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0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02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荣珢的亲事定下后,崔氏就忙于为荣玠和阿雾相看了,虽然荣玠是哥哥,本该先定亲,但荣珢和唐音的亲事是事出有因,也无法计较,两家交换庚帖后,荣玠的亲事就更不能再拖了。

    但如今荣府的情形谁都不看好,崔氏看得起的堪做宗妇的世家姑娘,谁家肯将人嫁进来。即使有大着胆子想攀上荣三老爷这亲家的,崔氏又看不上那姑娘,因为她们同唐音的才貌和家世比起来相去太远,她觉得太委屈荣玠了。

    为了这事,荣三老爷和崔氏没少cao心,倒是荣玠的老师董大儒让人送了封信来,说是有意为荣玠保一桩亲事,正是董大儒的孙女儿董藏月。董藏月年幼失怙,到十岁上头母亲也去了,一直养在董祢和其夫人膝下,其品行可想而知。

    这下崔氏真是松了一口大气,口里直念阿弥陀佛,真是再也没有比董家姑娘更适合的人选了。如今这上京城内,要寻一个家世比得过唐音的,只能在宗室里头找,这也太高攀了,可今后要掌家的大儿媳妇若差了唐音太多,怎么也说不过去。

    这位董姑娘,虽然出身不显,又显得有些命苦,但董大儒的身份地位超然物外,如此董藏月和唐音没有可比之处,也就不用比了,本就是两种不同的出身。

    荣三老爷和崔氏因为敬重董大儒,托了媒人去提亲不说,又亲自去了白鹤院拜见董大儒,阿雾多日不见荣玠,又知道这回肯定能看见未来大嫂,因此也闹着跟了去。

    到了白鹤院,董大儒亲自接待了荣三老爷和崔氏,便是他见了阿雾,也愣了片刻,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老先生并不是老学究,对于美好的人和事,从来都是充满了欣赏的乐趣的。

    这位荣六姑娘,董祢对她的印象可是深刻得很,小时候精致可人不说,还聪慧过人又胆大果决,当时就不容小觑了,只是没料到长大后会出落得如此美丽,世人难及,只有当初的阿薇或堪可一比。

    想至此,董祢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悲色。

    荣玠听得父母到来的消息自然要过来拜见,他一进门就让人眼前一亮。

    荣玠一袭青袍,衣摆和袖口的镶边碧绣青竹,头上以一枚木簪束发,显出一身出世的风流潇洒来,他本身又生得温清秀,如此相貌和气质相得益彰,令人一见忘俗。

    阿雾却愣了愣,只觉得荣玠身上有一股她似曾见过的气度,这样虚无缥缈的东西,阿雾能觉得相似,必然是她近日见过的,阿雾凝神想了想才恍然大悟,荣玠有点儿神似四皇子楚懋的味道。

    不过等阿雾定睛再一看时,又觉得他就是自己的大哥,刚才的相似感就没再出现了。

    荣玠拜见了荣三老爷和崔氏,被崔氏拉着看了又看,将生活细碎之事问了个遍之后,他才有空对着阿雾笑了笑,“阿雾长高了。”

    阿雾也抿嘴笑了笑,“大哥这下再也不会说我是小南瓜了吧。”其实当时荣玠和荣珢取笑阿雾,是要说她是矮冬瓜的,可是这样太伤人,毕竟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就喜欢开她玩笑说她是小南瓜。

    两兄妹尽管多日不见,可心底都是彼此惦念的,无需多说,骨肉至亲之间的亲近就显露无疑了。

    董大儒和荣三老爷有许多共同的话题,但都不是妇人爱听的,就听得董祢笑道:“内子就住在不远处的梅鹤居里,还请崔太太移步一见。”

    阿雾自然陪了崔氏离开,有小童引路,她们很快就到了梅鹤居,本来阿雾还奇怪,便是董大儒身份尊崇,但董夫人也没有自大到不亲自迎客的道理。毕竟家里来客,女主人都该出来招呼女眷的。

    等阿雾见到了董夫人,见她双目空洞,才知道她目已盲,怨不得不出来迎客,倒是自己小见了。董藏月扶着董夫人出来,崔氏就迎了上去。

    董夫人比崔氏高一辈,崔氏领着阿雾执晚辈礼斯见的,不过董夫人温和亲切,丝毫没有长辈的架子,阿雾对她的印象极好。

    而阿雾同董藏月双目一对,两个皆自傲自持的姑娘心里都暗暗的纳罕。

    董藏月心底纳罕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的人物,便是那位,若神仙似的人物,如纯以美论,恐怕也及不上眼前这位姑娘。

    董藏月打量阿雾的同时,阿雾也在打量她。

    阿雾前辈子就知道董藏月的,虽然董藏月人如其名,藏慧守拙,但阿雾也拜读过她的诗集,眼界开阔,才气纵横,不输男子,就这一点,连阿雾都甘拜下风。

    不过阿雾并没见过董藏月,今日一见,少不得细细打量。只见董藏月不过一袭布裙,不过丝毫不掩其风华。她的容貌只能算清秀,但胜在一身的端庄丽,周身的光风霁月之度,掩也掩也不住。阿雾以为,便是那些自认身份高贵的百年世家出来的大家闺秀也未必有董藏月的气度。

