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4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44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不过阿雾的脚才走到槅扇边时,就听得楚懋道:“明日去别院住两日吧。”

    阿雾吃惊地转回身,不知道为何楚懋忽然提起要去别院。

    “槿溪有温泉,那边暖和些,有利于你养病。”

    楚懋的声音低沉而温和,阿雾从中听不出有任何不满,但总觉得楚懋这是在讽刺自己,只得低声道:“我这就让人去同郝嬷嬷说。”

    第二日阿雾还真是被楚懋那个“乌鸦嘴”给料中了,她昨晚辗转难眠,起床时明显觉得头重脚轻,脸也微微泛红。她强忍着不适,登上了马车。一时里只觉得家里有郝嬷嬷管着,她还真是省事不少,至少不用因为祈王殿下的一时兴起,还要带病安排事情。

    这一趟到槿溪别院,因为安排得仓促,只有楚懋和阿雾成行,郝嬷嬷留在了府中,因是正月里有不少亲朋好友要上门拜贺,还有如雪片一般飞来的宴请帖子。

    槿溪别院在京郊的清凉山下,那一片都是皇家的避暑别院,福惠长公主在那边也有一处别院,只是没有温泉。

    马车才驶入别院的大门,阿雾就闻到了梅花的幽香,果然不出她所料,槿溪别院的梅树几乎可用云蒸霞蔚来形容了。

    只是如雪似海的美景阿雾已经没有精神欣赏了,她无力地由紫扇和紫坠扶着下了马车,风一吹就开始掉眼泪。

    阿雾虽然病得难受,但心头也窃喜这病来得正是时候,至少洗刷了她昨晚装病的嫌疑。

    甫一到别越,楚懋就和门下清客去了仙籁馆,只留下李延广来带了阿雾去“蔚雪敲云”住下。蔚雪敲云,处在槿溪别院的香雪海中心,四下俱静,唯有此斋。

    阿雾因是第一次来槿溪别院,便想问梅问道:“殿下平日来时可是住在这里?”只因这儿的陈设同冰雪林相类,但斋后有一处凉棚,里头是冒着白烟的温泉池子。

    外面冰天雪地,有梅香萦绕,里头温热蒸腾,有云雾缭绕,真是赛神仙的居处。

    阿雾点点头,想着温泉的疗效,不由动了念头,那问梅却阻道:“这处梅汤,殿下不许人泡的,王妃若想泡温泉,可去前头不远的兰汤。”

    阿雾根本不想再动,若非这梅汤近在咫尺,她也不会动念头,因为道:“不了,我去歇一会儿,殿下回来了,你们再叫我。”

    阿雾睡得迷迷糊糊间,只觉得有人在拿手碰自己的额头,她恼怒地一推,谁允许她们碰自己的,哪知那手的力量极大,阿雾根本推不开,这才强撑起眼皮,却见楚懋正坐在床头看着自己。

    “怎么病得这般厉害,大夫来了吗?”楚懋问一旁站着的紫扇。

    “回王爷,已经请邹大夫去了,但今天下大雪,车夫回来说,路上有民屋倒了,车过不去,邹大夫也不知何时能请来。”紫扇道,“不过彤懂一点儿岐黄之道,好在王妃身子没发烫,只是人绵软了些,前日邹大夫开的药,已经煎了给王妃服下了。”

    阿雾这时候已经彻底醒了过来,坐起身子道:“殿下,我没事儿。”话才出口,就连打了两个喷嚏,有鼻涕流出来,阿雾简直羞得不知所以,忙拿手绢掩了脸,几乎带着哭声道:“殿下还是出去吧,若是把病气传给了殿下,我……”

    阿雾都不敢抬头看楚懋的脸色,就怕看到嫌恶的表情。

    “怎么不去池子里泡一会儿,你这是外感风寒,不算太厉害,泡一会儿温泉,就能缓解。”楚懋转头吩咐道:“给你家主子更衣,去梅汤里泡一会儿。”

    阿雾抬头看了看楚懋,又瞥见一旁伺候的问梅一脸惊讶,便知她先头并没骗自己,“我去兰汤吧,今日大雪,殿下也该泡一泡。”

    楚懋道:“无妨,兰汤在香雪林外头,你本就病着,再走一会儿指不定更严重。”

    阿雾也知道这时不是推让的时候,她若这时候不防着,指不定小病变大病,她先头也不过是试探楚懋,就怕他后头想起这事儿来,怨怪自己用了他的梅汤。

    当下听楚懋这样说,阿雾便点了点头。

    阿雾在内室换了一件丝袍,外头裹了厚厚的貂毛大氅,走到梅汤时,才想起来这梅汤露天而敞,若四下没人也罢,可这会儿楚懋就在屋里,阿雾有些迟疑,转过头低声在紫扇耳边道:“你去看看,殿下在做什么。”

    紫扇很快就回来复命道:“殿下在次间看书。”

    阿雾点点头,知道楚懋看书是极用心的,而这梅汤又是在内室之外,次间是没有窗户可看到这儿的。至于梅汤的另外三面,两侧是密植的梅树,北面则是楚懋的书斋,此时书斋不亮灯火,也是无人的。

    阿雾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让人抬了扇屏风来,这才绕到后头,退了丝袍,浑身上下只裹了件雪白的小衣。

