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7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6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听了倒不怎么吃惊,别说罗二太太了,指不定过几日黄二太太、李三太太的都要来拉拢崔氏。

    罗二太太先去上房给老太太请了安,这才过来三房这边儿。崔氏昨晚同荣三爷闹得晚了些,今日伺候了老太太用饭,这才刚回来准备闷一会儿,谁知罗二太太一大早就来做客了,只得打起精神来应酬。

    “妹妹不嫌我这个老姐姐打扰吧。”罗二太太一张银盘脸,富富态态,两片嘴皮儿薄得纸一样,说话时翻得飞快,天生的说是非之人。

    崔氏连忙延了罗二太太上座,“哪里哪里,请都请不来的贵客呐。”

    罗二太太的两个女儿上来给崔氏见了礼。

    崔氏夸了两个姑娘生得真标致,人又静,又问多大年纪了。

    罗二太太的大女儿金三姑娘细声细气地回答:“十四了。”小的那个也答了,“十二。”

    崔氏各给了她们两人两个海棠式金锞子,这是阿雾还在就江南时就准备好的,说是回了京见的小辈就多了,预备着总是好的。

    另外又送了金家两个姑娘一人一只玉镯子。

    罗二太太的眼睛一亮,那玉镯子的水色极好,玉色温润透澈,一看就不是凡品,虽然称不上珍品,可是才见面的姑娘送的礼就这样大方,可见荣府三房的日子过得极宽敞,手才会如此松快。

    罗二太太又问:“六姑娘不在么?”

    阿雾自从大了以后,就不爱出来交际应酬,省得惹麻烦,崔氏便道:“她这两日正病着,不好出来见客。”

    罗二太太紧着问候了几句,也不再流连这个话题,六姑娘么,她只是顺口问问。

    罗二太太笑着道,“今日冒昧前来,都是因为我这二姑娘。上回在静安侯家见了妹妹你身上穿的衣裳,就吵着闹着问我是什么料子,哪里买得到,我实在被她闹得烦了,这不只好带她来妹妹府上,让她自己问,免得嫌弃我年纪大了,传话传错。”

    这借口找得可不怎么样。

    不过崔氏已经忘了上回去静安侯府穿的什么衣裳了,忙拿眼去看司棋,司棋赶紧道:“是不是那套紫地满地彩蔷薇花的那一身儿?”

    一旁罗二太太的二女儿金六姑娘猛地点头。

    “哦,那是南边儿四季锦出的料子,那蔷薇花是织上去的,颜色跟着日光的颜色变,瞧着就跟真花一样,在江南那边儿可时新了。”崔氏也想起来了。

    “可不是嘛,那花就跟要开出布了似的。”罗二太太对那衣裳也记忆深刻。可是没想到就这样一件出色的衣裳,也没几天功夫,崔氏居然就记不得了,可见衣服之多。

    罗二太太心里又喜欢又酸涩。你瞧同样是女人,那崔氏还是庶子媳妇出身,可如今比起自己这个嫡女嫡媳,日子可过得畅快多了。

    安平侯家虽然是侯府,也只是表面风光,内瓤子早空了,子孙不争气,祖宗挣多大的家业,也早败空了。这不是安平侯一家旧家勋贵如此。

    罗二太太又就着布料说了几句,就将话题扯向了荣玠身上。荣玠今年十九岁了,如果不是崔氏跟着荣三爷去了江南,早该给他说亲了。所以这回崔氏一回来,除了急着给阿雾找婆家以外,就是给荣玠打听媳妇的人选。

    罗二太太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特地带着两个姑娘上门想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

    荣玠是崔氏的大儿子,将来要支撑门户的,他的婚事必需谨慎,这是荣三爷对崔氏叮嘱了又叮嘱的,且放过话,这媳妇人选得他过目、点头才作数。

    因此崔氏不敢自专。何况金家的两位姑娘虽然不错,可也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崔氏就有些支吾了。

    罗二太太立即就察觉了崔氏的意思,心里头就怪上崔氏了,但面上依然不显,毕竟崔氏并没有明着拒绝。

    在外头听得差不多了的紫扇,给司琴递了个眼色,司琴走出去,紫扇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只见司琴点了点头。

    一时,罗二太太饮茶饮得多了,要如厕,司琴就主动上去引了她到后头。伺候罗二太太洗了手出来,罗二太太一边走一边感叹,“这满京城里就属你家太太有福气了,儿子有出息,丈夫又不沾花惹草,就守着她一个人。”

    司琴接了话道:“人哪能有没烦恼的,前几年我们老爷纳了个王姨娘,当初不知道惹我们太太落了几大碗的泪,险些床都起不了了,也是后头她不知怎么跑了,惹得我们老爷大发雷霆,就淡了纳妾的心思。”

