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5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51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殿下的规矩严,各院的丫头都是有定数的,我也不敢自专,老太太的好意,我心领了。”阿雾拒绝得还算委婉,将楚懋拖出来当挡箭牌,老太太的面子上也好过些。

    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托辞,哪家的主母连添两个丫头的权利都没有?

    “呵,都说长者赐不敢拒,六姑娘自从当了王妃后,难道连老太太也不看在眼里了?”二太太帮腔道。

    阿雾扫了一眼二太太,转头对老太太道:“二婶婶,我正是为了老太太着想才拒绝的。有哪家的祖母会在孙女儿嫁过去不到半年就急着塞通房丫头的。传出去,怕影响了祖母的清誉,外头不知情的,还道祖母的手伸得那么长,连出嫁的孙女儿的房里事都要管,果然不是自己的亲孙女儿就真是不心疼。”

    阿雾看老太太脖子都气粗了,又接着道:“何况,便是宫里头的田母后也没催着殿下子嗣的事儿,祖母又何必这样着急。”

    阿雾这样捏腔拿调地说话,在座的人也都看明白了,这位祈王妃的眼里怕是根本就没有老太太的,也没有安国公府的。

    “好你个六丫头,不过是当了个皇子妃,便不孝不悌,连祖父、祖母也敢顶撞了,那若叫你再进一步,岂不是连公婆也不放在在眼里了?”大太太出声道,一出声就将阿雾,并连同四皇子都定了不孝之罪。这话要是传出去,祈王殿下恐怕就更不得圣心了。

    这样的罪名,阿雾可担不起。“大婶婶此话怎讲?我何时顶撞祖父了,对祖母也是毕恭毕敬,逢年过节,祖母的寿辰,哪一回不是孝敬在前头的。便是圣上,也将个纳谏,今儿我也是为了祖母的声誉着想。更何况,我也是为了安国公府的安危着想。”

    阿雾是不吝于点明老太太那点子鬼蜮心思的。“如今祖母借了孙女儿由头,往三个皇子的府上都塞了人,咱们自己人倒是知道,祖母是为了孙女儿好,怕孙女儿们落个嫉妒不贤的名声,可外头人会怎么看?”阿雾顿了顿继续道:“不过既然大婶婶说我还顶撞了祖父,想来送丫头的事儿也是祖父的意思?”

    安国公再糊涂,想来也不不至于敢明目张胆地这样做。阿雾此话一出,老太太的脸色果然变了变。

    “罢了罢了,你既然不识好歹,嫉刻成xing,我老婆子也拦不住你,只你今后也别指望我老婆子再能帮你,别以为当了皇子妃,就一步登天了。”老太太作出一副痛心疾首又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阿雾哪里还敢再回来麻烦祖母和婶婶们。”阿雾强硬地道。

    “六妹妹,你何苦说出这样的气话,咱们同样是新媳妇,我知道你心头的苦,只是祖母也是为了我们好,便是没有这两个丫头,难道这些个玩意儿还能少得了。”荣五满含鄙夷地看了看那两个俏婢,“可咱们府上出去的,总比外头人送的好,你说是不是?”

    “是啊,不过是多个玩物,六妹妹。赶紧给老太太陪个不是吧,嫡亲的祖孙,怎么就闹成这样了?”荣四也劝道。

    这下红白脸都登场了,阿雾笑看着荣五道:“还是五姐姐贤惠大方,我是及不上的。”阿雾又走上前,冲老太太福了福身,“老太太别气着身子骨了,若是非要让孙女儿把那两丫头领回去,孙女儿从命就是了,便是身边安不下,指去院子里做洒扫丫头,想来殿下也是不太管的。”

    这话气得老太太当时就倒在了雷妈妈的身上,引得阖屋的人都手忙脚乱地上前,口里一个劲儿地喊“老太太,老太太。”

    阿雾见老太太脸色明明还红润得很,显然是装晕,可她也担不起气晕祖母的罪名,少不得还得继续演戏,那手绢装模作样地按了按眼角,扯着哭腔道:“老太太,老太太,您可别吓孙女儿,老太太非要让孙女儿把她二人带回去伺候殿下,孙女儿从命就是了,老太太可顾惜着身子才好。”

    一边的大太太和二太太看了直翻白眼,早这样不就对了,惹得一屋子人陪着她演戏,真是累死个人了。

    说到底,这一局老太太和阿雾算是打了个平手,老太太自己不讲究,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敢使,阿雾身为晚辈总是吃亏的。当然老太太也被阿雾气了个半死,想来下一回出昏招的时候,总得掂量掂量了。

