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8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3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顾惜惠是唐音未来的二嫂,提前亲近么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前些年唐音可是不爱和顾惜惠这种酸才女打交道的。

    京城双姝都不是唐音的菜。顾惜惠出身名门,沾了福惠长公主的光,可以傲视京城一竿子的贵女,走的是疏淡路线。唐音受不了她的酸气儿。而荣五,因为安国公府的实际情况,总是扮演知心大姐姐的角色,四处交接,虽称不上逢迎,但唐音也不喜她的荤素不忌,香臭都拉拢。

    今日,阿雾甫一和唐音见面,没说两姐妹好好说说话,第一句就是去给顾惜惠打招呼,阿雾就难免留了心。“这么早就开始讨好你未来嫂嫂啦?”阿雾打趣道。

    “去。”唐音斜了她一眼,“就这么几个人,都不是不认识,你戴什么帷帽啊,赶紧取了吧,学什么小家子气。”唐音磊落直爽,阿雾这自矜的帽子就成了小家子气。

    阿雾停了脚步,凑近唐音,两个人各自差不多高,阿雾掀开帷帽一角,唐音立时就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你,你还是戴着吧。可真是……”唐音毕竟是唐阁老的千金,如何能没有见识,虽初初被阿雾的惊世绝艳给震住了,可旋即就想到了阿雾之所想。

    当下阿雾跟着唐音来到曲江畔一处浓荫匝地之所,地上铺着锦茵,顾惜惠正盘膝坐在上面,旁边树下靠着个年轻男子,气度高华,但冷峻严持,正和顾惜惠说着话。阿雾看得脚步一顿,那人正是阿雾前世的二哥,顾廷易。

    几年不见,没想到当初还显稚嫩的二哥,今日已如此高大伟岸,双肩已经是扛得起任何风雨的男子了。显贵、俊俏,哪怕是一脸冷霜,周围也有贵女来来回回路过好几次了,秋波抛的速度比曲江水流得还快。

    听得环佩声响,并唐音的一声甜甜的“顾姐姐”,顾廷易和顾惜惠都转过了头来。

    阿雾被唐音捏着嗓子喊出来的“顾姐姐”给激得骨头一颤,唐音在背后捏了她一把,表面上却依然是甜甜的笑容。

    阿雾暗道:“好你个见色忘友的唐音啊。”

    阿雾立即敏感到,唐音对顾廷易的不同,这也就解释得通她干嘛对顾惜惠那样积极了。嫂嫂的身份哪里值当千娇万宠的小姑子去巴结,顾惜惠该反过来巴结唐音才是。

    “别掀帽子啊。”唐音在阿雾耳边轻轻地咬牙切齿。

    阿雾没管唐音,手从帽檐下伸入,将耳畔垂着的面纱拉起来扣在另一只耳朵后,掀开了帷帽。虽然面纱遮面,但好歹是露出了眼睛,眼睛是灵魂之源,基本不影响交谈了。

    “顾姐姐,还记不记得啊,她是安国公府的六姑娘璇姐儿。”唐音给顾惜惠介绍道。

    顾惜惠对着阿雾笑着点了点头,眼光在她的面纱上逗留了片刻。呵,比她还傲啊……

    阿雾的眼睛弯了弯解释道:“这两日生疹子,怕吓着人。”

    顾惜惠又点点头。眼睛扫到了阿雾的裙子上。

    阿雾穿着一袭流月黄素地软烟罗襦裙,素净而没有繁复的花纹绣饰,只在裙摆别开生面地用一点点的银钿子妆点成一掌宽的缠枝忍冬花边襕。这一身实在又素净又别致,但却别显出一种高来,这份心思真叫人三叹不止。

    顾惜惠只觉得那襦裙的颜色美极了,就像那从月亮里流出来的月黄。当她得知这就叫流月黄时,心里只赞叹,又打听到这是南边儿一家叫四季锦的铺子出的新色时,立时就央求了母亲让人去打听,京城可有卖的,最后得知津口有一家四季锦的分号,这才圆了她的梦。

    当然这是后话,当下自然是要寒暄不能冷场的。顾廷易在场,顾惜惠总不能不介绍,因而道:“音姐儿,瞧你的说的,我怎么能不记得璇姐儿。”她们几个可是有共同的秘密的。

    然后顾惜惠转头看了看顾廷易,然后道:“这是我的二堂哥,璇姐儿刚回京可能不认识,音姐儿想来是知道的。”

    唐音赶紧点点头,对着顾廷易福了福,低声含羞地道:“顾二哥。”阿雾自然也得跟着。

    顾廷易点了点头。即使阿雾女大十八变,但顾廷易还是认出了这个小姑娘,就是当初到他们府中做客,让他觉得极似逝去的妹子阿雾的那位姑娘。故人已逝经年,再深厚的感情和深刻的记忆也开始模糊、昏黄起来,只留下淡淡的惆怅。