    一入水,阿雾就舒服得呻、吟了一声,看着周遭飞舞嚎旋的雪片,以及夹在雪中的梅瓣,只觉得那就像是另一个冰雪世界一般,而她所在的世界,却温暖如春。

    阿雾把身子沉下去没过脖子,热气熏得她有些阻塞的鼻子也通了气儿,闻得那周遭的梅香,只觉得这日子神仙也过得。

    “你们去吧,让我在这儿静一会儿。”阿雾啜了一口紫扇搁在池畔的温水,将头枕在岸边的玉枕上头,闭上了眼睛。

    “别泡太久了,当心起来时头晕。”

    这声音仿佛炸雷一般响在阿雾的耳畔,她猛地往水里一缩,哪知因为心慌意乱,呛了两口水,又忙忙地直起身子。

    楚懋见状,轻轻地拍打起阿雾的背,她咳了好一会儿才止住,但眼中还有呛出的水光,恼羞地瞪向楚懋,“殿下……”怎么走路也不出个声儿?

    楚懋的神情有些恍惚,只觉得身体里有一根一直绷着的弦忽然就断了,有猛兽汹涌而出。

    眼前的人轻嗔薄怒,眼里还带着水光,双颊泛着诱人的粉色珠光,只一眼就把人的魂魄都吸了进去。镂月为骨,冰雪做肌,晶莹如玉的人儿在雾气里,仿佛一眨眼就会随着这雾气一般消散似的,或许她本就是雾气化作的妖精?

    这一刻楚懋只觉得,哪怕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他也得拿锁锁住这雾气化作的妖精。

    而阿雾才说了“殿下”两个字,就断然闭口,楚懋的眼神太过灼热,叫她心慌意乱,她从没见过有人的眼睛能如此亮,如此热,就像有火在里头烧一般。阿雾直觉地回身就往梅汤的另一头游去,幸亏梅汤够大,她觉得如果游到了另一边,也就无碍了。

    不过阿雾的反应哪里敌得过常年习武的楚懋,她才一反身,脚踝就被后头的人一把捉住。

    阿雾惊恐地转过头,拿手挡着胸口,呼道:“殿下。”

    湿透的中衣下,颤巍巍地挺立这两粒小小的红蕊,叫人恨不能咬碎了吞入腹中。阿雾年岁还小,身子才刚刚开始成熟,远没有楚懋曾经瞧见过的女人的胴、体来得妩媚妖娆,但偏偏此时此刻,他就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澄澈干净,最曼妙动人,最叫人魂萦梦牵的身子。

    “殿下!”阿雾再次惊恐地唤道,她扭动着身子,激动地踢着脚,想要摆脱楚懋的钳制。她哪里懂得对方顺着她踢动的腿,恰好可以看到那一线若隐若现的嫣粉色。

    “王爷、王妃,邹大夫到了。”紫扇的声音在屏风后头响起。

    如果可以,阿雾简直想抱着紫扇香一口,这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阿雾停止了一切扭动,只轻轻地想把脚从楚懋手里抽出来,她认为她和楚懋都会有这个共识。

    哪知那只手稳重如山,纹丝不动,阿雾几乎是求饶地低泣道:“殿下。”然后在惊惧中眼睁睁地看着楚懋将自己的脚拉高,而他则俯身,虔诚地在她的脚背上印下一吻,这才松了手起身离开。

    楚懋离开后,阿雾慌忙地爬上池子,抖着手裹了大氅,匆匆回了内室,她像受惊的小兔似的,四处看了看,没见到楚懋的身影这才放心地让紫扇她们伺候她换了见人的衣裳。

    “让邹大夫等会儿吧,反正今晚下雪,他也回不去的,奴婢先替你把头发绞干。”彤道。

    阿雾点点头,由着两个丫头伺候,绞了头发,紫扇将阿雾的头发铺开在自己的手臂上,彤则拿了小小的熏炉在阿雾的头发下来回地熏热。

    忙活了好一通,阿雾走出去时也没见楚懋,只有邹大夫正坐在椅上,拘谨地饮茶。

    “邹老,叫你久等了。”阿雾歉意地道。

    邹铭善赶紧丫头,也不多言,取了脉枕就替阿雾诊脉。“王妃这是风寒湿邪入侵,卫表不和,肺气失宣,比前日严重了些,这两日要注意别敞了风。我先开两剂药,为王妃散散寒,再做调理。”

    阿雾点点头,却觉得精神好了许多,身上也不绵软了,也不知是温泉有效,还是刚才楚懋对她的惊吓起了效。

    到邹铭善起身离开,阿雾才恢复过心神来问:“殿下去哪儿了,可说了今晚回不回来?”

    紫扇摇了摇头,“王爷走得极为匆忙,一句话也没留。”

    阿雾沉思了片刻,像是鼓了极大的勇气做了个决定似地,“嚯”地站起身,吩咐道:“殿下大约是不会回来了,去落锁吧。”

    紫扇愣了愣,“那万一王爷晚上回来……”却进不了蔚雪敲云,那可就麻烦了。

    阿雾咬了咬唇,“没听见我说的吗,殿下今夜不会回来的。”便是回来,也决不能让他进来,阿雾心想。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