    阿雾心想,若紫扇见了董藏月,大概才会知道什么才叫做真正的“腹有诗书气自华”。

    在场的,除了阿雾留心董藏月外,最关注的她的还要属崔氏,她拉着董藏月的手,问了好些话,董藏月都一一作答,不卑不亢,并不因崔氏将是她未来的婆母就谄媚讨好。

    崔氏觉得董藏月端庄大方,有有识,很是满意。

    董夫人也察觉出了崔氏的满意,等崔氏把个未来儿媳打量够了,就笑道:“月儿,你领荣姑娘去你屋里玩一会儿吧,不用陪着我们,省得你们小一辈儿的拘束。”

    “正是,正是。”崔氏素来倚重阿雾,也想让她多同董藏月接触接触,看看究竟是个什么人物。

    董藏月的闺房一如她的人一般,朴实大方,端简洁。她同阿雾坐下细声说话,先讲的是女儿家基本都会的女红,由此拉近关系。

    阿雾心里暗自点头,别的才女若同人讲话,恨不能三句不离她的能耐,譬如荣五,但董藏月不同,先考虑的是对方。

    阿雾跟着崔氏学了崔绣,虽然女红做得少,但绝不能算差,两个人小小聊了一阵子,就自然而然地过渡到了诗词章上头。

    董藏月以诗赋见长,阿雾就投其所好,毕竟是自己未来的大嫂,以后要仰仗的地方还多得很。

    两个人谈诗论句,倒让董藏月吃了一惊。人的心里素来有个不知打哪儿开始的定论,那就是容貌美的女子,多半是不长脑子的,董藏月也略微有这么点儿想法。

    要知道如果阿雾人不仅美得超凡脱俗,还更兼才华出众,那还让不让别的姑娘活了。

    但两人一席话谈下来,董藏月对阿雾就大大改观了,只觉得她言之有物,论之有据,而且灵气bi人,天赋卓绝。

    董藏月倒不是小心眼爱妒忌的人,反而引阿雾为知己,惺惺相惜起来。

    晚上,董夫人问起董藏月对阿雾的看法,董藏月丝毫不掩饰她对阿雾的欣赏。

    “照这么看来,你祖父为你保的这桩亲事不错,且不论玠哥儿自身才华品行都堪配你,便是你未来婆婆也是个温和讲理之人。我原本还担心你的这位小姑子难处,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董夫人轻轻拍了拍董藏月的手。

    董藏月笑道:“祖母从来不是轻易下判断的人,怎么会觉得阿雾难相处?”

    董夫人想了想才道:“这位荣姑娘想来长相必然是极出众的吧?”

    董藏月觉得祖母简直是神了,“祖母,你怎么知道的?”要知道董夫人眼盲,若要判断一个人的长相,必须用手摸才能了解大概,可她今日根本没这个机会。

    “你别看祖母目盲,但鼻子、耳朵比你们可就灵多了。每个女子都自带一股女儿香,所以我即使眼盲,也能轻易分辨出谁是谁来,比你们的眼睛还准。这位荣姑娘一进门,我就闻见了她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闻之忘俗。如冬之嗅梅,夏之闻荷,皆是万花丛里最傲岸的一种。”但凡有这种香气的女子必然容貌绝丽,多年前董夫人曾在另一位绝色佳人的身上闻到过类似的香气。香味虽然不同,但皆是傲然之味。

    “可这样不能说明她难处啊?”董藏月又问,人前她端庄稳重,可私底下同董夫人相处,又自有一股女儿家的娇态。

    “这位荣姑娘仪态绝佳,是我仅见的第一人。我虽然看不见她,可听她进门的脚步声和衣物摩擦之声,就能听出来。”

    董夫人听阿雾的步子,每一步落脚的声音都几乎相等,那是每一步距离都精确一致才能达到的,这必然是经过长期训练的。而且她的脚步声流畅而有韵律,绝不是刻意而为,这种仪态想必已经深入其骨髓了。

    而衣物摩擦声的低敛和韵律也说明了这位荣姑娘的教养和仪态皆是绝佳。

    “你想想这样容貌绝佳,仪态出众的女子,必自带一股傲气。但不是我说,那位安国公老夫人膝下恐怕养不出什么大气的孙女,崔太太虽然温和纯良,但有些方面还是欠缺了些。而你也自傲,虽然努力做出亲和的样子,但也掩不住你的傲气,你也的确有傲气的本事。”董夫人是很为董藏月自豪的,只觉得任何姑娘到了她跟前都只有认输的份儿。“因此,祖母判定,这位荣姑娘的肚量未必能容得下你。”

    董藏月笑道:“祖母,这回你可看错了。你老人家觉得天下就你的孙女儿最好,不过祖父常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儿见了阿雾,我可总算是认了这句话啦。”

    两祖孙又说笑了几句,心里头对这桩亲事都是极高兴的。

    自白鹤院回来,崔氏就忙于张罗两个儿子的亲事,虽然这两桩亲事都不急,但她就是一个爱瞎忙活的xing子。至于阿雾的亲事,也算是有了眉目,荣三老爷亲自给薛家去了信,就等着回音了。

    不过对阿雾的亲事关心的人可不止荣家这一家子,阿雾的另一个哥哥也关心得不得了。不过几日功夫,阿雾就得了紫砚送来的信,顾廷易约她在璀记见面。

    (改错字啊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