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2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1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对于从今以后就要和楚懋过上长期同床共枕、同床异梦的生活,阿雾着实没有准备。或者说,成亲前,阿雾还是很有准备的,但是鉴于洞房花烛夜楚懋给阿雾的错觉,她以为她完全可以不必再准备的,然而世之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尽管阿雾已经反省了,要对楚懋真心换真心,但这绝不包括那种生儿子的买卖。况且真心不是说说而已,作出来的都不算真的,阿雾也不知该如何行事,但总归是设身处地为楚懋想就是了。

    其实阿雾是猜不透楚懋为何突然有此一举的,如果她所料没错,楚懋本来是绝没这个打算的,为何今日忽然意转,阿雾回想了一下今日发生的事情,确信并不是自己做了什么可歌可泣的事情令得祈王殿下回转心意的。

    于是,阿雾左思右想、并设身处地地思考一番后,猜测楚懋是不是真的被她说动了,顾忌可能出现的谣言,这才搬回来的?这一点儿上,阿雾很有优势,她自问不是个粘人的女子,也无需祈王殿下与自己行什么生儿子之事。

    而对于楚懋为何不喜行夫妻敦伦之事,阿雾自有一番理由,因为她以己推人,觉得他们这等喜洁之人,天生就不爱与人接触,所以楚懋在此事上的态度一点儿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王妃。”紫扇在一旁出声提醒阿雾,阿雾这才发现自己走神良久了。

    “哦,你让彤管将那左立柜腾出来放王爷常用的衣物,将西厢开了,把其他的先收在里头。”阿雾顿了顿,“哦,对了让梅影、梅梦进来收拾吧,王爷的喜爱咱们不懂。”

    紫扇应了声自下去安排,到阿雾用晚饭时,冰雪林那边将楚懋的东西收拾了两个大箱子抬了过来,以阿雾目测,应当只是楚懋的一小部分衣物,她暗自松了口气。

    桑嬷嬷却喜笑颜开地领着彤,帮着梅影、梅梦收拾楚懋的东西,无视这两个丫头的做脸做色,但阿雾私底下对自己带来的人都说过楚懋的忌讳,最不喜别人乱碰他的东西,是以桑嬷嬷她们不过打些下手,要紧的是不许两个梅弄什么幺蛾子。

    饭后,阿雾在玉澜堂的院子里绕了两个圈消食,见角落处一方盆景的枝叶有些凌乱无形,让刚练完功的赤锦替她搬到了屋子里。

    闲来无事,修剪盆栽,cha花烹茶这等风之事乃是阿雾这等才女佳人最喜欢的消遣,成日里圈在内宅,不事舅姑,不理庶务,都够她们忙上一整天了。

    当楚懋踏月归来的时候,见到的正是阿雾执剪修枝的一幕。他自然而然地站到阿雾的身后,阿雾回头对他笑了笑,也很自然地问道:“王爷以为我修剪得如何?”

    楚懋抬了抬眉头,不予评价,而阿雾居然也看懂了他的意思,走到圆桌边拿起自己先前对着盆栽画的图展开给楚懋看,这样前后两厢一对比,孰优孰劣自然就能评定了。

    楚懋看了一眼,道:“修剪得不错。”

    阿雾极不满意楚懋的态度,她回头又看了看自己的得意之作,耗了自己一个晚上功夫的作品,岂止才是“不错”。实际上阿雾这一回是真冤枉了楚懋,要知道能从这位嘴里吐出一个“不错”来,实在已经罕见。

    阿雾觉得楚懋这是夏虫不可语冰,而楚懋却以极其深沉的眼神在阿雾的背后看着她。大约,楚懋也没料到,在这个世界上他还能看到另一个人,在修剪盆栽前居然会先将它原先的形态绘出,在一笔一划之间于脑海里构思其后落刀之处。

    待楚懋进了净房后,阿雾才意犹未尽地让人将盆栽搬了出去,心底升出一丝落寞来,这是曲高和寡的落寞,阿雾既享受又遗憾。

    末了,阿雾忽然一惊,她今夜是被这盆栽搞得“神魂颠倒”,居然让楚懋先进了净房,这就意味着他可能会先上床,于是这就意味着自己可能又要睡外边,然后明天起个绝早。

    阿雾大约也料不到自己婚后,不在舅姑、妯娌、小姑子、小叔子这些人身上头疼,反而在谁先睡觉此等锱铢小事上斤斤计较上了。

    阿雾先卸了钗环,让紫扇替她编好辫子,待楚懋一出来,她就迎了上去,“王爷可要用些宵夜,厨上有……”

