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1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6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啊,为何要王妃去看她啊,那多没面子!”紫扇这会儿都还在为自家姑娘这个正儿八经的圣上赐婚的王妃居然没能掌管内院而不平。

    阿雾笑道:“哪里没面子了?我这是尊敬长辈。”阿雾冲紫扇挤了挤眼睛,“何况,我早就教过你,本身就有面子的人才不会在乎那什么面子,只有那些本没有面子的人才会一心想装个面子。”

    阿雾贵为祈王妃,此去红药山房,那是屈尊降贵地探慰长辈,如是别的人去,那就是上赶着去巴结管家的郝嬷嬷了。前者么,倍儿有面子,后者么,就难说了。

    当然阿雾去红药山房的借口也是很充分的,她让紫扇抱了一罐秋梨膏,带着她和赤锦二人去了红药山房。

    红药山房在相思园,也就是祈王府花园,的东面,离冰雪林不远,因春日这里遍开各种芍药而得名,据闻天下的芍药品种在这里都能找到。不如如今已入仲秋,黄叶遍地,春、色藏冬,难得是红药山房里依然有暖房里育出的芍药可赏。

    走进红药山房,迎面以太湖石堆叠成假山屏障,阿雾驻足欣赏了一会儿这棱层剔透,嵌空玲珑的奇石,难怪人评这相思园乃上京四大名园之一,这样的奇石,已足以让人驻足一日赏鉴不辍了。

    红药山房修得精致丽,房有三进,自成一个院落。阿雾登上台阶,回头看院内香樟、银杏,古木参天,两侧以芍药堆叠成花山,有一种错季之感。红药山房面阔三间,南北皆置落地长窗,嵌彩色玻璃,髹饰豪奢,便是玉澜堂也未必及得上。

    阿雾一边“饶有兴趣”地欣赏着游廊上的葵花式栏杆,一边等着那个已经进去通报了一炷香功夫的小丫头出来回话。阿雾暗忖,“一山难容二虎,古诚不欺我也。”她自问实在是难有此等量,在自己府中,倒像个客居之人似的。

    在阿雾看不见的门内,刚刚午休起来的郝嬷嬷正一脸严肃地看着她的义女。

    “嬷嬷,王妃一准儿是来告状的。”鲁妈妈不屑地撇了撇嘴。

    “闭嘴,你这狗杀才。”郝嬷嬷怒斥鲁妈妈道。

    “姑姑,不怪鲁妈妈,都是我忘了。”

    “是真忘了吗,相思?”郝嬷嬷顿了顿,“我知道你不是为这么点儿小钱斤斤计较的人。”

    一个清脆的女声道:“姑姑,我这都是按着规矩来的,王妃那边已经是比照王爷身边的丫头、婆子发放的月钱了,总不能因为她是王妃,就坏了规矩啊。”

    “哦,是么,那桑嬷嬷是王妃的ru娘,我是王爷的ru娘,你说该怎么比照?”

    “这怎么一样,姑姑你……”相思以“姑姑”称呼她的义母,只因当初郝嬷嬷救下她这个孤女时,曾说过,她长得有点儿像她哥哥的女儿,只不过郝嬷嬷的亲人都在一场洪灾里去世了。而楚懋也称郝嬷嬷为姑姑,所以,相思也就跟着这样叫了,但是此姑姑非彼姑姑而已。

    “没什么不一样的,这都是王爷的恩义,可我们不能因为王爷对我们的恩义,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相思的眼里闪过一丝受伤,“我知道了,姑姑,今日是我错了。”

    郝嬷嬷见相思认错,又爱怜地为她理了理鬓发,“相思啊,姑姑能为你做的都会尽力去做,王爷那边因着我的关系,定然不会薄待你,哪怕就是我去了,他也不会薄待你。可这府里的女主人毕竟还是王妃,有些东西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不是我们的也不要去想。”