    罗二太太在心底撇了撇嘴,什么不知道怎么跑了,外头都知道,是你们府上的二老爷沾了那王姨娘的便宜,bi得人跑了的。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罗二太太这么爱打听,知道这件事丝毫不足为奇,嘴里却道:“你们那王姨娘我也见过,长得妖里妖气,一见就不是个安分的,跑了还好些,省得气你们太太。”

    “可我们三老爷还惦记着呐,那样一个美人儿。”司琴摇摇头。

    也是罗二太太听八卦心喜,她也不想想,司琴才伺候崔氏几年,哪里就那么清楚王姨娘的事情,不过罗二太太再厉害,也不可能把崔氏屋里伺候的人弄得清清楚楚。

    罗二太太回了崔氏屋里,两人又聊了一阵,见崔氏对荣玠的事情就是不松嘴,坐得也无趣,就起身告辞。

    崔氏忙叫司棋开了柜子,拿了两匹四季锦出的绸缎送给金家两位姑娘。两个姑娘脸上顿时带了喜色,罗二太太的脸色也回了春,笑着出了门。

    过得两日就是四月二十八,药王菩萨的诞辰,每一年这一日求消病免灾的人总爱去京郊的龙华寺拜药王菩萨,听说那里药王殿供奉的药王菩萨是最灵的。

    罗二太太这样喜欢交际的人,但凡有这样盛大的日子,总少不了她的身影。

    这一日罗二太太在药王殿烧了香,正在知客僧的带领下去后院暂作休息,却见到一个女眷带着一个婆子并一个丫头正往外走。两人对面而过,那女眷匆匆看了罗二太太一眼,就赶紧调过脸面向一边,急急走了。

    罗二太太却停了脚,她只觉得那人有些眼熟,可一时记不起在哪里见过,可以肯定的是并不是京里她熟悉的夫人、太太。可看那女眷的打扮,柳绿云罗缎,霞粉曳地裙,金丝织绣,不似凡品,非大户人家的夫人、太太,等闲人是穿不上的。

    按理说这样的人,罗二太太不该没有印象。既然不是夫人、太太,罗二太太难免就要往姨娘身上想,她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是她,居然是她。”

    这人正是前几日在安国公府又听过名字的荣三爷的姨娘,王氏。

    罗二太太赶紧吩咐跟着自己来的婆子,让她跟着刚才走的那一行女眷,叫上小厮去跟着,瞧瞧她在哪处落脚。

    罗二太太在客房里坐下,别提多得意了,别人踏破铁鞋也找不到的人,居然被自己无意之间就碰上了,这可不就是老天爷给她送上门的么。

    罗二太太撇嘴一笑,这崔氏支支吾吾,将她儿子看得宝贝似的,居然看不上自家的姑娘,少不得要给她添添堵才好,看着她那模样就让人腻歪,等找到了王姨娘,再看她的日子还能不能过得那般舒坦。

    这就是某些人的心态,她自己不好,就见不得别人好,便是对自己无利之事,她也巴心巴肝地要做。

    到晚上那婆子来罗二太太处回话,“那妇人的轿子进了酸枣胡同的一处宅子。”

    “可打听清楚是哪家的宅子了?”罗二太太问。

    这婆子是长期跟在罗二太太身边,做惯了这些事的,既然主子让她跟着那妇人,自然就是要寻根问底的,那婆子这么晚才来回话也是因为要打听清楚的缘故。

    “那宅子神秘得很。周围的人说那户人家搬进去有几年了,可主人家进出不是马车就是小轿,下人嘴也严,根本问不出什么,奇怪得很。”

    罗二太太却不觉得奇怪,那王姨娘是荣三老爷的逃妾,都以为她是逃出了京城,没想到居然就在眼皮子底下,自然要瞒得紧才能躲这般久。

    “哪你到底打听出什么没有?”罗二太太不耐烦地问。

    那婆子谄媚地笑了笑,“太太吩咐的事情,老奴哪敢不认真打听。我在那户人旁边守了一下午,太太猜我瞧见了谁?”

    罗二太太抖了抖手绢,“你这老货,胆子越来越大了,在我跟前儿也敢卖弄。”

    那婆子赶紧摇头,“不敢,不敢。老奴看见那赶马车的像是安国公府的车夫。”

    罗二太太眼角一跳,怎么会是安国公府的人呐。“可看清了?”

    “**不离十。”孟婆子道。她出了名的一双利眼,否则也不能得罗二太太重用了。

    罗二太太沉思了片刻,“可看得出是安国公府的哪一房?”难道是荣三老爷为了瞒过三太太,在外头另外置的产业,金屋藏娇?可也不像,那王姨娘逃的时候好像荣三老爷还在外洋。

    罗二太太眼睛一亮,难道是……

    若是这样,那可真有看头了。罗二太太就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最喜欢看别人热闹的xing子。

    “去,赶紧去打听仔细了,若探得清清楚楚,回头我自然赏你。”

    那孟婆子得了令,应了声去了,有罗二太太吩咐,这几日她就什么事也不干,专守在那户人家旁边,打探消息了。

    (修改错字123)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