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3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38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楚懋虽然称不上魁梧,但身材颀长,依然让马车内的空间显得狭小、bi仄起来,且他一进来就坐得笔直,导致阿雾想在人后偷个懒歪一歪都不行,心头绮思是没有的,反而别添怨念。

    阿雾拘谨地坐在车上,手背在身后用力地在衣襟上蹭,没来由地觉得内心不安,却找不到来源。

    楚懋从马车上固定的茶桶里取出用棉布套包着的茶壶,倒了一杯热茶,阿雾眼愣愣地看着他将茶递给自己。

    “我自己来就好。”阿雾简直有些“诚惶诚恐”了。

    但楚懋伸出的手不见收回,阿雾也知道了这人的禀xing,容不得人拒绝,只得以两指手指略显无礼地从楚懋手中接过茶杯,丝毫没有碰触到他的手指。

    热茶入手,顿时驱散了不少寒意,阿雾想着,也难为伺候的人这个时辰在宫里头还能寻着热水,真是值得嘉奖。

    狭小的空间里,两个人又靠得如此之近,偶尔颠簸一下,没控制好可能还会腿碰到腿,这样的情况下不说话好像非常奇怪,但是阿雾观楚懋的神色并不像有主动开口的意思,但他也并不闭目假寐,阿雾少不得得自己寻点儿话题,没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殿下,今日我在向贵妃宫里,她同我说了些奇怪的话。”阿雾道。

    楚懋转头看着阿雾,“哦,她说什么?”

    阿雾一听,看来这个话题开得不错,只是接下来她又怨怪,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不过这当口也少不得实话识说,“向贵妃担心殿下膝下空虚,又说皇上最喜欢孙子,如果殿下能有一子半女想必能缓和父子关系。”

    楚懋的唇角扯出一丝明显的讥讽来。

    阿雾自然也不信向贵妃的鬼话,孙子又不是万能药。“不过我以为子嗣一事是急也急不来的,殿下龙章凤姿,想必是送子观音娘娘正在为殿下挑选最聪颖的后人,这才迟了送子。”阿雾也是很能胡扯和拍马的。更何况,她还明知道楚懋是有后的,而那唯一的一位皇子资质也算可以,守成之君吧。

    只不过在这一点上,阿雾犯了个大错误,那就是从没把自己算进去过,因而说送子观音时一点儿也不害臊,但这样的话听在楚懋的耳里,却又是别有一番意思。

    “唔。”楚懋模糊地应了一声。

    “只是如今这样的风雨关头,殿下膝下无子也确实不利,我听着向贵妃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想请殿下帮衬六皇子。”阿雾说的话一丝不假,可却也有试探之意。

    楚懋闻言,并不如阿雾想象的那般反应,她觉得他就该眼风凌厉地扫向自己,示意自己这种话题不要乱提。

    然而现实里,楚懋却眼神柔和地看着阿雾,然后以手在身侧拍了拍,示意她坐过去。

    阿雾又纠结了,她万万没料到楚懋这样的人表示亲近的时候,也喜欢这样和人近距离接触。但是阿雾着实想听他接着说下去,少不得又被心头那一丝贪念怂恿得坐了过去。

    两个人靠得如此近,阿雾几乎能闻见楚懋身上那淡淡的梅香,以及鼻息间呼出的酒气,醇香醉人,没有令人反胃的夹在酒气里的饭菜味儿。这时候阿雾才恍然大悟过来,今夜席间楚懋根本没动任何吃食,仿佛只饮了酒,一时只觉得忏愧万分,倒底做不到宫嬷嬷说的那般“真心”,罪过罪过。

    “阿雾觉得我应该帮衬五弟还是六弟?”楚懋神色轻松地道。

    阿雾觉得楚懋的酒气喷到自己的睫毛上,让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她实在不习惯这样的近距离,忍不住往后靠了靠,但脑子却清明得紧。

    楚懋这话还真是会挖坑,若非阿雾有前世经历,指不定也要被他的闲散给蒙混过去。但是有一点阿雾是很肯定的,那就是她想打入楚懋这一方的内部,那就必须套出楚懋的真心话,让他将她也当做自己人一般不设防。

    阿雾设想着如果自己是个单纯不知道未来事情的人该怎么回答,“殿下如今是圣上的嫡长子,难道不能……”阿雾这话问得大胆又恰当,她不是别人,而是楚懋的妻子,她自然应当这样问,若不如此,那才反而显得虚假,试问这天下哪个女人不想登上皇后的宝座,成为天下第一尊贵的妇人。

    楚懋静静地看了一会儿阿雾,“王妃,难道不知道父皇对我的态度,居然还有此等异想天开之思。”

    阿雾义正言辞地道:“我并非异想天开,也不是怂恿殿下。而是古法如此,说句不敬的话,即使圣上偏心,越过殿下而立太子,又如何堵天下悠悠众口。殿下并非颟顸也无恶迹,且明睿果决,若能……必是天下黎民之福。”

    这一番话被阿雾说来还真是有模有样,反而衬得楚懋心胸狭窄了,以为她是为了一己之私才那样说的。

    “王妃同我相处时日也不算多,怎么就看出我……”楚懋顿了顿,大约也有些不好意思自赞,“能为天下黎民之福?”