    相思垂着泪,点了点头。她知道她缺的是一个出身,不过她听闻这位王妃,以前也不过是安国公府一个庶子的女儿,只是她爹太争气而已。

    小丫头进去通报的时候,守门的丫头将她拦在了游廊外,里头主子们在叙话,除非是王爷来了,否则谁也别想打扰。

    所以阿雾一直在红药山房外的游廊栏杆上靠着柱子坐了两盏茶的功夫,才见有人迎出来。

    这期间,紫扇险些将她自己的鞋底子都跺穿了,“都是些什么东西,狗眼看人低的。姑娘,你瞧瞧,已经有好几个丫头、婆子鬼鬼祟祟地在那边张望了好几趟了。她们怎么就敢这样踩姑娘的脸,姑娘!”紫扇看阿雾一脸的平静,甚至嘴角还勾着笑,简直气得快要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

    “张望好啊,就怕没人张望呢。”阿雾淡淡地笑道,“待会儿进去,你可不许摆脸色,你要记住,郝嬷嬷是王爷的ru母,从小把他奶大的,养恩大于生恩,你可得把你那尖牙利嘴收起来。”

    红药山房迎出来的人是鲁妈妈,这多少令阿雾有点儿惊讶,这里头名不正言不顺的两母女架子也真够可以的了,把自己晾了半天在外头,这会儿也就出来个鲁妈妈。

    “鲁妈妈,郝嬷嬷可好?”阿雾脸上依然带笑,尽管她觉得她这一日下来,脸都快笑僵硬了。

    “请王妃恕罪。嬷嬷刚才午歇起来的时候发了一阵咳嗽,痰里都带血丝儿了,急得相思姑娘直掉眼泪,小丫头见状也不敢报,这才怠慢了王妃。”鲁妈妈赔笑道。

    “是我的不是了,没挑对时候来,倒扰了郝嬷嬷,可我既然来了,总得进去问候问候嬷嬷才是,对了,既然痰里带了血,可请大夫了,别耽误了病情,否则王爷怪罪下来,咱们都脱不了身。”阿雾半讽刺半认真地道。

    进了正房,只见郝嬷嬷正靠躺在榻上,由她的义女相思喂着汤药。二人见阿雾进来,都作势要起身,阿雾连忙道:“嬷嬷快躺下。我是来看看嬷嬷的身子可好些了没有,刚才在外头听鲁妈妈讲,仿佛又严重了些。我带了一罐秋梨膏来,嬷嬷试一试,若瞧着好,再告诉我,我再让人送来。”

    “王妃快请坐。”相思赶紧站了起来。

    阿雾在郝嬷嬷右手的搭着芍药纹弹墨椅搭的玫瑰椅上坐了下来,“姑娘别多礼,嬷嬷的身子要紧,继续伺候嬷嬷喝药吧。”

    相思也不推让,又坐下来仔细地伺候郝嬷嬷喝了汤药,漱了口,拿手绢为郝嬷嬷拭了拭嘴角,这才算完事。

    “这位想必就是嬷嬷的义女了吧?”阿雾开口道。

    “正是,小名叫相思。”郝嬷嬷道。

    这边的相思又站了起来,对阿雾福了福身,“相思请王妃安。”

    “名字真好听,同咱们的园子一个名儿。”阿雾赞道。

    相思一脸的平静,关于她名字的事儿,前头两个侧妃都挑过刺了,也没见能怎么着。

    阿雾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对郝嬷嬷道:“其实今日来,我是有一事想请嬷嬷帮个忙。”

    “王妃请说,但凡老身能做到的,必不敢辞。”郝嬷嬷一脸的诚意。

    “我想在玉澜堂设一个小厨房,不知合不合规矩?”阿雾问道,其实心里早有了答案,不合也得合,她刚才进红药山房后,可是发现这里是有小厨房的。

    “自然合规矩,这是老身考虑不周了,明日我就吩咐下头去准备。”

