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四季锦 »  153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53

小说:四季锦作者:明月珰
返回目录

    阿雾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此刻的眼神是多恐惧和无助,直将楚懋浇了个透心凉,她应声地抬眼看着楚懋,手指不自觉地紧抓住被子。

    “睡吧,明天还有得你辛苦。”楚懋往后躺了躺,隔了阿雾至少有一臂的距离。

    阿雾心下松了口气,直到楚懋转过身去,她才缓缓地松开了抓住被子的手指,只觉得抓久了有点儿酸疼。

    阿雾盯着楚懋的背,似有若无地叹息了一声,只觉得未来的日子恐怕有得难捱了,哪里料得到清华高洁的祈王殿下居然也有寻常男子的欲、求。阿雾失望归失望,可他们毕竟是正头夫妻,躲也不是长久之道。阿雾这会儿异想天开地期盼也有个人胆大包天若她,把楚懋给废了也就好了。

    阿雾还以为自己今夜肯定无眠,结果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楚懋都已经打了拳回来了。阿雾想起今日府上宴客的事情,赶紧披了袍子起身,正待要唤紫扇她们进来伺候,却见楚懋坐在榻上道:“过来,替我束发。”

    阿雾转过头去,见楚懋正坐在榻上,手握书卷,几上一杯清茶,好不惬意的样子。阿雾想着昨晚才拒绝了楚懋的亲近,难得他不计前嫌,这会儿她当然是要顺他的意的。

    阿雾虽然没替男子束过发,可也见过几个梅伺候楚懋梳头的手法,并不太难,便去净房里洗了洗手出来,拿了檀香木梳,站到楚懋的身侧。

    楚懋的头发一入手,阿雾才发现其柔软顺滑的程度完全不下于自己,摸起来十分舒服。阿雾又是有心讨好,学着紫扇给自己梳头的样子,先给楚懋从头顶往下梳了一百下,以舒筋活络,开窍宁神。

    屏风外头,紫扇正等得焦急,今个儿府里宴客,昨天主子就交代下来,让她们记得喊她,哪知道到这个钟点还不见里头叫起,便偷偷转到屏风外头,想看一看,才一探头,就见阿雾玉立在祈王的身后帮他梳头,便赶紧退了回去。

    一旁的紫宜正等她的意思,去见紫扇拿食指搁在唇中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忙和她一起退到了次间,“怎么了?”

    紫扇神秘兮兮地一笑,“不着急,已经起来了。”

    而这厢内室里,楚懋却开口道:“你的丫头太不讲究,连主子在内室也敢偷觑。”

    阿雾的手顿了顿,不知楚懋缘何忽然这样说,她背对门儿,自然没看到紫扇的动作,不过也猜出了两分,大概是紫扇着急了,阿雾停下的手又梳了起来,“殿下,待会儿我会说说她们的。”

    阿雾这会儿正全神贯注地给楚懋梳头,当事情上了手,她才知道,看着简单的事儿其实并不那么简单,好比她已经替楚懋束了两次发了,都觉得后脑勺梳得不光洁,以祈王殿下的脾xing,肯定是要嫌弃的。

    在阿雾失败了第三次后,她懊恼地叫了一声。

    “去唤丫头进来吧,你今后多练练。”楚懋放下手里的书卷道。

    阿雾如蒙大赦一般唤了今天当值的画梅、簪梅进来伺候楚懋梳头,她自转去净房,梳洗了出来,却见那头,画梅、簪梅两个丫头正伺候楚懋穿衣。

    见阿雾出来,楚懋的眼光一扫过去,画梅和簪梅就捧着漆盘,退到了一边。阿雾看着那漆盘上剩下的青地黄竹荷包并玉佩,很自觉地走上去拿起来,低头替楚懋系在腰带上。

    “这穿玉佩的络子旧了。”楚懋低头道。

    阿雾只觉得脖子上一股热息,有些痒人,瑟缩了一下肩膀道:“我重新替殿下编一根儿可好?”

    “可会太麻烦?”楚懋仿佛不好意思地道。

    阿雾盯楚懋腰间那个明显荷包,又想起了自己给他做的却被他锁在箱底的荷包,口里道:“不会。”

    待阿雾梳妆完毕,两人用了早饭,见还有些时间,便去了次间用茶。

    “殿下,五皇子那边……”阿雾的心始终还是放不下楚懃那边的事儿。

    楚懋道:“这事儿你做得太鲁莽。老五那样的人,这几日是在忙着延医问药才隐了下来,若是无果,他就算一步登天也没有滋味,指不定要和你拼一个鱼死网破。田后虽然无宠,可她只要在皇后的位置上,要整治你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前因后果阿雾也想到了,因而才一直盼着楚懋回来,也好有个人商量。