    但阿雾给顾廷易的感觉依然极好。亭亭玉立,袅娜娇妍,不见其容,但观其眸,已可知定是位绝色佳人。

    见过礼后,顾廷易对顾惜惠和阿雾等三人点了点头,“我去那边走走。”毕竟几个人年纪都到了该避嫌的时候了,虽然是游玩之日,也不能过分。特别是顾廷易正当议亲的时候,出门前,长公主就在他耳边耳提面命,决不许和姑娘等多说话,弄出什么岔子可就不好了。

    拿长公主的话来说,便是,如今天气渐热,落水已经伤不着身子了,便是看到有人家的姑娘落水,也决不许顾廷易见义勇为,否则那就是自招祸害。

    顾廷易走后,唐音虽和顾惜惠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但眼神一直追着顾廷易的身影在动,脸色露出怅惘之色,有些羞涩,又有些懊恼男子的不懂女儿心思。

    阿雾见唐音这副神色,赶紧接过话茬,吸引住顾惜惠的注意,可别让她将唐音的样子看了去,传出什么闲话影响了唐音的名声。

    这话题自然是围绕四季锦的。顾惜惠如今正在准备嫁妆,缎子、布匹自然要最时兴最难的,新嫁娘晒嫁妆的时候才有面子。

    阿雾极有耐心地细细给顾惜惠说了,只道四季锦的店开在江之南,京城并没听说有店面,以独特的染法和新鲜的织法出名。又说了些她们独特的颜色,如流月黄、烟霞紫、葡萄青等等,不仅引得顾惜惠侧目,就是唐音也被吸引了过来。

    但再热闹的话题也有说尽的时候,好在又有几家贵女过来打招呼,今上同父异母的妹妹长清公主的女儿和蕊县主以及镇国公的孙女儿何佩真。

    几人厮见过后,阿雾又说了一回自己长疹子的事情。何佩真听得是阿雾,就撇了撇嘴,道:“长疹子就别出来啊,也不防传染人。”然后很夸张地退了一大步。小姑娘时候的过节,至今还没有消除,那可是何佩真第一次被人弄得下不来台,不仅母亲责怪,就是上京的贵女见了她也多有指点,好在如今时过境迁,但当时的难受何佩真可忘不了。

    阿雾只当没看见,在人看不见的角度,拉了拉唐音的衣角。唐音自然心领神会。

    而那边,和蕊县主已经和顾惜惠聊了起来,“惠表姐,怎么表哥们没来么?”和蕊同顾惜惠最熟,母亲又是姊妹,时有往来。顾惜惠自己有两个亲哥哥,行三和行四的顾廷贞,顾廷肃,但和蕊口里的表哥可不止这二人。

    上辈子顾廷易就是娶了这位和蕊县主。但和蕊县主被长清公主宠爱得过了头,并不是顾廷易的良配。她素来爱吃醋使小xing儿,弄得顾廷易身边的姨娘、通房,非死即伤,两人吵吵闹闹过了好些年,后面顾廷易几乎是不进她的门了。

    阿雾转头看了看唐音,觉得唐音和顾廷易才是般配,既然唐音的心上人是自己二哥,阿雾也就不做拉拢四皇子和唐音之想了。解救顾廷易才是当务之急。

    和蕊县主的父亲薛驸马虽然不才,但他的父亲薛阁老却是次辅,福惠长公主用顾惜惠拉拢了唐阁老,再用顾廷易和和蕊的婚事拉拢了薛阁老,这可谓是用心良苦了。可惜嫁出去的女儿就是“赔钱货”,没能拉拢唐阁老,反而赔出去了二房,但薛阁老确实为长公主所用了,可惜能力不大。

    阿雾出神之际,和蕊已经把话题引到了顾廷易的身上。唐音本不喜和蕊和何佩真,本待要走,但一听这话题,就舍不得迈步子了。

    “惠姐姐,听说长公主准备给顾二哥议亲了是不是?”何佩真在和蕊的眼神下出口问道。女儿家本不该问这问题,但何佩真自然坦荡,她对顾廷易可没意思,又为了讨好和蕊,因此问道。

    “这……”顾惜惠没想到何佩真这样直接,琢磨了一下怎么遣词造句,然后道:“我没听长公主提过,不过二堂哥的年纪在那里了,可能也该是时候了。”顾惜惠是京城双姝,怎能不灵慧,早就看出了在场众位的心思,但长公主属意谁她还真不清楚。

    看顾惜惠这样敷衍的态度,和蕊撅了撅嘴,何佩真本还想问,但顾惜惠立即转移了话题。唐音则和阿雾起身道“去别处走走。”

    阿雾跟着唐音,一路走一路看她,看得唐音直跺脚,“不许笑我。”

    阿雾赶紧严肃了神色道:“你中意顾二哥?”

    (该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