    阿雾将老太太给的两个俏婢带回府上,直接扔给了郝嬷嬷,直言是安国公老太太送来伺候殿下的,由郝嬷嬷自行安排。

    那两个俏婢一路忐忑不安,刚才在角落里看了那么一出戏后,就知道她们到了祈王府,定然是举步维艰的,奈何她们家人都捏在老太太手里,也不敢反抗。

    只是没想到,原来祈王府说的是真的,这府上的规矩非常严苛,连主母也不能随意安排丫头,反而交给了管事嬷嬷。

    第二天,楚懋就从河北赶了回来,阿雾冷眼瞧去,只见他衣饰依然整洁,毫无风尘仆仆之像,但眉宇间的确有一丝憔悴。赈济雪灾本就不是容易的事儿。天寒地冻的,若不是楚懋自己有武功傍身,只怕也是要受寒的。

    跟着楚懋去河北的李延广就被冻了个够呛,脚趾头都冻成红萝卜了,当然这话是伺候他洗脚的小太监传出来的,阿雾很体贴地送了他一瓶余福生的冻疮膏。

    等楚懋洗漱后换了一套干净袍子出来,阿雾十分狗腿地亲自捧了茶盅递给楚懋,十分贤惠地道:“这还是从别院里带回来的雪芽茶,不过用的是清凉山的山泉泡的,殿下试试。”

    楚懋端起有“雨过天清云破chu”之誉的耀州窑月白瓷茶盏,啜了一口茶,颇有深意地扫了阿雾一眼,便放下了茶盏。

    这样清香的茶水,不过略微啜了一口就放下,想来是心情不好,阿雾暗忖,所以她决心先发制人。

    “殿下,这几日有件事儿,我每日思之就辗转反侧难以成眠。”阿雾首先表示了,自己也是知错的。

    “哦,只是难以成眠而已?”楚懋挑挑眉。

    “殿下都知道了?!”阿雾“惊诧”地问道。实际上,圆春是楚懋派来的人,阿雾不以为她的第一忠诚对象会是自己。

    楚懋没回答,只是含笑看着阿雾,嘴角扯出一分笑意,显然就是讥讽了。

    阿雾果断地收敛了所有演技,低声道:“我当时是气疯了,若是被他……”阿雾抬头求助地看着楚懋。

    楚懋端起了茶,又喝了一口,这无疑让阿雾提着的心又放了一点点。

    “听圆春的意思,你早就看出了曾氏的不对劲儿?”楚懋问道。

    阿雾乖乖地点了点头,没想明白楚懋问这话的意思。

    “你既然知道了曾氏不对劲,还敢大着胆子往前冲,你所倚仗的是什么?”楚懋又问。

    阿雾的脸白了白,求饶地看了楚懋一眼。

    阿雾的眼睛实在是太会说话了。求助的时候,委屈忐忑又天真可爱,求饶的时候,惶恐可怜又讨好谄媚。

    楚懋侧了侧身子,又端起茶喝了一大口。

    但是即便这样,阿雾也没等来楚懋的丝毫怜惜之情,便只好低头道:“我所倚仗的是殿下给我的圆春。”

    楚懋冷笑一声,“你倒也诚实。”

    阿雾的双眼眼底已经蓄起了薄薄的一层水色。

    “所以你明知道前头是陷阱,也毫不考虑地跳了,然后借圆春的手狠狠惩治了老五,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定会给你善后,也不得不给你善后,所以你才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做这种事情?”

    阿雾是很想否认的,可是摄于楚懋此时的严威,居然没想出来辩解之辞。

    “而且,我想,以祈王妃你的聪明,恐怕是早就料到了前头的陷阱是什么吧?”楚懋微笑着道,双眼死死盯着阿雾的脸,仿佛是不会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表情一般。

    在这样的眼神下,阿雾实在是怀疑自己的小心思是否真能瞒过楚懋,哪怕是脸上不由自主的一丝丝的泄密,也会功亏一篑。

    而且,楚懋问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惊吓到阿雾了。连她都没想到,原来她是早料到了五皇子会做什么。

    然而如今回想一下,阿雾实在否认不了,潜意识里她是知道的。五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阿雾是很清楚的,而他在阿雾两次去宫中朝贺时,都很凑巧地出现在阿雾的面前过,那样肆无忌惮让人恶心至极的眼神,早就让阿雾生出了一股要狠狠治治他的心。

    只是一直没有好机会而已。可是这回在五皇子府,阿雾身边又有圆春,她就动心了,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可以治住五皇子,所以她毅然决然地好奇了。

    “殿下……”阿雾张嘴语言,却不知该说什么。尽管阿雾以为自己对楚懋知之甚深,可是她也从没有和楚懋正面相对过,更没料到,这个人的洞察力是如此的让人心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