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2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6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紫扇见阿雾要走,忽然想起来梅影先头说的话,“梅影让我给王妃说,今晚王爷不回玉澜堂了。”

    “梅影什么时候跟你说的?”阿雾问道。

    “先头我去外院找吴管事的时候遇到她,她说的。”

    阿雾想了想,那也就是说楚懋不回玉澜堂同下午发生的事情并无关系,那么他是为了昨晚的事儿,或者是另有他事。

    可是偏偏在今天下午对紫扇发难,而楚懋又不回玉澜堂,倒显得楚懋也怪罪自己了似的。难怪梅影要cha上一脚。

    阿雾分析了一下这府里的利益关系,自己没有管家,那针对玉澜堂也就不是夺权了,可是阿雾也不以为她们这些人弄垮了自己,就能成为祈王妃。侧妃还可能扶正,相思和梅影是绝无可能的。只是何佩真嫁给楚懋的原因并不光彩,而陶思瑶那病西施的身子,都不可能扶正,所以,难道这都是为了楚懋的“宠爱”?

    阿雾想想,倒也有可能,她虽然不稀罕什么同房不同房的,但是别人可不这样想。不过尽管阿雾不在乎,可她有一个毛病,大大的毛病,那就是别人想从她手里抢走的东西,哪怕她是极不喜欢的,也由不得别人抢。

    何况,楚懋的真心对她来说还颇有用处。

    次日吴翰永到了内院花厅,寻思着也不知道这位王妃找他有什么事情。

    “吴管事,请坐,我是有一桩事情想请吴管事帮忙。”阿雾让丫头给吴翰永沏了茶。

    “不敢,王妃有事请说。”吴翰永谦逊道。

    “我陪嫁里在京郊有一处田庄,也不大,就百十亩地,带了一座小山,就那样放着挺可惜的,我想在庄子上种些蔬菜瓜果,养些鱼虾鹿禽,只是我手里无人可用,也没人懂这些。吴管事这些年管着王爷在山东的几处田庄,想来对这些比较熟,我想请吴管事找人去我那田庄看看,瞧瞧适合种些什么,规整出来,等明年开春也好下种子,省得又耽搁一年。”

    “这不难,我让包良去看看,他是个种田的好手。”吴翰永当即就答应下来。

    “好,那个庄子上,还有我一房陪房,还请吴管事到时候让包良指点指点他们。”

    吴翰永一一都应了下来。

    阿雾很满意,这庄子对她还是挺有用处的,而她手头的确没有精通这方面的人去规整。当然她行这一步,也是为了楚懋,好显得她没有私心,连自己嫁妆里的田庄也愿意让王府的人去帮忙打理,想来,这该算是真心的一种了吧,阿雾觉得。

    接连几日,楚懋都没回玉澜堂,阿雾倒也不急,等手头上那双袜子做好了,这才去了冰雪林。

    冰雪林以竹木搭建,一共两进,外头以竹篱矮墙围绕,牵着蔓藤、香萝,春日里定然是一片绿意盎然。只是秋冬里显得枯黄萧瑟,也不知为何楚懋不种几株菊花来养眼。

    阿雾走进院子,但并未进屋,将装了袜子的锦盒递给李延广,由他转交楚懋。

    李延广进屋将盒子呈给楚懋道:“王妃亲自送过来的。”

    “她人呢?”楚懋问道。

    “王妃已经走了。”

    楚懋打开锦盒一看,正是那日阿雾绣的那双水鸭袜。倒是个识趣的,知道自己不喜她们烦扰,也就安安静静地来去。

    阿雾自然是个识趣的,何佩真和陶思瑶在冰雪林碰了多少回钉子,却仍然像没头苍蝇似地乱撞。阿雾也算看明白了,楚懋并没有因为两人的身世,而另眼相待。也是,于他而言,只要结了这门亲,那姻亲关系就定了。哪怕楚懋与他们的女儿之间并不好,那也不影响别人提起几人关系的时候,就会说,某某的女儿是他的侧妃。

    这就够了。如果两家有异心,也断然不会因为你同他的女儿如胶似漆就转而投你。楚懋倒是看得明白。

    既然家世在这里说不上话,那就只能各凭本事了,阿雾也算得上是颇为了解楚懋的人了,焉能不知他最烦女人啰唣,当年在禁宫里,那些妃嫔都被他整治得服服帖帖,没人敢弄什么偶遇的。