    “那我该怎么办?”阿雾问道。

    “难道不是我该怎么办?”楚懋反问道。

    阿雾一时讪讪,只差没磕头认错了,却也再套不出楚懋的话来。

    一时,客人陆续到了,楚懋在锦江漪的得月楼招待男宾,而阿雾带着陶思瑶在花萼池旁的双辉楼接待女眷。

    这还是上京最负盛名的园子相思园在事隔多年后再次开园广延宾客,前些年因为没有女主人,祈王府在正月也不曾举办宴席。

    一时,花萼池的秀美和双辉楼的古堂皇,皆叫一众女眷看迷了眼。阿雾自然要略尽地主之谊地领着一众女客,在花萼池附近走一走,看一看,“这园子也只有四皇兄和你这样的神仙人物才配得。”殷雪霞赞道。

    阿雾笑了笑,心思却全部转到了紫宜刚才回的话上头,说是五皇子今日也到了。阿雾本还以为楚懃肯定不会露面。

    且听紫宜的意思,五皇子对楚懋不仅毫无芥蒂不说,还格外的热情,这越发叫阿雾摸不着头脑。

    “听说,相思园里住了位相思姑娘?”阿雾的耳畔忽然有人低声道,她转过头去,却见荣五正扶着腰站在自己身旁。

    阿雾抬眼看了看荣五,没有接话。

    荣五远眺对面的得月楼,长叹一声道:“咱们做女人的都难。我家殿下虽看重我,可毕竟上头还有一位王妃压着,你也是知道她的xing子的。没成想,你虽是王妃,却也……”

    阿雾见荣五一脸怜惜地看着自己,明显话中有话,便低低地唤了声,“五姐姐。”这一声似愁还怨,便叫荣五有了说下去的由头。

    “听说,祈王殿下最是敬重他的ru母,为着夫妻和顺,你也别太往心里头去。”显然荣五这是知道祈王府的管家权并不在阿雾手里了。

    阿雾冲着荣五无奈地笑了笑。

    “前日在老太太那儿,你可别怪我,老太太就是那样的xing子,你何况当面顶撞她,落个不好的名声,不过是两个玩意,带回府来还不是由你安排。”荣五忽然换了话头,这是要拉近姐妹之情了。阿雾想着,果然是嫁了人便不同了,以往荣五对自己还颇为傲慢,这会儿怎么忽然转了xing要做知音姐姐了。

    “我明白的。”阿雾叹息一声。

    “咱们做女人的,只能大度些。只是听说你们府上那相思,人生得天仙似的,又是祈王殿下ru母的义女,你多少也得防着点儿。她可不同别人。”荣五又道。

    阿雾不明白为何荣五一个劲儿地在自己面前提相思,像是要往自己眼里揉沙子似的。但是单凭一个妾身不明的相思,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了不起进门也就是个妾氏,难道还能压过自己这个王妃,阿雾觉得荣五不该是这样肤浅的人。

    “说来,也不怕五姐姐笑话,虽然我才是王妃,可府里头大小事都是红药山房做主,殿下的ru母郝嬷嬷身子不好,其实泰半的事情都是这位相思姑娘在安排。”

    “真是难为你了,若是叫三婶婶知道了,还不知怎么心疼你呢。只是你也莫急,你生得如此颜色,祈王殿下迟早会知道你的好的。”荣五一脸的心疼,不知道的,还只当她二人打小就姐妹情深呐。

    可这话听在阿雾的耳朵里,越发觉得不对劲儿来,便酸不溜丢地道了一声,“我哪有这样的福气,你是不知道,他……”阿雾说得又羞又气。

    荣五长叹一声,表面上是怜惜不已,可神情里却透出一丝果然如此的表情来。

    “你若是能早些有个孩子,恐怕就好了。”荣五叹道,“我先头也是一直怀不上,是看了长阳大街的蔡明城,吃了几服药之后,才有的,你若是有需要,我可以荐他来给你把把脉。”

    阿雾越发肯定了自己心底的猜测,却听有人来报,说是卫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到了。阿雾对荣五说了声“再说吧”,就去迎郭氏了。

    荣五也不再继续,免得显得太急切,而让人生疑。

    阿雾见郭氏一人来,便知道长公主肯定是不会来了,五、六两位皇子的邀宴她都去了,却独独不来祈王府,难免又让人联想到别的地方去了。不过好在卫国公却来了,这多少让阿雾安慰了些,只是上京的圈子里,谁都知道,卫国公打小就是个纨绔,分量实在是不重,阿雾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也不会将主意打到她上辈子的老爹身上。

    不过这一日阿雾脑子里的事情实在太多,只盼着送走客人,能找楚懋好生问一问。

    哪知到晚上,前头吕若兴却来传话道:“殿下酒喝得有些多了,便在冰雪林歇下了,叫奴婢来给王妃说一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