    赞美人,还要赞美得恰到其好,那才是本事。不仅自己不能肉麻,还要让对方不会觉得自己是溜须拍马。阿雾觉得有些头疼了,若放在前世她自然能列举出许多许多的例子。正元帝的成武德,想来便是后世也需敬仰,而他的庙号还得了个“祖”字。

    帝王薨后,于太庙立宣奉祀追尊庙号是极严苛的,按说,开国之君才称太祖、高祖,继嗣之君谓“宗”。但也有先例以继嗣之君而称祖的,比如成祖,但那也是继往开来有大功绩的贤明之君。到了楚懋这位正元帝,他登基本就名不正言不顺,但以此而仍能得“世祖”之庙号,可见其当政期间,朝堂之臣、乡野之民对其的爱戴。

    而阿雾觉得对于一个宵衣旰食、毫无娱乐,每日阅简以百斤论,从无滞压奏折的情形,扩疆立土,安定边疆五十年无患,治河工利民的皇帝来说,楚懋得个“祖”字还真是问心无愧,实至名归的。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发生在楚懋登基之后,而楚懋现在这个阶段都干了些什么事?找高僧谈经,与天师论道,同清客悠游,煮茶论酒、吟诗作赋,全是高避世之趣,而祈王府最负盛名的是其舞姬、是其角花笺、是其“龙宾十友”套墨,都是玩物。

    至于祈王殿下本人在朝堂上做的事情,也不过是只尽本分,无功无过。

    那么阿雾是怎么看出楚懋的“明睿果决”和“为天下黎民之福”的呢?这还真是个难题。当然肯定难不住阿雾。

    阿雾以为,恰恰是“正元”二字体现了楚懋对登极不正的介意,他本是嫡长子,正该名正言顺的继位,然而世事弄人。不管最后楚懋表现得如何理直气壮,但阿雾可以肯定他内心来讲,还是极端需要得到他人认同的。而从阿雾看出的蛛丝马迹推测,楚懋早已在着手准备“清君侧”之事了。

    “殿下虽然散淡,可我观殿下胸怀苍生,非甘愿碌碌之人。”这话说得虚,楚懋的眉尖挑了挑,阿雾自然知道他不信,又道:“从双鉴楼便可知殿下的志愿。”

    这下楚懋唇角的笑意总算抿平了,阿雾知道自己挠中了他的痒处。

    “可殿下并非为一己之私的人,磊落坦荡,行人之应当所行,教妾也是如此。若殿下愿意担负黎民之责,那也一定也是因为殿下不得不挺身而出,只因殿下才是那个最适合的人选,而并非是为了那生杀予夺的宝座。”阿雾说得正气凛然。

    “哦,你怎么能肯定若我有心,就不是为了那个位置,而是为了天下苍生?”楚懋状似随意地问道。

    阿雾充满了爱怜地看着楚懋道:“我想殿下自小生长在深宫大内,若是能够,恐怕今生都不愿意再踏足此地一步的。”阿雾虽然不知道楚懋从小生活的状况,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幼时一定吃过许多苦,否则如今也不会如此爱戴护他爱他的郝嬷嬷,因而也能隐忍许多事情。

    再观今日楚懋的表现,阿雾觉得他一定是冷透了心的。

    而实情还真是被阿雾料中,楚懋默默看了她良久。

    阿雾是硬着头皮才顶住他那直窥人内心的悠长眼神的。这时候她更不能虚心地低头,实际上她的话也半真半假,她觉得楚懋登基既是黎民之福,同时也是他对那位漠视他一生的父亲的最好“致敬”——推翻他的遗诏。

    阿雾直视楚懋道:“不管未来殿下怎么选择,我都会义无反顾地站在殿下、、身边。我相信殿下,也相信殿下的选择一定有殿下的道理。”

    “哪怕为天下人所唾弃?”楚懋锁住阿雾的眼睛道。

    阿雾顺着他的话,一字一字地缓慢而清晰地道:“哪怕为天下人所唾弃,也不离不弃。”这样的缓慢,表示她并非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深思熟虑后才说的。

    楚懋的手覆上阿雾的手,牢牢地握在掌心里,阿雾被他握得有些生疼,但是这样的时刻,她再别扭也知道绝不是讲究个人毛病的时候,因而忍着不适,回握了一下楚懋,“而且,我以为殿下这样的人绝不会为天下人所唾弃,便是有,那也是他们暂时的一叶障目而已。”

    阿雾自然是可以这样说的,因为她比别人多了几十年的经历。若果她只是今生的阿雾,她想她未必能如此“信任”楚懋。

    楚懋笑了笑,没说话。

    阿雾心叹,要得到楚懋的信任谈何容易,她也没想过通过这样一席话就能打动他,但自然要撬开一丝缝隙。

    “殿下?”阿雾询问地道。

    楚懋却说:“到了。”

    阿雾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有仆人搭了梯凳,楚懋下车扶了阿雾下来,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二门,阿雾回头看了看那驾车的马夫,也不知是个什么人物,楚懋在马车上说话时丝毫不避讳。

    哪知就是这样一回头,阿雾就见管事的正对着那马夫比手势,阿雾才看出来,那马夫是个聋哑的,难怪楚懋会用他驾车了。

    (改错字)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