    但是你不去就他,他又不来看你,如何拉拢关系?阿雾只觉得自己当年跟崔氏学女红,真是下对了功夫。

    穿在身上,暖在心上嘛。这是阿雾的想法。

    而实际上,祈王殿下对那双水鸭袜并没什么好感,他对穿戴可挑剔得很,且同阿雾的品味也不尽相同。而阿雾还在很自信的以为,没人能对她绣的或者画的鸭子说不。

    人于某件事上太擅长了,也就难免会在那事上自大些。

    阿雾等了许多天,也不见楚懋再回玉澜堂,深有一点儿自己的真心被辜负之感。

    大多数的人都有盲区,阿雾不是圣人,自然偶尔也会抽抽风。今生但凡是得过她绣品的人,譬如荣三老爷、崔氏、荣玠、荣珢,谁不是“感动得险些流下激动的泪水”,直夸阿雾的绣品针脚细腻,其中以崔氏最为突出,她将阿雾送她的第一张手绢裱了起来,时不时拿出来欣赏一番。

    崔氏从艺术专业的角度赞道,构图生动、灵xing十足、活泼有趣,乃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佳品,何况还是出自一个十来岁姑娘之手,这就更是难能可贵了,该姑娘一定是天上的织女下凡。

    尽管崔氏有点儿夸张了,但是别的地方阿雾还可以不信崔氏,却不能在她术业有专攻的刺绣一事上怀疑崔氏的眼光。

    于是,阿雾犯了和何佩真、陶思瑶等一样的错误。后者是觉得自己家世显赫、容貌出众,没道理一个正常男人会拒绝自己啊。而前者阿雾,她以为,楚懋对自己做的水鸭袜子不喜欢,那应该是他不懂欣赏,品味的问题,阿雾实在不以为自己能对一个不懂欣赏她的鸭子的人付出真心,所以,她打算争取一下楚懋。

    也或者楚懋不回玉澜堂,不是因为鸭子的关系,而是因为他天生冷清,不识抬举,才对自己送去的袜子没有反应,阿雾也不以为恼,她以为那是真心不够的原因。所以无论是哪种原因,阿雾都决定再多做点东西送去。

    荷包、汗巾、腰带、甚至是亵衣。

    阿雾以为送荷包最好,女儿家心仪郎君,据说都是送荷包,后面那三样费事儿不说,而且也太过亲昵,阿雾是希望既能得到楚懋的好感或者真心,但又不能过分亲腻,譬如捏下巴什么的。

    这一回阿雾格外用心,先跪坐在小几跟前,描了花样子,这才开始动手的。她以四季入图,分别描了春夏秋冬各色不同的水鸭,或春意盎然、或秋色萧索、或严冬踏雪,或夏日戏莲,荷包底色分别配以粉、青、黄、紫。

    阿雾夜里点灯而做,眼睛都红了,就是为了让丫头们不经意之间能向楚懋提起,这些都是王妃点灯熬夜做出来的。而她也确实是如此做的,这就叫真心,不是假戏。

    最后阿雾把四季荷包做完了,又送了水鸭汗巾,水鸭腰带。水鸭亵衣倒是没做,实在不知道楚懋的身量。所以,阿雾送了楚懋一个水鸭腰枕。

    “王爷,王妃说你若久坐,难免腰疼,腰后垫个腰枕就能缓解些。”李延广替阿雾送东西都送习惯了。

    而实际上,楚懋既没有久坐,也没有腰疼,腰疼的是阿雾。

    李延广手里拿着那腰枕,你还别说,王妃的绣功真是没话说,这腰枕简直太漂亮了,墨紫缎面,正中一幅团绣图案,里头是荷叶底水鸭嬉鱼图。那鸭子滑稽可爱,活灵活现的,叫人爱不释手。

    只可惜这一件也得像先头的那些一般,压入箱底不见天日。

    但无论如何,阿雾在送出了腰枕之后,也没指望就能打动楚懋,却不想这天夜里,楚懋忽然就回了玉澜堂。

    当此时,阿雾正在灯下,给楚懋缝制护膝,想着天气冷了,坐着有些冻膝盖,当然也少不得在护膝面上绣上一幅鸭图。

    楚懋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阿雾穿着雪青色织金团花牡丹灰貂毛出锋夹袄,下系白地玉女献寿双膝襕马面裙,灯下静坐,美人如玉,如果她手上绣的不是一幅鸭图就完美了。

    “王爷!”阿雾本来正聚精会神地绣着,忽然抬头间才发觉楚懋进来了的。阿雾暗自懊恼,好在今日她并未有什么行差踏错,万一改日被楚懋这样无声进来,撞见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不好了。少不得明日得把这玉澜堂的丫头好好说一顿。

    阿雾站起来请安,楚懋道:“今后别费眼睛做这些了,交给下头丫头做就是,再说府里不是有绣娘吗?”

    楚懋这话说得多体贴啊。

    阿雾自然也不能让他专美于前,笑道:“王爷用的东西,我这个做妻子的怎么好交给别人来做。”

    楚懋的眼角微不可察地抽了抽,去了净房。待他出来后,阿雾手里头的护膝刚好绞线完工,她走过去将护膝往楚懋眼前一摊,“王爷可要试试这护膝,明日要进宫朝贺还要去祭天,正好用上。”

    楚懋看着那鸭子,面无表情地道:“我不用护膝。”

    (修改错别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