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7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5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其实倒不是荣四的姨婆,建宁侯夫人骗了她,而是下头骗了皇帝。狮峰龙井的明前茶最妙,而其中的龙井茶株正宗的也就那几株,产量有限,遇到灾荒年月,收成更差,为了交差,谁敢拿最好的茶叶进贡,万一第二年供不上了怎么办。所以,下头打着“狮峰龙井”的旗号,其实每年进贡的都是周边茶株。而天高皇帝远,土皇帝最大,身在江南的现官有幸的话反而能得上一两半钱的正宗茶尖,一润口香。

    阿雾施施然走了,她如今再没耐烦同荣四、荣五演虚情假意的折子戏。不得不说随着荣三爷的高升,阿雾当年的那郡主脾气也水涨船高地从心底漫浮了上来。

    况且迟早要撕破脸,阿雾如今就只等紫砚来了。

    过得两日,紫扇就来回了话,说紫砚想进来给崔氏和阿雾磕头。阿雾应了,紫扇就领了紫砚和她儿子去崔氏屋里磕了头,崔氏见那孩子长得虎头虎脑,又可怜紫砚这么年轻就守了寡,因而赏了她五两银子。

    紫砚磕了头,跟着紫扇去了永恬居。

    紫砚进去时,阿雾正侧躺在南窗边儿,斜靠在靛蓝银丝线绣玉狮玩球大引枕上,手里握着一卷书,见紫砚进来,她才坐直了身子。

    “紫砚姐姐。”阿雾唤了一声。

    紫砚的眼泪“唰”地就流下来了,她知道阿雾在她眼前儿如此随意,那是还当她是自己人的意思,就仿佛她昨日还在六姑娘跟前儿伺候一般。

    紫砚快走两步,蹲下给阿雾穿上鞋。

    “紫砚姐姐快别这样,如今你好歹也是大掌柜了。”阿雾笑道。

    “奴婢永远都是主子的奴婢。”紫砚抹了抹泪。

    “这么些年了,就好像都在昨天似的,我还记得早晨紫砚姐姐喊我起床的样子呐。”阿雾也有些动情。

    “可不是嘛,只是如今奴婢简直认不出姑娘了。姑娘长大了。”紫砚望着阿雾,有些发愣。倒是被她遗忘在一边儿的儿子虎娃,走上来扯了扯紫砚的衣角,有些怯生生地道:“娘,仙子姐姐。”

    虎娃这一声把在场的人都逗笑了,紫扇赶紧抓了一把糖给虎娃,“好侄儿,那是仙子姑姑。”

    紫砚赶紧拉了虎娃上前,“快,快给主子磕头。”

    虎娃来之前,紫砚就在家里反复教过他,他也是个聪慧地,乖乖地给阿雾磕了头。

    阿雾扶了他起来,从身边的小几上拿了一个荷包给他,里头装着两锭葫芦式样的金锞子,都是给小孩子玩耍的。

    这是阿雾顺手赏的,紫扇那边儿早端了黑漆描金盘子过来,上头有一套玉制房四宝和两匣书。

    “紫砚姐姐,如今你也不是个缺钱的,我就送虎娃一套具和两匣书,盼他能出人头地,今后也给你请个封诰。”阿雾道。

    紫砚更是感激,她今生唯一的心愿就是儿子能读出书,今后也能中进士,这就扬眉吐气,彻底扭转一家人的地位。

    主仆二人又絮叨了些旧情,紫砚这才肯被延让入座,但屁股也只敢搁在绣墩的边沿。紫砚常年在京城打滚,知道京城贵人最注重规矩,虽然她和阿雾是旧日主仆,如今又帮着她看着一大摊子家业,可也不敢托大。

    紫砚另带的一个小丫头,背着一个包袱,由紫扇接了过来送入屋里,这是这些年京城璀记的账目。

    阿雾搁下没翻看,“紫砚姐姐给我具体说说京里的情况吧。”

    紫砚点点头,“以前姑娘就吩咐过,京里的店就保持原样,不扩张。咱们指望京城周边做。后来我就寻思着津口那地方,是九河津要,南来北往的货物都要经过津口,商贾荟萃,五民杂处,最是繁华,下江南的,上京城的都在哪儿交汇,咱们的崔绣要宣传出去,必须得在那儿立足。所以就在津口开了一家店,幸得又有姑娘从南边送来的新织法缎子和新染法的缎子,货品简直供不应求。”

    阿雾点点头。

    紫砚一心想在阿雾面前表现,因而又道:“姑娘吩咐地往西北沿路设店,我就让我弟弟去跑,如今西北三省都有咱们的店了,货路也畅通。”

    阿雾又点点头。这些具体情况她也了解,只是如今还想亲口听紫砚说一说,也好给她一个显功的地方,这是御下之道。

    “那崔绣在京城如何?”