    “给嬷嬷添麻烦了。嬷嬷的病需要休息,那我就先走了。”阿雾达成了心愿,也就懒怠再待下去了。

    相思将阿雾送到红药山房的门口这才转身回去。脑子里还满是阿雾的身影。紫色暗如意云纹的琵琶襟褙子,那上头的盘扣是蜂戏牡丹,光这盘扣只怕就要费绣娘好些时日的功夫,更别说那褙子下缘绣的那朵碗口大小的粉色牡丹。

    相思自然是个有眼力劲儿的,一眼就看出那牡丹是崔绣,随着阿雾的行动,那花瓣就跟真的似的,缓缓绽放。可别瞧这位王妃打扮素净,头上不过簪了三枚小小的扇头钗,钗头嵌着小指甲大小的粉碧玺,连同她身上这件褙子,瞧着低调,实则豪奢得很。

    相思想着,自己倒也不是没有这样的衣裳,宫里但凡有什么赏赐,或下头进上来的好东西都是由着红药山房先拣选的,只是没那个身份穿戴。

    不过这位正妃娘娘也真是如鲁妈妈说的那样,眼高于顶,连正眼都没瞧过自己。这还是相思第一次被忽略得如此彻底。便是那两位侧妃,谁见了她不是咬牙切齿地嫉恨的,偏这位会装。都说这位王妃美,如今瞧来,也不过如此嘛,相思如是想。

    郝嬷嬷看相思一脸的不屑,心里暗叹,瞧这做派,相思只怕是赶不上王妃的了。今日之事也是她们无礼,但愿王爷知道了,不要往心里去才好。

    而阿雾虽没将相思看在眼里,但紫扇可将那“狐媚子”看在了眼里,“这位相思姑娘瞧着倒是个好生养的,怎么还不嫁人?”

    阿雾没忍住,笑出声来,“你哪儿学的什么生养不生养的,你个没嫁人的丫头,羞也不羞?”

    “听桑妈妈说的,她说姑娘挑的那‘四大美人’都是好生养的。”四大美人就是阿雾挑来打算开脸给楚懋做姨娘的那四个丫头。

    “其实,紫扇你比那四大美人都美。”阿雾笑道。

    “姑娘!”紫扇撅撅嘴,“奴婢那是一时糊涂,王爷长得那般好看,谁看了不都得糊涂,可后来奴婢都想明白了,他那样的人物,可不是我该想的,何况,奴婢也扛不住。”扛不住他那爱洁成癖的xing子。紫扇没敢说出口。

    阿雾收敛了笑容,没想到紫扇这丫头还真是个聪明的,本来还想让她帮着拉拢楚懋呢,看来真的只能指望“四大美人”了。

    “姑娘,那相思姑娘老大年纪了怎么还不嫁,就赖在这府里了?”紫扇好奇地道。

    这位相思姑娘,可曾经传过她乃是京城最美的女子,那会儿她的年纪还不大,不过过了这么些年,只怕也有二十来岁了。这样大的年纪还不嫁,看来的确是赖定了楚懋了。只是阿雾也不知楚懋怎么想的,既然都这样了,怎么不干脆纳了算了。

    “我也不知道,你不是包打听么,你倒是去打听打听呀。”阿雾回道,“你觉得她长得怎样?”阿雾也不由自主地关心这个问题。

    “一脸苦相,没啥好的。”紫扇一语中的。

    阿雾倒不是嫉妒相思,不过也觉得她长得一副福薄之相,名为“相思”,不得才相思,听着好听,寓意却不算佳。而且前一世,这位相思姑娘最终虽然成了楚懋的贵妃,在两任皇后死后,则由她统领后宫,但楚懋唯一的儿子的妈可不是她。最奇怪的是,阿雾飘在楚懋身边那么久,也不见这位皇帝睡过她。

    哦,罪过罪过,阿雾觉得自己变粗俗了,居然连“睡过”二字都想出来了。

    这厢回了玉澜堂,阿雾正胡思乱想,楚懋就踏进了门。

    阿雾又诧异了,她原以为楚懋就算要回来睡,恐怕也不会回来吃晚饭,没想到居然又要伺候他大爷用饭。阿雾摸了摸自己这两日饱受虐待的胃,笑着起身迎了上去。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