的,就不许去她跟前晃,哪怕这时候主子身边没人伺候,若主子不出声喊她,她也不许上前。

    所以翠珑只能远远地看看阿雾,心里关心,也只敢背后问问。

    翠珑不知道阿雾的心思,但紫扇和紫坠却是知道的,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不说话。这姑娘大了,烦心的事情就多了。

    这当口,连紫扇和紫坠也开始想念江南了,那时候的日子多舒心啊,就是翠玲、翠珑两个小丫头说错点儿什么也不碍事,如今回了国公府可就不行了。

    紫扇和紫坠心里和此刻阿雾心里挂着的是同一个字,“嫁”。

    阿雾已经十三岁了,正是女儿家该开始说亲的时候,这时候订了亲,行礼下来也要大半年。

    贵女出嫁,男方那边儿都要催好几次,娘家要一留再留,因为姑娘在家时娇养、尊贵,可嫁到别人家里,那就是做人媳妇了,上要伺候公婆,下要爱护弟妹,中要服侍丈夫,蜡烛两头燃,媳妇夹在中间受气,两头讨好,最是艰难。所以娘家和她自己都要争取在家多留些日子,真真假假一套规矩坐下来,到出嫁时也是十五、六岁上头了。

    有那百年世家或书香门第,家世清贵,更是重视女子的教养,家下姑娘不到十八岁不许出嫁,说是要留在母亲跟前学好规矩才准出嫁,其实也是舍不得自己闺女。

    越是这样人家的闺女越让人尊重。

    不过出嫁晚归出嫁晚,但是订亲却要趁早,过了时候,别人就该怀疑这家的姑娘是不是有毛病了。

    在江苏时,冲着荣三爷的面子,也有不少夫人、太太有意向想同荣府结亲的,但是崔氏和荣三爷商量过后,都没同意。

    因为荣三爷知道自己是要回京的,怕阿雾嫁在江南,离家远了,以后若是受了气,连个说话诉苦的地方都没有。崔氏就更是舍不得了,如今除了荣三爷,阿雾就是她的另一个主心骨,离不得。

    何况,待阿雾长大,又是那副模样,荣三爷更是cao心、担心,这亲事就迟迟没定下,甚至连个意向中的人都没有。荣三爷夫妇商量着,只能回京再做打算。

    可是安国公府是个什么情况,荣三爷最是清楚,阿雾的亲事越早定下越好,否则迟则生变,当心变成祸事。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