    说到这一点儿上,紫砚就着实佩服自己姑娘的先见之明了,她在津口开店,还险些压不住地头蛇,后头还是偷偷借了安国公府的名头,外加撒了大把的银子才铺排开来。这京城里的水就更深了。

    璀记在京城至今只有一间门脸儿,生意做得不算大,崔绣又在阿雾和柳京娘制定的策略下被烘托得走的是最高档的路线,有钱的等闲人家也买不到,如今接的活儿已经排到三年后去了。也就是说你今年下定钱,也要三年后才能有一件崔绣绣品。

    而崔绣本身就独具特色,针法细腻,远远望去就如同与布浑然一体,可最妙的是,崔绣独有的“璀璨之色”,那绣线随着光线的不同能折射出不同的颜色来,更可随着一日日光的变化,而显出不同的花样来。

    阿雾就有那样一条崔绣的裙子,只是太耀眼了,她不怎么穿。

    崔绣如此惹眼,可偏偏生意又做得小且低调,紫砚还算能守得住,也没有什么大人物瞧上了这店,因而让璀记在夹缝里稳稳地生了根。

    阿雾听紫砚这样一说就放心了。夺嫡俨然就快要进入最关键的时候了,那时候京城风云迭起,对商家可不是好事。而且阿雾知道四皇子起兵的路线,所开的铺子都是让人避过了要处的。

    阿雾又同紫砚聊了聊璀记未来的打算,她听从柳京娘的建议,如果要将璀记真正做到大江南北遍地开花,那就得分上、中、下三等档次开店。

    璀记,本身,主营崔绣绣品,这是面向大夏朝的贵族世家的。而她们自己独家研制出的印染、织造秘方,则既面向世家也面向富商等,而棉、麻、布则面向普通百姓,真正是分分钱都不放过。

    所以其实阿雾的名下,如今不仅有璀记,还有四季锦和德胜布庄,三项产业,自打阿雾在隆庆二十五年救了柳京娘以来,至今四年,这三项产业在她手里都渐渐兴起,虽比不上江南的纺织大户和世代出名的绣品,但也算小有成就了。

    崔绣也逐渐成名,成为有钱也难免的珍品。不过这一切都还只是在民间,阿雾现如今回了京城,自然就要打京城贵妇的主意,甚至是宫里贵人的主意。不过这不仅需要筹谋,还需要机运。

    阿雾又同紫砚闲聊了片刻,才将话题转到她眼下最关心的地方,“王氏如今怎样了?”

    紫砚的心“咚咚咚”地敲起来,姑娘终于要动这颗棋子了。“王氏前年给大老爷生了个儿子,如今把大老爷的心笼络得铁牢似的,一月里找着借口半月都宿在王氏那宅子里,不过我估摸着快瞒不住大太太了。”

    阿雾去江南临走时,除了把京城的铺子托付给了紫砚,另一桩就是让她看着王氏,能帮则帮,务必要保住她。

    结果,王氏在笼络大老爷的这桩事上,充分显示出了她扬州瘦马的本事,而大老爷居然也显出了他那高超的掩藏女人和欺瞒大太太的手段,几年来硬是将个王氏的事情瞒得水泄不通。哪怕大太太就是知道大老爷在外头有人,也绝对不知道那人就是王氏。

    紫砚走后,阿雾如玉笋一般的手指在小几上敲了敲,踌躇了不过半刻钟就下了决心,瞻前顾后,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崔氏自打回了京城,应酬就多了起来,荣三爷是礼部侍郎,官一系的家眷有走动不说,她们又是安国公府的女眷,这世家勋贵之间也有走动,忙得崔氏隔三差五地就要出门儿。而崔氏为阿雾打算,自己走亲访友也很积极,瞅见哪家有当龄的公子的,她都想多了解了解。

    阿雾给崔氏指了个方儿,说这满京城里再找不出一个比安平侯金家的二太太罗氏对这些世家勋贵更知根知底的人了。

    崔氏听了,果真多与罗二太太交结,罗二太太又是个长舌妇,哪家儿的闲话她都爱说,还真就暗合了崔氏的心意。两个人渐渐亲近了起来。

    这一日罗二太太不请自来地登门拜访,弄得崔氏都没反应过来。除了通家之好外,京城贵妇出门拜访,都需要对方下帖子,才肯上门的,否则就是跌了身份。这位罗二太太倒好,丝毫不以为然,还将自己两个女儿带了来。

    (gaicuozi)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