    “我晚饭后就不再进食。”楚懋打断了阿雾准备报的一大篇令人听之便流口涎的菜名。

    阿雾不着声色地侧身站到楚懋和床铺之间,将他有意无意地往外边一挤,“王爷可要看会儿书,我让紫坠去沏杯清茶?”这是在暗示楚懋去窗边的榻上坐会儿。

    “不用。”楚懋毫不理会阿雾的各种暗示,径直踏上了床前的脚踏。

    阿雾瞬间就蔫耷了,转身去了净房。出来时,因着屋里烧了地龙,所以将平日厚重的睡衣换成了一套她平日里在家惯穿的衣裳。

    楚懋不察之下,瞥见阿雾如此,上头一身素粉轻罗短衫,在腰侧系带,将一柳小蛮腰尽呈人眼前,下头一条沉水绿的撒脚软罗裤,整个人像春日里第一朵闹枝头的鲜嫩桃花。楚懋的眼神在流连过那素罗短衫里露出的一抹抹胸的月白色后,赶紧地调了个地儿。

    阿雾自己是不知这一套衣裳的媚色的,若换了另一人穿,哪有此等殊色袭人,也压不住浅粉、沉绿这种撞色。

    阿雾看了一眼床上卧在外侧的楚懋,心下一喜,可旋即又想到,莫不是要让自己从他脚下爬过去吧。

    尽管阿雾如此斤斤计较,可在看到楚懋离床站起来时,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实在是有点儿打扰人家。

    阿雾坐在床沿上,脱了鞋,抬头间视线不经意扫到楚懋时,只见他正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脚。

    莹润如玉,秀白如雪,仿若佛前莲台上的一瓣聆听佛偈的玉莲。

    阿雾只觉得楚懋的眼神令人渗得慌,忙慌慌地屈膝,一抬、一缩,收了脚藏入被底,将自己包粽子似地裹在铺盖卷里。尽管对这档子事一知半解,但天生的直觉是骗不了人的。所以当她发现楚懋还在打量她时,她赶紧闭上了眼睛,缩了缩脖子。

    楚懋熄灯上床,黑暗里,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就在阿雾以为楚懋睡着了的时候,却听得楚懋出声道:“你的画也还可以。”

    阿雾“唰”地睁开眼睛,心想“岂止是还可以好不好?”即使是黑暗里,楚懋依然觉得阿雾此刻的眼睛亮得耀目。

    难得祈王殿下有闲情逸致,居然主动找话说,阿雾怎么可能不给他面子,“我自幼便喜欢涂鸦1。”

    “唔。”

    阿雾的眼睛又怒得一亮,觉得楚懋在“唔”之后,居然没有反驳她的“涂鸦”二字,简直是不可饶恕之罪。罢了,她不与门外汉计较。

    “我想在东厢设一间书房,王爷以为如何?”阿雾侧过身,将双手合十枕在头下,面向楚懋道。

    “玉澜堂的事你做主就是。”楚懋背过身去,仿佛再也没有同阿雾继续交谈的兴致。

    阿雾瞪了楚懋的背老半天,觉得他的心真真是海底针,明明是他自己起的话头,结果才说了一两句,就转身不理人了。

    待阿雾沉沉睡去良久后,楚懋还没能入眠,脑子里总是浮现那雪白半团。说实话,实在不算大,也没什么可勾人的,但那莹润白皙,借着墙角那留下的微弱灯盏的光,映得仿佛那最细滑的糖酥酪,让人想用手指刮上那么一层雪泥,放入唇舌下品尝。

    次日,阿雾睡了个好觉,起床时神清气爽,唯有桑嬷嬷那露骨的眼神,约略坏了一丝阿雾大好的心情。

    而桑嬷嬷,每日早晨雷打不动地必是第一个入阿雾寝房的人,看阿雾的眼神由露骨变得深邃再至怜惜而无奈。

    终有一日,桑嬷嬷再忍不住,留了阿雾在内室说话,“姐儿,你同奶娘说,王爷他是不是有什么毛病?”

    “什么什么毛病?”阿雾糊里糊涂地问,然后瞬间反应过来,“啊,你是说那个……”阿雾的脸顿时变得红霞满天,“没有,王爷没有毛病。”他生得出儿子,阿雾当年在宫里飘时,也偶见他翻过绿头牌。

    “那你跟嬷嬷说,为什么你们没有圆房,是不是姐儿你……”

    阿雾赶紧摇头,她可不能背这个黑锅啊,否则还不得被桑妈妈念死,她一准儿得回去告诉太太。“没有,是王爷,王爷不愿意。”

    这下桑嬷嬷就奇了,既然没毛病,那世上会有哪个男人可以在看到自家姑娘这般的天仙似的模样后还依然无动于衷的?

    于是桑嬷嬷努力开动脑筋,将一切不可能的原因排除后,脑子里就只剩下了不多的几个猜测,她斟酌再三后道:“可是王爷另有心上人?”

    (改错字哟,改错字哟)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